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历史军事 > 说春秋之二·秦晋恩怨 > 第六十二章 忽悠秦国
    事情就这么定了。
      秦穆公派公孙枝率领三百乘战车前往梁国,在那里与夷吾会合,然后护送夷吾前往晋国继位。
      晋国方面,里克得到了夷吾的空头贿赂,转而支持夷吾继位。狐偃没看错里克,这人确实很爱财。丕郑也接到了空头贿赂,他知道自己已经无法扭转乾坤,因此默认了这个结果。
      就这样,晋国方面准备好了各种仪式,专门等待新国君驾到。
      公孙枝和夷吾抵达绛城,晋国卿大夫们接着准备登基典礼。就在这个时候,突然又来了一队人马。大家一听,麻烦了,是不是翟国派兵把重耳也给送回来了?怎么办?这非打起来不可啊。如果打起来怎么办?站在哪一边?
      宁可杀错人,不可站错队啊。
      背信弃义
      还好,来的这队人马不是翟国军队,是齐国军队。怎么齐国军队来了?
      原来,齐桓公早听说晋国在新立国君的问题上遇到了难题,身为盟主,即便晋国没有加入联合国,也应该义无反顾地帮助他们啊,何况大家还是世世代代的亲戚。所以,齐桓公亲率大军出发,要来晋国帮助确立新君。可是走在路上,听说秦国已经帮助确定了夷吾。齐桓公一看,自己没有过来的必要了,但是还是派个人过去吧。于是,齐桓公自己带领大军回国,派隰朋率一百乘战车前来帮助协立新君。
      知道了是怎么回事,夷吾很高兴,这下等于联合国也承认自己的地位了。其他人也都放下心来。
      刚刚迎接了隰朋进城,把齐国军队安置好。突然,城外又是一阵尘烟,又是一队人马杀到。谁?难道这次是重耳?大家又有些紧张,不过夷吾很放心,甚至很高兴,他倒盼着这是重耳来,正好这边可以出动晋国军队、秦国军队和齐国军队,趁机就把重耳给杀了,永绝后患。
      不过,这一次夷吾有点失望,因为来的不是重耳。不过他也挺高兴,因为来的是周王室派来的大夫王子党,奉周王之命前来帮助晋国确立新君。
      这下好了,有周王室、联合国盟主齐国和舅子国家秦国三家支_网持,夷吾的位置算是稳若泰山了。即便重耳不服,有想法也没办法了。
      登基仪式进行得十分隆重,因为有王室在,因此更加正规一些。
      现在,夷吾正式改称晋惠公。
      登基典礼结束,周王室军队和齐国军队班师回国。可是,秦国军队没有走。继续保护晋惠公?不是,是等着要河西的五座城池呢。
      坐在晋侯的宝座上,惠公的感觉是不一样的。除了兴奋之外,他还有点犯愁,那五座城池,给,舍不得;不给,又答应了人家。
      怎么办?
      晋惠公立即召开御前大会,探讨这个问题。
      首先,郤芮介绍了事情的缘起,他当然不会说这是自己当初主动贿赂秦穆公的,而是说这是秦国开出的要挟条件,不得已而答应。如今实在不想给,看大家什么看法。
      吕省第一个发言,过去他没什么资格发言,现在敢第一个发言了。
      “那时候答应他们是被迫的,而且那时候河西五城根本就不是主公的,就算答应了,也是白扯。如今我们自己当家做主了,凭什么给他们?不能给。”吕省旗帜鲜明,建议不给。
      “说话要算数,我觉得还是给。”里克第二个发言。
      “不行,给了五城,晋国损失太大,今后黄河以西就都成秦国的了。”郤芮第三个发言,他从一开始就没有准备给。
      “早知道这样,答应人家干什么?”里克有些生气,郤芮从前在自己面前跟个孙子一样,现在好像根本不把自己放在眼里。
      “里大夫,你这样为秦国说话,你是秦国大夫还是晋国大夫?你不是为了秦国,是为了你得到汾阳的那块地吧?”郤芮说话真是毫不留情面,一句话,把里克受贿的事情给揭了出来。
      在场的人们都看着里克,心中都在说:“这该死的,原来是受贿了。”
      里克没话说了,他看看丕郑,丕郑低着头,从一开始就没有准备要说话。要说,还是人家丕郑聪明。
      惠公想了想,说:“这样行不行?咱们不全给,给一两座怎么样?”
