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历史军事 > 说春秋之二·秦晋恩怨 > 第五十三章 秦故事一:两个大馍
    晋国灭了虢国,回家的路上顺手灭掉了虞国。事情太简单,基本上相当于顺手踩死一个蚂蚱,不用浪费笔墨。
      虞公可没有虢公的运气好,被晋军生擒活捉,献公将他带回绛,对他还算不错,祖宗的牌位给他自己保管,又给了一小块地,当了个小地主。
      春秋时候这点好,灭了你的国家,不灭你全家,还让你当小地主。
      不过,一口气灭了两个公国,晋献公还是有点害怕。不管怎么说,人家爵位比你高啊,你凭什么灭人家?再说,虢公和王室的关系那是大家都知道的,怎么说人家也是中央领导人。如果周王发布命令,再说动齐桓公率领联合国军队来讨伐,那还真是一件麻烦事。
      怎么办?灭人家之前献公没有想到这么多,现在两个国家都灭了,问题来了。
      忽悠周王室
      “老荀,你看看,这怎么处理?”献公把荀息给叫来了,荀息一听,也有点头大,什么都想到了,没想到这个。
      荀息傻眼了,献公召开卿大夫大会讨论这个问题,可是没人有办法。
      怎么办?这个时候,献公想起老丈人来了。谁?狐突。
      “狐突一定有办法。”献公派人去把狐突给请来了,他知道,别看这_网个老狐狸整天在家里装病,其实什么事情都瞒不过他。
      献公把事情大概说了一遍,又说些除了老爷子没人有办法的屁话,请老爷子出主意。
      “荀息不是挺能干吗?让他想办法啊。”狐突特别讨厌荀息这个人,所以先说两句风凉话。
      “他有办法,就不用惊动您老人家了。”
      别说,老狐狸还真有办法。
      “主公,其实这个事情不难。不是有那么一句话吗:没有永远的朋友,只有永远的利益。你现在就派人去洛邑,把虞国祖庙里的宝贝都带去,再告诉周王,说今后虞国虽然归了晋国,但是虞国的税收全归王室。至于虢公的祖先的牌位,咱们过几天也给送到首都去。现在王室穷得一塌糊涂,平白无故得了虞国的税收,还不高兴死?”老狐突可不是老糊涂啊,看问题很透彻。
      献公一听,好主意啊,立马派人前往洛邑,该送的送,该承诺的承诺。周王一看,又省事又实惠,傻瓜才不干。因此,周王决定不管虢公的事情了。
      中央最高领导人都这样,也就怪不得春秋大家都这样了。
      有人问:献公真的把虞国的税收给了周王室吗?献公会从坟墓里跳出来:我傻啊,辛辛苦苦打下来,凭什么给他们?
      说来说去,最高领导人被忽悠了。
      假途伐虢,就是这段故事。
      接下来就要开庆功宴了。
      献公大宴群臣,发奖的发奖,表扬的表扬。
      荀息功劳最大,奖励最多,喝得也最多。喝多了之后,荀息要炫耀一下了。
      “来、来人,把那四、四、四匹宝马给牵上来。”荀息下令。立即有人出去,不多时,宝马牵了进来。荀息端着酒就来找献公了:“主、主公,把马、马还给你,还是那四、四匹马吧?”
      献公也高兴,笑道:“马则吾马,齿亦老矣。”啥意思?马还是我的马,不过已经老了。
      众人大笑,正在高兴,门前侍卫进来禀告:“主公,秦国有使者来到。”
      “秦国。”晋献公愣了一愣,其实,每个人都愣了一愣。
      晋国从来没有跟秦国打过交道,他们来干什么?
