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历史军事 > 说春秋之二·秦晋恩怨 > 第六十九章 仁义无敌
    世事变幻,不可预料。
      公子昭逃到了宋国,宋襄公热情款待。还问:“老爷子好吗?”
      公子昭当时就哭了,把父亲如何被关在后宫活活饿死到自己如何险些被杀,添油加醋说了一遍。
      “没天理了,没天理了。”宋襄公立马表示同情,之后安慰公子昭,“兄弟,你也别急,节哀顺变吧。你在这里安心住着,我们再打听打听消息,实在不行,我宋国出兵,送你回去继位。”
      宋襄公,贤人哪。贤到什么程度?基本上,商朝的传统美德都在他身上得到了体现。
      够意思的宋襄公
      两个月后,公子无亏继位的消息传来了。于是,宋襄公决定召开紧急会议,就齐国目前的局势进行商讨。
      “各位爱卿,当年,齐桓公和管仲在世的时候,曾经把公子昭托付给我,这别人不知道。如今,公子昭被赶出来,公子无亏篡夺大位。我决定,宋国出兵讨伐逆贼无亏。”宋襄公上来,先把决议给出了,然后让大家讨论。
      决议都出了,别人还有什么好讲?所以,大家都没话可说,只有上卿目夷发言。目夷是谁?襄公的哥哥。当初襄公要让位给哥哥,目夷死活不干。如今襄公做了国君,目夷就做了上卿。目夷,字子鱼,所以又叫子鱼。记住子鱼这个名字,后面孔子会经常提起他。
      “主公啊,我看,就算了吧。咱们宋国说大不大,说小不小,也就是个中等国家。大国的事情,咱们管不起啊。”子鱼说了。
      “嗳,大哥,话不能这么说。你想,当初答应了人家的托付,如今不去完成,那是不诚信;人家大老远的来,不送人家回去,那是不仁;公子无亏篡夺大位,不把他赶下台而扶立公子昭,那是不义。不仁不义不讲信用,那怎么行?”宋襄公振振有词。
      “话是这么说,可是做事要靠实力,我们宋国怎么能够打得过齐国呢?”
      “仁者无敌,正义必胜。我们是仁义之师,难道干不过邪恶势力?切!”宋襄公还是振振有词。
      子鱼没话说了,这些大道理大得你都没办法反驳。
      宋襄公于是广发英雄帖,请周边的国家共同讨伐公子无亏。
      郑国不愿意掺和,拒绝出兵;鲁国从心底里希望齐国乱下去,因此也拒绝出兵。弄了半天,只有卫国和曹国响应。曹国是挨着宋国,惹不起,只好响应。卫国是因为感激齐桓公当年的帮助,这个时候愿意帮助齐国。
      “唉,这年头,人心不古,深明大义、见义勇为的不多啊。”宋襄公感慨了一遍,点兵出征,亲自率领宋国大军北上,沿途捎带上曹国和卫国的军队,算是三国联军。
      此时已经是第二年的二月。
      公子无亏
      费了-网们。可是,这个时候还有谁愿意打仗?
      紧急会议,公子无亏召开第一次紧急会议。
      很没面子的事情是,来的都是没用的,有用的一个也没有来。基本上,会还没开,就散会了,因为没用的看见有用的都没有来,一个个自觉地走了。
      “看来,我们只能靠自己了。”公子无亏说。他到现在也没有弄明白,为什么大家都不服自己这个国君。
      炒菜的和端尿盆的你看我,我看你,看了半天,最后炒菜的说话了:“老貂,你不是跟先主公出征过吗?打楚国的时候还当过先锋,这样,你亲自率领人马去迎敌吧,我在这里保护主公。”
      “别介,我什么德行,牙哥你还不知道?你说干我们这行的,有什么真本事?还是你出马吧。”竖貂哪里敢去?齐国的太监可比不了晋国的太监。
      两人谁也不肯去,争了半天,无亏听着烦啊,一拍桌子:“别争了,抽签。”
      抽签结果,易牙出征,竖貂保护无亏。
      易牙这个不愿意,可是也没办法,咬着牙点兵出城了。竖貂高兴啊,以为自己抽到了上签。
      无亏死了
      易牙领兵前脚出城门,后脚城里就开始行动了。什么行动?杀人行动。
      别以为大家都在看热闹或者睡大觉,大家都磨刀呢。磨刀,不是为了抗击宋国来犯,而是要杀了无亏。满城的人,除了无亏的老妈之外,没有人不恨他。
      看见易牙率军出城,城里那三家公子的人马就杀向朝廷了,到了一看,都吓了一跳。为什么?只看见大街上到处是人,拿刀的拿棍的拿斧头的,高家的国家的管家的鲍家的东郭家的,总之,基本上是个人就要去砍无亏。
      暴动啊,人民起义了。
      后面省略一万八千字,用《左传》上的一句话概括:“三月,齐人杀无亏。”
      易牙的部队还没有开到前线,就听说城里把无亏给杀了。这下也别打仗了,大家欢呼一声,各自回家了。
      易牙一看,悲喜交加,悲的是自己辛苦经营这么多年,这么快就泡汤了;喜的是抽签抽到了下签,这才保住一条命,抽到上签的竖貂想来已经被剁成肉酱了。
      没办法,人家都跑回家了,易牙不能回家啊,索性一口气跑到了楚国,投靠公子雍去了。
      公子雍非常欢迎易牙,因为他喜欢易牙炒的菜。
      由此可见,自古以来,掌握一门手艺是多么重要啊。
      宋襄公的队伍进入齐国不远,就听说齐国人已经杀了无亏。
      “看见没有,这就是正义的力量。我们仁义之师可以感化人民,不用我们动手,敌人就已经土崩瓦解了。”宋襄公很得意,对子鱼说。
      子鱼没话说了,瞎猫碰上死耗子,人家却非要说这是仁义的胜利,有什么办法?
