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历史军事 > 说春秋之二·秦晋恩怨 > 第六十八章 齐桓公惨死
    齐国,传说中伟大的东方国家。
      傍晚时分,重耳一行终于从卫国到了齐国。
      这是两个完全不同的世界。
      齐国人在各处修建了馆驿,专门接待各国来宾之用。所谓各国来宾,不仅仅是前来国事访问的官员,也包括政治避难的各国公子。所以,当重耳报上姓名的时候,他们所有人就获得了热情的招待,有肉吃有酒喝有房住还有热水澡。所有人,都有一种从地狱来到天堂的感觉,同时也都有一种土包子进城的感觉。
      第二天,有专车将重耳一行送到临淄。随后,齐桓公亲切接见,就有了第一部结尾处的那一段故事。
      重耳和他的弟兄们谢绝了齐桓公提供的职位,因为他们的目的是有朝一日回到晋国,而不是在齐国打工。
      而狐偃为每个人分配了任务,要全面学习齐国的治国方略,为今后治理晋国做准备。基本上,重耳的这套班子可以命名为“留齐派”。那么,我们也就可以期待,管仲的治国方略将会有一天在晋国大放异彩。
      现在,让重耳的兄弟们休息一阵,我们把齐桓公的故事作个交代。
      孝子和忠臣
      晋国人到齐国的第二年,也就是齐桓公四十三年(前643年),齐桓公病倒了,病得很重。
      最高领导人病了,而且病得要死了。这个时候,一定会有人有想法。自古以来都是如此。关键是,有想法的人不要太多。如果只有一个人,那就万事大吉,如果超过了两个,那就麻烦多多。
      糟糕的是,这个时候齐国有五个人有想法。哪五个人?
      原来,齐桓公六个如夫人生了六个儿子,分别是:大卫姬的儿子公子无亏、小卫姬的儿子公子元、郑姬的儿子公子昭、葛赢的儿子公子潘、密姬的儿子公子商人和宋华子的儿子公子雍。六个公子中,只有公子雍出身卑微些,安分守己。
      虽说公子昭被宣布为太子,但是五大公子各有各的拥趸,实力不相上下,谁也不服谁。这种现象被称为结党。
      公子昭的人马被称为太子党,其余四大公子都属于公子党。
      易牙和竖貂都是公子无亏的死党,公子开方竟然没有跟大小卫姬合作,反而与公子潘混在一起,据说是在国家大妓院一起嫖娼结下的友谊。
      说起来,造成这一现象的原因在齐桓公身上。从一开始,他就很犹豫,尽管接受管仲的建议立了公子昭,却一直觉得老大无亏好像更合适。原本,自己到了暮年,就应该把儿子们都安排好,该赶走的赶走,该任命为大夫的任命为大夫,该杀的也不要客气。可是桓公没这样,他还在犹豫,甚至还曾经在喝多了的时候,答应易牙和竖貂改立无亏。
      齐国这叫一个乱,也难怪人人有想法。
      听说老爹病重,公子们纷纷表示孝心,每天不来看个两三趟就觉得对不住自己。其实,他们不是来看爹的病怎么样,而是来看爹死了没有。
      气氛很紧张,空气里似乎都弥漫着杀气。
      磨刀、喂马,这是兄弟五个的主要家庭作业。
      现在不是枕戈待旦,而是枕戈待死——谁死?爹死。
      谁最先知道爹的死讯,谁就能够最早召集卿大夫大会,谁就能够第一时间占据朝廷,谁就可以第一个宣布自己是接班人。
      第一个树起大旗的人,往往能够召集到更多的人。
      所以,信息很重要。
      到了这个时候,谁能够掌握第一手信息,谁就占据主动。
      谁能掌握第一手信息呢?易牙和竖貂,这两个齐桓公眼中的大忠臣。
      在齐桓公的身边,是易牙和竖貂。易牙是卫队指挥,竖貂是后宫的总管,也就是大内总管。这种时候,就连会讲黄段子的开方也无法接近齐桓公了。
      “仲父,仲父。”齐桓公病得不轻,有的时候会不由自主地喊管仲的名字。
      易牙和竖貂知道,齐桓公就要不行了。
      “兄弟,有什么想法?”易牙悄悄问竖貂。
      这里需要提醒的是,那时候太监是不叫公公的,因为国君才是公,你太监怎么可以公上加公?
