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历史军事 > 说春秋之二·秦晋恩怨 > 第七十章 宋襄公争霸
    仁义是个什么东西?
      仁义是坏东西吗?仁义是好东西吗?仁义可以用来称霸吗?
      宋襄公在思考一个问题,为什么当初齐桓公和管仲把公子昭托付给了自己,而不是别人。是因为宋国强大?不是。是因为宋国亲近?也不是。那么他们为什么那么有眼力?想来想去,结论是:因为他们知道我仁义,仁义无敌啊。
      宋襄公在思考另一个问题,为什么面对强大的齐国,我的军队兵不血刃就解决了问题呢?这说明了什么?想来想去,结论是:战争并不取决于实力,取决于仁义,仁义无敌啊。
      宋襄公还在思考又一个问题,综观天下,谁最仁义?想来想去,好像没有人比自己更仁义。他搞了一个仁义排行榜,发现如果自己排在第二位的话,还真找不到能排第一的。
      既然我是天下最仁义的,为什么我不能称霸呢?我一定能。
      仁义无敌啊。
      地区盟会
      “仁者无敌啊。”宋襄公说。他一直在说,从齐国一直说到了宋国。
      子鱼一直没有说话,他知道“仁者无敌”都是胡说八道,要不是他和高虎的反间计,还不知道现在在哪里吃饭呢。
      “你看看,我们是正义之师,不用动手,敌人就崩溃了。邪不压正,正义必胜,此之谓也。”宋襄公没完没了。
      子鱼还是没有说话,宋襄公虽然想法荒谬,但是人还是个好人,譬如这一次,他就没有向齐国要任何报酬。仁义嘛,不是利益。
      “仁义,可以战胜敌人,也可以团结人民。凭着仁义,我们可以治理好国家,可以帮助友邦,还可以称霸天下。”宋襄公说到这里,突然好像感悟到了什么。“对了,如今齐国不行了,可是,齐桓公的事业不能荒废啊。我们为什么不能号令天下,做天下的盟主呢?”
      子鱼一听,这回不能不说话了。
      “主公,咱们凭什么称霸天下啊?”子鱼问。
      “凭什么?凭仁义,仁义无敌啊,哈哈哈哈。”宋襄公大笑起来,把称霸的想法告诉了子鱼,他以为子鱼一定会很兴奋,这下可以成为管仲第二和齐桓公第二了。
      可是出乎他的意料,子鱼非但没有兴奋,反而反对。
      “主公啊,我看,还是省省吧。一来,咱们实力不行。二来,风水轮流转,老天爷厌弃商朝已经很久了,咱们再怎么折腾也没用。”子鱼的意思,其实第一条就够了,可是他知道第一条根本没有办法说服襄公,所以临时加了第二条。
      “子鱼啊,仁义无敌啊。齐国咱们都能搞定,还有哪个国家搞不定的?”宋襄公对子鱼的回答有些失望,看来,自己必须把管仲和齐桓公的角色一肩挑了。“不行,我现在就要召开联合国大会,重新选举盟主。”
      子鱼原本就准备不说话了,听宋襄公这么一说,不说也不行了,他急忙阻止宋襄公道:“主公,就算你想当盟主,这样也太快了。当初齐桓公也不敢一开始就召开联合国大会啊,依我看,保险起见,先召开一个地区盟会,把周边的几个小国家招来开个会,热热身也好啊。”
      “好主意,就这样了。到时候杀鸡给猴看,先把东夷搞定。”宋襄公高兴了,子鱼的主意不错。
      宋襄公掰指头算了算,周边国家中,西面是郑国、南面是楚国、北面是鲁国,没一个好对付的。相对来说,东面的东夷算是一堆杂碎国家,先搞定这帮国家,也算是开门红了。
      按宋襄公的方案,首次地区联盟邀请了曹国、邾国、滕国和鄫(音曾)国四个国家,其中,只有曹国勉强算个中等诸侯,其余三个也就相当于大地主。顺便一提的是,这四个国家分别就是曹姓、朱姓、滕姓和曾姓的起源,其中,曹为伯爵,始祖为周武王弟弟振铎,出于姬姓;滕为侯爵,始祖为周武王弟弟绣;邾国为子爵,出于上古曹姓,后代分别姓朱和姓曹;鄫国为子爵,大禹后裔,出于姒姓。
      初次盟会,宋襄公把地点放在了邾国。
      到了会期,宋襄公提前两天赶到。邾国国君简称邾子,邾子知道惹不起宋国,没办法,准备了好吃好喝的,赔着笑脸。宋襄公挺高兴,也很平易近人,跟邾子聊得也很开心。
      可是很快,宋襄公就不开心了。为什么?因为会期到了,可是该来的一个也没有来。
      “咦,胆儿肥了,不把公社社长当国家干部了?”宋襄公非常恼火,很没面子。
      过了一天,滕国国君滕文公到了。
      “你怎么来晚了?”宋襄公问。
      “我,我老婆临产,晚了一天,嘿嘿。”滕文公小心解释。其实他老婆没临产,压根儿是他不愿意来。
      “临产?还难产呢。找个房子,关起来再说。”宋襄公也没客气,找了一间小房间,直接把滕文公给拘留了。
      邾子一看,吓个半死,也不敢给滕文公求情。
      又过一天,鄫国国君鄫子来了。
      “你怎么来晚了?”