      正在这时,齐国大夫高虎来了。高虎来干什么?迎接公子昭回国继位。
      高虎首先表达了对宋襄公的感谢,随后表示,齐国政府有能力处理好自己的内部事务,因此,就不麻烦宋国军队继续为公子昭送行了。
      宋襄公是个实在人,见高虎亲自来迎接公子昭,想来不会有什么问题了。既然人家齐国不愿意宋国军队深入,那自己就撤军吧。
      就这样,宋襄公把公子昭交给了高虎,撤军回国了。
      宋襄公真的很够意思
      又没有费多大力气,又完成了齐桓公和管仲的嘱托,又得到了好名声,宋襄公觉得自己这件事情处理得十分完美。
      “你看,好在当初没听你的。”回国一个多月了,宋襄公还时不时要在子鱼面前自我表扬。子鱼笑笑,每次他都无话可说。
      这个时候,有人来报:“报告主公,公子昭来了。”
      “公子昭?这么快就来国事访问了?怎么不先通报一下?”宋襄公觉得奇怪。
      “恐怕不是国事访问,是逃回来的吧。”子鱼说。
      公子昭是逃回来的。
      原来,尽管国高两家支持公子昭,可是那兄弟三个不干,他们把无亏的人马收编后,整天嚷嚷着要废了公子昭。
      公子昭虽然当上了国君,可是整天提心吊胆,随时准备逃命。熬了一个月,熬出神经衰弱来了,闭上眼睛就是被杀。最后实在熬不住了,拉上高虎,偷偷跑到宋国来了。
      “宋哥,救人救到底啊。”公子昭红着眼睛就来了,看上去好像哭过似的,其实是熬夜熬的。
      “兄弟,别急,大哥给你做主。”宋襄公连犹豫都没犹豫,直接答应了。
      子鱼没说话,他知道说也没用。
      这一次,宋襄公甚至没有再邀请盟国,而是决定仅仅靠自己的军队来解决问题。
      宋军浩浩荡荡,挺进齐国。
      宋襄公自信满满,公子昭感激不尽。可是,有两个人在担心。谁?子鱼和高虎。
      子鱼知道宋军的实力,宋军打仗历来不行,连鲁国、郑国这样的军队都干不过,怎么和齐国军队抗衡呢?高虎原本不知道宋军的实力,可是大军一出,高虎就看出来了,这支军队的战斗力实在无法恭维。
      “子鱼,我担心啊。”高虎找到子鱼,直截了当把自己的忧虑说了出来。
      “老高,我也担心啊。”
      两人一聊,意见高度一致,可是眼前大军已发,骑虎难下。这仗打也得打,不打也得打,可是只要打,宋军就一定不是对手。
      怎么办?两个人挠破了头皮,最后是子鱼一拍脑袋:“有了。”
      “有了?”
      “只要打,宋军必败。所以,不能打。”子鱼说。*网
      “不能打?撤军?”高虎一瞪眼,心说你这算什么主意?
      “不撤军。”
      “不撤军,怎么能不打?”
