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历史军事 > 说春秋之一·齐楚崛起 > 第一章 天仙妹妹
    歌中唱道:爱江山,更爱美人。
      这不是真理。真理是什么?
      真理是:缺什么就更爱什么。有江山的更爱美人,有美人的更爱江山。
      俗话说:每一个成功男人的背后,一定有一个女人。
      事实上是:每一个丢掉江山的男人背后,一定有一个女人。
      女人改变历史吗?不,只是历史常常因为女人而改变。
      天仙妹妹
      时间回到公元前780年,周朝,中国历史上的第三个朝代。
      一个古老的爱情故事在汉中平原开始。
      男主角名叫褒洪德,男,二十四岁,褒城大夫褒顼(音需)的独生儿子。褒城在今天的陕西省勉县(汉中平原西端),褒城大夫相当于勉县县长。这一天,褒洪德无所事事,出城野游。在河边,他遇上了本书的第一个女主角。女主角什么样?
      美女,看上去十五六岁,头戴花巾,还插着一朵野花。穿一身麻布缝的花衣服,衣服略有点肥。背上背着个大箩筐,箩筐里装满了蘑菇。
      极纯,极漂亮,还有一点辣辣的感觉。
      闭上眼睛,想象一下十五岁时候的宋祖英。
      “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这样的妞,看得褒洪德怦然心动,用句《水浒传》上的话,那叫做“拴不住心猿意马”!
      美女听见有人唱情歌,抬头看见一个年轻英俊的贵族公子正在向自己抛媚眼,不禁绯红了脸。她微微一笑,送了一缕秋波过来。
      就是这一笑,勾魂的一笑,让褒洪德神魂颠倒。就是这一笑,历史因此而改变了。
      在周朝,自由恋爱并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这一点有《诗经》可以作证。
      小美女和褒洪德一见钟情了。
      两人开始对起情歌来,具体唱什么已经无从考证,无非是周朝版的“妹娃要过河,哪个来推我吗”以及“妹妹你大胆地往前走啊”。
      不知是歌声太优美还是太不优美,一只癞蛤蟆从草丛中跳出来,“扑通”一声跳进了水里。然后是两只、三只、四只……直到无数只。成千上万的癞蛤蟆跳进了水里,这预示着什么?癞蛤蟆要吃天鹅肉?还是它们要洗澡?
      总之,两个人很快就认识了,接着开始聊了起来。
      美女实际只有十四岁,比看上去小一点,或者说稍微早熟一点。家就住在附近的山里,父亲是卖桑木弓的,就姓了桑,叫桑叔;母亲是编簸箕的,但不姓簸箕。
      “我爹我娘叫我天仙妹妹,因为我是他们在河边捡的,他们就说我是老天爷送给他们的礼物,是天仙。”哇噻,原来是传说中的天仙妹妹,怪不得这么迷人。
      “天仙妹妹,我叫褒洪德,家里人都叫我褒子,嘿嘿。”褒洪德也自我介绍。
      “我就叫你褒子哥哥,嘻嘻。”越说越近乎。
      基本上,到太阳就要落山的时候,两个人就已经私订终身了。
      到现在,一出中国古代版的灰姑娘正在上演。
      当两人拥抱在一起的时候,大地为之颤动,河水为之沸腾。
      难道爱情刚刚开始,就惊天动地了?
      “不好了,地震了。”这一对男女惊慌失措,之后各自向自己的家中狂奔而去。
      蘑菇,掉了一地。
      而现在我们知道,癞蛤蟆不是来吃天鹅肉的,也不是来洗澡的,它们是来预告地震的。
      自古以来,我们的癞蛤蟆就能预测地震。
      岐山地震
      地震震级里氏七点-网足。”
      周幽王听完,咧开嘴笑了。
      “纵做鬼兮也幸福。真的?做我的臣民,冤死了也幸福?”