      “我,我……”鄫子话还没说完,宋襄公打断了他,“我什么我?故意迟到,你这不是败盟吗?啊,关起来。”
      就这样,鄫子也给关起来了。
      总共约了四个诸侯,现在关起来两个。
      曹共公磨蹭了几天,原本准备来,听说那哥俩都进去了,他还敢来?他不来了,把鄫子给坑了。
      又过了两天,曹共公还没有来,宋襄公这火就大了。原本打算曹共公来了,给他们几个开个会,然后各罚做几个俯卧撑,大家把宋襄公选成盟主,也就行了,也就算是圆满成功,无与伦比之类。可是,现在曹共公都不来了,宋襄公感觉自己好像是一头老虎领着三条狗在逛悠,丢人哪。
      怎么办?宋襄公想了半夜,最后一拍大腿。
      “杀人。不杀鸡,怎么能吓住猴?要是这次就这么草草收场了,今后还怎么混?”宋襄公这个时候也不去想什么仁义不仁义了,为了称霸,什么http://都能干。问题是,杀谁?
      假仁假义
      “老邾,我听说睢水有河神,东夷人很信这个,这样,你把鄫子给宰了,洗干净烹熟了拿去祭神。”第二天开会,原来的五国盟会成了二国会谈,宋襄公连客套话也省了,上来就给邾子布置任务。
      邾子一听,宋襄公竟然要用活人祭神,而且人家鄫子虽然爵位低,好歹也是个诸侯啊。邾子当时就傻眼了,看见宋襄公正在气头上,也不敢劝。
      为什么宋襄公要杀鄫子而不杀滕文公呢?这里有个讲究,鄫子是个子爵,爵位低而且满天下没什么拿得出手的亲戚。而滕文公是个侯爵,又是姬姓,万一杀了他,很容易惹恼王室和姬姓国家,到时候吃不了兜着走。
      说白了四个字:欺软怕硬。
      邾子不敢说话,可是子鱼不能不说。
      “主公,为什么要杀鄫子?”子鱼问。他知道襄公很没面子,可是没面子也不能乱杀人啊。
      “他迟到。”
      “迟到就杀?”