      “正想问你呢,老头子看这样子没救了,咱们怎么办?”竖貂反问。
      “我在想,像咱们两个,出身没出身,本事没本事,功劳没功劳,靠山没靠山,都是靠着伺候主公才混到今天的。这下老头子没了,如果公子昭登基,咱们的好日子就算到头了,能有个放棺材的地方就算不错了。所以,一定要把无亏扶上来。”
      “不错,我也是这个意思。”
      “这样的话,咱们就必须封锁消息。”
      两人商量妥当,就在后门口挂上假冒的君旨,大意是:主公生病,听见人说话就恶心,看见人走动就心慌,因此,任何人不得进宫。
      挂上了告示,内侍和卫兵都是易牙和竖貂的人,把守住大门,谁也不让进。公子们都急啊,都想探听老爷子死了没有,可是谁也进不去。只有无亏不急,反正他的信息都是最新的,他可以安心地躺在床上,等着爹死的好消息。
      齐桓公死了
      易牙和竖貂以为齐桓公也就一两天的命了,可是三天之后,齐桓公虽然躺在床上不能动,却还没有过去。
      “老头子还挺能活啊。”易牙有些惊讶,跟竖貂一商量,索性一不做二不休,把宫内所有人都赶出去,只留下齐桓公一个人,成-网了名副其实的孤家寡人。同时把宫墙砌高到三丈,连大门都堵上,免得公子们爬墙进来打探消息。
      病不死你,饿也饿死你。
      公子们都不是傻瓜,他们知道关键的时刻就要到来。尽管不能进宫探听消息,但是每个人都在准备着,都一颗红心两手准备,磨刀的磨刀,擦枪的擦枪。
      齐桓公一阵冷一阵热,清醒一阵糊涂一阵,他不知道过了多少天,也不知道自己在哪里。他总是做梦,梦见管仲和鲍叔牙在向他招手。
      他突然清醒过来,口渴难耐。
      “要水,要水。”齐桓公喊。
      人都没有了,哪里有水?
      “来人,来人。”
      人都被赶走了,哪里有人?
      齐桓公挣扎着要坐起来,可是他实在起不来。
      “人呢?”齐桓公觉得奇怪,他用力扭转头,去看看周围,周围什么也没有,易牙呢?竖貂呢?他们怎么也不在?
      “牙,貂。”齐桓公用虚弱的声音喊着,声音小得连他自己也听不清楚。
      终于,来了一个人。
      确切地说,从柱子上溜下来一个人。
      齐桓公一看,是小妾晏娥。
      “怎么只有你一个人了?”齐桓公问,勉强能够听见。
      “都被易牙和竖貂赶出去了。”晏娥把几天来的事情说了一遍,她之所以没有被赶出去,是因为当时她怕被赶出去就是要杀掉,因此爬上房梁躲起来了。“太子呢?”齐桓公问。
      “都被挡在外面,进不来。”
      “要造反了?娥,扶我起来,我出去。”齐桓公挣扎着要起来,却根本动弹不得。
      “主公啊,四周都被三丈高的墙堵住了,根本没有路出去啊,只有一个狗洞,呜呜呜呜……”晏娥哭了。
      齐桓公的眼泪也下来了,他摇摇头,叹息一声:“唉,仲父真是圣人啊,我不听他的话,才落得今天凄惨的下场。我死之后,哪里还有脸见仲父啊,呜呜呜呜……”
      齐桓公把被子扯起来,遮在自己的脸上,似乎管仲正在不远处看着他。
      哭声渐渐消散。
      齐桓公的双臂开始松软,低垂下来。而被子,还牢牢地遮在齐桓公的脸上。春秋第一霸就这样离开了人世。
      齐国的霸业也从此灰飞烟灭了。
      齐桓公就这样死了?
      是的,齐桓公就这样死了。
      我们来简略评价一下齐桓公的人生。
      齐桓公绝不是春秋最强大的霸主,但是,他是第一个霸主。
      有人说:第一个永远是最伟大的。事实上,很可能就是这样。
      齐桓公留给我们印象最深的美德是什么?真诚和宽宏大量。作为国家最高领导,这难道不是伟大的品德吗?
      齐桓公并不完美,绝不完美。但是,正是他的不完美令我们倍感亲切和可近。
      世界不需要完美,需要真诚和宽容。
      厨师的主意
      第一手信息被易牙和竖貂得到,这是必然的。
      “发丧,拥立公子无亏。”竖貂说。
      “别介,”易牙瞪他一眼,心说这个死太监真没见识,“兄弟,这样不行。这样的话,我们的第一手信息就没多大价值了。”
      “那你说怎么办?”竖貂问。他还真是心里没底,平时当惯了奴才,真到自己拿主意的时候,还真是没主意。
      “这事要先瞒着,我们悄悄出兵,把公子昭给办了,然后再公布主公的死讯。那时候太子已死,公子无亏是老大,继位不就是顺理成章了?”易牙说。这个中国历史上最著名的厨师在顺序上是很有心得的,他觉得世界上的事情就像炒菜,先放什么后放什么是很重要的,顺序一定不能搞错。
      两个人商量好了,整顿军马,直扑太子府。
      可是,来到太子府才发现晚了一步,公子昭已经逃走。
      原来,尽管第一手信息被切断,公子昭的第二手信息还是很及时的。在易牙和竖貂召集兵力的时候,就有人来向公子昭报告了。公子昭也不是笨蛋,随便一合计,就知道这是要对付自己,怎么办?跑吧。公子昭带着几个心腹以最快的速度逃往宋国,因为他知道宋国一定会支持他。
      第一步扑空,第二步怎么办?
