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历史军事 > 说春秋之二·秦晋恩怨 > 第七十四章 晋国人在楚国
    第二天,重耳一行吃过早饭,准备上路。这时候,僖负羁又来了。来干什么?送行。
      对于曹共公来说,看了重耳的平胸之后,基本上也就算利用完了。如果重耳一伙人还不走的话,他就准备赶人了。如今重耳主动上路,算他们醒目。自然,曹共公是不会派人来送行的。
      那么,僖负羁为什么来?因为老婆让来的。
      “老公啊,我看重耳的手下都不是俗人哪,随便拿一个出来,都是将相的材料。依我看,将来重耳一定重回晋国,晋国一定强大。到那时候,就该跟大家秋后算账了,咱们曹国估计是第一个目标。俗话说:保不了国家,就保老婆孩子。你呀,去给他们送行吧。”僖负羁的老婆这样说。多好的老婆,多有眼力的老婆。
      “是、是,我这就去。”僖负羁一向听老婆的,他知道老婆比自己高明。也正因为如此,所有的外事活动都带上老婆。
      就这样,僖负羁来给重耳送行,带了一大盘熟食给重耳路上吃,还带了五对玉璧。
      重耳有些感动,说了些天涯处处有雷锋之类的话,把那一盘肉收下来给兄弟们路上吃,五对玉璧退给了僖负羁。
      僖负羁回到家里,向老婆汇报工作。
      “都收了吗?”老婆问。
      “都收了。”
      “胡说,把璧还给我。”
      “给重耳了。”
      “再不给,我搜身了。”
      僖负羁老老实实把璧拿出来还给老婆。
      “哼,跟我玩心眼?告诉你,老婆我从来没有看走眼过,重耳绝不会收你的璧。”老婆笑了,僖负羁也笑了。
      好客的宋襄公
      带着走光之后的郁闷心情,重耳离开了曹国。
      睢阳,宋国首都。
      尽管宋国算不上一流大国,但是在楚齐秦晋之外,宋国就算大国了。
      大国,通常有大国风范。
      宋襄公拖着病体,亲自设国宴为重耳一行接风洗尘。子鱼、公孙固等*网人作陪。
      国宴上,宾主双方进行了亲切友好的会谈。(此处略去套话废话二百五十字)
      基本上,宋襄公给了重耳诸侯的待遇,并且热情欢迎重耳留下来。
      “当初齐桓公给什么条件,我们就给什么条件。”宋襄公说。尽管学齐桓公当霸主的愿望落空了,宋襄公还是处处以齐桓公为表率,以霸主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
      战场上做不了霸主,我们就在外交上做霸主。
      其实,宋襄公的做法还是有道理的。
      一处庄园,比在齐国的庄园只大不小;三个老婆,比在齐国的老婆只小不大;二十辆马车,跟在齐国的时候看齐。
      打了败仗之后,宋国的女人多男人少,多给个老婆也算解决人口负担。宋襄公还想着给每个人都娶两个老婆呢。可是,马匹车辆损失严重,咬咬牙也只能给二十辆了。
      这下好,又有了安乐窝。
      子鱼的身体不好,喝了两杯酒,提前告退了。
      公孙固的对面坐着的是狐偃和先轸,三人聊得非常投机。说起泓之战,狐偃和先轸都赞同公孙固的看法。大家又聊一些作战和治国的话题,越聊越高兴,越聊公孙固越对两人刮目相看,最后他坚信,如果重耳可以回到晋国,那么晋国一定能够与楚国抗衡。
      当天,大家喝得高兴,大醉而*网归,重耳一行就住在国宾馆。
      第二天一大早,公孙固去找狐偃了。干什么?送行。
      为什么要送行?重耳一行不是有田有地有老婆了吗?难道宋襄公反悔了?
      宋襄公并没有反悔,实际上,他之所以热情接待重耳,一来是体现大国风范,二来也是看好他们的前景,希望今后重耳回国之后,晋国能够关照宋国。
      可是,公孙固想了一个晚上,到天亮的时候,他决定要赶走重耳。
      “狐哥,我有个想法,说出来你不要介意。”公孙固跟狐偃一见如故,说话也不遮掩。
      “老弟说。”
      “你们不能留在宋国。”
      “给个理由先。”
      “宋小国新困,不足以求入,更之大国。”(《史记》)公孙固的理由很简单,宋国实力不行,有心无力,将来帮不上忙,你们不如去个大国。
      “哪个大国?”
