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历史军事 > 说春秋之二·秦晋恩怨 > 第七十七章 污点证人
    越是担心的事情,就越是要发生。
      这一天,门卫来报,说是有人求见。
      “什么人?”晋文公问。
      “勃鞮。”门卫报告,晋文公一听,第一反应是赶紧跑,第二反应是现在不能跑。
      “不、不见。”晋文公还是紧张,说话有些结巴。他想了想,让人带了一段话给勃鞮,“当初骊姬让你杀我,给你两天时间,你一天就到了;后来到了北翟,惠公给你三天时间去杀我,你一天半就到了。虽然有君命,你也没理由这么恨我吧?当年割了我的衣袂,那件衣服我现在还保存着呢。你快走吧,趁我还不想杀你。”
      按理说,你从前追杀过人家,如今人家发达了,放过了你,你就赶紧逃命吧。可是,勃鞮不肯走。
      “看门的,你给我传话。”勃鞮又让看门的把话给传回来了。为什么看门的肯帮他传,因为看门的认识他,知道他是天下第一高手,得罪不起。那么,传的什么话?“我以为你已经懂得了怎样当最高领导人呢,看来我是瞎了眼,用不了多久,你又该流浪了。我当初卖命追杀你,是因为我对国君忠诚啊,这么一大忠臣,你竟然要赶我走。你当最高领导的,不该胸怀宽阔吗?管仲当年不也差点杀了齐桓公,人家桓公说什么了吗?你真是小气鬼,喝凉水。告诉你,你要是不见我,你会后悔的。”
      勃鞮的话,强硬、有道理,而且话中带话。
      “请进来。”晋文公就是这样的人,聪明,果断。
      勃鞮进来了,看见晋文公,深深鞠一躬。
      “勃鞮,你找我干什么?”晋文公问。
      “干什么?告密。”
      告密者勃鞮
      晋文公为了吕省和郤芮的事情而痛苦,殊不知吕省和郤芮也正为了晋文公和狐偃而痛苦。
      对于这老哥俩来说,他们没有理由不为自己的命运担忧。跟晋文公,毫无疑问他们结下了太多的梁子。即便晋文公发了誓放过他们,可是这年头,发誓还不如放个屁印象深刻。现在大权在人家手里,什藏书网么时候不高兴了,赏一包耗子药就够自己全家吃了。
      逃避现实,不是办法。
      “郤哥,还记得里克和丕郑的命运吗?”老哥俩聚在一起,商量对策,吕省问郤芮。
      “怎么不记得?那还是我一手操办的呢。我想起庆郑来了,我们的命运会不会跟他们一样?”郤芮反问,忧心忡忡。
      “那么,我们可以把未来的希望寄托在重耳的宽宏大量或者暴毙身亡上吗?”
      “兄弟,想想吧,当年主公杀人,基本都是咱们哥俩的主意。就算重耳放过咱们,狐偃这老狐狸恐怕也不会善罢甘休的。”
      “那怎么办?等死?”
      “等死不是我们的风格。”
      老哥俩商量来商量去,只有一个办法:先下手为强。
      其实,现在晋国的形势就像当初晋惠公刚回来时的形势,所不同的是,晋文公太仁慈而狐偃太注重信用,他们下不了手去杀吕省和郤芮。
      你们不杀他们,他们就杀你们,这就是规律。
      所以,晋惠公虽然坏,但不能全怪他。
      吕省和郤芮决定把勃鞮找来,在他们看来,勃鞮也是晋文公的仇人,他一定也有同样的忧虑和想法。
      “勃大侠,重耳回来,我们都没好日子过,我们决定杀了他,请你来一起想办法。”明人不说暗话,找来勃鞮,吕省直接就把意思说了。
      “太好了,我正想杀了他呢。可是,他身边有许多高手啊,怎么才能杀得了他?”果然,一拍即合,勃鞮的想法与吕省和郤芮一样。
      三个人开始头脑风暴,最后是郤芮想出了办法:“这样,咱们找个没有月亮的晚上,一把火烧了重耳的房子,他一定出来救火,那时候勃大侠趁乱杀了他,怎么样?”