      易牙和竖貂都有点傻眼,易牙的感觉就好像锅已经烧红了,可是这个时候发现油瓶子是空的。没油了,可是火还在烧,下一步该怎么办?直接放肉上去烤还是放水做水煮肉?易牙真没有考虑好。
      两个人大眼瞪小眼,这不怪他们,毕竟一个厨师和一个太监没干过这样的国家大事,一时想不明白也在情理之中。
      最后,还是厨师要果断一些,毕竟炒菜还是需要独立判断力的。
      “咱们先去把朝廷占了,占地为王。”这就是厨师的主意。
      这是个好主意吗?当然不是。
      正确做法是怎样的?伟人说:我们要建立广泛的统一战线。
      这个时候,无亏是老大,兄弟们虽然要跟他争,但是也都知道不可能人人都能当上国君的。所以,无亏完全可以拉拢一批,打击一批。以利诱的方式与一到两个兄弟结盟,打击另外的一到两个兄弟。这样,内有易牙和竖貂支持,外有兄弟结盟,同时再寻求国高两家的认同,无亏就可以轻轻松松坐上宝座了。
      可是,厨师哪里能想到这么多?
      易牙和竖貂把朝廷给占了,宣布齐桓公已经鞠躬尽瘁,公子无亏接任齐侯宝座。
      卿大夫们这时才知道齐桓公已经死了,自然,大家都要去朝廷。
      渐渐,人凑齐了。易牙和竖貂宣布,公子无亏继任。大家一听,不对啊,太子不是公子昭吗?一问,竖貂直接就说了:“本来准备砍死他,给他跑了。”
      卿大夫们一听,炸了营了。
      “你们这不是篡党夺权吗?啊,不行。”管仲_网的儿子管平第一个站出来反对。
      “反对无效。”竖貂宣布。
      “你一个臭太监敢这样说话?打他。”大夫们纷纷不同意,有的就要动手。
      竖貂又傻眼了,往常齐桓公在的时候,还能狐假虎威。如今主子不在了,真感觉没底气。
      这个时候,厨师还是很果断的,他知道如果这时在气势上输了,那就彻底输了。所以,宁可下毒手,不能不出手。
      “甲士们,将这些反贼砍了。”厨师果断下令,要下杀手。
      宫廷卫队和大内内侍蜂拥而出,一顿乱砍,卿大夫们见势头不好,夺路而逃。
      人杀散了,可是,也没人捧场了。
      “不碍事,明天早上,一家一家抓人来捧场。”厨师咬咬牙,一不做二不休了。
      齐桓公变虫子了
      第二天一大早,易牙和竖貂起来布置抓人事宜。还没开始,有人来报告了。
      “不好了,朝廷外面平白起来两座军营,不知怎么回事。”
      易牙和竖貂赶紧带着卫士出朝廷来看,一看,吓了一跳。两座军营一左一右,就在朝廷外面。一问,左边的是公子潘的人马,开方亲自带队;右边的是公子元和公子商人两家合兵一处,倒有点兄弟一家的味道。
      原来,这哥仨得不到第一手信息,第二手信息也没得到,可是,第三手信息还是能够得到的。听说老大把人都赶走了,自己把朝廷给占了,哥几个哪里还能坐得住?