      “楚国。”
      “兄弟,好兄弟。”狐偃紧紧握住公孙固的手,真是个好兄弟。
      其实,不用公孙固提醒,狐偃也不会让重耳留在宋国,他知道必须去楚国。如今公孙固不仅说出来了,而且建议他们去宋国的敌国楚国,可见此人心胸多么坦荡。
      血浓于水靠不住
      一支车队,从宋国进入郑国。
      重耳接受了狐偃的意见,对宋襄公的慷慨赠予,车收下,老婆和庄园婉拒了。宋襄公又赠送了盘缠和食物,派公孙固送他们出宋国。
      “好人哪,真是好人哪。”离开宋国的时候,大家都对宋襄公心存感激。
      春秋时候这点好,即便两国是敌国,边境是开放的。
      荥阳,郑国首都。
      还是老一套,重耳派胥臣前去通报。这一次,找到了上卿叔詹。于是,叔詹去见郑文公。郑文公,郑厉公公子突的儿子,楚成王的妹夫,死心塌地投靠楚国,除了楚国,谁也不鸟。
      “主公,晋国公子重耳求见。”
      “重耳?不见。”郑文公拒绝。
      “主公,最好还是见见吧。一来,大家都是姬姓国家,五百年前是一家。二来,俗话说:同姓不藩。重耳老妈也姓姬,可是重耳活到现在好好的,不一般啊。三来,重耳手下都是能人,狐偃、赵衰、狐射姑放在哪里都是做上卿的材料。这么说吧,趁现在他们落魄,拉拢拉拢他们,今后有好处啊。”叔詹劝说。真是好眼力。
      “不见,就是不见。”郑文公就是不见,有楚国做后台了,还怕谁?
      “那,既然这样,那就杀了他们,免得今后来报复我们。”
      “切,怕他们?别逗了,还不知道他们死在哪里呢。”郑文公说完,自己先走了。
      叔詹没办法了。
      从卫国的宁速、曹国的僖负羁、宋国的公孙固,到郑国的叔詹。其实,到哪里都有人才,关键看你用不用而已。
      卫国、曹国、郑国,三个同姓国家,两个闭门羹,一个偷窥。反而是异姓国家宋国热情招待,重耳哭笑不得。
      看来,老爹狂灭同姓国家是有道理的,这年头血浓于水是靠不住的。
      什么是靠得住的?什么都靠不住。
      重耳一行离开郑国,前往此行的目的地——楚国。
      楚国人会欢迎他们吗?每个人心里都没有把握,都在打鼓。从情理上说,楚国人没有欢迎他们的理由。首先,他们是晋国人,晋国是北方大国,楚国迟早要面对的敌人。其次,他们从齐国和宋国来,而这两个国家都是楚国的敌人。
      “舅舅,楚王会欢迎我们吗?”快进入楚国的时候,重耳问狐偃。
      “当然。”
      “为什么?”重耳急切地想知道。
      “因为他需要朋友。整个天下,他没有朋友,要么是敌人,要么是马仔。”
      “可是,如果有朝一日我们回到晋国,一定会是他的对手。”重耳觉得狐偃说得有道理,可是这个道理很容易就变成没有道理。
      “对了,楚王还需要对手。齐桓公死后,天下已经没有楚国的对手。就像武林高手,没有对手是很痛苦的,因此他也需要对手。”
      “可是,楚王很没有诚信,他会不会像对付宋公一样对付我们?”重耳觉得狐偃说得确实有道理,可是,他还是担心。
      “不会,楚王是个英雄,英雄爱英雄。宋公这个人假仁假义,楚王偏要戏弄他而已。以楚国的力量,难道还要用那样的办法对付宋国吗?”
      “舅舅,你这么说,我放心了。”重耳说。其实,他还是不放心。
      重耳不知道,狐偃其实也不放心。说是那么说,心里还是在打鼓。
      来到楚国
      阳光明媚,为什么还是阳光明媚?
      齐国和宋国都是阳光明媚,楚国为什么不可以阳光明媚?
