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历史军事 > 说春秋之二·秦晋恩怨 > 第八十章 南征,目标又是楚国
    历史有的时候很无聊,因为历史常常因为很无聊的事情而改变。
      晋国在成功为王室拨乱反正之后,一跃而成为诸侯中最具霸相的国家。于是,晋国一方面深化改革开放,一方面积极扩军,将两军的规模扩大为三军。
      让晋国去整军备战,发愤图强。我们来看几个无聊国家在做什么无聊的事情,再看看这些无聊的事情是怎样影响历史的。
      齐国要打鲁国
      鲁国跟吕国之间发生了一点小龌龊,事情小到史书都没有记载。这个时候的鲁国已经很弱了,没办法,别人都在改革开放,鲁国还在因循守旧。
      尽管很弱,鲁国还是觉得要教训吕国一下,于是出兵讨伐吕国。谁知道鲁国的实力连吕国也拿不下来,丢人哪。
      北边的卫国主动前来调解,于是双方借坡下驴,化干戈为玉帛了。三国首脑举行了一个隆重的聚会,并且一本正经地签署了一个联盟备忘录。
      按理说,三个弱国签署个备忘录之类,本身就是无聊当中找点乐子,人模狗样也把自己当个国家。除了他们自己,别人也就当不知道了。
      可是这一次不一样,有个人不高兴了。谁?齐孝公。
      齐孝公这个人虽说没什么能耐,但是很想继承齐桓公的遗志。国家稍微安定一点了,就想重新称霸。只可惜齐国的实力已经不行,没人尿他这壶,他很恼火。
      几年前藏书网,齐孝公召集盟会,结果没几个国家捧场,宋国的宋襄公因为被楚国人伤了屁股,也没参加他的会议。齐孝公很没面子,为了这,还出兵讨伐宋国,全然不记得自己当初是怎么当上这个齐孝公的。
      更没面子的是,讨伐宋国没有占到一点便宜。虽然没有占到便宜,但是把宋襄公给气得吐血,再加上屁股上的旧伤,没几天竟然呜呼哀哉了。
      几年过去,齐孝公总寻思着要找个什么国家来修理修理,出出气,也让天下知道齐国依然很强大。
      “奶奶的,三个屁大的国家开小会,竟然不通知我们,这不是藐视我们吗?打!”齐孝公决定出兵打鲁国。
      多么无聊,在一个很无聊的借口之下,要做一件很无聊的事情。
      晋文公三年的夏天,齐孝公点了人马,浩浩荡荡南下,要教训鲁国。
      这时的鲁国早已经没有了当年对抗齐国的勇气和资本了,国家连年旱灾,这已经第三个年头了,属于三年自然灾害时期。听说齐国来犯,根本就不敢想派兵迎战。
      鲁僖公紧急召见公子遂和臧文仲两人,商量对策。
      “齐国人打来了,投降还是讲和?”鲁僖公问。其实是废话,因为投降与讲和没区别。总之,绝对不敢打。
      “主公,打是打不过的。不如这样,一边,派展喜去劝说齐国人撤军,另一边,赶快去楚国求救。”臧文仲就这个主意,也是不敢打。
      “展喜?他那嘴皮子行吗?”鲁僖公有点不放心。
      “让他先跟他家老爷子请教啊,他家老爷子准有办法。”臧文仲说。展喜的爹名叫展禽,又叫展获,八十七岁高龄了。
      说到展禽,请姓展和姓柳的读者起立,展禽是你们的祖先。
      鲁僖公一听,好像这样还有点门。
      于是,派展喜北上劝说齐国撤军。臧文仲乘坐鲁国最新款的车火速前往楚国,请求援助。
      风遗尘整理制作。
      鲁国忽悠齐国
      展喜领到了命令,回家去跟老爷子一汇报,老爷子果然有办法,点拨了几句,展喜信心百倍北上了。
      展喜赶到边境的时候,齐国的军队还没到呢,展喜索性就直接进到齐国了。
      齐孝公大军来到齐鲁边境,正赶上鲁国展喜来了。两国交兵,对于来使还是不能拒绝的。所以,齐孝公召见展喜。展喜首先进献礼物。什么礼物?膏沐。膏沐是什么东西?洗澡用的东西,类似沐浴露这类消耗品,属于很不值钱的东西。
      齐孝公一看,很得意,心说看看你们鲁国,穷得一屁潦倒了,送礼只能送这么个东西,还不够丢人的。
      “你看,我们国君一向做得不好,没有侍奉好您的边防军,害得您亲自出来讨伐我们。我们知罪了,所以送点沐浴露给您表达歉意。”展喜送上沐浴露,说话很谦卑。
      “嘿嘿,现在你们知道怕了?早干什么去了?我问你,鲁国是不是很害怕?”孝公觉得很有面子,好像已经打了胜仗的样子。
      “一般群众就很害怕,不过卿大夫们都不怕。”
      “为什么?你看你们穷得只剩下裤头了,你们那地里连草都长不出来,凭什么不害怕?”齐孝公蔑视了展喜一眼,认为他在吹牛。