      “不错,当年大禹在会稽山召开群神大会,防风氏迟到,大禹就杀了他。可见,迟到是很重的罪,该杀。”宋襄公把当年大禹杀防风氏的典故拿出来说。别说,在这里用大禹的故事挺黑色幽默,当年别人迟到被大禹杀,如今大禹的后代因为迟到被别人杀。
      “可是,那是大禹啊。当今天下,能够杀戮诸侯的只有周王和齐侯啊。”子鱼据理力争。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当年召公曾经授权姜太公讨伐诸侯。
      “没错,当年是齐侯,可是现在齐国衰落了,轮到我们了。”宋襄公的话也不是没有一点道理,不过总体上还是强词夺理。
      “那么,同是迟到,为什么杀鄫子不杀滕侯?”子鱼也急了,他知道这个问题不应该问,可是没办法了,也只能问。
      “这,”宋襄公沉吟了片刻,这确实是个比较难回答的问题,不过,随着他的眼前一亮,他找到了最佳答案,“因为鄫子迟到两天,滕侯只迟到一天。杀鄫子是为了体现我们的威严,放过滕侯是证明我们的仁义,啊,仁义,仁义无敌啊。”
      绕来绕去,又回到了仁义这个主旋律。
      子鱼彻底没电了,只要说到仁义,他知道自己就没什么话说了。
      “去你妈的仁义,假仁假义还差不多。”子鱼心里骂了一句,可是不敢说出来。
      就这样,因为迟到两天,鄫子被杀了祭神。
      据《左传》:“宋人执滕宣公。夏,宋公使邾文公用鄫子于次睢之社,欲以属东夷。司马子鱼曰:‘古者六畜不相为用,小事不用大牲,而况敢用人乎?祭祀以为人也。民,神之主也。用人,其谁飨之?齐桓公存三亡国以属诸侯,义士犹曰薄德。今一会而虐二国之君,又用诸淫昏之鬼,将以求霸,不亦难乎?得死为幸!’”
      子鱼说的是什么意思?翻译成现代话是这样的:古时候六种牲畜不能随意用来祭祀,小的祭祀不杀大牲口,何况敢于用人作牺牲呢?祭祀是为了人。百姓,是神的主人。杀人祭祀,有什么神来享用?齐桓公恢复了三个被灭亡的国家以使诸侯归附,义士还说他薄德,现在一次会盟而冒犯两个国家的国君,又用来祭祀邪恶昏乱的鬼神,用这种手段来求取霸业,不是做梦吗?宋襄公能得以善终就算幸运了。
      有人会说,这段话为什么上面的对话没有?天,这样的话子鱼敢当着宋襄公说?那不是马上就被“仁义”掉了?
      仁义真的无敌
      “仁义”掉鄫子之后,宋襄公还是觉得不解恨,他决定要讨伐曹国。说来说去,最可恨的其实还是曹国。
      子鱼一看,这越来越不像话了,没事打人家干什么?于是,子鱼又来劝告了。
      “当年崇国政治昏暗,文王出兵讨伐,打了三十天,崇国不投降。于是文王退兵回国,修明教化,再去攻打,大军一到,崇国就投降了。《诗》说:‘在老婆面前作出示范,兄弟们就会注重修养,以此来治理一家一国。’现在主公的德行恐怕还有所欠缺,而以此攻打曹国,能把它怎么样?何不姑且退回去自己检查一下德行,等到没有欠缺了再采取行动。”子鱼说得很委婉,意思是文王也要自我批评的,老大您也考虑考虑吧。
      “嗳,我们可是仁义之师,打不下曹国?”宋襄公的大帽子立即就出来了。
      “主公啊,当年齐桓公称霸天下,人家也不是动不动就出兵啊。”子鱼这次是决心要劝住宋襄公,面对大帽子,也迎难而上了。
      “你说对了,当年咱们先君从盟会逃回来,齐桓公不也出兵打咱们了?你不说也就算了,你这么说了,我还非打曹国不可。”宋襄公还逮住理了,又把子鱼给噎回去了。
      子鱼叹口气,没办法,人家仁义无敌啊。
      战车三百乘,宋国派大将公子荡讨伐曹国,罪名是什么?没有罪名。
      曹共公急忙召集最高常委会讨论局势,与通常一样,又是分成了主降和主战两派,一番论战之后,大夫僖负羁说话了。别看名字念起来有点别扭,可是这人是真正的人才。
      “主公,鄫子迟到两天,就给做成红烧肉了,您要是投降了,大概就七喜丸子了。其实,怕他们干什么?宋国打了这么多年仗,谁听说他们打过胜仗?咱们一面守城,一面派人去齐国和楚国求救,万无一失。”僖负羁话不多,句句都在点子上。
      其实,听到“七喜丸子”的时候,曹共公就已经下定决心要抵抗了。后面的话,则是让他宽心了许多。
      当下,曹共公立即派遣特使前往齐国和楚国求救,派僖负羁负责城防,抵抗宋国。
      事情的进展都在僖负羁的意料之中,宋军人多车多,可是打仗的水平确实不敢恭维。公子荡用了一个月的时间,愣是没有攻进曹国都城半步。
      宋襄公有点恼火,想要增兵,可是想想,打一个小小的曹国就要增兵,今后谁还服你?可是,不增兵吧,公子荡又拿不下来。
      正在犹豫,齐国使者来了。来干什么?
