笔下读 > 历史军事 > 说春秋之一·齐楚崛起 > 第七章 黄泉相见
    关于庄公和叔段这一段,史书上基本上是一个观点:郑庄公故意纵容弟弟,最后逼死弟弟。这样的说法并不公允,事实上庄公给了叔段足够的时间去克制和改正,二十二年还短吗?庄公真的要杀弟弟,还需要二十二年的时间来找一个理由吗?不需要。
      万恶之源在于庄公有一个变态的母亲,她竟然能够因为一个根本与儿子无关的原因,而如此痛恨自己的儿子。庄公有选择吗?庄公没有选择。他一直在退让,直到无法退让。
      不错,他一直在伪装自己,但是所有的伪装都是在自我保护。
      庄公,为什么叫庄公?因为他是坐庄的,而叔段不过是个散户,散户能斗过庄吗?
      忍,忍者,忍者神龟,只要沾上忍的,祖师爷就是郑庄公。
      黄泉之约
      太后在后宫里很着急,因为约好了叔段里应外合。可是宫门都被关起来了,谁也开不了。卫士守在门外,任何人不得进出,管你太后还是公主。
      太后隐约觉得有些不妙,她很慌乱。
      终于,宫门开了,公子吕来了。
      “嫂子,看看这些。”公子吕拿出来一堆绢。那时候写信用绢,够奢侈。
      太后傻眼了,这些都是她写给叔段的信,上面都是在辱骂和诅咒庄公,鼓动叔段造反的内容。
      到这个时候,太后知道自己看错了大儿子。
      “段呢?”太后轻声问,声音颤抖着。
      “死了。”公子吕冰冷地回答。
      “怎么死的?”
      “上吊自杀。”
      “死前说什么?”
      “说你害死了他。”
      太后哭了,边哭边说:“段啊,是娘害死了你啊。”
      到了这个时候,太后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
      “寤生呢?”
      “他说他没脸见你,因此,请你搬到颍去住。”
      “是娘没脸见他。”太后此时想起来,自己真是太对不住大儿子了,“他还说什么?”
      “不及黄泉,无相见也。”《左传》中这样记载,意思是:到看到黄泉了,咱们再相见吧。换句话说,就是到死也不见你。
      悲痛、惭愧、自责,太后上路了。颍,在现在河南省临颍县境内。
      郑庄公的烦恼
      叔段死了,太后被赶去颍城了。
      芒刺在背的感觉没有了,终于可以睡个安稳觉了。
      可是,郑庄公反而睡不着觉了。
      习惯了斗争,没有斗争了反而不习惯。毛泽东后来说:阶级斗争要年年讲,月月讲,天天讲。没办法,斗争惯了的人,没有斗争简直活不下去。
      可是,庄公后来发现,自己固然有失去斗争目标的苦恼,但是更大的苦恼是:亲娘被自己赶走了,就算娘再怎么不对,那也是亲娘啊。
      庄公后悔了,就像他当初后悔逼弟弟自杀一样。
      所以他很苦恼,他常常借酒浇愁,喝多了就唱歌,唱什么已经无从考证,大致相当于:世上只有妈妈好,没妈的孩子像根草。
      庄公很想把太后接回荥阳,可是,自己发过誓,“不及黄泉,无相见也”。要知道,古人发誓是很讲究的,因为古人敬鬼神,发过誓绝不敢随意反悔,不像很多后人那样把发誓当成放个屁。
      怎么办?
      庄公没有一点办法,越是没有办法,就越是想方设法,也就越是苦恼。
      于是,他找来了两个人帮忙想办法。谁?叔叔公子吕和祭足。
      “那个老妖婆,想她干什么?要是我,早把她送回申国去了。”一提太后,公子吕就来气,想当初哥哥活着的时候,这个嫂子也没给过自己什么好脸。
      “主公,家务事啊,我也没办法。”一向足智多谋的祭足也没了主意。
      “唉。”庄公叹口气,祭足都没办法了,看来是真的没有办法了。
      可是,庄公没有注意到,祭足先说了“家务事”,他不是没有办法,他只是不愿意掺和家务事。清官难断家务事,但凡聪明的人,谁愿意管别人的家务事?说明白点,如果这次帮郑庄公把太后弄回来了,万一庄公又后悔呢?万一太后又找事呢?那最后不都是自己吃不了兜着走?