      “我告诉你凭什么。当年我们祖上周公和您的祖上姜太公那是同事关系,当时当着成王的面签了世世代代友好的盟誓,那盟誓我们现在还保存着呢。如今您亲自来讨伐我们,那是关怀我们啊,我们认错了改正了,您当然会原谅我们啊。您会吞并我们吗?不会的,那肯定不会,我们那两亩三分地草都不长,您哪里忍心呢?您是要当霸主的啊,大人大量啊。”展喜是什么好听说什么,出门的时候老爷子告诉他,齐孝公来打鲁国,无非想找回点霸主的感觉,你就捧他,给他那种感觉。
      齐孝公听了,咧开嘴笑了。
      “哈哈哈哈,你说得对,我们是应该世世代代友好下去,啊,其实,齐国和鲁国世为婚姻啊,谁跟谁不是亲戚啊?好了,和平万岁。”齐孝公就那么点虚荣心,被展喜一通忽悠,决定收兵了。不仅决定收兵,还特地款待展喜,还问:“兄弟,你家老爷子还好吧?替我问候他老人家啊。”
      鲁国忽悠楚国
      这一边,展喜把齐国给忽悠回去了。
      那一边,臧文仲把楚国给忽悠来了。
      两边忽悠,原本是忽悠成一边就万事大吉,两边都忽悠成了,反而有些尴尬。可是没办法,鲁国人的忽悠能力太强。
      臧文仲到了楚国,并没有直接去找楚成王,他先找了成得臣,为什么这样?
      从对外政策来看,楚国大夫分为两派——鹰派和鸽派。鸽派以子文为首,主张对外和战结合,有打有拉。鹰派以成得臣为代表,主张看谁不顺眼就打谁。
      所以,臧文仲先找成得臣,成得臣一定全力支持出兵援助鲁国。然后两人一起去说动楚成王,基本上就十拿一切都是那么条理分明。
      那么,晋国人是怎么做的?我们引用一段《左传》来简要说明这个过程。
      《左传·僖公二十七年》,原文:“晋侯始入而教其民,二年,欲用之。子犯曰:‘民来知义,未安其居。’于是乎出定襄王,入务利民,民怀生矣,将用之。子犯曰:‘民未知信,未宣其用。’于是乎伐原以示之信。民易资者不求丰焉,明征其辞。公曰:‘可矣乎?’子犯曰:‘民未知礼,未生其共。’于是乎大蒐以示之礼,作执秩以正其官,民听不惑而后用之。”
      这段话啥意思?晋文公一回国,就教化百姓,过了两年,就想对外用兵。狐偃说:“百姓还不知道道义,还没有安居乐业。”晋文公去帮助周襄王复位,回国后致力于便利百姓,百姓就安居乐业了。又打算对外用兵,狐偃说:“百姓还不知道信用,还不能十分明白信用的作用。”晋文公攻打原来让百姓看到信用,百姓做买卖不求暴利,明码实价,杜绝假冒伪劣以及山寨产品。晋文公说:“行了吗?”狐偃说:“百姓还不知道秩序,没有产生他们的恭敬。”由此举行盛大阅兵来让百姓看到礼仪,任命执秩的官职来制定法规。等到百姓知法守法之后,然后才使用他们。
      总结一下,三个步骤:富民——诚信——法治。
      回想管子治理齐国的原则:仓廪实而知礼节。
      所以我们说,晋国的道路就是齐国的道路。晋国的发展强大就是管子思想的延伸发展。
      富民——诚信——法治,我们不妨来看看当今的社会,我们走到了或者应该走到哪个阶段了。
      公孙固来到了晋国,他没有去找晋文公,而是去找先轸,再拉着先轸去找狐偃。为什么这样?一来,先轸和狐偃都是公孙固的好朋友。二来,公孙固知道,狐偃是晋国的头号谋臣,他的话在晋文公那里有分量。而先轸是个战略战术家,他最清楚怎样对付楚国人。
      先轸听了公孙固的来意,二话没说,带着公孙固去见狐偃。狐偃看见公孙固,没等公孙固说话,直接拉着他去找晋文公。
      狐偃为什么连问都不问?因为公孙固不来他还想着要出兵呢,如今看见公孙固,他很高兴,他知道出师有名了。
      晋文公听说公孙固来了,急忙亲自出迎。晋文公这人就是这样,滴水之恩,涌泉相报。看见公孙固,想起在宋国的那段日子来了。
      寒暄叙礼那一套固定程序之后,公孙固说明来意:“楚国大军包围我国,睢阳危在旦夕,恳求贵国出兵解救。”
      “你们怎么看?”晋文公问狐偃和先轸。
      “我看这是个机会,一来报答当初宋襄公的恩情,二来解救宋国,在诸侯中树立威望,成就霸业。”先轸率先发言。
      “宋国对我们有恩,不救宋国说不过去;可是,楚国对我们也有恩,对抗楚国,似乎也不太好。舅舅,你有什么好办法?”晋文公心里想救宋国,但是有些顾虑。
      狐偃没有说话,他好像没听见。
      “嗯,老年痴呆?”晋文公有点吃惊,舅舅难道老年痴呆了?没享几年福就老年痴呆了,太不幸了。
      “舅舅,你怎么看?”晋文公再问。
      “我在想。”狐偃说话了。
      “想什么?”