      土包子求婚
      既然说到了秦国,还是按照惯例,先说说秦国的由来。
      《封神演义》中商纣王有两个部下是父子,姓嬴,父亲叫蜚廉,儿子叫恶来。父亲跑得快,儿子力量大,活到今天的话,就是刘翔和张湘祥了。不过他们的年头不好,没赶上北京奥运会,赶上周武王伐商了,结果恶来为国壮烈牺牲,蜚廉自杀身亡。
      恶来的后代叫非子,因为给周孝王养马养得好,被封在秦。作为一个附庸,非子就叫秦嬴。秦嬴传了三代,到了秦仲,秦仲被犬戎所杀。秦仲的五个儿子率领七千周兵击败了犬戎,于是大儿子庄公继位,并且占有了犬丘和大骆,地盘扩大。
      庄公的儿子襄公因为护送周平王东迁,被封为伯爵,秦正式成为诸侯。之后,又经过文公、宁公、武公、德公、宣公、成公和穆公。历代秦国国君都有一个特点,就是蚕食周边小国。因此,到穆公继位的时候,秦国已经是一个中等以上的国家。
      有人会问:为什么短短一百一十年的时间里,秦国竟然经历了八任国君?原因很简单:秦国的习俗是兄终弟及,武公和德公是兄弟,宣公、成公和穆公也是兄弟。
      现在,秦穆公为秦国国君。
      秦穆公任好,是秦姓和缪姓的祖先。
      与他的历届前任一样,秦穆公登基之后继续扩张,登基第一年就吞并了茅津。
      周边的小国一个个被消灭,穆公却有些烦躁起来。为什么烦躁?就像一个发了财的土老帽一样,单单有钱已经不能满足,要混进上流社会啊。
      这么多年了,秦国就像是一个被遗忘的国家,一个被扔进狼群里的孩子,中原国家几乎都忘记还有这么一个国家了。
      “怎么办?咱们有地盘了,有人马了,有女人了,可是,咱们没文化啊,说来说去,还是一帮土包子。我想跟中原正统混一混,长长见识,扮扮斯文。兄弟,你还去过中原,也算咱们秦国的文化人了,你有什么办法?”这一天,秦穆公把公子絷(音执)给请来了。公子絷是谁?秦穆公的异母弟弟,秦国的庶长。庶长是个什么东西?
      原来,秦国长期与中原国家隔绝,也没个什么正规的官制,除了国君之外,最大的官就叫庶长,直译就是“老百姓的头儿”。庶长什么都干,和平时期当总理,战争时期当将军,反正就是他了。至于什么上卿啊、太傅啊、司空啊这些职位,秦国人听都没听说过。
      “我看,咱们不妨先从婚姻开始,不是离着晋国近吗,就向晋国求婚吧。”公子絷出了这么个主意,其他的也想不到。
      “好啊好啊,这活就派给你了。”秦穆公觉得这个主意好,当时就拍板了,“除了求婚,有那素质高的人才,捡大号的弄几个回来。”
      就这么着,公子絷带着一车狼皮就去了晋国。
      秦国国君来求婚了,晋国卿大夫们都觉得好笑,这不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吗?
      也没等献公提问,卿大夫们你一言我一语就讨论开了,基本上没有一个人支持。
      “好吧,你回去告诉你们国君,我愿意让他做我的女婿,秋收之后来迎亲,我把大女儿嫁给他。”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也出乎公子絷的意料,献公很爽快地答应了。
      献公派人送公子絷去国宾馆休息,卿大夫们叽叽喳喳,对献公的决定表示不理解。
      “你们知道什么?你们看见那一车狼皮了吗?那得多少头狼?这充分说明秦国国君很有诚意。既然这么有诚意,我女儿去了一定会很受宠。你们知道吗?一个女人,最大的幸福就是被男人宠。”献公高声说。其实,他还有一个理由没说出来,那就是自己的大女儿伯姬,也就是申生的同母妹妹,那时候已经二十一岁了,再不嫁出去,就砸手里了。这么大岁数,要嫁给中原诸侯是不大可能的,也只有秦国这样没什么讲究的国家还能接受。
      不管怎样,献公觉得挺好,至少把女儿嫁掉了。
      人才难觅
      公子絷非常高兴,没想到这么顺利就把婚事搞定了,这个功劳可不小。
      除了求婚,公子絷还有一个使命,那就是挖几个人才回去。公子絷心想,晋侯的女儿都到手了,高薪诚聘几个人才应该也很简单吧。
      公子絷没想到的是,人才还真不好找。
      人才太少?不是。找不到人才?也不是。
      公子絷在晋国住了三天,第一天还打听打听哪个大夫是人才,然后上门拜访,盛情邀请前往秦国,条件都开得很好,封邑面积至少是晋国的两倍,高额安家费,十二个美女,此外,只要干得好,半年之后就可以担任庶长。
      “庶长?庶长是什么东西?”晋国人根本不知道这是什么玩意,就凭这个滑稽的名字,谁也不肯去。
      没办法,第二天,公子絷把目标放在了士的身上*网,成功人士不愿意去,士总会愿意吧?谁知道,士也不愿意,说起秦国,大家都说那里遍地野狼,老百姓都吃人肉。尽管公子絷再三解释,谁听他的?