      “师父,咱们怎么办?”公子潘问开方。
      “怎么办?做饭的和端尿盆的占了朝廷,咱们也出兵,把朝廷门口占了再说。”开方出主意,他在私下一直把竖貂叫成端尿盆的。
      就这样,公子潘和开方率领自己的队伍来到朝廷前面。刚到,公子元和公子商人两家联军也到了。一开始两家还想争夺地盘,弄得剑拔弩张,还是开方老到一些,给哥三个讲了渔翁得利的故事,于是两家各守一边,相安无事。*网
      现在的格局是这样的:朝廷大殿由公子无亏占领,朝廷外面由公子潘、公子元和公子商人占领,形成掎角之势。
      这下好了,也不用挨家挨户抓人了,抓来也没用,朝廷也进不去了。
      怎么办?谁也不敢轻举妄动,谁也不能同时战胜对方两家的联合兵力。
      现在开始比耐心,看兄弟几个谁更有耐力。那时候正好十月份,天气一天比一天冷,无亏的队伍在朝廷里面,还算比较保暖。外面的两路人马就比较惨一些,住着帐篷,晚上要烤火,好在三天一换岗,还能熬。至于大小便,那是谁也不客气,都拉在朝廷门口,基本上堆积如山。
      “熬吧,看谁能熬过谁。”兄弟几个都下了决心,决不退缩。
      可是,他们忘了,老爹还在床上躺着呢。虽然死了,可是毕竟还在床上。
      直到有一天,有人从后宫的大门门缝下面发现了虫子。什么虫子?尸虫。
      看看《史记》的记载:“桓公病,五公子各树党争立。及桓公卒,遂相攻,以故宫中空,莫敢棺。桓公尸在床上六十七日,尸虫出于户。”
      两个多月啊,想起来都恶心。
      尸虫爬出来的消息很快传遍大街小巷,公子们就当没听见。可是,有人受不了了。谁?国懿仲和高虎。两人决定要解决目前的难题,为齐桓公收尸。
      第二天,国懿仲和高虎前往朝廷,门外的三个公子见是国高两家的人,不好意思阻拦,放他们进去。两人掩着鼻子,踮着脚尖,从粪堆里穿行,总算是进了朝廷。朝廷里面,公子无亏听说两人来了,也上殿相迎。到了这个时候,谁也不愿意得罪这两家。
      “公子,你爹都成虫子了,你们哥几个还在这里摆阵呢,算我们求求你们了,先给你爹下葬了再打吧。”国懿仲也没客气,上来就把来意说了。
      “国叔啊,这不怪我,我也想给我爹收尸啊。可是你都看见了,那哥仨就在外面候着呢,我这回头给我爹收尸去了,他们打进来了,我怎么办?”无亏振振有词。
      “这样吧,反正公子昭也跑了,现在你是老大,啊,只要你给主公收尸,我们就认你当齐国国君了,你看行吗?”高虎说了。想起齐桓公的惨状,直想哭。
      “那行,你去跟外面几个说,他们同意,我立即收尸。”无亏一想,这倒是个机会。
      于是,国懿仲和高虎又过了一遍臭屎堆,来到外面,把那哥仨请到一块。
      “公子们,你们的亲爹死了两个多月了,再不收尸,就只能收虫子了。啊,你们忍心吗?你们还是人吗?”国懿仲发火了,义愤哪。
      那哥仨一听,还真有点惭愧。
      “国叔啊,这事不赖我们,后宫我们也进不去啊,这事都怪大哥。”公子元先说话了,公子潘和商人也都附和。
      “你们听我一言,先把别的事情放在一边,把主公尸体先收了,兄弟几个和和气气商量一下今后怎么办,也算对得起你们老爹了。”高虎说。也没提同意无亏当国君的事情。
      兄弟几个听了,似乎也只好这样,于是纷纷同意。
      就这样,外面的三兄弟先撤,里面公子无亏开了后宫大门,收殓齐桓公。再看齐桓公的尸体,虽然是冬天,血肉狼藉,老鼠撕咬、尸虫遍体,臭不可闻。
      “哇——”无亏第一个吐了,然后放声大哭。
      毕竟是自己的父亲,毕竟是生养自己的亲爹。
      不多久,另外三兄弟也都来了,看见父亲这副模样,也都是先呕后哭。兄弟几个抱头痛哭,深感惭愧。
      “我们不是人啊,我们不是人哪。”兄弟几个捶胸顿足,良心发现。
      当大家都良心发现的时候,事情就好办得多了。
      老大无亏带领兄弟们收殓了父亲的遗体,后面的工作基本上也就都是大哥带头了。所以,当大哥坐上了君主宝座的时候,大家也就无话可说。
      除了这四兄弟之外,其余的兄弟们呢?早就跑了。
      除了公子昭跑宋国之外,包括公子雍在内其余的兄弟们都跑去了楚国。楚成王一看,很高兴,你齐桓公虽然牛,可是你的儿子们都来投靠我了。楚成王很够意思,直接把齐桓公的儿子们全部封为上大夫,从此他们成了楚王的臣子。
      需要一提的是,后来管子的后人也逃到了楚国,被封在阴邑,成了阴姓的祖先。
      很有趣吗?当年攻打楚国的君臣,他们的后代都成了楚国人。世事变幻,真的是不可预料。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1963/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