      整个郑国,没有人能比祭足更精明。
      可是,不愿意管庄公的家务事,并不等于不会帮郑庄公,祭足有更好的办法。
      祭足的妙计
      形容一下,祭足就是周武王的姜太公。
      所谓黄泉相见,简单之极,祭足分分钟搞定。但是他知道,这样的事情不是应该自己去做的。一来家务事不好管,二来就算管好了,功劳太大也招人嫌。
      祭足回到家里,洗了个脚,洗脚的工夫有了好主意。
      所以,常洗脚是有好处的,如今洗脚屋盛行,不是没有道理。
      祭足在家里排行老二,因此也叫祭仲。祭足这个名字字面上的意思就是“好好伺候脚”,再加上祭足特别喜欢洗脚,如果当今洗脚行业还没有找到祖师爷的话,不如就拜祭足做开山鼻祖算了。
      “去,把考叔给我请来。”祭足令手下去。
      考叔是谁?不是专门考试的叔叔。此人住在颍城,因此就姓颍,名考,就叫考叔了。考叔是祭足的远房亲戚,在颍城做一个小官,家里穷得一屁潦倒。
      有人问了,当个小官也穷?没办法,春秋那阵子,贪污、腐败、受贿这些词还没有进化出来,祖先们比较傻,还不会这些。别说考叔,就是比他再大的官,也都过得很艰难,后面讲到孙叔敖、子产的时候大家就会有更深的了解。
      “你娘好吗?”考叔来了,祭足问。为什么开口就问候她娘?因为考叔是个孝子,孝到什么程度?君子曰:颍考叔,纯孝也。(《左传》)你要是第一句话不问候他娘,他跟你急。如今东北人喜欢说“纯爷们”,这个“纯”字就是这里来的。
      “我娘好。”
      “想升官吗?”
      “想。”考叔是个实在人,官做大了,能多分好几斗谷子。
      “想发财吗?”
      “想。”发财了,娘就能吃上肉了。
      “那我教你怎么升官发财。”
      考叔的猫头鹰
      转眼间事情过去了一年,这一年,庄公的心情很不好。
      这一天,有人来报,说是从颍来了一个基层干部,名叫考叔的,不知从哪里弄了两只猫头鹰说要献给庄公。
      “烦着呢,不见。”庄公说,说完,犹豫一下,突然觉得有些奇怪,又说:“让他来吧。”
      为什么庄公觉得奇怪?普及一下周朝的知识。
      那个时候的人们,初次见面,是要送礼物的。
      天子送的礼物是祭祀用的酒,因为酒是粮食酿的,送你酒就是预祝你五谷丰登,衣食无忧。
      诸侯送什么礼物呢?送圭玉。圭玉坚硬但是不会刺伤人,有瑕疵都会反映出来,代表公开公平公正。
      卿送的礼物是羔羊,因为羊合群但是不结党营私,代表和谐。
      大夫的礼物是雁,雁飞起来有秩序,有长幼的礼数,代表知理。
      士人用野鸡作为礼物,野鸡不能用贪欲引诱,不能关在笼子里,代表高傲和自由。
      老百姓用鸭子作为礼物,鸭子朴实单纯,代表良民。
      周朝,一个多么可爱的朝代啊。
      考叔算什么?考叔应该算个士。他本来应该送野鸡,可是却送了猫头鹰,为什么?这就是庄公感到奇怪的地方了。
      于是,庄公决定在官邸接见考叔。
      现在说说春秋时期诸侯怎样接见客人。
      虽说考叔是庄公的臣藏书网民,但是人家是来献猫头鹰的,那就是客人。
      考叔进得殿来,躬身施礼。记住,庄公也要回礼。