      “不好,”吕省又发言了,“给一两座跟不给没区别,反正都不守信用了,还不如一座不给。”
      “可是,如果不给,怎么跟人家说呢?”惠公有点发愁,毕竟还有个面子问题。
      “这样,咱们派人去秦国,也别说就不给了,就说刚刚上任就给,大夫们都不同意,缓一缓,过阵子再给。拖着他们,最后就拖黄了。”郤芮发话,算是最后定调。
      回想一下当初郑国跟宋国之间,也是这样。看来,历史有的时候真是惊人地相似。再看看世界和中国的近代史和现代史,有些事情似乎就在眼前。
      现在,有个新的问题:派谁去秦国?
      郤芮自己不敢去,怕秦穆公一怒之下,把自己给宰了;吕省也不敢去,梁由靡也不敢去。总之,夷吾的死党们没人敢去。
      “我去。”终于有人挺身而出了。谁?丕郑。
      晋惠公并不喜欢丕郑,也并不愿意让他去。但是,既然别人都不愿意去,也只能让他去了。
      就这样,丕郑意外地成了晋惠公的首任特使。
      丕郑为什么想去呢?他难道不知道这一趟很危险吗?
      丕郑的计划
      丕郑是个聪明人,他从一开始就不愿意夷吾回来,可是里克这个二百五这段时间自信心过度膨胀,什么事情不商量就自己做主,结果一步错步步错,现在成了这么个结果。眼看着惠公和他的亲信根本就不把里克这一伙人放在眼里,那些空头支票更是想也不要想了。
      刚刚回来就这样,今后里克和自己还有好日子过?依惠公的性格,说不定哪一天就赏给自己一包耗子药,让自己“被自杀”了。
      所以,丕郑已经下定了决心,必须把惠公干掉,否则,被干掉的就是自己。
      而现在,丕郑已经敏锐地看到了机会。
      丕郑随同公孙枝来到了秦国。公孙枝也是没有办法,惠公说了要过一阵子再给河西五城,请他先回去。那时候没有电话也没有互联网,也没办法请示组织,所以,只好领着人马灰溜溜离开晋国,回到秦国。
      公孙枝带着丕郑就去向秦穆公汇报工作了,两人先是汇报了整个的登基过程,又说王室和齐桓公也有派人参加。秦穆公听了挺高兴,觉得自己办的第一件事情就挺成功。
      之后,实质性的东西上了台面。
      “河西五城移交了吗?”秦穆公问,脸上的笑容还没有消退。
      “正要报告主公,晋侯说本来想立即交出河西五城的,可是大臣们都不干,没办法,要缓一缓,过一段时间再给。”公孙枝说话了,看看丕郑,接着说:“不过,依我看,晋侯想赖账。”
      “是吗?”秦穆公的脸色立马变得难看,他问丕郑。
      “是的,晋侯让我来,就是这个意思。”丕郑很严肃地说。他看着穆公,似乎在嘲笑他。
      穆公受不了了,受骗的感觉非常糟糕。
      “该死的夷吾,言而无信,让老子吃苍蝇。好啊,既然如此,我先杀了你,然后讨伐晋国。”秦穆公愤怒了,他要先杀了晋国使者,出一口恶气。
      丕郑笑了,他一点也不惊慌。
      “主公,要杀我容易,我也料到会被杀。可是,主公难道不想知道,为什么我明知要死还要来呢?”丕郑问道。
      “为什么?”
      “因为我也跟主公一样讨厌夷吾这个混账,我自告奋勇前来,就是想跟主公商量,怎么干掉夷吾,扶立公子重耳。”反正没有外人,丕郑把自己的目的直截了当地说了出来。
      “嗯?”穆公听了,倒有些出乎意料,他看看公孙枝,想听听他的意见。
      “主公,丕大夫所说的都是实话,他一向就不赞成夷吾回去。”公孙枝在旁边作证,他对晋国的情况倒是很了解。
      “好,你把你的想法说来听听。”秦穆公下令。
      丕郑的主意是这样的。
      惠公手下,最能干的就是郤芮、吕省和郤缺,没有他们,惠公就是个睁眼瞎。所以,请秦穆公给晋国发个请柬,就说想要在秦国搞个秦晋两国高层联谊会这么一个活动,请上述几位过来,一来增进双方了解、加强感情,二来也是现场指导一下秦国的各方面建设。等这三个哥们过来了,把他们或者扣留或者干脆一刀一个。
      之后,秦国起兵进攻晋国,拥立公子重耳。而丕郑和里克在晋国内部接应,这样内外夹攻,一定能够推翻惠公。
      “这个主意不错。”秦穆公表示赞同,公孙枝也认为具有可行性。
      于是,秦穆公派大夫冷至和丕郑去晋国,一方面对晋惠公的“缓期交城”表示理解,另一方面递交邀请函,请郤芮、吕省和郤缺前往秦国交流指导。
      计划不如变化快
      想法挺好,主意看上去也挺可行。可是,变化总比计划快,自古以来就是如此。
      丕郑高高兴兴和冷至回到了晋国,上朝之前,先回了一趟家。在家里,听到了一个坏消息,一个非常坏的消息,一个最坏的消息——里克被杀了。
      “里克怎么死的?”丕郑惊讶得合不拢嘴,怎么说里克也是晋国的国防部长,怎么说也没有可能惠公刚上任几天就开杀戒吧?