      第三天,公子絷没办法了,在大街上看见谁就问谁去不去秦国。谁去?还是没人去。到晚上,公子絷甚至动员国宾馆烧开水的大爷去,也被断然拒绝了:“我老了,还想多活几年,秦国的狼太多了。”
      公子絷感到自己很失败,很没有面子。
      第四天,公子絷失望地上路回家了。出了绛城,一路向西。走不多远,看见前面有一个流浪汉。只见这个流浪汉长得高大魁梧,一脸的胡子,一身衣服破破烂烂,遮不住浑身的肌肉。流浪汉的手里拿着一个破碗,抖抖索索等着施舍。
      俗话说:乡下人心肠好。公子絷看见这个人可怜,心说干脆在晋国做个好人吧,也显示秦国人没有传说中那么差劲。
      “喂,过来,给你一个馍。”停了车,公子絷对流浪汉喊。
      流浪汉瞪了他一眼,一动不动。
      公子絷一看,这人还挺有骨气。语气温和一点,说:“请过来,我这里有馍吃。”
      流浪汉又瞪他一眼,还是不过来。
      公子絷心说,我这已经够客气了,他还不肯过来?这不是死要面子活受罪?再想想,猛然想起来,别看这流浪汉是个流浪汉,基本上可以肯定是个士。为什么呢?因为士农工商四大社会类别中,后面三者都是有恒产恒业的,都是有正当职业的,如果放弃正当职业来流浪,那是属于犯法的。只有士没有正当职业,才有流浪的权利。你再看这个人的长相,尽管可怜兮兮,眼睛里却还有一股傲气。
      “先生,我有馍,赏个脸吃一个吧。”公子絷更客气了,倒好像他在求流浪汉。
      流浪汉这才走了过来,公子絷亲自取了一个馍,双手递给他,流浪汉双手接过去,行了个礼,走到一边,蹲下去吃馍。
      公子絷一看,这人要了一个馍,竟然也是这么有礼貌。等流浪汉把馍吃完,公子絷看他像是没有吃饱,又送了一个给他。
      两个馍下肚,流浪汉明显有一种满足感。他把碗放在一旁,走到公子絷的面前,又躬身施了个礼,朗声说道:“公子,我公孙枝虽然流落街头,好歹也是个士,我不能无缘无故受别人的恩惠。你赐给我两个馍,我一定要有所报答,说吧,我怎样才能报答你?”
      原来,这个流浪汉叫公孙枝,字子桑,从这个名字就知道是晋国公族,不过不是曲沃那边过来的公族,而是被推翻的晋侯缗这边的公族,所以才混得这么落魄。不过话说回来,也幸亏是晋侯缗这边的公族,否则早给灭了。
      看公孙枝的举止,再听他说话,公子絷就觉得这个人不简单。猛然,他有了一个想法。
      “既然你这样说,那好,你跟我回秦国。告诉你,我是秦国庶长公子絷,你跟我回去,就算是我秦国人才引进计划中的第一人。”公子絷决定把公孙枝带回秦国,人才啊。
      “啊,去秦国?”公孙枝的眼里充满了沮丧和绝望。
      “去了秦国,你就是大夫,吃香的喝辣的,娶六个老婆,不比在这里当流浪汉强?”
      “唉,”公孙枝叹了一口气,“谁让我吃了你那两个馍呢?”