      “那还用说,这不,再死一次心也足啊。”
      “好,好,传唱下去。”周幽王高兴,决定把这个搞成流行歌曲,给周公、召公们看看。
      虢石父十分得意,这个马屁算是拍对了,正要继续,幽王突然对着他大笑起来。幽王边笑边说:“老虢啊,你要是出门就被车撞死的话,寡人一定去亲自呼你唤你,让你也死得幸福,哈哈哈哈,你真是太有才了。”
      幽王不是傻瓜,他知道这是虢石父自己编来拍马屁的。不过,他喜欢这首民歌,也喜欢虢石父。
      褒城大夫
      褒城离震中较近,房屋受损比较严重。
      一连十多天,褒洪德跟着父亲在城里抗震救灾,一时顾不上去跟天仙妹妹约会。
      忙得差不多了,褒顼决定去趟伟大首都,一方面报告褒城的情况,一方面给周幽王问安,同时也准备了几首歌颂周幽王的民歌。
      走在路上,褒顼就听说了周公、召公训斥周幽王的事情,百姓们交口称赞周召二公。
      褒顼念头一转,心说周公、召公进谏都没有事,那我也说几句,还有好名声。
      就这样,到了镐京,褒顼洗了把脸,扶正了帽子,匆匆忙忙来进谏言。可是他忘了撒泡尿,否则照一照的话,就不会发生后面的事情了。
      自古以来,拍马屁也好,进谏也好,很重要的一点是要看人家的眉眼高低。
      “大王啊,地震了吧,天灾都是人祸引起的啊!万恶淫为首啊,您就别选秀了。”褒顼上来就是一句。
      “什么?你的意思,这地震是我弄的?”幽王没好气,心说老周老召仗着老脸来说说也就罢了,你是个什么东西?真是嗑瓜子嗑出个臭虫来。
      “那,那怎么会。”褒顼一愣,发觉今天苗头有点不对。
      “既然不是我干的,你来说我干什么?”
      “这个……这个……”褒顼被幽王问懵了。
      幽王一拍桌子,也没客气:“来人,关起来。你是个什么东西,也不撒泡尿自己照照。”
      所以,出门之前撒泡尿是个好习惯。
      幽王在无意中做了一件正确的事情。为什么一年多来超女选秀总是选不到称心如意的?因为大家没有动力,或者说大家都在抵触,事情自然做不好。
      要让大家把事情做好,靠觉悟是不行的。只能有两个方法:要么悬重赏,重赏之下必有勇夫;要么把他爹抓到牢里,看他卖不卖力,这种办法可以简称为绑架。从管理学的角度说,后者的效果更好。
      褒顼入狱了,他的老婆孩子急了。
      褒洪德第一时间揣着银子和土特产去了首都。自古以来,走后门托门路跟今天一样。
      首都是什么地方?首善之都,那是王公贵族聚集的所在啊。随便在大街上拍个肩膀,那不是王子就是公子。褒顼在褒城算个土地主,在首都那什么也不算。
      褒洪德揣着金子银子到了首都,这才发现什么叫做“提着猪头找不到庙门”。送银子都不知道该往哪里送,眼看着老爹在狱里就要周年庆了,还是没有一点进展。
      母子二人都傻眼了,要是老爷死在牢里了,自己家的这块领地那肯定是保不住的,那就要全家下岗了。怎么办?
      关键时刻,褒母眼前一亮,突然明白了什么。
      “儿啊,其实说来说去,天子就是要找美女,只要我们找到美女献给天子,何愁你爹不出来?”褒母说。
      可是,说起来好说,做起来没那么简单。幽王全国选秀都没选到好的,你怎么就能找到呢?
      “要不,把你妹妹送进去?”褒母咬咬牙,准备把女儿往火坑里推。
      “不行,就凭她那罗圈腿,顶多做个宫女。”褒洪德立马反对。
      母子二人商量半天,结果是没有结果。
      这个时候,轮到褒洪德眼前一亮。
      每个人都有眼前一亮的时候,就如每个人都有眼前一黑的时候。
      褒洪德想起了天仙妹妹,如果把天仙妹妹献给幽王,他一定喜欢。
      褒洪德带着聘礼去了天仙妹妹的家里,桑叔很高兴,家里房裂缝了,正愁呢。这下好了,又有银子得,女儿又有了好归宿,怎么不高兴?
      就这样,天仙妹妹去了褒家,她很高兴,从此吃香的喝辣的跻身上流社会了。
      可是,天仙妹妹的美梦第一时间被打破了。
      褒子哥哥把当前的*网国内外形势对天仙妹妹详细说了一遍,又给她讲了一些舍己救人、舍生取义的英雄故事。那时候还没有花木兰、梁红玉、阿庆嫂等等,不过那时有那时的故事。最后,褒子哥哥把用她去换爹的计划告诉了天仙妹妹。
      天仙妹妹哭了,褒子哥哥也哭了。之后褒母也来凑热闹,并跪求天仙妹妹救他们一家。
      “我爱褒子哥哥,就应该为他作出牺牲。”善良的天仙妹妹最终这样想,于是她同意了。
      褒子哥哥感动得鼻涕眼泪一起流,他也舍不得天仙妹妹,可是在亲爹和美人之间选择,他只能选择亲爹。
      这个时候,你能唱“爱江山更爱美人”吗?
