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历史军事 > 说春秋之一·齐楚崛起 > 第二章 后宫风暴
    选秀的结果是皆大欢喜的,幽王时代的“超女冠军”就这样产生了。幽王当即宣布退朝。回到后宫,抱着褒姒是左看右看上看下看,怎么看怎么觉得美不胜收,比当年的妲己怕是还要美艳三分。
      有人会提出疑问:幽王难道没有发现这个“超女冠军”已经不是处女了吗?
      答案很简单:那年头,中国人还没有处女情结呢。
      后宫的编制问题
      这里要说说周朝时候后宫的编制,也就是天子究竟有多少个法定女人。
      据《礼记》中介绍,天子的后宫归王后领导,王后以下,是三个夫人、对新人失去兴趣。一旦失去兴趣,就会被分配去做宫女。
      可是这一次,人们错了。三天之后,褒姒还在幽王身边。十三天之后,幽王依然陪着褒姒。三十天之后,宫里炸了锅了。每个人都意识到,麻烦了,出事故了,幽王给深度套牢了。
      为什么?为什么幽王的审美疲劳,到了褒姒这里就成了审美不疲劳?这个十四岁的采蘑菇的小姑娘,有什么特别的魔力吗?
      褒姒在这个年龄就已经要做成年人的事情了,虽说发育得比平常人早一些,褒姒还是感到很懵懂和茫然。宫里没有桑木弓和簸箕,也没有蘑菇可以采,整天干什么?褒姒不知道。
      褒姒想念褒子哥哥,她并不喜欢眼前这个老男人,因此她想说什么就说什么,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奇怪的是,老男人对她很好,而且越来越好。甚至看上去,老男人在讨好她。
      为什么这样?褒姒自己也不知道。
      原因有两个,我们先来说说第一个。
      俗话说:家花不如野花香。
      越野性,越可爱。
      幽王那些正式编制的女人们不是不优秀,而是太优秀。她们不是大家闺秀,就是小家碧玉,她们懂得礼仪,知道进退,琴棋书画,各有所长。说句大白话,那都是高素质的知性美女。
      可是,幽王不喜欢。从小到大,他见到的女人都是这样的,从奶奶到他妈以及他一百多个姨妈以及自己的一百多个女人,个个都是这样,个个温柔贤惠,谈吐得体。可是,这样的女人对他来说就是温吞水,没性格,千人一面。简单说,腻了,审美极度疲劳了。
      可是褒姒不一样,她天真烂漫,心直口快,大惊小怪,有的时候还要骂脏话,急了连幽王都要骂。除此之外,她喜欢光着脚丫子到处跑,喜欢在花园里追蝴蝶,还喜欢随地吐痰。这么说吧,整个就是《还珠格格》里的小燕子。
      物以稀为贵。
      男人不坏,女人不爱。女人不坏,男人也不爱。
      所以,尽管褒姒只有十四岁,尽管她平时的营养不太好,身体的发育并没有到女人的极致,对于四十多岁的幽王来说,仅仅从性的角度来说,他不应该被一个还未发育完全的十四岁的女孩子所征服。
      但是,幽王确实是被征服了。
      后宫风暴
      一般来说,超女火了,歌唱家就郁闷了。
      褒姒火了,领导就不高兴了。
      从理论上说,后宫的领导不是天子,而是王后。《礼记》上就这么说的。
      王后姓申,是申侯的女儿。但是也可以说她姓姜,因为申侯原本姓姜。所以,史书上说她是申姜、申后或者姜后,三种说法都算正确答案。
      在这里,我们统称她为申后。
      申后不是超女,因为她不是选秀的成果。通常,周朝天子为太子娶妻的原则有两个:第一,要是诸侯的女儿;第二,要是异姓,也就是说不能是姓姬的。而申国是侯爵,又是姓姜。就这样,宣王给太子娶了申侯的女儿做老婆,也就是太子妃,后来顺理成章成为王后。
      王后当然不同于超女,那是国母啊。
      “这个小妮子太猖獗了,要给她点儿颜色看看。”申后很生气,后果很严重。贵为国母,她也三十多天没见过幽王了。
      可是,理论常常是脆弱的,现实才更能说明问题。理论上藏书网的领导在这个时候是不敢和幽王对抗的,因为幽王有能力让这个理论随时作废。
      所以,申后也只能干瞪眼,躲在屋里骂几句。
      就在这个时候,儿子来了,太子宜臼。
      宜臼刚从姥姥家回来,进门看见娘一脸愁容,问:“娘,谁欺负你了?是爹吗?”