      秦国的第一个外教:公孙枝
      回到秦国,公子絷安排公孙枝住下,换了一身好衣服,洗个澡,然后带他去见秦穆公。
      公子絷首先汇报了此行的情况,说晋献公爽快答应亲事,迎亲时间都已经定好。然后说到人才引进,这个时候把公孙枝介绍给了穆公。
      穆公非常高兴,一来跟晋国要成亲戚了,二来还请来了公孙枝这样的人才,看上去就是人才。
      三个人一边喝酒,一边聊了起来,主要是秦穆公和公子絷向公孙枝请教。公孙枝虽说是个破落贵族,但是义务教育没落下,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当下甩开腮帮子,一边吃一边说,主要介绍中原的礼仪、制度、人文,等等,听得穆公目瞪口呆,大长见识。
      “看见没有,我们简直就是野蛮人啊。子桑先生,从今以后,你就负责秦国的教育工作,从野蛮人变成文明人,就靠你了。”穆公太高兴了,就像地下党见到了组织上派来的人。
      公子絷一看,这公孙枝还真有两把刷子,当时一激动,然后一冲动,对穆公说:“主公,干脆,我这庶长也别当了,子桑先生来就行了。”
      “好啊。”穆公同意。
      公孙枝很激动,也很感动,人家秦国人真是太厚道了,太好骗了,太什么了。可是,公孙枝不冲动,他知道自己是什么材料,在秦国他算人才,在晋国他什么也不算。要管理秦国这样的国家,他知道自己不行。
      “不行,在下实在没有这样的能力,做个大夫辅佐公子絷,我就很满足了。”公孙枝一再推辞,打死也不当庶长。
      没办法,穆公任命公孙枝为大夫,主要职责就是编制制度,教化人民。
      秋收之后,到了冬天,迎亲的日子到了。
      按规矩,秦国依旧派出公子絷前去晋国迎亲。晋献公也挺高兴,把大女儿送出了门,总算给嫁出去了。
      公子絷一路上唱着秦腔,高高兴兴把伯姬给带回了雍城。雍城在哪里?当时的秦国都城,在今天的陕西省凤翔县。
      秦穆公高兴啊,终于娶到一个有文化有教养的老婆了。高兴到什么程度?穆公决定把晋国陪嫁过来的东西都当庭打开,给大家开开眼界。
      “哇。”第一件陪嫁打开的时候,大家都惊奇地叫了出来。什么东西?史书上没记载。随着一声声的“哇”“哇”,陪嫁品都被打开了,大家都说好。
      东西看完了,看看人吧。于是,除了新夫人之外,其余晋国随从人员都到朝廷点名,顺便给每人发纪念品。
      “张三。”“李四。”“王老五。”一边点名,大家一边看,觉得晋国人看上去就有文化。
      可是点着点着名,出问题了。
      “百里奚。”
      没人答应。
      “百里奚,百里奚来了没有?来了举个手。”
      还是没人答应。
      百里奚没来,百里奚为什么没来?晋国的陪同官员说话了:“百里奚这个老头在半路上跑了。”
      “跑了,为什么要跑?”穆公有点不高兴了。
      “这个,他不是晋国人,可能跑回家了吧。”
      “不是晋国人?”穆公又不高兴了,怎么弄个外国人来冒充晋国人?
      穆公正在不高兴,公孙枝说话了。
      “主公,这个百里奚我知道,他是虞国的贤臣,晋国灭了虞国,把他也捉到了晋国,这次把他当成陪嫁的奴仆,他当然要跑了。”公孙枝知道百里奚,连忙解释。
      “贤臣?既然是贤臣,我们求贤若渴啊,把他弄来啊。”穆公听了,反而高兴了。说到这里,穆公去看公子絷,公子絷几乎哭出来,“唉,我怎么这么笨?有眼不识贤臣啊,那个老头我在路上见过好几次啊。”
      世界上的事情就是这样的,你苦苦寻求却寻不到的,也许就在你身边。只有当你失去之后,你才知道你失去的是什么。
      穆公很迫切,公子絷很懊恼,秦国人很倔强。
      所以,穆公和公子絷决定,一定要把百里奚找回来。
      公子絷亲自率人沿途去找,首先确定了百里奚逃走的地点,之后向南搜寻,一路上打探,最终,功夫不负有心人,百里奚的下落打听到了——他逃到了楚国的宛(在今天的河南南阳境内),被楚国人捉走,去放羊了。
      公子絷回到雍城,把上述情报向穆公作了汇报。穆公紧急召见公孙枝,和公子絷一起,讨论如何把百里奚给弄回来。基本上,我们把这项行动命名为“拯救老头百里奚”。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1963/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