      进入楚国,迎面一支楚国军队。
      “前面来的可是晋国公子重耳?”为首的楚国军官大声问道。
      “正是。”重耳亲自回话。
      “奉大王之命,在此专候。”
      要说人家楚国那真是没得说,重耳在各国的一举一动都已经被掌握得一清二楚。重耳还没有到楚国,楚国就已经派人来接了。
      好事?坏事?
      没人知道,事到如今,龙潭虎穴也只能闯了。
      楚成王,十岁登基,到成王三十五年,已经四十五岁。在令尹子文的辅佐下,领导楚国从强大走向更强大。
      灭弦、灭英,伐郑、许、随、黄、徐、宋,成王这些年里不仅在扩张,而且在与中原国家的战争中占尽上风。郑国第一个投诚,自愿称臣,连鲁国这样的国家都老老实实前来进贡。
      不过,成王的成就感并不是很强,因为说来说去,楚国还是个南蛮子,天下诸侯对他们是害怕而不是心悦诚服。
      所以,成王决定体现一些大国风范出来,也搞搞主旋律的东西。他也热情接待全世界的来宾,包括把齐桓公的七个儿子一口气都任命为上大夫;他还放下架子参加一些中原诸侯的活动,包括宋国第一次的宋楚齐三国峰会。
      可是,他还是很郁闷,他还是觉得自己并没有融入主流社会中。与此同时,他还有一种寂寞的感觉,放眼天下,没有敌手的感觉是很不爽的。
      正因为如此,当他知道公子重耳要来了,他很高兴,因为他知道重耳和他的团队具有很高的声望。
      “或许,重耳就是我在等待的朋友,或者对手。”成王想。正因为如此,他决定给重耳一个朋友的礼遇。
      朋友聚会
      郢,楚国首都。
      楚国举行建国以来最隆重的国宴。为什么这样说?因为国宴按照周礼举行。对于南蛮楚国来说,这等于是纡尊降贵。即便是前段时间郑文公前来,也没有享受到这样的待遇。那么,这次是谁来?谁有这么大的面子?齐孝公?还是鲁僖公?
      当人们知道这个场面是为晋国的落魄公子重耳准备的时候,人们感到惊讶和不理解。
      好在楚成王不用去管别人理不理解。
      问题是,重耳感到有些恐惧。
      “怎么办?太隆重了,我不敢去啊。”重耳真是有些害怕,他怕自己举止不当,反而招致祸患。
      “公子,想想看,我们流亡这么长时间,小国都不鸟我们,何况大国?如今楚王这样看得起,那没有别的解释,一定是天意了。所以,别怕,不要辞让。”老师赵衰给重耳壮胆。赵衰通常很少发表意见,看重耳怕得太厉害,忍不住安慰。
      “可是,可是,我、我、我怕我不知道怎么说话啊。”重耳还是怕,大道理好说,具体技术可就不好掌握了。
      “公子,我不是说过了嘛,楚王缺朋友,还缺对手,你呢,放开点,把楚王当大哥就行。哎,对了,想什么就说什么,就跟平时跟兄弟们在一起一样。简单说吧,就是做回你自己。”狐偃老到,到现在,他知道自己当初的分析都是正确的。
      “好,做回我自己。”重耳咬牙,赶鸭子上架也要上了。
      需要注明的是,以此次国宴为标志,楚国等于宣布自己的文化重新归属于华夏文化。
      “我们不再是南蛮。”楚成王以实际行动宣布楚国强势进入国际主流社会,从此以后,南蛮不再指楚国,而是指楚国以南。
      楚成王国宴宴请公子重耳一行,楚国自令尹子文以下,基本上政治局委员一级的全数参加。重耳这边,除了跟班的小吏之外,十几个心腹兄弟也都参加。
      按周礼该怎样宴请客人呢?史书没有记载。那么,重耳享受的是什么规格的待遇呢?《史记》的说法是“适诸侯礼待之”,《国语》则是“天子即周王享受九鼎的待遇——第一鼎用以盛牛肉,叫太牢,以下为羊肉、猪肉、鱼肉、肉脯、肠胃、肤、鲜鱼、鲜腊。诸侯七鼎——即少了鲜鱼和鲜腊这两个菜就只有七个鼎。卿大夫第一鼎盛的是羊肉,叫少牢,以下有猪肉、鱼肉、肉脯、肠胃,这样就只享有五个鼎。士只有可怜的三个鼎的待遇,即猪肉、鱼肉、鲜腊。