      春秋时期,有两个特点需要在这里特别说明一下。
      第一,但凡逃亡海外的,也就是政治避难的,通常都会得到庇护和欢迎。到现在为止,除了前面那个杀了国君之后逃命的南宫长万之外,还真没听说过谁被遣返的。在这一点上,春秋人很仗义,很江湖。
      第二,大凡被侵略的国家,只要求援,通常都能得到援助。在这一点上,春秋人也很仗义,很江湖。
      曹国前往齐国求援,齐孝公有些为难,换了往日,直接起兵来援了。可是他不好意思打宋国,毕竟宋襄公于他有恩。怎么办?派人前来讲情。
      齐国使者就是来讲情的。
      宋襄公有点犹豫,齐国的面子多少还是要给一些的,可是,又不甘心就这样放过曹国。
      “你先歇歇,我考虑一下。”宋襄公把齐国使者打发去国宾馆了。
      齐国使者刚走,有人来报,说是楚国使者来了。来干什么?
      楚国接到曹国求援之后,原本也想出兵,不过想想,宋国跟齐国关系好,轻易还是不要得罪。怎么办?楚国也派使者来为曹国求情。
      这下,宋襄公不犹豫了。
      “好,看在贵国的面子上,放曹国一马。”宋襄公竟然爽快地答应了。
      为什么现在这么爽快?怕楚国?
      怕楚国只是原因之二,原因之一呢?后面再说。
      “子鱼啊,你看,我也学习文王,三十天打不下来,撤军。”宋襄公很得意地对子鱼说。
      “知错能改,善莫大焉。”子鱼挺高兴,忍不住也拍了一下马屁。
      就这样,宋军撤了。
      “看你们牛逼,这下傻眼了吧?”曹共公高兴了,觉得宋国也不过就是如此。
      “主公,千万不可如此大意。宋大曹小,咱们还是小心为上。既然他们已经撤了,咱们主_网动去修复关系,给他们个台阶,咱们才能过上安稳日子。”僖负羁赶紧提醒。
      于是,宋军前脚回到睢阳,曹国的使者后脚也就到了。
      “宋公,我们错了。您大人大量,主动撤军,我们不能给脸不要脸,我们认错行吗?恢复业已存在的传统友谊行不?下次再开盟会,我们再也不敢缺席了,我们第一个到行不?”曹国使者专拣好听的说,反正说好话不用上税。
      宋襄公高兴坏了,这不是很有面子吗?
      “子鱼,你看看,什么叫仁义无敌?啊?”宋襄公说。似乎这又是仁义的胜利。
      “是、是,仁义无敌,仁义无敌。”
      从此,宋国和曹国又恢复了友好关系。
      第二年,宋襄公决定召集诸侯盟会。不是地区盟会,而是天下诸侯盟会。
      “主公,不行啊。小国争盟,祸也。”(《史记》)子鱼赶紧来劝,他认为小国想要争夺盟主,那是没病找病,就像疯狗要争夺百兽之王,那不是找死吗?
      “哎,怎么这么说?全天下除了周王,爵位最高的就是咱们了,咱们怎么是小国?照你这么说,王室的地盘更小,也是小国?切。”别说,宋襄公说得还是有些道理。无奈,这年头爵位没有实力好使。
      “好,算主公说得有理。可是,咱们哪有那样的号召力?”子鱼提出一个技术问题,试图让宋襄公知难而退。
      “这个简单,现在天下基本上分成两个阵营:齐国一边,楚国一边。齐国这边的委托齐国帮着召集,楚国这边的委托楚国帮着召集。我知道你要问他们为什么肯帮我们,告诉你吧,齐国欠我们人情,楚国也欠我们人情。欠什么人情?上次我们答应他们从曹国撤军,就是给他们面子,这次,他们该还给咱们面子了。”宋襄公什么都想好了,当初答应楚国的求情,把伏笔埋在这里了。
      基本上,这算是最早版本的狐假虎威了,尽管“狐假虎威”这个成语在此后才产生。
      子鱼叹了一口气,他知道,宋襄公走火入魔了。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1963/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