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历史军事 > 说春秋之一·齐楚崛起 > 第三章 琼瑶的故事
    以下的故事尽管荒诞,但是绝不是笔者的杜撰。这段故事在太史公的《史记》里有详细的描述。
      还是来听琼瑶讲故事吧。
      十四年前,那时的周王还是宣王,就是幽王的爹。
      突然有一天,宫里出了怪事。
      什么怪事?一个五十多岁的老宫女木桃突然生了一个女婴。大家都很奇怪,别人五十多岁都绝经了,她还能生孩子,牛啊;再说,五十多岁还能被天子临幸,这天子的性取向是不是有问题?早有人去向姜后汇报,姜后大惊之后大怒,将木桃捉来审问,心说你这个老东西比我还老,怎么天子能看上你?
      “说吧,把你的野汉子招出来。”姜后一拍桌子,喝问。
      出乎众人的意料,木桃并不害怕,说道:“王后娘娘,我冤枉啊。我要是真的偷了腥,这辈子也值了,死我也认了。偷了就是偷了,没偷就是没偷,我没有理由分明没有偷却说自己偷了。”
      “没有?难道你自己会生?”姜后气得乐了,心说我才说一句你就说这么多句,你以为你周星驰啊。
      “娘娘,说来话长,你听我说,是这么回事。”木桃也有故事,她开始说起自己的故事来。
      木桃的故事
      木桃的故事在四十年前,那时候宣王还是太子,那时的周王还是幽王的爷爷厉王。
      有一天厉王没事在库房里转悠,突然看见了一个罐子上满是灰尘,连蜘蛛也有了,就问库官这个罐子是干什么用的。库官急忙说:“大王,这个罐子别看是个罐子,可不是个寻常的罐子,是文物古迹啊。说起来,有这罐子的时候,大王您还没有呢。”
      “我还没有?你这么说,难道这罐子是商朝的?”厉王有些生气,心说这分明是你懒惰,不肯经常擦拭,却说成这个罐子年代久远。
      “大王,何止是商朝?这是夏朝的。想当年夏桀的时候,王宫里突然来了两条龙,夏桀吓坏了,不知道怎么办,太史就告诉他准备一个罐子,把龙的口水接下来。于是夏桀叫人准备了罐子,那两条龙流了些口水就走了,这罐子就是装龙口水的。从夏到商再到周,都没人敢开。传说中,谁开谁亡国。”
      “你编的吧?”厉王当然不信。
      “大王,有文字记载啊,您不信,我给您找出来看。”
      “算了算了,罐子给我看看。”厉王才懒得去看什么历史记载,心想你说没人敢开,老子就偏要开。
      库官连忙找了抹布把罐子擦干净,放在一个盘子里递给厉王。厉王假装去接,故意一松手,盘子摔在地上,连罐子摔得粉碎,一大摊水从里面流了出来。不用说,这就是龙口水了,看来还真不少,罐子密封得还不错——这也雄辩地证明了我们在四千多年前就掌握了先进的密封技术。龙口水有些发黄,而且有点混浊,奇臭无比。想想看,放了七百多年,什么能不臭?
      “还真有,”厉王倒有些意外,掩着鼻子摆摆手,“擦了吧。”
      库官连忙叫人来擦,奇怪的是,那龙口水大概掺了不少龙鼻涕,黏糊糊地怎么擦也擦不掉。厉王把太史找来想办法,太史说了:“大王,龙这东西属于至阳,只能至阴来克。大王快找几个宫女来,光着屁股大声喊叫,这龙口水就没了。”
      厉王心说别的咱没有,光屁股宫女一大把。于是一口气找来三十六个宫女,一个个脱得精光,将龙口水围成三圈,好像足球宝贝似的大呼小叫。说来奇怪,这龙口水还真怕了光屁股宫女,化身成乌龟,缩着头,落荒而逃。三十六个光屁股宫女在后面紧追不放,眼看赶上,前面遇上一个七八岁的小宫女,那乌龟跑到小宫女身后,就不见了。
      妖女去了哪里?
      木桃讲到这里,姜后有些听不下去了,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跟她怀孕生孩子有什么关系?