      所以,重耳受到的是王的待遇,与楚成王平起平坐。
      受宠若惊,对于流亡在外的公子重耳来说,只能用受宠若惊来形容了,如果这个时候感激涕零,表达忠心,那将是顺理成章的事情。
      可是,重耳没有。他始终记得狐偃的那句话:做回你自己。
      重耳坦然自若,举止得当,言辞之间既表示感谢和敬重,又不卑躬屈膝。
      晋国人看得发呆,他们没有想到重耳发挥得这么出色。狐偃暗暗在笑,心说小兔崽子还真沉得住气。
      楚国人也看得发呆,想不到这个晋国公子如此沉稳大气,面对楚王应对裕如,不卑不亢。子文暗暗赞叹,心说没见过这样的人,太牛了。成得臣一脸阴沉,他知道,对面的这帮晋国人才是楚国真正的对手。
      酒酣饭饱,大家都放开了腮帮子,喝得高兴,聊得也高兴。楚成王的心情只能用无限好来形容,他太喜欢重耳了,太喜欢对面这帮晋国人了。多少年了,也没有过这种朋友在一起放开了聊天的感觉。
      喝着喝着,楚成王突然想起一个好玩的问题来。
      “公子,如果有一天你回到晋国,成了国君,你会怎样报答我?”楚成王笑着问。问题一出,全场默然。
      这是一个无比刁钻的问题,就像女朋友问你她和你妈同时掉河里你先救谁一样。怎样回答?没有标准答案。每个人都盯着重耳,整个晚上他的表现堪称完美,而这个问题回答不好,整个晚上的表现都要泡汤。
      晋国人都很紧张,而楚国人都幸灾乐祸,等着看笑话。
      重耳不慌不忙,站起来作个揖,坦然说道:“大王的厚爱,俺铭记在心。金银财宝、俊男美女、山珍海味、丝绸桑麻,所有这些好东西吧,大王这里都数不胜数了,晋国那点东西,都是大王不要的甩货,想来想去,实在没什么能报答大王的。”
      得,说来说去,等于没说。
      楚国人都不高兴了,这不是个吃白食的晋国大忽悠吗?
      楚成王也不藏书网满意,他一定要重耳回答这个问题,所以接着问:“不行,你一定要有报答我的。”
      现在,这是一个不得不回答的问题。
      国宴上,气氛已经非常紧张。
      重耳笑了笑,侧脸去看狐偃,狐偃对他笑笑,点点头,意思是:想什么就说什么。
      “大王,如果托大王的福能够回到晋国,将来不幸有一天楚国和晋国在中原交兵,我会避王三舍。如果大王还不罢休,那么只好手持弓箭,和大王决一死战了。”重耳话音刚落,四座哗然。
      什么叫“避王三舍”?春秋时一舍为三十里,这句话就是我会后退九十里避让你。
      “退避三舍”这个成语,就来自这里。
      楚国人愤怒了,大王这样对你,你竟然说今后要与楚国交战,吃了豹子胆了。
      晋国人畏惧了,这不是自己跟自己过不去吗?先轸、魏犨等人已经手按剑柄,随时准备保护重耳。
      整个国宴大厅,只有三个人面色坦然。哪三个人?楚成王、重耳、狐偃。
      “小兔崽子,真敢说。”狐偃暗中得意。
      楚成王还没有说话,旁边一个人已经腾地站了起来。
      “大王,我们掏心肝子对他们,重耳反而狗咬姜太公(那时还没有吕洞宾,只好姜太公代劳),出言不逊,大王,杀了他们。”成得臣提剑而起,他早就想杀了晋国人,总算有借口了。
      “嗳,怎么说话?公子言谈得体,恭敬有礼,坦诚直率,充满自信,有什么错?这样的人我们要是杀了,天下人都会耻笑我们的。你坐下。”楚成王对成得臣有些恼火,太小心眼了。
      成得臣讨个没趣,坐了下来。
      “公子,来,干一杯,你要说话算数啊,哈哈哈哈。”楚成王大笑,他高兴。
      全场大笑,不同的是,晋国人是开怀大笑,楚国人是皮笑肉不笑。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1963/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