      若是放在平时,这句话就是十足的屁话废话,除了幽王,谁还敢欺负申后?可是今天,这句话就戳到了申后的痛处。
      申后将褒姒的事情讲了一遍,然后忧心忡忡地对宜臼说:“这个褒姒十分狐媚,哄得你爹茶饭不思,白昼宣淫,这迟早给你生出个弟弟来。我老了,这王后的位置不保也就算了,我担心儿子你这太子也当不了多久了。唉。”
      说到这里,申后叹了一口气。
      “我打烂她的脸,看爹还宠爱她不。”太子想到的办法就是毁容,很黄很暴力。
      “孩子,别,你爹会杀了你的。”
      太子下定了决心,他准备行动。在这里,这个行动简称“后宫风暴”。
      机会总是留给有准备的人。
      太子就是这个有准备的人。
      天不刮风天不下雨,天上有太阳。简单说吧,阳光明媚。
      幽王上朝了。最近偶尔他会上朝露个面,以便让大家知道他还健在。
      “后宫风暴”行动开始了。
      褒姒在屋里百无聊赖,一个老宫女给她讲鬼故事,外面传来了吵闹声。让褒姒奇怪的是,吵闹声里竟然还有男人的声音。
      很快有宫女进来报告,说是太子带了一帮申后的宫女来这边拔花。由于未得准许,可以定性为采花大盗。就为了这个,双方在外面吵起来了。
      褒姒决定出去看看,不就采个花吗?这属于一般的民事纠纷,人民内部矛盾啊。
      来到外面一看,只见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年玉树临风一般站在那里,正指挥众人在那里乱拔花草。不用问了,这少年就是太子了。
      “哥哥,采花就采花,别连根拔啊。”褒姒一紧张,开口叫哥哥,把辈分搞错了。
      按照“后宫风暴”计划,太子只要看见褒姒,二话不说就上去抓脸,直接毁容。之所以用这么原始的办法,是因为那个时候还没有硫酸。可是,当他真的看见褒姒的时候,他惊得呆住了,走不动路了,“后宫风暴”早已经忘到了脑后。
      “吃了吗?”太子本能地要上去搭讪。还好,在他开口之前,宫女们向那女子施礼:“娘娘万安。”
      太子这个时候猛然醒悟过来,原来这就是褒姒,怪不得爹迷倒在她身上,换了自己怕也不能幸免。
      如此一个娇嫩的美女,怎么忍心打她?怎么忍心破她的相?
      “后宫风暴”行动临时改为“后宫微风”行动,太子在褒姒的香肩上揉两揉,算是交差。
      幽王很生气
      幽王飞奔而回,这辈子第一次跑这么快。
      可是他还是来晚了,当他气喘吁吁回到后宫的时候,他看见褒姒正坐在地上哭。
      “褒、褒、褒姒,怎么回事?”幽王来到,宫女们急忙闪开。
      “呜呜呜呜……”看见幽王来,褒姒哭得更伤心。
      “这是怎么回事?”幽王对着周围的宫女们怒吼。
      宫女们吓坏了,一个个跪在地上发抖,历来都是神仙打仗,百姓遭殃。最后,还是讲鬼故事的那个老宫女哆哆嗦嗦将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
      “这个小兔崽子,反了他了,来人,将太子捉回来。”幽王大怒,自己一向是说一不二的,如今竟然有人要在自己的头上动土,管他是谁,砍了再说。
      内侍领命,去捉拿太子。
      “亲爱的,不要害怕,寡人替你做主。”幽王安慰褒姒。
      “大王,算了吧。你放我回家吧,我家里虽然穷,爹娘虽然低贱,但是他们视我为掌上明珠,从来没有打我骂我。我宁愿回去过苦日子,大王,你就让我走吧,呜呜呜呜……”褒姒哭着说,她是真的想回去,回去之后就可以和褒子哥哥团聚了。
      “不行,你不能离开我。”
      “大王,求你了,让我走吧,我什么都不要,就把自己的衣服穿走就行了。”褒姒又说,下定了决心要走。她越是这样说,幽王就越是恼火。
      “不行,谁都可以走,你不能走。亲爱的,只要我还是大周天子一天,你就不能走。”幽王说得斩钉截铁,不容辩驳。
      褒姒不说话了,只是哭。
      不久,内侍回报,太子畏罪潜逃。其实,太子并没有逃走,而是内侍们放他跑的。为什么?这里有个学问,若是把太子捉回来了,幽王一生气,把太子砍了,过两天想儿子了,后悔了,捉太子来的内侍基本上就必死无疑了;若是幽王只是把太子臭骂一顿,太子还是太子,而且会记仇,一旦登基了,捉他的内侍也没什么好下场。所以,与其捉人,不如偷偷放人,还落个人情。
      幽王想想,跑了就跑了吧,真要捉来,也挺难办。不过今后如果再发生这样的事情怎么办?想了想,有了办法。
      第二天,幽王宣布,太子宜臼举止失当,令他前往申国插队,接受姥爷的再教育,没有允许,不得擅自回京。此外,褒姒在试用期内表现优秀,特由临聘转为正式编制,职位是夫人,从此改称褒妃。
      编制不是都满了吗?