      宾主于是面对面坐下,怎么坐?实际上就是跪,准确说就是跪坐,两膝跪下,屁股坐在自己的腿上。两人中间是一个茶几,当然,那时候不叫茶几,那时候中原诸侯还很少喝茶。
      就这么简单,没有后来那么多臭规矩。
      春秋战国为什么那么多贤能之士能够一步登天?因为他们与君主交谈的时候大家是平起平坐的,基本没有压力,因此能够直抒胸臆,畅所欲言。到后来臭规矩多了,君主的架子越摆越足了,他坐在上面你跪在下面,还没说话就先吓回去了。
      “大老远的,给我送两只鹰过来,辛苦啊。”庄公先表示感谢,其实他对猫头鹰没啥兴趣,何况还是死的。
      “主公啊,这两只鸟叫做鸮(音肖)鸟,俗称猫头鹰。猫头鹰呢,白天眼神不好使,它晚上好使;看大的东西看不清楚,看小的东西看得仔细。最可恶的是什么?这东西从小吃娘嘴里的虫子长大,长大了就把它娘给吃了。所以,这是个恶鸟,我特地把它们给宰了,送给主公吃它们的肉。”考叔一边喝酒,一边说。
      为什么考叔过了一年才来,因为这一年去抓猫头鹰了,不好抓啊。
      这里要先声明一下,猫头鹰其实是不吃母亲的,是我们的古老传说冤枉了它们,属于历史遗留问题,特此平反昭雪。
      庄公的脸色一下子变得难看起来,考叔的每句话好像都是在说自己,好像自己就是猫头鹰一般。同样一件事情,如果你心存惭愧,对批评你的人你会畏惧;如果你不知惭愧,那么对讽刺你的人你就会愤怒。庄公是心存羞愧的,因此他对考叔陡生敬畏。
      庄公决定回赠考叔,回赠什么?圭玉?当然不会,虽然诸侯的见面礼是圭玉,但是也要级别差不多的,否则满大街老百姓人人提只鸭子来见你,你不早就破产了?
      庄公回赠了一只羊,什么羊?蒸全羊。可以说,待遇是超级别的。
      羊上来,考叔的口水就下来了,什么也不顾了,一把扯下来一个羊腿,也顾不得烫,往怀里就揣。
      庄公不高兴了,想不到考叔这么没教养。
      “臣有母,请君食赐臣母。”(《史记》)考叔说。意思是我有老娘,我要带回去给我娘吃。
      庄公感动了,多孝顺的儿子啊,多好的干部啊。
      “唉。”庄公叹了一口气。
      “为何叹气?”考叔问,明知故问。
      庄公也不隐瞒,将自己的烦恼说了一遍,“我甚思母,恶负盟,奈何?”《史记》中这样记载。意思是:我很想老娘,可是又不敢不遵守自己的誓言,不知道怎么办啊。
      “穿地至黄泉,则相见矣。”考叔答道,就是说:在地上挖个坑,挖到看见地下水,那不就是黄泉吗?那就能相见了。
      庄公眼前一亮,这实在太有创意了,牛啊。
      黄泉相见
      感人的一幕就要上演了,幕后总导演祭足,执行导演考叔。
      祭足首先派出了相当于国家地质勘察队的特派小组,在颍境内寻找地下水源比较丰富的地点,结果选定在牛脾山下。
      这充分说明,我国在地质勘探方面的技术在春秋初期就已经很发达了。
      之后,考叔率领五百人工程队在山脚下挖坑,很快见到了地下水。那时候地下水资源还没有过度开发,比较省事。
      这个时候,考叔请太后先到,顺着梯子下到坑里。然后,再请庄公来到。
      庄公很激动,站在坑边高声做赋:“大隧之内,其乐也融融。”(《左传》)意思是:娘啊,在大坑里面,您还高兴吧?
      太后在坑里听见,忍不住也是激动万分,应道:“大隧之外,其乐也泄泄。”(《左传》)意思是:儿子啊,在坑外面,你也开心吧?
