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历史军事 > 说春秋之二·秦晋恩怨 > 第四十九章 阴阳服和奥运金牌
    晋国两军准备讨伐哪里?
      晋献公打开地图,在晋国的北面、西面和南面画了三个圈,然后说:“就他们吧。”
      这三个可怜的圈分别是霍国(山西霍县西南)、耿国(山西河津县东南)、魏国(山西芮城县东北),说起来,都是晋国的同姓国家,都是周文王后代的国家。
      自家兄弟还要打?献公说了:“这年头,谁跟谁不沾亲带故?不打他们,打谁?”
      灭三国
      两军出动了,申生的下军作为前哨先行,献公的上军随后出发。
      献公是一个爱好打仗的人,亲自上战场是他的习惯。他知道上战场可不是看戏,因此二五是用不上的。
      献公决定用两个新人,一个是赵夙,一个是毕万。其中,赵夙为御戎,毕万为车右。这两个人是什么人?为什么用他们?
      这里,要说一说晋国的人才来源了。
      晋国的人才来源主要是两个方面,一个方面是公族,譬如狐、栾、韩、贾、郤等姓氏;另一个方面是外来移民,而外来移民中的人才又主要来自周朝的伟大首都。
      投奔晋国的京城人士主要是两种人,一种是怀才不遇或者对王室不满而出走的,另一种是逃避罪责而出逃的。两种人都属于那种有开拓进取精神的人,或者有胆量的人。
      为什么他们多半选择了晋国,而不是秦国或者楚国和齐国?首先,齐国太远,而秦国直到东周才开始建国,楚国属于南蛮,只有晋国在地理上近、血缘上亲,价值观念上又很开放,因此大家都愿意去晋国。
      而最根本的原因,是晋国对外来移民的鼓励。因为晋国人口稀少,特别是周人的人口不足,因此历代晋国国君对移民都是无限欢迎,对伟大首都的移民则是青眼有加,多有重用。
      赵夙和毕万就都是京城移民或者京城移民的后代,其中,赵夙的祖先从周厉王年代移民晋国,毕万则是第一代移民。
      那么,晋献公为什么让赵夙为御戎而让毕万为车右呢?这里有个历史原因,因为赵夙的祖先擅长驾驶,当年拉着周穆王上天山会西王母的造父就是他的祖先,而毕万从祖先毕公高开始就是著名的勇士,做车右可以说是再合适不过。
      魏、霍、耿三国都是小国,尽管各自也都有一军的编制,可是人力财力有限,三个国家加起来也凑不够一个军。
      晋国大军一到,摧枯拉朽一般长驱直入,将三个国家一一灭掉。而申生的表现令人赞叹,不仅具有指挥才能,而且身先士卒,十分勇猛。更难能可贵的是,他的军队纪律严明,决不扰民,因此所到之处,竟然大受欢迎。
      大军凯旋,论功行赏,申生被任命为上卿,依旧镇守曲沃。前文说过晋国没有卿,因此申生就是第一个卿。赵夙和毕万表现英勇,献公将耿封给了赵夙,将魏封给了毕万。
      卿是什么?用句古代常说的话,那就叫做“位极人臣”,也就是说,做臣子,这就是最高点了。
      到了这个时候,士蒍就看得更清楚了。申生是凭功劳当上卿的,如果再有功劳怎么办?还怎么提拔?什么叫功高震主?
      功劳太大是会引起领导警惕的,即便你是领导的儿子。
      第四幕床戏
      地点:后宫,献公的卧房
      时间:半夜
      背景:床上,献公和骊姬光着膀子,盖着被子,躺在一起。献公睡着,灯光摇曳。窗外,月光惨淡,一阵乌云过来,月光消失。
      (这出戏在《国语》上有详细记载:“优施教骊姬夜半而泣谓公曰。”什么意思?就是说这出戏是优施导演的,时间选择了半夜,骊姬哭着对献公说话。)
      半夜,青蛙在叫春。
      哭泣的声音从一个房间里传出,镜头缓缓进入房间。床上,骊姬露出雪白的膀子,在那里哭着,哭声越来越惨,越来越大,眼泪和鼻涕都滴在了枕头上。
      正在打鼾的献公被吵醒了,他大吃一惊,暗说:夫人为什么哭了?还哭得这么惨?难道她想起初恋情人来了?