      满了怎么样?
      继续斗争
      第一次交锋的结果显然不理想,不仅儿子被赶到了姥姥家,还让幽王趁机封褒姒做了褒妃,从“超女冠军”成了“国家一级演员”。申后很不爽,按理说,这样的大事是需要征求她的意见的,可是幽王竟然就这么决定了,显然幽王认为太子的“后宫风暴”行动是受了申后指使的。
      申后很发愁,她也没有什么后宫斗争经验,历年来这里都是论资排辈的,从来还没有出过褒姒这样一个一炮走红的。
      怎么办?申后感受到了威胁,她知道,莽撞行事只能使事情变得更糟,是该想个技术含量高一些的办法了。
      可是,申后左思右想,实在没有什么办法好想。
      转眼间,褒妃进宫已经三个月了,幽王还是天天和她腻在一起。
      据说,褒妃怀孕了。对于前几年天天都有清宫戏可看的群众来说,后宫的人怀孕意味着什么,大家都很清楚。
      申后郁闷啊,整天愁眉不展。
      终于,有人帮她出主意了。历史要发展下去,肯定会有人挺身而出的。
      “娘娘,不知为什么愁眉苦脸?当心愁坏了身子。”一个叫琼瑶的老宫女问道。琼瑶已经五十多岁,从前是姜太后的宫女,太后驾崩后,就跟了申后。因为琼瑶为人机警体贴,又会讲故事,太后十分喜爱她,申后也有些敬重她,平素说话都要随便一些。
      “唉。”申后见是琼瑶,叹了一口气,将自己的烦恼说了出来。
      “主人有事,奴婢服其劳。不瞒娘娘,这些日子琼瑶见娘娘郁闷,我也急啊。我就在暗中托人调查了褒妃的来历。娘娘,如今我倒有个好办法,不知娘娘想不想听。”琼瑶望望四周,轻声说道。
      “你们都下去。”申后知道琼瑶的意思,下令身边的侍女都走开,只剩下琼瑶一个人。
      琼瑶给申后讲了一个故事,一个令申后兴奋的故事。
      一个什么故事?
      来说是非者
      自从幽王赶走了宜臼,宫里风平浪静了,褒妃也进了编制,成了正式的后宫人员。最近,又发现褒妃怀了孕,幽王很高兴。
      那一天,褒妃正和幽王吃着新下的水果,看着西方歌舞。所谓西方歌舞,就是西面胡人的歌舞。申后急匆匆地来了,身后还跟着老宫女琼瑶。
      “大王,出大事了,还在这里歌舞升平。”申后开口就说,众人都吃了一惊。
      “犬戎打过来了?”幽王也是一愣,急忙问。
      “比犬戎打过来还要可怕呢。”
      “那是什么?快说。”幽王有些急了。
      “让他们都退下。”申后神神秘秘的样子。
      幽王挥挥手,除了褒妃,所有人都退下了。
      “这,褒妃也要回避。”申后犹犹豫豫。
      褒妃就要起身,被幽王一把拉住:“不用,你不用走。”
      “这——”申后似乎有些为难。
      “这什么这?快说吧。”幽王有些不耐烦起来,这个申后历来喜欢装神弄鬼,磨磨叽叽。
      申后见幽王下令,没办法,对琼瑶说:“开始吧。”
      幽王有些奇怪,什么大事,竟然要一个老宫女来讲。看在琼瑶是个辈分极高的宫女的分上,幽王点点头,让她说下去。
      来说是非者,必是是非人。
      琼瑶开始讲故事了,故事的开头是这样的:在很久很久以前……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1964/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