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历史军事 > 说春秋之一·齐楚崛起 > 第四章 烽火戏诸侯
    伯服五岁的时候,幽王给了他一份大礼——太子。而褒妃也同时得到一份大礼——王后。
      从采蘑菇的小姑娘到王后,褒妃——这个时候应该叫-网褒后了,走过了一条成功的人生之路。
      “亲爱的,这下可以放心了吧?”幽王高兴了,这下算是了了一桩心事。
      “放心了。”褒后说,可是没有笑。
      褒姒不笑,褒妃不笑,褒后还-网是没有笑。
      “你为什么还不笑?”
      “我笑不出来。”
      “为什么还笑不出来?”
      “我也不知道,大概这件事情在我的意料之中吧。”
      幽王有些失望,这样的事情褒后都笑不出来,什么能让她笑出来呢?
      其实,褒后不是不想笑,她是真的笑不出来。她发现,伯服越是长大,就越是不像自己,也不像幽王,而是像褒子哥哥。一方面,她担心会东窗事发;另一方面,幽王老了,五十多了,干什么都力不从心了,因此褒后更加想念褒子哥哥。
      美人说什么也不笑
      褒后的一酷到底令幽王彻底倾倒,就如歌中所唱的“你主宰我崇拜,没有更好的办法”。幽王决定把自己的人生目标锁定在“博褒后一笑”上。
      许多人可能以为幽王很无聊,其实不然。作为天子,幽王其实很苦闷,因为他从来不懂得给别人带来快乐才是人生最大的快乐。而褒后恰恰为他提供了这样的机会,让他能够体会到一种从来没有过的快乐和成就感。
      如果他爱人民能够像爱褒后一样,那他不就是一个伟大的天子了吗?
      “包子,包子。”褒后在梦中喊道,幽王被惊醒了。包子?褒后一定是在梦中想吃包子了。
      幽王轻轻地起身,他要给褒后一个惊喜。
      早上,褒后醒来的时候,还没有睁开眼,就闻到一股香味。睁开眼看,她惊呆了,床边竟然摆了十几笼包子,猪肉的、茴香的、蘑菇的,等等,一应俱全,而幽王正用得意的眼光看着她。
      “放包子在这里做什么?”褒后问。
      “你做梦直喊包子,我知道你想吃包子了。”幽王说。
      褒妃笑了,苦笑,还不如不笑。不错,她是梦见了包子,可是不是吃的包子,而是褒子哥哥。看着眼前的包子,褒妃的忧思只能更深。
      幽王并不气馁,他知道,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
      很快,一个宫女报告说两年前她不小心撕裂了自己身上的绸衣,那个声音很怪,褒后当时笑过。
      幽王大喜,立即让人去库房取来成捆的绸缎,让几个力气大的宫女趁着褒后不注意的时候撕裂。一捆绸缎撕得粉碎了,褒后还是不笑,后来不仅不笑,一听到那声音就皱眉头。
      《史记》记载:褒姒不好笑,幽王欲其笑万方,故不笑。看见没有,幽王想了成千上万的主意,褒姒就是不笑。有钱、有权、知道疼人,还百折不挠地逗老婆开心,多好的老公啊,这样的大款,今天多少人想傍啊。
      幽王实在无能为力了,怎么办?这个时候,他想到了最后一个办法。
      千金要买美人笑
      幽王想到了群众路线,具体表现方式就是悬赏。前面我们就说过了,悬赏和绑架是最好的管理方法。靠绑架,幽王得到了美人,现在,我们看看悬赏的力量。
      幽王告示宫内外,若是有人有办法让褒后笑,重赏千金。
      群众路线一向就是战无不胜的法宝,这一点一再经过检验。
      终于,一个人想出一条妙计。这个人是谁?虢总理。
      “大王,我有办法。”虢石父是个很聪明的人,幽王已经有想法要把他提拔到三公的位置上。
      “你有什么办法?速速讲来。”幽王问。
      “大王,我这计策虽好,可是兴师动众,不知大王可认为值得否。”虢石父先卖个关子。
      “当一个男人真的爱上了一个女人,做什么他都愿意。若是能让褒后开口一笑,别说兴师动众,就是送半个江山出去,也不在话下。”
      虢总理笑了,没想到幽王还真是个情种。
      “大王,当年先王为了防备西戎入侵,因此在骊山之上建了烽火台,每隔二十里一座,直达诸侯国,但有贼寇入侵,立马点火,附近诸侯见到烽火,星夜起兵来援。如今天下太平,烽火好久不用了。大王可以和褒后去骝山游玩,夜举烽火,诸侯必然急忙忙来救,来了却没有贼寇,一个个都得傻眼,褒后见了,必然开心大笑,哈哈哈哈。”虢总理想象那个场景,忍不住自己笑了。
      “好主意。”幽王大喜,当下赏赐五百两金子给虢石父,约定事成之后再给剩下的五百两。
      后人都说幽王坏,说句公道话,若是没有虢石父这样的“总理”,幽王能坏到哪里去?