      事情就这么定了。
      但是,还有准备工作要做。
      首先,天仙妹妹要改身份,否则她的卑微身份根本不可能送进王宫去。好在全城的户口本都在褒子哥哥家里,也不用去找东南亚证件公司,自己直接就造了个假户口。于是,天仙妹妹现在不是天仙妹妹了,也不姓桑了,她现在叫褒姒(音似),正式身份是褒洪德的堂妹,贵族。
      伪造了户口之后,开始培训。什么培训?就类似超女运动中,所有入围超女都要经过推广公司培训一样,穿着、礼仪、说话口气、走路姿势等都要量身定做,争取将最好的形象呈现给大家。天仙妹妹的培训课程大致也就是这些内容,培训的目标就是让人一看就觉得她真是出身贵族,而不是穿上洋装的土妞。
      培训是很成功的,充分说明天仙妹妹天生就具备贵族潜质。从现在开始,天仙妹妹蒸发了,褒姒诞生了。
      褒姒的第一次
      一切准备就绪,褒母亲自令人备好了车,等待第二天一早让儿子送褒姒进京。
      晚上,褒子哥哥忍不住来到褒姒的房间,进行最后的道别。
      “唉,乐莫乐兮新相知,悲莫悲兮生别离。”褒子哥哥拽起楚辞来了。
      昏暗灯光下,一对伤心人。
      俗话说:情到深处难自已。很自然,两人抱在了一起。很自然,褒姒说:“哥哥,你就要了我吧。”
      这个时候,只要是人,只要是个正常的男人,都无法拒绝。不是人呢?不是人那更不能拒绝了。实际上,褒子哥哥这么晚来,也有这个意思。于是,灯影闪动,呻吟声起。
      第二天,褒子哥哥和褒姒满脸倦容地上路了,褒母以为他们是哭的,却不知道他们不止哭过。
      褒城离首都并不是太远,可是要翻过秦岭并不容易。足足三天,两人才到了镐京。一路上,免不得行云布雨,好事连连。
      基本上,幽王选秀的程序是:首先由选秀委员会的大臣们进行初选,之后由幽王在朝廷进行面试。朝廷是什么地方?就是幽王议政的地方,类似美国白宫。
      登基三年来,幽王在这里进行过数不清的面试,可是没有一个能够让他心动。他时常感慨“天下无美女,天子很没劲”。
      面试的时间到了,幽王懒洋洋地坐在宝座上,他心里并不抱多大希望。
      褒洪德上殿,他要先做选手介绍,因为这个超女是他选送的。
      “大王,我爹是褒顼,我是我爹的儿子褒洪德。我爹老糊涂了,脑残变态,不知道自己吃几两干饭,冒犯了大王。如今为了给我爹赎罪,我特地寻访到一个绝世美女进献大王。”褒洪德说罢,看幽王什么反应。
      “嗯,带上来看看。”幽王淡淡地说。希望本是无所谓有,无所谓无的。音乐声中,褒姒上殿了。
      褒洪德回头看褒姒,款款走来,如同仙女下凡一般。整个朝廷里的人全都屏住了呼吸,所有的眼光都盯在同一个方向。褒洪德好不容易收住心神,再回头看幽王,就在那一刻,他知道:爹要出狱了。
      幽王已经呆住了,口水在嘴唇边上流连。在那一刻,幽王知道自己的生命从此就属于这个女人了。只是他没有想到,自己的江山也要从此拜托这个女人。
      幽王下旨:美人留下,褒顼可以走了,官复原职之外,作为国家补偿,还要重重犒赏。
      爹得救了,可是天仙妹妹没有了。褒洪德的眼里饱含热泪,不知是高兴还是伤心,或者高兴而且伤心。
      褒姒随着宫人走向后宫,她忍不住回头看了褒洪德一眼。她不知道,从那一刻起,她将会成为中国历史名人,并且改变中国历史。
      从天仙妹妹到芙蓉姐姐,成为名人的方法有很多种,这只是其中的一种。
      褒姒将怎样改写中国历史?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1964/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