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历史军事 > 说春秋之二·秦晋恩怨 > 第六十七章 介子推割肉
    狐偃把重耳扯了出来,不敢稍作停留,一路狂奔。
      跑到东门,远远看见几个晋国人闪进城中,其中一个人看上去很像是勃鞮。狐偃和重耳倒吸一口凉气,心中连说侥幸,幸亏当机立断逃出来,否则被这几个堵住,绝对_网
      没办法,勃鞮只好灰溜溜回去了。
      吝啬的卫国人
      出门在外,按施耐庵老师的话说,那就是:免不得吃癞碗,睡死人床。
      可是对于这么一帮人来说,连死人床也没得睡了。想想看,二三十号人,不是两三号人,讨饭都不好讨,别说找免费房子睡了。
      那么,为什么没把这帮人饿死呢?有两个原因。
      我们先看看地图,就能发现,从北翟到齐国,中间要经过山戎。北翟和山戎都属于半游牧半守牧国家,野地比较多,野兽比较多,重耳这帮人中多半都是练过的,钱没带,但是武器没少带,路上捉几只兔子杀几头野羊的概率还是比较高的。
      再说,当初出来,只有一辆车,一辆车四匹马。实在没办法的时候,就只好杀马了。杀了两匹马,还有两匹可以撑着。
      总之就这么走,一路上尽管辛苦,没好吃没好住,寒冬腊月,正经的风餐露宿,但还算人多好办事,没饿死的没冻死的。
      这一天,终于来到了卫国的楚丘,过了卫国,就是齐国。
      卫国是什么样子?一片苍凉,难见人烟。为什么?这时候正好是卫国被山戎攻破之后,齐国帮他们重建都城不久,穷得一屁潦倒。
      重耳一帮人狼狈兮兮来到了楚丘城外,心说总算到了个有人的地方,说起来大家都是同姓,看在老祖宗的分上,怎么也该喂顿饱的,给个大通炕暖暖身子之类。
      一帮人高高兴兴就要进城,这时候,问题来了。
      重耳这一帮人一个个破衣烂衫,面带菜色,一看就不是些好人,再看更不是好人。更糟糕的是,兄弟们住在北翟十二年,穿着打扮都是北翟的,连口音都带着鬼子味道。再加上好些兄弟都是混血过的,看上去跟鬼子没啥两样。守门的兄弟一看,当时吓了一跳,心说奶奶的不是山戎鬼子又来了吧?
      牛角号一吹,来了一个连的人马,基本上就算是城里的精英部队了。
      “你们,什么的干活?”守城军士发问。弓箭手一旁伺候。
      兄弟几个一看,傻眼了。没干什么坏事啊,怎么这么对待我们?虽说那时候还没有孔子说“有朋自远方来不亦说乎”,但是远方来人都是要欢迎的啊,全世界都这个规矩啊,怎么卫国变了?
      大家不理解,但是很快狐偃就想明白了,这不怪卫国人警惕性高,这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啊。
      “臣,你跟他们说。”狐偃自己不敢说话,为什么?自己长得本来就三分不像中国人,说话还带着羊骚味,别一开口就招来一顿箭,那就不合算了。为什么让胥臣说话?胥臣这人语言能力强,会说好几国的周朝话,还带洛邑口音。
      胥臣,晋国公族,不过也是很远的公族,胥姓得姓祖先。胥臣这人学识广、见识多,曾经周游列国,性格温和礼让,与赵衰有几分相似。
      胥臣往前走了两步,清清嗓子,面带笑容,亲切地说:“兄弟们,别误会,我们是一家人。我们公子重耳不远万里,从晋国去齐国投奔齐侯,路过贵宝地,特地看望卫侯,叙叙同宗的情谊,发展两国业已存在的血浓于水的传统友谊。”
      胥臣是天生的外交官,说出话来一套一套,听得卫国守城官兵一愣一愣,心说你们不就一帮乞丐吗?还什么传统友谊,什么血浓于水,不就想来混顿饭吃吗?