      烽火戏诸侯
      三天之后,月朗星稀,万里无云。虢总理特意挑了一个好日子,以便保证烽火能够传递出去。
      一切准备妥当,幽王起驾,带着褒后,从镐京出发直奔临潼。来到骊山脚下,有轿子接着,上到山上。山上有座骊宫,虢总理早已经备好宴席,并有胡姬歌舞。
      看看天色黑下来,这边开宴,那_网边点火。烽火台上,火焰腾腾,慢说二十里,就是五十里外也看得清清楚楚。于是,二十里外的烽火台也连忙举火,一一传递,就像奥运火炬传递一样,一直传到了东西南北各路诸侯那里。
      一方有难,八方支援,这是中国人民的传统美德。
      首都有难,中央有难,天子有难。四面的诸侯看到烽火起来,立即进入一级战备,正在吃饭的扔下饭碗,正在大便的提起裤子,有的诸侯国国君亲自带队,有的派出最精锐的战车,大家奔向同一个目标:镐京。
      将近三千年前,没有柏油马路,没有带轮胎的车轮,从河南、山西以及陕西各地奔向镐京,那绝对不是轻松的旅途。
      午夜狂奔,星星引路,诸侯们为了什么?他们为了一个信念:保卫祖国,保卫中央,保卫周幽王。在数百里的范围内,烟尘四起,车马辚辚,人喧马嘶,旌旗摇动。军队一动,后勤保障及民兵预备役系统随之而动,国家安全预案全面启动,那一天有多少人度过了难眠之夜,多少爷娘提心吊胆,此处不必细表。
      天亮时分,秦军第一个来到。他们先到了镐京,发现没有敌人,听说幽王在骊山,于是马不停蹄直奔骊山。
      骊山脚下,这里的黎明静悄悄,山上烽火在燃烧。敌人去了哪里?秦军气喘吁吁,来回乱窜。正在此时,东面一支军队杀到,郑国军队来到。两支军队相会,你问我,我问你,大家都是干瞪眼。
      还没弄明白怎么回事,北面一支军队杀到,郑军和秦军正准备迎战,仔细一看,自己人,是晋国军队。三支军队会合,傻乎乎谁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骊山脚下乱成一团。
      “哐哐哐,咣咣咣。”骊山上锣鼓齐鸣,火光之中闪出一个人来。谁?虢总理。
      “喂,没你们事,你们回去吧。天子没事,点烽火玩玩。”虢总理的嗓门不小,大家都听得清清楚楚。
      山下乱了营了,跑了一晚上的诸侯军队个个傻眼,大眼瞪小眼,像被耍的猴子一样垂头丧气,继而骂骂咧咧,呼兄唤弟,气急败坏地走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褒后笑了,终于笑了。
      那一天褒妃笑了好几回,因为断断续续还有卫国、宋国、陈国、虢国等十多个诸侯国军队前来保卫首都。
      幽王非常高兴,立即兑现了剩下的五百两金子。
      千金买笑,这个成语就从这里而来。
      从那之后,幽王不断地点火,驰援的诸侯军队越来越少,逐渐地谁都不肯来了。
      用《史记》的话说:幽王说之,为数举烽火。其后不信,诸侯益亦不至。
      申侯妙计
      俗话说: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
      转眼间,到了幽王十一年(前771年)。
      太子宜臼被废之后,就在姥爷家里上山下乡插队落户。八年过去了!八年哪,人生有几个八年?宜臼很郁闷。
      姥爷申侯同样郁闷,女儿进了冷宫,外孙又在自己这里待业,原本两个绩优潜力股,如今都被ST了。
      尽管郁闷,但是胳膊拧不过大腿,怎么办?忍吧。
      终于,机会来了。什么机会?第一,由于动不动就点把火玩弄大家的感情,诸侯都已经很讨厌幽王了;第二,犬戎国主派人来了,说想做点易货贸易。