      “报恩固然应该,报仇好像更要紧。”
      公孙固一听,急了,这边火上墙了,你还想着去找别人报仇,你老狐不够意思啊。
      “舅舅,报仇的事情放一放,先救命吧。”公孙固一急,也叫舅舅了。
      “哈哈,不耽误啊。轸,你跟他们说说,咱们怎么报仇。”狐偃让先轸说,因为从先轸的表情里,他知道先轸已经明白了自己的计策。
      先轸也不客气,如此这般说了一遍,晋文公大声叫好,公孙固脸色轻松下来。
      狐偃有什么计策?
      晋军出征
      晋国大起三军,不是海陆空,而是上中下。
      四年扩军,晋国从两军扩充到了三军。
      大军出征,首先要确定领军人物。
      最高领导层机密会议。
      会议主持:晋文公。与会人员:狐偃,赵衰。
      会议主题:确定三军主帅人选。
      “_网老师,你担任中军主帅,怎样?”晋文公把中军主帅的位置留给了老师,为什么不给狐偃?太老了,老胳膊老腿,动心眼还可以,上战场打仗不能担当重任了。
      “不可,我不适合。郤毂是最合适的人选。他这个人,人品正,学识广,不贪功,他最合适。”赵衰谦让。为什么说这是谦让?因为按照晋国最新的法律,担任三军主帅和帅佐的六个人就是今后晋国的六卿。让出中军主帅,就等于让出了卿的位置。有意思的是,这个法律就是赵衰和狐偃一起制定的。别人制定法律都是有利于自己,赵衰却没有这么做。
      其实,赵衰还有一层意思没有说出来,那就是“海龟”太强势,把这个位置留给“土鳖”,有利于和谐。晋文公知道老师这个人从来不会假谦虚,他这样说一定有道理。所以,晋文公按照老师的提议,决定任命郤毂为中军帅,郤溱为中军佐。
      “舅舅,上军帅您就屈就吧?”第一个位置给了老师,第二个位置怎么说也该给舅舅了。
      “不行,你大舅在,我怎么能在他前面?”狐偃不干,因为哥哥狐毛还没分配呢。
      “那好,大舅舅为上军帅,舅舅您为上军佐。”晋文公这样分配,好像有点照顾亲戚的意思。不过狐偃都让了,别人应该也没话可说。
      “那老师,下军帅你凑合下吧?”晋文公心说怎么也要给老师弄个卿啊。
      “不好,栾枝比我慎重,先轸比我有谋略,胥臣比我见识广,在他们后面,我大概能排在第四位。”赵衰依然不接受,谦让吗?也说不上,因为赵衰的话都是实话,这三个人确实比他适合。
      那么,怎样评价赵衰最合适呢?无私。
      我们说,如果在诚实、谦虚和无私这三项品德中挑一个最难做到的,那就是无私了。
      赵衰,一个无私的人,还有比这更高的评价吗?没有,绝对没有。说到赵衰的无私,很容易令人想起鲍叔牙。
      于是,晋文公按照老师的建议,任命栾枝为下军帅,先轸为下军佐。
      三军指挥官确定,晋军准备开打。
      打谁?
      《第二部·秦晋恩怨》完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1963/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