      “好主意。”大家都说好,自然是个好主意。
      商量妥当,勃鞮告辞出来。勃鞮很高兴,真的高兴,原本都已经准备潜逃到国外,现在不用了,因为自己有立功的机会了。
      前文说过,发财的捷径有两条:出卖国家,或者出卖朋友。
      当然,勃鞮可以说是弃暗投明。
      可是,即便是弃暗投明,也是出卖朋友。
      平叛
      得到了勃鞮的告密,晋文公不禁倒吸一口凉气。
      “勃大侠,谢谢啊。刚才是我不好,不该鼠肚鸡肠。这样,你先退下,不要惊动他们,我找人来商量对策。”晋文公表达了谢意,打发走了勃鞮,这才令人立即请狐偃来。
      狐偃来到,晋文公把勃鞮来告密的事情说了一遍。
      “舅舅,好悬啊,幸亏有人告密。”晋文公说完,还有些心有余悸。
      “这是好事,这样的事越早来越好,再加上勃鞮弃暗投明,咱们可以一劳永逸,彻底解决问题了。”狐偃听了,不仅不吃惊,反而有些高兴。
      “那怎么办?找个借口把吕省和郤芮招来,就地处决如何?”晋文公问。
      “不好,咱们在外流落二十年,如今刚刚回来,很多人对我们充满怀疑。如果召他们来杀了,简单是简单,但是我们没有证据,倒成了滥杀无辜,徒然制造恐慌,而我们今后在历史上也就跟惠公的名声没什么两样了。”狐偃反对,而且很有道理。
      “那怎么办?”
      “我有办法。”
      “什么办法?”
      “先把栾枝和先轸叫来,你看我怎么布置任务。”
      狐偃总是有办法的藏书网,而且总是最稳妥的办法。
      二月的最后一天晚上,月黑风高。
      吕省和郤芮各自率领家兵,带上勃鞮,偷偷地来到了晋文公宫外,堆柴的堆柴,泼油的泼油,点火的点火,直接烧房。
      很快,火势四起,人哭鬼叫,晋文公宫里的男男女女都跑了出来。有救火的,有逃命的。
      吕省和郤芮躲在暗处观瞧,要看晋文公出来没有。看了半天,没看见晋文公,两人急了,干脆不等了,直接带着人就冲了进去,来到晋文公的卧室,发现里面空空荡荡,晋文公跑了。
      老哥俩急忙出来,原本还要再找,这时候,栾枝、先轸、魏犨等人已经率领人马来到,一边救火,一边包围现场。
      “有人纵火,兄弟们保护现场,天亮时清查。”先轸下令。这时有人报告:“报告,恰才有人看见吕省和郤芮在这里,八成是他们干的。”
      “先救火,然后再去搜捕他们。”先轸又下令。
      吕省和郤芮远远听见,只能自叹倒霉,晋文公没看见,反而自己被发现了。老哥俩商量,等到天明逃跑就来不及了,怎么办?现在就跑吧。于是,两人率领家兵,带着勃鞮,连夜开了城门,向西逃去。
      二月底啊,又是没有月亮的晚上,饥寒交迫,靠着火把逃命。逃到第二天中午,一行人到了黄河边上,按照两人的打算,索性就去秦国政治避难算了。
      可是,过河需要船啊,哪里有船?正在着急,河对岸有大船撑过来。船靠岸,上面下来几个人,为首的大家认识。谁?公孙枝。
      “哎,两位大夫,这是准备到哪里去?”公孙枝也看见了吕省和郤芮,打个招呼。
      “公孙大夫,实不相瞒,昨晚都城大火,估计晋侯十有八太大变化,就是老了一点。
      “你找我干什么?”晋文公问。看见竖头须,他还是有些恼火。
      “主公,我来帮您。”
      “帮我?帮我理财?”晋文公反问,语带讽刺。
      “不是。我知道现在人心不稳,特别是吕省和郤芮的残余都很担心自己的处境,我*网有办法消除大家的疑虑。”
      “什么办法?”晋文公问。现在他的语气不再像刚才那样带着轻视了。
      “现在地球人都知道我当年携款潜逃,您最恨的人就是我。如果您能让我给您驾车在城里走一走,大家的疑虑一定就会打消了。”竖头须这是什么办法?作秀啊。
      晋文公一听,好主意啊,忍不住对竖头须另眼相看了两眼。
      当下晋文公毫不迟疑,立即准备车马,让竖头须当司机,让勃鞮当戎右,就这么出去了。满城逛一趟,嘘寒问暖,体察民情。
      城里人一看,哇噻,这不是晋侯最恨的两个人吗?他们怎么给晋侯当司机当保镖了?晋侯连他们都这么信任了,何况别人呢?
      连着三天,晋文公作了三天秀。这下,地球人都知道了。
      所有人都放心了,晋国的紧张气氛大大缓解。
      没有霸主的器量,怎么能当霸主?
      有人说,晋文公不过是运气好碰上了勃鞮和竖头须。其实不然,如果不是对晋文公的度量有信心,他们会去自投罗网?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1963/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