      “夫人,为什么哭?有什么伤心事?”献公侧躺着问,搂着骊姬的肩膀。
      “你,你杀了我_网吧。”骊姬哭着说,两只手盖住自己的脸,酥胸半露。
      献公腾地坐了起来,胸毛毕露。他摸摸骊姬的额头,再摸摸自己的额头,没发烧啊。
      “无缘无故,为什么要杀你?”献公摸不着头脑,奇怪地问。
      “我听说申生爱护百姓,很得人心,很多卿大夫都向着他,再加上还占着曲沃,很多人说他随时会取代你啊。如今他又开始散布谣言,说我迷惑你,祸国殃民啊。我恐怕他会以此为借口叛乱啊。不如你就杀了我,不要为了我一个女人而父子反目,让百姓遭受动乱啊,呜呜呜呜……”骊姬一边哭,一边说。
      尽管是半夜,尽管刚才还睡得正香,这个时候的献公已经彻底清醒了。他做了一个简单的判断,首先,骊姬反映的情况是真实的,申生这个兔崽子确实有野心了;第二,看来骊姬跟申生没有什么不正当男女关系,骊姬是个深明大义的女子,对自己一片忠心;第三,骊姬这样好的女人,申生却不肯放过她,真是猪狗不如。
      “他难道会不爱自己的父亲吗?”献公问。
      “我听别人说,爱百姓的人就不会太在意国君。就好比你是商纣王,申生是纣王的儿子,他先把你杀了,对国家不是更有好处吗?听说申生就是这么想的。”骊姬说。当然这都是优施教给她的。
      “那怎么办?”献公问。他有些害怕了。
      “退居二线吧,让申生接班算了。申生上台了,他心里爽了,就会放过你。你再考虑一下,自你的曾祖桓叔以来,谁爱过亲人?正因为六亲不认,所以才能把正宗的晋国给兼并了。”骊姬开始添油加醋,不过她说的倒都是事实。
      “退居二线?凭什么?我辛辛苦苦几十年,出生入死,流血流汗,才有了今天的晋国,这么轻易就退居二线?”献公不是傻瓜,退居二线就等于把自己的老命交到了别人手上,他骤然变得坚定起来。“你不必担心,我自有办法收拾他。”
      这是中国历史上最著名的精彩对白之一,优施的才能简直无与伦比,他撰写了骊姬的台词并且猜到了献公的台词。
      骊姬正准备继续背台词,献公摆摆手说:“等等,我撒泡尿回来。”
      这句对白是优施没有想到的,因为他缺乏一点幽默感。
      毫无疑问,这句话让骊姬浪费了表情。
      献公撒尿回来的时候,骊姬已经憋坏了。
      尿多了会憋,话多了也会憋的,骊姬憋了好长一段台词。
      “皋落狄不断侵扰我国边境,烧杀淫掳,无恶不作。为什么不派申生去讨伐他们呢?如果申生打仗厉害,还得民心,那就要更加小心他了。如果他打不过狄国,那就算是他的罪名,就可以乘机收拾他。再说了,如果战胜了皋落狄,我们的边境就会安宁,还能抢回来不少财富。到时候又有大把财富到手,又可以知道怎样去对付申生,那不是双赢?”这段台词的特点是赤裸裸,像一个成熟的政治家在说话。
      “好,好,就这么办了。”献公听了很高兴。
      “老公,你真好。”骊姬笑着说,然后滚到献公身上,搂着献公的脖子。
      被子被踢开了。
      骊姬完美的裸体展示在镜头中,背部特写,腿部特写。
      “宝贝,这么晚了。”献公小声说。
      “嗯,人家想要嘛。”骊姬嗲声嗲气地说。
      一阵风吹来,灯光摇曳。
      床脚,剧烈晃动。
      灯光的亮度取决于女演员的献身精神,同时也决定了这出戏属于二级还是三级。
      太子变成蛊惑仔
      献公决定让申生率领下军出征东山,也就是皋落狄的地盘。东山在哪里?在晋国的南面。
      任务下达的时候,献公赠送给申生两件东西:一件衣服和一块金玦(音决)。什么是玦?就是环形带缺口的玉佩。什么是金玦?就是普通说的金镶玉。这么个金玦往脖子上一戴,就像个北京奥运会金牌得主。还没出征,先弄块奥运金牌。不知道北京奥运会金牌设计的时候,灵感是不是来自晋献公。
      除了给东西,献公还要有些临行嘱托之类,或者叫战前动员。