      “你们说自己是晋国公子,可是看你们都不像中原人啊,谁知道你们是不是鬼子,想混到我们这里搞破坏?”守城官兵的头目说话也没客气,他全家被鬼子杀害了,此时看见这帮假洋鬼子,心头就有气。
      胥臣还没说话,身后魏犨火了,直接蹿到了前面。
      “你奶奶的,怎么说话?老子要是鬼子,还跟你们废话?早就把你们都宰了。”魏犨说完,看见旁边有一块大石头,重有一百多斤,魏犨一把抱起来,抛向空中,足有七八丈高,石头落下来,正好砸在重耳的面前,砸了一个大坑,把重耳吓得脸色发白。
      所有人都吓了一跳,狐偃的脸色沉了下来,心说你这王八蛋,缺心眼啊。
      “老魏,你干什么?有毛病啊。这要偏一点把公子给砸死了,大家也就不用去齐国了,也不用进城了,直接在这里集体自杀算了。”先轸没忍住,大声骂魏犨。所有人中,魏犨最服的就是先轸,被骂一通,自己也觉得错了。看见大家都瞪着他,连忙到重耳面前赔罪。
      “公子,我,我真不是故意的。”
      “行了,以后注意就行了。”重耳已经镇定下来,他是个大度的人,并没有责备魏犨。
      守城官兵看在眼里,倒有些震惊。首先震惊的是魏犨的力量,这样的大力士真能一个人把大伙都办了;其次是公子重耳的肚量,差点被砸死竟然没有发火。
      “你们先在城外等等,我们去给卫侯通报。”守城官兵的头目不知是被震慑了还是被感动了,竟然作出让步。至少有一点,现在大家相信城外这帮人确实是晋国公子重耳的人。
      这时候卫国是谁当国君?卫文公姬毁,多糟糕的名字啊。
      卫文公正在宫里跟老婆织布呢,没办法,国家破败,总共没几个人,许多事情都要自己做。也正因为许多事情亲力亲为,卫文公知道稼穑艰难,持家不易,因此十分节俭。
      这个时候,有人来报,说是城外晋国公子重耳求见。
      “重耳?我知道。他们多少人?”文公问。
      “大概二三十个吧。”
      “精神状况好吗?”
      “好像恶狼一般,看上去饿得够戗。”
      “那算了,不见,让他们走。”卫文公决定。
      上卿宁速在一旁劈柴,这个时候放下斧头。
      “主公,为什么不见?重耳的名声不错啊,还是同宗,按规矩,咱们该接待啊。”宁速反对。
      “不是我不想见,也不是我不懂规矩,这二三十号人,还都是饿着肚子的,一旦来了,少则一两日,多则八-网了。
      “终于有热水喝了。”重耳说,挺高兴。
      接过罐子,重耳大吃了一惊,罐子里不仅有热水,还有一块肉。肉不大,但确实是一块肉。
      “推,哪里来的肉?”重耳惊喜,忙问介子推。
      “公子先吃,看味道怎么样。”介子推没有回答。
      一帮兄弟们采野菜回来,听说有肉,都凑过来,一边咽口水,一边看还有没有多的。
      重耳饿得发昏,看见肉都红了眼,当时也不再问了,一口把肉送进嘴里,尽管没油没盐没青菜,那一块肉吃起来那个香啊,那比小时候吃娘奶还要印象深刻啊。
      “真香啊,推,还有没有?给大伙煮汤吃啊。”重耳这时候想起大伙来,忙问介子推。
      “没有了。”介子推说。
      “没有了?这块哪里来的?”重耳感到奇怪,这是块鲜肉啊,不可能是树上长的吧,是猪是羊是狗,总要有个载体吧?
      “我看公子想吃肉,从我大腿上割了一块下来。”介子推说。
      重耳大吃一惊,这是真的?再去看介子推的大腿,果然血红一片。
      “哇——”重耳吐了,连汤带肉吐了一地。
      “哇哇哇哇——”兄弟们都吐了。
      现在好了,都不饿了。
      那个场景,谁还有食欲?
      一行人继续向东走,重耳把自己的座位让给了介子推。虽然大家都呕了,但是介子推的精神让所有人感动。
      这个故事就是“割股啖君”,正史没有记载,属民间传说。此后的寒食节与此有关,这里先记下。这个故事的真实性不必去深究,无论真假,权且当真。对于许许多多感人的故事,何必非要去证明它们的真伪呢?
      有人说,介子推是割肉不是割股,其实,割肉也好割股也好,都是一样。如今,股市里被套股民割肉割股,祖师爷算起来就是介子推了。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1963/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