      黄泉相见,母子重逢。
      那一刻,庄公和太后抱头痛哭,泪水如同黄泉一般喷薄而出。
      庄公亲自扶着母亲从坑里爬了上来,然后坐一辆车回到荥阳。
      黄泉相见,这个成语来自这里。不过,这个成语的意思与这段故事的结局截然相反了。
      考叔作为头号功臣,庄公将他封为大夫,从基层干部成为中央领导,具体职位相当于总参谋长,与公子吕的儿子公孙阏同掌军权。
      第一美男
      公孙阏,又叫公孙子都。在公子吕告老退休之后,公孙子都接替了国防部长的职位。
      算起来,子都是庄公的堂弟,高干子弟,人们通常的想法就是靠着裙带关系爬上去的。但是,子都是有能力的,而且不止有能力。
      子都高大英俊,武艺高强,而且擅长射箭,是郑国有名的勇士。
      除了是勇士之外,子都还是有名的美男子。似乎从古到今,子都都是排得上号的。为什么这样说?来看看证据。
      《诗经》写道:“山有扶苏,隰(音习)有荷华。不见子都,乃见狂且。”翻译过来是这样的:山上青松挺拔,水中荷花美丽。女孩子啊盼着见到子都,可是她等啊等啊等,却见到了一个轻狂的蠢猪。意思呢其实就是这样:等啊等啊等帅哥,没等到帅哥,来了一个恐龙,扫兴。
      《孟子》写道:“至于子都,天下莫不知其姣也。不知子都之姣者,无目者也。”
      孟子的说法就是:子都的漂亮地球人都知道,谁要是不知道,那真是瞎了眼。
      后来,子都成了美男子的代号,就像恐龙成了丑女的代号一样。
      怎么样?偶像啊,女孩子心目中的偶像啊,实力派偶像,偶像实力派。
      长得英俊,高干子弟,又是正厅级高官。
      谁不想嫁给他?
      可是,这么好一个孩子,有一个坏毛病,什么坏毛病?后面再说。
      所以,在嫁给大帅哥之前,要小心谨慎。
      卫国战争
      自从太后回来,郑庄公的心情好了很多。
      现在,拨乱反正了,一切都好了。造反的弟弟自绝于人民了,娘回来了,手下的大臣们都很尽力,国家一天天繁荣起来,自己的孩子们也一天天成长起来。
      庄公非常高兴,没有什么烦心事。在郑国待腻了,他会去周朝朝廷转一转,感受一下中央的气氛,领会一下中央的最新精神,过一把中央领导的瘾。
      但是,和平总是不长久的,战争随时会降临到每个人的头上。
      就在郑庄公讨伐叔段四年之后,有人上门来讨伐郑庄公了。谁?以卫国为首的五国集团,分别是卫国、陈国、宋国、蔡国和鲁国。
      因为是卫国牵头的,因此叫做卫国战争。为什么平白无故卫国就杀上门来?说起来,跟叔段还有关系。
      原来,当初叔段的儿子公孙滑投奔卫国公子州吁,庄公也算是故意放了他。谁知道不久前州吁杀了哥哥卫桓公,自己当了国君,因此起兵来为公孙滑讨个公道,名义上就是这样了。
      那其他国家来凑什么热闹?还有理由,宋国的公子冯前不久逃到郑国避难,宋殇公因此上门讨伐。而陈国与郑国历来互相看不上;蔡国是小国,跟着凑热闹;鲁国则是收了州吁的银子。
      知道了五国前来讨伐的原因,郑庄公乐了:“我们的人逃到了卫国,卫国要来打我们;宋国的人逃到了我们这里,宋国也要来打我们,合着是不管怎样人家都要打我们,这哪儿讲理去?”
      五国来讨伐,郑庄公还能笑出来?没错,他还笑得很自然。
      这五个国家,就算绑起来,也不是郑国的对手。何况这还是一群乌合之众,庄公当然不怕他们。
      “主公,办了他们。”公孙子都第一个要打,早憋着找人打仗呢,送上门来的,自然不客气。
      “兄弟,别急,不用。”庄公摆摆手。
      “不用?主公有何妙计?”
      “老祭,你告诉他。”庄公把问题给了祭足,他要看看祭足是不是跟自己想的一样。
      祭足也乐了,看来庄公跟自己想的就是一样的。
      “忍。”祭足只说了一个字。
      “老祭,你怕了?”子都有些不明白。
      “怕什么?犯不着跟他们打,我跟你打个赌,我们只要坚守不战,五天之内如果他们不自己滚蛋,我这上卿就让给你。”祭足很有信心。
      东门外,五国联军已经驻扎下来。
      庄公让子都关了城门,又派了几个兄弟上城墙巡逻,然后大家在一起喝酒娱乐,看表演,唱卡拉OK。
      五天之后,庄公派子都去城墙上观察。
      “哎呀妈呀!”子都傻眼了,他服了。
      东门之外,五国联军撤军了,巡逻士兵说昨天走的。
      卫国战争结束了,就这么结束了。
      郑庄公和祭足为何算得这样准?这要先说说卫国的事情了。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1964/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