      丕郑的儿子丕豹把事情说了一遍。
      原来,丕郑走之后,里克很生气,也很郁闷,难免有些怨言。
      “该死的夷吾,要不是老子,哪里有你的今天?”里克越想越气不过,他知道,惠公给秦国的河西五城是空头支票,给自己的汾阳的田地必然也是空头支票。其实,里克不缺那点地,但是被骗的感觉很不爽。
      里克是有军权的,并且在军队中有号召力。依他的想法,反正已经杀了两个国君,再杀一个也不算多。有这样的想法,可是里克的决断力不够,这时他想起丕郑来了,可是丕郑去了秦国。怎么办?里克天天派人去丕郑家里看丕郑回来没有,另一方面,频频接触七舆大夫,准备起义。
      里克没有想到的是,他的一举一动,都看在郤芮的眼里,郤芮派了武林高手盯梢,把里克的情况摸得清清楚楚。
      “里克想造反了。”郤芮得出这样的结论。
      有了结论,郤芮立即来找惠公汇报。
      “主公,可靠线报,里克勾结七舆大夫和丕郑,准备造反。”郤芮报告,并且把自己这些天搜集到的情报介绍了一遍。
      “这,没确凿证据啊,人家关系好,走动多,也正常啊。”惠公听了半天,觉得没那么复杂。
      “主公啊,大意不得啊。你想想,里克本来就跟重耳关系好,现在又埋怨我们忽悠他,能不恨我们?就算他没有准备造反,一定也想造反。”反正郤芮是咬定了里克要造反。
      惠公想想,师父好像历来都没看走眼过,说不定里克真想造反呢?
      “那,那怎么办?”惠公问。
      “杀!”
      “这,刚上任几天,就杀大臣,这传出去,名声不太好吧?”惠公还有顾虑。
      “名声算什么?命才要紧啊。到时候命都没了,还要名声干什么?”郤芮有点急了。
      “好,师父,听你的。”
      杀人,往往不取决于实力,而取决于杀心。
      里克被紧急召见,据说是惠公准备讨伐山戎。
      “为什么讨伐山戎?”里克一路上在想,没有想明白。他做梦也没有想到,那只不过是在骗他。
      来到朝廷,里克就觉得有点不对劲,朝廷里的几个大臣都是惠公的死党,执戟卫士明显比平常多,而自己的人一个也没有。没办法,事到如今,也只能硬着头皮进去了。
      “老里,据说最近挺忙啊。”惠公没说讨伐山戎的事情,阴阳怪气先来这么一句。
      里克一听,更加觉得不对劲,勉强笑笑,没有说话。
      “串联得怎么样了?”惠公接着问。
      “主公,串联什么?”里克装糊涂,心中说不妙。
      惠公没有说话,只是笑。周围,郤芮等人也都在笑,阴森森的笑。
      里克下意识地向四周看看,四周,执戟卫士都盯着自己。
      “完蛋了。”到这个时候,里克已经明白自己今天会是个什么下场了。
      惠公已经没有兴趣再绕弯子了,也没有兴趣去跟里克争论他是不是想要谋反。惠公觉得,一切都明白说出来或许比较好,反正,这里也没有外人,谁是什么德性,大家都知道。于是,惠公说了一段历史上很有名的话:“微子则不及此。虽然,子弑二君及一大夫,为子君者不亦难乎?”(《左传》)
      啥意思?没有老兄你,我就坐不到这个位置上,可是,你毕竟杀了两个国君和一个大夫,当你的国君,我不是很为难吗?
