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历史军事 > 说春秋之二·秦晋恩怨 > 第五十四章 秦故事二:五张羊皮
    秦穆公、公子絷和公孙枝进行了一次头脑风暴,最后提出了三个行动计划。
      甲计划:派小分队潜入楚国,以武力的方式抢夺百里奚。这个计划,类似于《拯救大兵瑞恩》。
      乙计划:派出使者,携带大量礼品,向楚国的宛大夫赎人。
      丙计划:派公孙枝扮成流浪汉,进入楚国,设法被楚国人捉住,然后接近百里奚,带领百里奚潜逃到秦国。这个计划,类似于《越狱》。
      拯救老头百里奚
      三个行动计划提出来之后,三个人一一进行了可行性分析。
      甲计划是公子絷提出来的,但是穆公和公孙枝都认为实际操作比较困难,尤其是秦国与东面的国家一向缺乏交流,很容易在路上就被发现。一个潜在的危险是,一旦与楚国军队交手,很可能因此产生国际争端,而楚国的实力强大,惹不起。
      乙计划是穆公提出来的,主要想通过外交途径解决问题。可是公孙枝和公子絷认为不妥,特别是公子絷强烈反对:“主公,为了一个放羊的老奴,我们用礼物去赎,对方一定怀疑,到时候一调查,百里奚原来是个贤臣,那恐怕就直接被楚王请到楚国做大夫去了,岂不是竹篮打水一场空,给人藏书网家作嫁衣裳?”
      丙计划是公孙枝提出来的,他决定士为知己者死,宁可自己冒危险去拯救百里奚。可是,穆公和公子絷都强烈反对,公孙枝是好不容易弄来的人才,万一这一去出点什么差错,那不是偷鸡不成反蚀把米?
      三个行动计划,一个也没有通过。
      怎么办?又一轮头脑风暴之后,公孙枝突然有了一个办法。
      “这样,我们干脆就派边境的小吏到宛去,就说百里奚是我们这里逃走的奴隶,准备把他赎回来定罪。据我所知,在楚国,赎一个奴隶也就是五张羊皮。我们用五张羊皮去赎他,楚国人不会起怀疑,而且百里奚也老了,楚国人一定很高兴还能把他卖出去。”公孙枝的主意省钱省力,还切实可行。
      “好主意,好主意。”穆公和公子絷齐声叫好。人才啊,什么叫人才?
      公子絷是一个执行力超强的人,他亲自来到秦国边境,找到一个小吏。这个小吏叫什么名字并不重要,我们就叫他秦八。
      “秦八,我们有一个老奴跑到楚国去了,名叫百里奚。现在他被楚国人抓住,在宛这个地方放羊。我给你六张羊皮,你带着两个弟兄去把他给赎回来。记住,楚国的行情是一个奴隶五张羊皮,你自己去讲价,反正就六张羊皮,多的是你的,不够你自己想办法。”公子絷采取了激励的办法,但是不把真相告诉他,免得他紧张。
      就这样,秦八领了六张羊皮,又领了差旅费和路上的干粮,带着两个兄弟出发了。
      闲话少说,一路上无非就是《水浒传》上常说的:免不得吃癞碗,睡死人床。
      没几天工夫,秦八三人来到了宛,一打听,真有个北边来的老头在这里放羊,他家主人名叫楚八。
      秦八就找到了楚八,基本上,这是历史上秦国人跟楚国人的第一次亲密接触。
      秦八把自己的来意说了一遍,说是要赎人。
      “五张羊皮,人归你了。”楚八是一口价,那年头,中国人还没有无耻到漫天要价。
      “你看看,一个老不死的家伙,怎么还值五张羊皮?四张。”秦八开始砍价,那年头,中国人也还没有狡猾到拦腰一刀。
      “哎,你怎么说话?这里就这个行情,爱买不买。”楚八有点生气,同时他也有底气,他认准了你一个秦国来的,你耽误不起时间。
      秦八没办法了,掏了五张羊皮出来,成交。
      又吃上了国宴
      秦八傻眼了。
      如果你押送犯人到华盛顿,出来迎接犯人的是总统和国务卿,你是不是会傻眼?