      “讲完了吗?乱七八糟的,龙口水跟你生孩子有什么关系?”姜后不耐烦了。
      “娘娘啊,那个小宫女就是我啊。你说怪不怪,自从我遇上了那个乌龟,第二天肚子就大了,这不,一直大了四十多年,今天生下来了。”按着木桃的说法,她生的竟然是个龙女,至少也是个龟女。麟凤龟龙四大神物,龟还排在龙的前面呢。
      “这么说来,你生的还是个龙女啊?我这娘娘的位置是不是该让给你了?”姜后十分生气,眼里露出凶光来。
      木桃知道事情不妙,这个时候也顾不得女儿的性命了,急忙说道:“娘娘,不是龙女,是……是个妖女。”
      “既然是妖女,来人,把妖女扔河里去。”姜后见老宫女说得云里雾里,也懒得去管她是不是在瞎编了,把她女儿淹死也就算了。
      木桃哪里敢说话,眼看着宫里侍者把女儿抢了,用草席包着,抱出宫外,扔到河里去了。
      妖女是谁?
      “后来呢?”褒妃听得入神,听到这里,忍不住问。
      “后来,据说那个妖女没有死,被人救了。过世的太史公曾经说过,这个女孩子将来会断送大周的江山的。”琼瑶小心翼翼地说。
      “她现在在哪里呢?”褒妃松了一口气,想要知道答案。
      琼瑶见褒妃盯着她,不敢看褒妃,接着说下去。
      “据说,这个妖女被一家卖桑木弓的救了,后来就到了褒城,算起来,现在就快十五岁了。”琼瑶接着说,一边说,一边瞟了褒姒一眼。
      褒妃禁不住有些高兴,这个女孩子总算没有死。最奇的是,这个女孩子竟然也在褒城,会不会自己见过她?
      到这个时候,幽王已经知道琼瑶的故事是要说什么了。他看褒妃高兴的样子,纯得无法形容。这样单纯善良的女人会断送了大周的江山?这不是瞎扯吗?
      “你可知道这个妖女叫什么?住在什么地方?”幽王故意问。
      “大王,有句话琼瑶不敢说。”
      “说!”幽王喝道。
      “据琼瑶所知,褒妃正是褒城人,她爹娘不是她的亲爹娘,正是卖桑木弓的,原本是镐京人氏。褒妃的年纪也与那妖女相符。恕琼瑶大胆,只怕褒妃就是那个妖女。”琼瑶壮着胆子一口气说出来,她知道,这番话一出来,要么飞黄腾达,要么脑袋不保。
      褒妃到这个时候才恍然大悟,原来说来说去,申后和琼瑶不是来讲故事的,是来要自己命的。琼瑶的故事她当然不信,但是她信不信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幽王信不信。
      “你编的吧?”幽王说,很显然他不信。
      “我要是编的,天打五雷轰。”琼瑶赶紧发誓。
      “那好,把木桃给我找来。”幽王说,这是最简单的办法。
      可是,木桃已经死了。不仅木桃死了,所有知道这件事情的人都死了,除了琼瑶。
      什么叫做死无对证?
      幽王的脸色变得很难看,而且越来越难看。
      自古以来,有一个保命的秘诀,那就是:打赌。
      “琼瑶,显然是你在这里胡说八道,妖言惑众。来人,推出去喂狗。”幽王愤怒极了,他就知道琼瑶是来害褒妃的,从她开始讲故事,幽王就知道。
      申后有些慌了,她急忙求情。
      可是,这个时候求情有用吗?特别是申后求情会有用吗?幽王想:你也是同案犯。
      就连褒妃也替琼瑶求情,乡下人,心肠软。
      褒妃求情有用吗?幽王想:你这么善良,陷害你的人更应该喂狗。
      关键时刻,要靠自己。
      “大王,我和你打个赌。褒妃已经有身孕了,十月怀胎,一朝分娩。若是生下来是个好孩子,我甘愿喂狗;若是个妖怪,请大王为我平反昭雪。”琼瑶镇定地说。她从前讲过靠打赌逃生的故事,想不到自己给用上了。
      这是一个幽王不能拒绝的建议,否则就显得他太心虚。
      于是,琼瑶被关押起来,申后没趣地回去了。
      褒妃生了
      褒妃的肚子一天比一天大,终于有一天太医告诉幽王“你们不能再干那个事了”。幽王说他早就不干了,但是他要守在褒妃身边。
      也许是幽王爱褒妃爱到足以克制自己性欲的地步,也许是他担心自己不在身边褒妃就可能被人害死。总之,即使在褒妃已经不能满足他之后,他依然不肯去临幸别的女人。于是,整个后宫弥漫着绝望的气氛。
      直到有一天,王宫里传出“哇”的哭声,褒妃的孩子落地了。每个人都很关心这个孩子,是男孩子还是女孩子,是人还是妖,褒妃则更多一点关心:像褒子哥哥还是像幽王。
      结果是这样的:男孩子,是人,长得有点像幽王,也有点像褒妃。换句话说,就是谁也不像。其实,像褒子哥哥。
      幽王很高兴,他又多了一个儿子。
      申后很沮丧,她知道,琼瑶这下要喂狗了。可是,这一次她猜错了。
      “放了琼瑶吧。”褒妃对幽王说。
      “为什么?”