      犬戎生活在大周的西面,那时候是少数民族,到现在也没弄明白他们后来成了哪个民族的祖先,或者是直接融合到了汉族。总之,那时候他们就是外国人、野蛮人、鬼子。犬戎是游牧民族,生活要素简单,但是对于周朝的各种生活和生产物资十分羡慕,而且非常需要。通常情况,他们想跟周朝做易货贸易,但是周朝一般不愿意跟他们打交道。换不到怎么办?抢。犬戎是马上的民族,彪悍而且骑术高超,因此他们常常到边境来抢劫。但是,由于人数上和战术上的落后,犬戎也不敢太过深入,往往是抢一点儿就跑。
      申国在今天的河南南阳县北部,虽说与犬戎不交界,却有些说不清楚的交情。
      申侯搞了一个策划,他自己觉得这是个万无一失的策划。
      具体的策划内容是这样的:联合犬戎进攻镐京。为什么要联合犬戎?因为周朝的诸侯没人会进攻镐京。那么,合作双方的利益怎么体现呢?犬戎的利益是他们可以在镐京随意抢劫。申侯自己的好处在哪里?自己的好处在于可以杀死褒后母子和虢石父等奸臣,这样宜臼就可以当回太子,申后也就可以当回王后。
      有什么风险呢?申侯根本就没有去想风险。
      这几乎是一个完美的策划,可是,申侯忽略了一点:犬戎的信用等级很低,常常不按合同执行。
      所以,不论干什么,合作伙伴的选择是非常重要的。
      申侯派了使臣给犬戎国主传了个口信,口信的大致内容就是那个策划的内容。当然,还带了些礼物。
      犬戎国主很高兴,就像财主的儿子来请强盗一起抢财主,强盗能不高兴?犬戎国主心说你不来请我们还想去呢,如今来请,还有礼物,傻瓜才不去。
      两国约好了时间,犬戎国主亲领一万五千人,都是能征善战的战士,浩浩荡荡进发镐京。与此同时,申侯起战车一百乘,也是亲自领军,与犬戎军队在镐京会合。
      中国历史上,第一次外族入侵就这样发生了。申侯则成为中国历史上第一个汉奸,准确地说,应该叫周奸。
      引狼入室
      申戎联军来到了镐京,早有哨探发觉,急忙报知幽王。幽王大惊,于是立即召开御前紧急会议。那时候,周朝已经N年没有打仗了,现在是鬼子进村,汉奸领路,堪称黄金搭档,怎么办?
      “点点点点火吧。”虢总理只有这个主意。
      快马上骊山,立即点烽火。
      那一天风和日丽,晴空万里,还吹着淡淡的西风,骊山烽火狼烟一起,一百里之外都能看见。
      申戎联军并没有立即攻城,他们也在看烽火。他们担心,如果现在攻城,就算攻进去,诸侯援军一到,自己就被包围了,到时候想跑都来不及。所以,申戎联军是围而不打,万一诸侯援军到了,立马就跑。
      三天过去,诸侯未发一兵,申侯笑了:“女婿啊,叫你玩邪的,傻眼了吧?”城里乱了套,救兵不到,怎么办?
      “虢总理,当初烽火戏诸侯的主意是你出的,如今诸侯都不来了,你看着办吧。”所有人都这样对虢石父说。没办法,虢总理硬着头皮,凑了一百乘战车出城应战。
      虢石父根本就没有打过仗,战战兢兢上战场,一个回合下来,脑袋就不知去向了,一百多乘战车全军覆没。
      “老虢,老虢。”城头上,周幽王在呼唤虢石父。
      虢石父艰难地睁开了眼睛,看看城头上的周幽王,笑一笑,闭上了眼睛。死而复活,活而复死,正应了他那句“再死一次兮心也足”。
      可爱的虢总理,就这么幸福死了。
      攻城集结号——羊角号。
      犬戎军开始攻城的时候,申侯正在大便,大便完站起来,城头已经换成了犬戎国旗。
      狼入羊群会怎样?放羊为生的犬戎最知道。现在,他们自己就是狼入羊群。犬戎军生在荒蛮之地,何时见过大周国都的繁华,进了京城,看什么都是稀世珍宝,看什么都是高科技,看什么都是奢侈品,什么都抢,见人就杀。申侯军队随后进城,这时候申侯发现麻烦了,原来这帮放羊的如此野蛮。申侯急忙劝阻,这时候谁听他的?