      “老高,你想想,齐国的三个公子现在是亦敌亦友,逼急了,他们就联合在一起;不逼他们,他们就互相猜疑,互相提防,最后互相残杀。这样,这边宋军缓慢推进,另一边,你火速回去,挑拨离间,让他们内讧。一旦他们自相残杀,宋军就可以坐收渔人之利。这样,不用打,我们也能把公子昭送回去。”
      “高啊。”高虎赞叹。
      第二天,子鱼和高虎来找宋襄公。
      “主公,我们仁义之师,所向无敌。可是,仁义仁义,不能不教而诛。齐国三公子虽然作恶多端,我们还是应该惩前毖后,治病救人。我看,不如咱们慢慢进军,请高大夫先回临淄,对三公子晓以大义,让他们自觉自愿缴械投降,迎接公子昭回国。如果他们顽抗到底,自绝于人民,那我们也是仁至义尽了。”子鱼提出建议,专讲大道理,因为他知道,宋襄公只认大道理,你跟他讲什么实力啊挑拨离间之类的,他决不会听。
      果然,宋襄公听了,就觉得有道理。
      “嗯,仁义之师,仁义为本,以暴制暴,那不是我们的本意。也好,高大夫,你辛苦一趟了。”宋襄公当时就同意了。
      于是,宋军减慢前进速度,高虎先行前往临淄。
      兄弟大战
      公子昭跑了,公子潘、公子商人和公子元高兴坏了。
      现在,三选一。
      兄弟三个都不傻,白天四处拉关系,晚上磨刀磨枪,准备火并。可是,谁也没有先动手,为什么?因为他们还要防着公子昭从宋国借兵打回来。
      最新的线报是宋襄公出兵了,直扑临淄而来。面对共同的敌人,三兄弟又坐在了一起。协商的结果是:全力击退宋军,杀死公子昭,然后三兄弟再接着干。
      事情是这么定了,可是谁也不比谁傻多少,谁都是一颗红心两手准备,一边要防着宋军,另一边还要防着兄弟。宋军那是明枪,兄弟可是暗箭。明枪易躲,暗箭难防。
      公子元在三兄弟当中实力最弱,因此也最小心。按着他的算盘,最希望那两个兄弟先干一场,然后自己渔翁得利。
      到了晚上,公子元不敢睡觉,亲自查了哨,这才放心一点。刚回房间要睡,有人来了。谁?高虎。
      听说高虎来了,公子元大喜过望,急忙迎进来。他知道,若是自己能够得到高家的支持,那可就大有希望了。
      “高大夫,请坐请坐请上坐。这么晚来,一定有什么指教。”公子元客气一番。
      “公子啊,唉,”高虎叹了一口气,看看公子元,又叹了一口气,“唉。”
      “高老,怎么叹气?”
      “唉,看一眼少一眼啊。”
      高虎这话一出来,公子元一个激灵,傻瓜也明白这是什么意思啊。
      “高老,怎么这么说?”
      “公子啊,你也知道,我跟公子昭去了宋国。现在宋国大军杀过来了,你们怎么办?”高虎问。
      公子元一听,松了一口气,不就是宋军吗?三兄弟合兵一处,宋军算什么?
      “团结一心,歼灭宋军。”公子元说,还挺自信。
      “团结个屁。”高虎大声说,又瞪了公子元一眼,“公子啊,要说你们几个兄弟呢,你是最老实的,我看着你长大,不忍心你被别人出卖。实话告诉你吧,公子潘早就跟公子昭暗中达成协议了,等宋军一到,里应外合,把你和公子商人给灭了,到时候公子潘担任上卿。唉,本来我不想说的,想想你这么老实,逢年过节还去看望我,所以给你通风报信,赶紧跑吧。”
      高虎话说完,公子元脸都白了,半天才说出一句话来,“该死的公子潘,我说怎么看他不对劲,原来是出卖了我们。奶奶的,你不仁,别怪我不义。高老,公子潘不是个东西,我愿意和公子昭合作,灭了他们两家。你看看,能不能替我跟公子昭说说?”
      得,公子元要叛变。
      “这,都跟人家公子潘说好了,不太好吧?”高虎还假装犹豫。
      “别,公子潘那人靠不住,对他那种人,不用讲什么信用。”公子元急了。高虎半天没有说话,最后一拍大腿,“好吧,你是个好孩子,就跟你合作了。记住了,等宋军到了,你就自己动手,宋军自然会来接应。”
      “多谢高叔啊,多谢多谢啊。”公子元终于松了口气。
      照方抓药,高虎去了公子商人那里,不过这次没说公子潘,说的是公子元。公子商人一听也急了,结果也主动叛变。
      为什么这两个这么容易骗?因为他们本来就在怀疑,所以只要有点风吹草动,就会忍不住上当。
      高虎没有去找公子潘,因为公子潘有公子开方辅佐,那是个老油条,不好骗。
      后面的事情不用多说,宋军挺进到临淄的当天晚上,临淄城里火光大起,兄弟三个的队伍一场混战。天亮的时候,公子元的公子府被烧成了焦土,队伍全部被歼。公子元出了城门找不到北,慌不择路,一直逃到了卫国,回姥姥家去了。
      公子潘和公子商人的实力强一些,虽然没有被歼灭,但是死伤大半,元气大伤,天亮的时候,谁也打不动了,干脆各自回家救火。
      宋襄公令旗一挥,宋军进城,直接把公子昭送到了朝廷。
      这下好了,齐国卿大夫们都来了。连公子商人和公子潘也来了,不来也不行啊。
      “该死的公子元,都是他煽风点火,破坏我们兄弟感情。主公啊,您回来就好了,齐国人民有救了。从今以后,在您的英明领导下,我们一定可以从胜利走向胜利。”公子商人和公子潘轮流拍马屁。
      拍马屁有用吗?有用。公子昭原本就是个心很软的人,这时候看两个兄弟一副可怜相,也就放过了他们。
      公子昭,现在是齐孝公。为什么叫齐孝公?因为他很孝顺。当年八月,也就是齐桓公死后十个月,齐桓公终于入土为安了。为了表达孝心,齐孝公把公子无亏的老娘大卫姬和公子元的老娘小卫姬都给殉葬了。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1963/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