      穆公、公子絷和公孙枝亲自前来迎接,百里奚当时就笑了。他早就料到了,秦国人这么远把自己弄来,肯定不是让自己来养羊的。
      公子絷给秦八额外赏赐了十张羊皮,秦八战战兢兢,和两个兄弟回去分了。
      秦穆公稍微有一点失望,因为百里奚不像是个人才的样子,胡子拉碴,破衣烂衫,一身的羊臊。看上去像什么?就像被老婆赶出家门的老酒鬼。
      不管怎样,穆公还是高高兴兴将百里奚迎接了回来。
      “百里先生,不知高寿几何?”穆公先问岁数,看看符不符合招工条件。
      “不老,才七十岁。”百里奚说。胡子上都是唾沫星子。
      “哎哟,够老了。”穆公听了,更失望了。
      “怎么老呢?如果让我打狼,是老了点;放羊还行啊,在楚国,谁也没有我放得好。”
      “问题是我们把你弄来,不是请你来放羊的啊。”穆公急了。
      “那是干什么?”
      “我们听说你是个贤人,请你来指导我们治理国家啊。”穆公要哭了。
      百里奚笑了,他知道秦国人就这德行,爱冲动。所以,他刚才是故意装傻。看见秦穆公要哭,百里奚这才笑道:“当年姜太公遇上文王的时候,已经八十多岁了。不也一样帮助文王武王灭了商?我刚刚七十出头,牙口倍儿好,身体倍儿棒,帮着主公您出谋划策,管理国家,不是打狼也不是放羊,怎么会老呢?”
      秦穆公一听,对啊,老头说得对啊。
      正是:别看穿得脏,出口成文章。
      “你说得有理,那你接着说,我们秦国该怎么整?”
      “怎么整?这么整。咱们秦国呢,现在只能说是个半野蛮国家,这个时候不能急着跟中原国家凑太近,一来实力不行,二来容易被骗。不过秦国有一个天然的优势,那就是地理条件得天独厚,易守难攻,当年文王武王就是靠着这块地起家的。我们现在应该眼睛向外,一方面学习中原国家治理国家的经验,另一方面把西戎小国一个个吞并了,等到实力壮大了,就可以东进,跟中原国家抗衡了。”百里奚在路上没闲着,早已经把这些道理想得清清楚楚。
      穆公傻眼了,彻底傻眼了。自己从前虽然很努力很向上,但是一直是东一锤子西一榔头,完全没有方向。如今听百里奚这么一说,那是豁然开朗。
      “来人,安排国宴,给老爷子接风。”秦穆公一冲动,国宴伺候。
      百里奚哭了,这次轮到他哭了。
      “想不到,我百里奚又吃上国宴了。”想起在虞国吃的国宴,想起在楚国吃的剩饭剩菜,百里奚百感交集。
      百里奚洗了个热水澡,自从被晋国人捉走之后,他就没有洗过澡了。这一洗,洗下两斤多泥来,最里面是晋国的,中间的是楚国的,外面一层是秦国的。洗完澡,换了一身干净衣服,有专人帮着梳理好了头发和胡子,在镜子面前这一看,老酒鬼没有了,眼前就是一个张大千。
      百里奚来到国宴大厅,秦穆公再一看,哇,脏老头不见了,换了一个知性老头。有知性美女,当然就有知性老头。
      秦穆公亲自牵着百里奚的手,来到主座坐下,秦国的大夫们也各自坐下。
      如果换了是在中原国家,国宴可就复杂了,各种礼仪之后,估计黄花菜都凉了。秦国没那么多臭规矩,秦穆公把筷子一举,说一声:“动筷子。”于是国宴正式开始。
      百里奚这一次没有狼吞虎咽,他知道,吃国宴的机会多着呢。
      酒过三巡,秦穆公说话了:“老爷子,你看,你这么有本事的人来到秦国,就屈就当个庶长吧。-网”
      “什么,庶长?”百里奚没听明白,不知道这是个什么官,会不会是负责养羊的?
      “啊,对,除了我,就是庶长大了。现在是公子絷当着,你来当,让他靠边站。”秦穆公说话挺直爽。没办法,那时候秦国没文化,还没学会拐着弯说话。
      “这不行,这不行。”百里奚现在知道,庶长就是总理。自己刚刚来,怎么就把人家公子絷给顶了?
      “老爷子,别推托了,主公这么说,我也这么想。”公子絷插话进来,他也很直爽。这个庶长干得挺费劲,早就想让出去。
      百里奚一看,人家很有诚意啊,自己不干还不太好。这个时候,他突然想起一个人来。
      “主公,我有一个结拜大哥。他的能力比我高十倍,主公为什么不把他请来当庶长呢?”