      “我们生了孩子,是大喜,何必要杀人?况且,她也是不得已。在宫里混,都不容易。”褒妃说。
      幽王放了琼瑶,整个后宫的人都开始称颂褒妃,包括那些原本嫉恨她的人。
      以德报怨,以柔克刚。或许褒妃不是蓄意这样,但是这却是她在与申后的斗争中获胜的不二法门。
      现在,是时候说说幽王宠爱褒妃的第二个理由了。
      酷,一酷到底
      什么样的女人才是具有恒久魅力的女人?这个问题几千年来一直困扰着女人,特别是困扰着美女。绝大多数的美女对男人是具有魅力的,但是她们往往发现,用不了多长时间,男人就会对她们失去兴趣,她们失去了早先的魅力。为什么会这样?男人固然是喜新厌旧的,但是难道就没有什么办法令男人始终对她们保持兴趣吗?
      其实,褒妃就是一个成功的例子。早在将近三千年前,褒妃就给出了正确答案,可是,人们没有注意。现在,让我们来解读这一案例。
      褒妃从进宫开始到幽王被杀,时间跨度为八年,八年中,褒妃从十四岁到二十二岁,经历了怀孕和生孩子的过程。从天真少女到成熟少妇,从窈窕身材到大肚婆再到略显丰满,幽王对她始终恩爱如一,忠贞不渝。这期间,还时不时有人献上新的超女,但没人能撼动她的地位。
      褒妃的魅力究竟在哪里?其实说白了,就是一个字:酷。所有如今扮酷的男男女女们,他们的祖师奶就是褒妃。
      首先说褒妃为什么酷。
      褒妃是不情愿进宫的,她心里装着的是褒子哥哥。
      初进宫,面对陌生环境,她很紧张,特别是跟幽王上床的时候。过了不久,紧张感消失了,但是她发现了另一件要命的事情——她怀孕了。
      算算日子,褒妃发现肚子里的孩子很可能不是幽王的,而是褒子哥哥的。如果一定要算概率的话,基本上八成该是褒子哥哥的。再想想,幽王的生育能力似乎不是太强,近期临幸过的超女也不少,可是没有一个开花结果的。
      褒妃开始担心,担心肚子里的孩子,担心自己。
      如果以上两条还不够的话,那么还有第三条,就是她时刻要提防申后的陷害。
      当以上三条同时成立的时候,褒妃的心情就可想而知了。她不是不想笑,从前采蘑菇的时候她也常笑,可是现在她实在笑不出来;她不是想酷,可是不由得她不酷。
      褒妃不笑,她从来不笑。
      而男人天生就是犯贱的,女人越是讨好他们,他们就越看不上女人。反过来,女人越是对他们不搭不理,他们就越是觉得这样的女人好。
      天下第一贱男毫无疑问是天子了,因为天下女人都要讨好他。可是,当一个女人在她面前扮酷的时候,他傻眼了。他充当惯了征服者,所以他很向往被征服的感觉。于是反过来,他要讨好这个扮酷的女人了。
      褒妃就是一个很酷的人,而且她不是扮酷,而是真的很酷。幽王所见过的女人都是对他堆满笑容的,如此酷的女人从来就没有见过。幽王完全被褒妃吸引了,被她征服了,再加上褒妃的善良和率直,幽王确实是无法从褒妃这里脱身了。
      要想抓住男人的心,对他酷。
      女人在交流经验时常说:“对男人,别给他好脸色看。”别以为这是废话,这是真理。
      幽王给自己的小儿子取名伯服,他很喜欢这个儿子,甚至愿意给儿子端屎端尿。直到现在,他才体会到当爹的快乐是什么。
      可是,褒妃还是那么酷,还是不肯笑一笑。事实上,幽王的记忆中,褒妃从来就没有笑过。
      “亲爱的,为什么你从来不笑?难道在宫里的生活不如意?难道有什么心事?”幽王问褒妃。
      “怎么会呢?我在宫里深得大王的宠爱,吃的是山珍海味,喝的是琼浆玉液,听的是靡靡之音,看的是翩翩之舞,还有一个可*网爱的儿子,怎么会不如意?”