      “孩子,报效国家的时候到了,国家考验你的时候到了。”基本上,说来说去,就是类似这些话,几千年来除了用词有些分别之外,核心内容没什么变化。末了,献公还幽了一默:“孩子,听说东山羊好吃,给我扛两只回来。”
      别说,晋献公有点美国总统布什的味道。其实他不是真的幽默,而是感到不自然,试图用这样的话来化解尴尬。
      申生穿着父亲给的衣服,戴着那块金牌就回到了太子府。一进门,就看见府里的人都用异样的眼神盯着他。
      “怎么回事?”申生觉得很不舒服,不过他平时对自己的手下都很和蔼,大家也不怕他。
      看见申生一脸的不解,人们都笑了。
      “怎么回事?笑什么?”申生问。
      “笑你怎么变成蛊惑仔了,哈哈哈哈。”
      “蛊惑仔?”申生皱皱眉头,有人早端来一面铜镜,申生从镜子里一看,自己也禁不住笑了。
      原来,献公给的衣服是左右不同色的,也就是现在所说的阴阳装,那时候叫做偏装。这么大一太子,穿一件阴阳装,戴一块缺了口的奥运金牌,知道的说他是领了父命回来要出征的,不知道的难道不会以为他是个要去参加街舞比赛的蛊惑仔?
      申生把阴阳装脱下来,递给府里的小书童。那个小书童名叫赞,赞拿着衣服,跟着进了房间。赞恭恭敬敬折好了衣服,放好了,看看屋里除了申生之外没有别人,轻轻地说:“公子,我想问问,你这衣服是谁给的?”
      换了别人家,一个仆人哪里敢问主人的事情?只有申生一向对人和蔼,因此赞才敢问。
      “父亲给的,还有这块玉玦,要派我讨伐东山的皋落狄。”申生顺口回答。
      “啊?”赞吃了一惊,脸色变得煞白。
      “你怎么了?”申生问。
      “我可以谈谈我的看法吗?”
      “你说。”申生让赞说。他很喜欢赞,赞是一个很聪明的人,而且很好学。
      赞又沉了一下气,整理了一下思路,之后才缓缓地说:“公子,我觉得你很危险了!国君赐给你奇异的东西,奇就要生怪,怪就要出现反常。派你出征,用左右颜色不同的衣服象征不一致,用金玦暗示冷淡和离心,这就必定是讨厌你、想加害你了。”
      申生听完,愣住了。他的第一反应是想说:“我靠,你太有才了。”可是,身为太子,他不能说这么没身份的话。不过,即便没有说出来,申生还是很惊讶于赞的学识。
      更令他惊讶的是赞的分析简直是滴水不漏,按照赞的说法,自己确实是很危险了。
      怎么办?申生决定去找里克。
      里克是谁?
      里克的担忧
      里克,中大夫,太子党主要人物。
      里克在武公的年代就已经受到重用,论资历、论人脉,整个晋国没有比他更高的。对于晋国所发生的一切,里克一直都看在眼里。他知道献公越来越不喜欢申生,但是这样的事情他也不方便说什么。
      可是,献公要派申生攻打东山的消息传来之后,里克坐不住了。他知道,这是一个极其危险的信号,自己必须有所表示了。
      里克直接去见献公。
      “我听说皋落狄人作战十分英勇,主公还是不要派申生去冒险吧!”里克提出反对意见。
      “干什么不危险?坐车还会起火呢,让他去!”
      “这不是过去的规矩啊,过去国君出征,让太子留守,以监护国家;或者国君出征,让太子同行,以抚慰军心。如今您留守本国,而让太子出征,没有过这样的安排。”
      “过去没有过,我就让它有一次。我听说,立太子的原则有三条:德行相同时根据年龄长幼来决定,年龄相同时根据国君的喜爱程度来决定,喜爱谁但有疑惑时根据卜筮的结果来决定。你不必对我们的父子关系费心,我要通过这次出征来考察太子的能力。”献公很不高兴。
      里克没有说话,退了下来。献公的态度已经告诉了他,申生的太子位是保不住了。怎么办?一路想,一路回家,在家门口,遇上了申生。
      申生干什么来了?求教来了。
      “里大夫,我爹赐给我偏衣和金玦,这是为什么?”