      “谁?在哪里?你怎么认识他的?现在就去请他来好不好?”秦穆公急了,一口气冒出四个问号来。公孙枝比公子絷高明十倍,百里奚比公孙枝高明十倍,这个人比百里奚还要高明十倍,那该有多高?
      “主公,说起来,那话儿就长了,听我慢慢说来。”百里奚喝了一口酒,将碗放在桌上,这才甩开腮帮子,讲起那过去的事情。
      正是:往事轻易不回首,回首起来泪长流。
      姓白的朋友请注意,百里奚是白姓始祖之一,请在此分享你们先祖的坎坷经历。
      百里奚的故事
      百里奚,字井伯,虞国公族。祖上封在百里而得姓,到了百里奚这一辈,就什么也没有了,成了一个光棍士。
      家里只有几亩薄田,没钱的亲戚你不愿意理人家,有钱的亲戚人家不愿意理你。熬到四十岁上,这才好不容易娶了一个老婆,杜家的姑娘,排行第_网量铲除。如今公子无知挺身而出,拨乱反正,担当大任,大家可以安心过日子,不必惊慌云云。
      另一张是招贤广告,意思是:国家要发展,人民要富裕,离不开齐侯的英明领导,也离不开广大人才的贡献。目前,大把职位空缺,希望各国人才踊跃报名,共同加入为齐侯效力的队伍。
      招贤广告下面,就有两个招聘人员进行现场招聘,应聘者络绎不绝。
      “大哥,太好了,我们的机会终于等到了。”百里奚高兴啊,真是来得早不如来得巧。说着,百里奚就往前挤,要去报名。蹇叔在后面一把抓住他,直接就给拉出来了。拉到一个偏僻一点的地方,蹇叔劈头就说:“兄弟,脑子进水了吧?脑残了你?”
      蹇叔的话说得百里奚云里雾里,自己做错什么了?
      “大哥,你什么意思?”
      “兄弟,你知道这个公子无知是个什么人吗?人见人恨啊。听说过吗,干革命要跟对人。跟错了人那是很危险的。”关键时刻,蹇叔保持了高度的革命警惕性,非常清醒。
      百里奚恍然大悟,这个道理他懂。
      于是,哥俩不为所动,该买什么买什么,买够了,拍拍屁股,扬长而去。
      蹇叔的家在宋国的鸣鹿村,地方挺好,山清水秀。
      回到家中,蹇叔的老婆孩子高兴得像猴子看见香蕉一般。蹇叔又把百里奚介绍给他们,大家也都客客气气。
      一转眼过去十多天,百里奚在蹇叔的家里过得比在自己家里还舒服,不过整天看着人家一家人团圆,难免心中想起自己的老婆孩子来,也不知道老婆孩子还活着没有,也不知道他们过得怎样,也不知道老婆有没有跟人私奔。
      这一天,百里奚听_网人说伟大首都的王子颓喜欢养牛,正在招聘养牛的牛郎。百里奚心想,不如先去当牛郎,一来有口饭吃,还能把老婆孩子接过去,二来也可以找机会看能不能混上去。想好了,百里奚来找蹇叔,要告辞上路。
      “大哥,你看,我在这里住着虽然开心,可是也不是个长久之计,我准备前往洛邑,去当牛郎。”百里奚先客气了几句,然后把自己的想法说出来。
      “当牛郎?”蹇叔大吃一惊,没想到这个百里兄弟还有这样的想法,“兄弟,那可是体力活,你这体格行吗?”
      “没问题,别看吃得不好,身体还行。”
      “那可是技术活,你有技术吗?”
      “不瞒大哥说,我从小就当牛郎的。”
      “唉,人各有志啊,我也不好拦你。不过,当牛郎要有客户才行啊,你人生地不熟的,到了那里怎么揽活啊?”
      说到这里,百里奚才恍然大悟,原来两个人说拧了。
      “大哥,我说的牛郎,是养牛的,不是做鸭。”当下,百里奚把自己听说的王子颓招聘牛郎的事情说了一遍,说罢,哥俩哈哈大笑。
      “兄弟,既然你要走,大哥也不能拦你。这样,你先去看看,一个月后我也过去,看看有没有咱们的机会。”蹇叔表态支持。
      第二天,蹇叔凑了些盘缠给百里奚,送他上路了。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1963/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