      “那你为什么从来不笑?”
      “大王,我出身贫寒,常常是吃了上顿没有下顿。我从小就总是发愁,总是担忧,没有什么让我开心的事情,我几乎就不知道笑是怎么回事。后来到了宫里,不愁吃不愁穿,按理说我应该高兴才是,可是我还是高兴不起来。”
      “为什么还是高兴不起来?”
      “大王宠爱我,我知道宫里那么多后妃们都很嫉妒,恨不得我死,恨不得伯服死。如今大王健康,我们母子还能好好活下去,可是哪一天大王千秋了,我们孤儿寡母的,我们靠谁去?到时候我一狠心一跺脚,追随大王去了,可是伯服怎么办?宜臼能放过他吗?申后能放过他吗?每每想到这些,我怎能笑得出来。”
      说到这里,褒妃哭了。幽王搂着褒妃的肩膀,没有说话。他从来没有想过这些,可是既然褒妃说出来了,他猛然发觉这确实是个问题。他知道,只要自己头天死,第二天申后和宜臼一定会把褒妃母子剁成肉酱的。
      “孩子,过来。”伯服在一旁看见母亲哭泣,不知为了什么,瞪着眼睛在那里看,幽王一把将他也搂了过来,抱在怀里。
      俗话说:天子也有烦心事。
      褒妃成为褒后
      幽王很快下定了决心,他知道什么叫做长痛不如短痛,什么叫一劳永逸。
      于是,他召开了公卿会议,三公六卿一共是九个人,大致相当于政治局常委。
      简单介绍一下周朝的中央政府组成,西周的最高官职是三公:太师、太傅、太保,三公之下设六卿:太宰、太宗、太史、太祝、太士、太卜。
      其中,三公基本上是荣誉职位,真正管事的是六卿。到了春秋时期,太宰改称正卿,行使总理权力。六卿的分工是这样的:太宰是朝廷中的政务总管,太宗管周朝的宗族和谱系,太史管起草文书、编写史书、策命诸侯、卿大夫等,太祝是最大的祭祀官,太卜是管卜筮的,太士也是神职官吏。
      六卿之下还有五官:司徒、司马、司空、司士、司寇,分别掌管土地、军赋、工程、群臣爵禄、刑罚等。
      “我准备废了申后,大家看看有什么意见?”幽王说。在周朝,其实很有民主气氛。
      所谓的“民主”,就是天子先给出结论,然后大家想办法去论证这个结论的正确性。
      每个人都知道今天的决议将会是什么了,有的人假装沉思,因为他们反对但是又不敢说。从当时的道理上说,申后没犯什么原则性的错误,废掉她显然是不合理的。
      在这个时候,总需要有人挺身而出。总理虢石父站了出来。
      “天子英明啊,真的是太英明了。申后要品德没品德,要能力没能力,废掉她是大周官民的共同心声啊。”虢总理的发言热情洋溢,直奔主题。
      虢总理开了头,常委们随后纷纷表态,基本上就算是全体一致通过了废除申后的提案。
      “那么,谁适合担任王后呢?”幽王还要问问。
      这一回虢总理没有发言,太祝尹球发言了:“大王啊,全天下都知道褒妃有才有德,早就该当王后了。大王,您要是不让褒妃当王后,对不起,我第一个辞职不干了。”
      尹球说得慷慨激昂啊,好像是在逼幽王就范。
      “你们呢?”幽王问大家。
      “老尹说得对,您就听我们的吧。”大家都这么说,好像这真是群众的呼声。
      幽王笑了,这帮王八蛋,醒目。
      按照《周礼》,太子必须是嫡长子,也就是王后的第一个儿子。后来这又叫做“子以母贵”。在王后的事情办妥之后,顺理成章,太子宜臼被废。
      这就是褒姒改变的历史吗?别急,这仅仅是个开始。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1964/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