      “国君让你穿偏衣,戴金玦,都是独特的东西,说明对你不薄。你有什么可害怕的?做儿子的,只怕不能尽孝,不怕不能继位。去吧,别害怕。”里克这个时候还能说什么?他只能拣好听的说了。
      “嗯。”申生总算安心了一些,里克的话总该比书童的话要有道理一点吧?
      蛊惑仔出征
      晋献公十七年(前660年),太子申生出征了,穿着偏衣,戴着金牌,打扮得像个蛊惑仔。知道的说他去出征,不知道的以为他是去参加街舞大赛。
      随同太子出征的还有狐突、先友、羊舌突、罕夷、梁余子和先丹木,大家看见申生的蛊惑仔打扮,都有些吃惊。
      “你们看,我爹赐给我这些奇装异服,不知道什么意思。”申生怎么看自己怎么觉得别扭,忍不住还要问问几位。
      “阴阳服呢,意味着在这次出征中你分得了一半君权,金玦是说明你可以决断大事,挺好啊,有什么好担心的?”先友抢先说。这是个缺心眼的。
      狐突摇摇头,叹了一口气:“时令是事情的征兆,衣服是身份的标志,佩饰则是内心的表达。国君如果重视这件事,就应该在春夏时节发布命令,赐给颜色纯正单一的衣服,佩戴的饰物也要合乎规矩。如今倒好,在年底的时候发布命令,就是故意要使事情不顺利;赐给一件蛊惑装,就是要表示疏远;赐给缺个口的金玦,表明意图根本就不是想要征讨东山。杂色表示冷漠,冬天意味着肃杀,金表示寒冷,玦表示决绝。公子啊,你怎么做都不会有好结果的。”
      尽管申生不是自己的外孙,狐突还是很喜欢他,希望他能够成为将来的国君。
      梁余子也是一脸的担忧,他补充说:“我听说领军出征之前应该在太庙接受任务,在祭祀土地神的地方接受祭肉,并且还要有合规的衣服。如今规定的衣服没有得到,反而弄了一件蛊惑装,真不是什么好兆头。我看,即便仗打胜了,恐怕也会找个什么罪名。我看,不如逃命算了。”
      申生听得浑身起鸡皮疙瘩,问剩下的几位:“你们怎么看?”
      “我看前面两位说得对,逃命比较稳妥。”罕夷说。
      “我听说,这样的阴阳衣不是随便穿的,这样的衣服一定是要让方相氏(即巫师)诅咒后才能穿的。方相氏的诅咒一定会说:‘消灭光敌人才能返回。’但问题是,敌人难道能消灭完吗?我也认为该逃命。”先丹木也认为申生该逃。
      申生转头去看狐突,狐突是他两个弟弟的姥爷,他也一直把狐突当姥爷。遇到了这样的问题,他希望姥爷给个建议。
      “我听说,国君喜欢宠臣,大夫就危险;国君喜欢女色,太子就危险。我看,上策是逃到齐国,你娘是齐国人,齐国一定好好待你。而且齐国现在称霸中原,以后你也可以借助齐国的力量回来。中策是投奔北翟,虽说有投敌的名声,但是紧挨着晋国,晋国有什么变动,回来也方便。下策就是撤军回去,主动让出太子位。”狐突沉吟片刻,给出这样的回答。
      申生有些犹豫了,这仗还没打,主帅先逃命了,是不是太搞笑了一点?这样的话,老爹的老脸往哪里放?
      这时,一直没有说话的羊舌突说话了:“我觉得不能逃,违背君命就是不孝,放弃职守就是不忠。虽然我们都能感受到国君对你的疏远,但是你也不能不孝不忠啊,我看,即便战死也不能逃命。”
      申生点了点头,他决定听羊舌突的。
      到了稷桑这个地方,狄人早已经出兵相迎。
      这一仗十分惨烈,晋军在申生的率领下打得勇猛异常,一举歼灭狄军,顺势灭了皋落狄。
      在外人看来,申生出色地完成了任务。
      回到晋国,狐突就病了,从此闭门不出。
      其实,每个人都知道,狐突并没有病,他只是明白现在要重新评估晋国的形势了。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1963/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