      里克说:“不有废也,君何以兴?欲加之罪,其无辞乎?臣闻命矣。”
      啥意思?我不杀那两个,你怎么能上来?要找我的罪名,怎么会没有理由呢?我知道我该怎么做了。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这句成语,就来自里克这里。
      里克知道自己必死无疑,争辩不过是自取其辱;反抗不仅没用,还会连累家人。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被自杀”。
      惠公没有准备毒药,也没有准备绳子,他知道,里克是个战将,他不需要这些,他有自己的方式。
      果然,里克拔剑而出。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里克就是这样死的。
      “别人呢?别人没事?”丕郑有些紧张,他问丕豹。
      “没事,晋侯说了,不干别人事,还专门派人来安抚我们。”丕豹说。
      “你觉得没事了吗?”
      “我觉得有问题,他们似乎是要稳住我们,爹,我看,咱们跑到秦国去吧。”
      “这么跑了,我不甘心。这样,我先去问问共华,如果不是十万火急,我还想冒一次险,完成我们的计划。”丕郑真的不甘心,混了一辈子,混到要逃离祖国,流亡海外,他确实不甘心。
      丕豹很担心,又劝了父亲几句,可是丕郑已经下了决心。
      “这样,你准备好车马,先出城找地方躲起来,一边派人在朝廷周围探听消息,若是我有什么不测,你立即逃往秦国。”丕郑临走之前,出于保险,做了最坏的打算。
      丕郑带着冷至,来到了共华的家中。共华是谁?七舆大夫的第一名,左行大夫。
      两人见面,共华又把里克被害的事情说了一遍。
      “共大夫,你看,如果我现在去朝廷,会不会有危险?”丕郑征询共华的意见。
      “不会吧。我们几个都没有事啊,这段时间你又在秦国,找什么理由害你呢?”共华认为没问题,他没有听见里克临死前的那句“欲加之罪,其无辞乎”,否则他就不会这么想了。
      丕郑点点头,他知道很危险,但是,他决心去冒这个险。
      看见丕郑回来,惠公很高兴。看见丕郑回来,郤芮、吕省几个人也都很高兴。看见他们那么高兴,丕郑心里咯噔一下,这不是好兆头。
      丕郑首先汇报了这趟去秦国的经过,说是秦穆公热情招待,虽然不太高兴,但还是接受了晋惠公的解释,答应缓期交城。对此,惠公表示满意。
      随后,丕郑把冷至领来见了惠公。冷至转达了秦穆公的问候,之后递交了邀请函,希望郤芮、吕省和郤缺能够在近期前往秦国,展开友好交流和指导工作。
      看了邀请函,郤芮笑了。
      “冷大夫,你先去国宾馆休息,我们商量之后答复你。”惠公把冷至先打发走了,留下丕郑继续汇报工作。
      丕郑知道,大事不妙了。
      郤芮先说话了:“奇怪,咱们拖延交城,秦国人不仅不生气,反而很高兴,而且还来客客气气请我们过去友好交流和指导工作。他们以为我们是傻子啊,这分明就是个陷阱,要骗我们过去,把我们都害了,然后他们再勾结重耳,攻打晋国。丕大夫,看来,你这一趟收获不小啊,说说吧,你们是怎么定的?谁出的主意?”
      别说,郤芮都猜中了。其实,倒不是他特别聪明,即便丕郑没有这样的计策,郤芮也会这么说。
      丕郑比里克聪明,他知道,人家就是要杀你,你说什么都是废话。与其争辩,不如什么也不说。
      丕郑直接抽出剑来。
      有人说,怎么那会儿里克抽剑,现在丕郑又抽剑,难道见国君的时候可以带剑?不错,那时候,见国君的时候可以带剑。
      惠公和郤芮吓了一跳,丕郑不争辩就出剑,是不是要拼命?几个人急忙都去摸剑,剑还没摸到,那边丕郑的剑已经到了脖子,一道血光,丕郑倒在地上。
      大家都惊呆了,愣了半天,谁也没见过自杀这么爽快的人。
      这么说吧,丕郑那一下子,把哥几个都给雷倒了。
      “老丕,痛快。”惠公忍不住赞叹起来。
      惠公一赞叹,那哥几个还真有点吃醋。一吃醋,就要起坏心眼。
      “主公,丕郑虽然死了,他儿子丕豹的才干不比他差,斩草除根啊,否则后患无穷。”这是吕省的坏主意。
      可惜的是,吕省的坏主意早已经被丕郑料到。
      丕豹跑了,跑去了秦国。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1963/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