      幽王死了
      幽王其实可以不死,他只是犯了错误。为什么这样说?因为其实没有人非杀他不可,犬戎只想抢东西,申侯只想杀褒后母子。
      幽王的身边只有郑侯姬友,他是幽王的亲叔叔。大难当头,还是亲叔叔靠得住。
      “大王,如今犬戎军四面都是,硬闯不行。把你的行头给我,我去引开敌人,你混在平民中逃走。”姬友建议,这一招叫做替身法,后来有人常用。
      “不,我堂堂周朝天子,丢不起这个人。”幽王虽说昏庸,挺有骨气。
      “那大王选两匹快马,我保护你杀出去。”姬友可不是吃干饭的,虽说年龄大点,武艺十分高强。
      “不,叔叔,我不能只顾自己,要走,褒后和伯服也要一起走;要死,我们也要死在一起。”幽王斩钉截铁地说,他不能扔下老婆孩子。至于申后,他已经忘了。
      “大王,社稷为重啊,这个时候了,还要儿女情长?”
      “不,没有了褒后,要社稷还有什么用?备车,我要带着他们一起走。”幽王说得坚决,让姬友竟然也有些感动-网起来。
      姬友令人备了车,幽王一家三口上车,姬友上了战车,率领剩下的二三十个卫士,亲自执戟保护,往东门杀去。
      姬友是个骁勇善战的猛将,再加上戎兵猝不及防,竟然给他保着幽王杀出东门去了。犬戎国主原本也不想追了,偏偏申侯口口声声一定要杀了褒姒,于是犬戎军一路追下去。
      马快车慢,若是幽王骑马,也就跑了。如今坐车,如何跑得过犬戎的骑兵?姬友勇猛,拼着命保护幽王到了骊山脚下,力尽战死。
      “不要欺负妇女儿童,要杀先杀我。”幽王此时挺身而出,倒也像个男人。犬戎兵原本不想杀他,看他自己求死,管他三七二十一,一拥而上,将他砍做肉泥,又把伯服一刀剁了,只把个吓得发呆的褒后活捉回去。
      幽王十一年(前771年),镐京被破,幽王被杀。
      申侯傻了
      鬼子进村了。
      犬戎兵在城里烧杀抢掠,无恶不作。犬戎国主占了王宫,也潇洒一回。申侯敢怒不敢言,他知道真要是翻了脸,自己的那几个兵根本不是鬼子的对手。
      申侯傻了,彻底傻了。该杀的没杀,不该杀的杀了。他现在能做的事情就只有两件,头一件保护自己的女儿,第二件就是派人悄悄出城,前往最近的诸侯国求援。
      直到这个时候,诸侯才知道这一回的烽火可不是拉错了警报,那是动真格的。其实,诸侯还是爱国的,还是爱首都的,还是爱天子的。于是,四路诸侯起兵,分别是秦、晋、卫、郑,都是国君亲自领队,分别是卫武侯姬和、郑世子姬掘突、晋文侯姬仇和秦襄公。各起大军,急奔镐京。
      在这里要插一句,什么是世子?王的继承人叫太子,诸侯的继承人就叫世子。后来,都通称为太子。
      犬戎军见四路诸侯来到,不敢迎战,趁夜色逃离镐京,诸侯军追赶不上。
      褒后被犬戎军带走,后来不知所终,说法不一。有说自尽身亡,有说成了犬戎国主的老婆,换个地方做她的国母去了,有说褒洪德后来出赎金将褒后赎回,两人破镜重圆,白头偕老。
      说起来,褒姒是个可怜的女人,有娘没爹,生下来就险些被淹死。从小生活在贫农家庭,五岁上山采蘑菇,十四岁进宫。先后经历了与情人生离死别、老公被杀、儿子被杀,自己则被抢走做了性奴。这样一个可怜的女人竟然被许多后人说成是葬送西周的罪魁祸首,这公平吗?这到哪儿讲理去?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1964/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