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历史军事 > 说春秋之二·秦晋恩怨 > 第四十三章 齐桓公有野心了
    郑文公跑了,齐桓公气得几乎跳起来。上一次就是这样,为了宋桓公开的第一次联合国大会,结果宋桓公跑了;这一次呢,刚刚救了郑国,郑文公又跑了。
      “奶奶的,来人,把郑国君臣给我追回来。”齐桓公很久没有这么骂过人了,就要派人去捉郑文公。
      “主公,算了,捉回来也不好处置。咱们这里已经有七个国家,再加上王子郑,足够了。等签了新盟约之后,再找时间去讨伐郑国。”管仲阻止了齐桓公,他想得周详些。
      第二天,与会各国举行了结盟大会,共推齐桓公为盟主,大家歃血为盟。
      王子郑代表王室见证了盟会,正式任命齐桓公为盟主。
      忽悠和反忽悠
      郑文公君臣从首止回到郑国,总算松了一口气。
      “老申,你走一趟吧。”郑文公派申侯去楚国建立友好关系。为什么派申侯?
      申侯原本就在楚国混过,伶牙俐齿,会讲黄段子还会看眼色,能吹会拍又会来事,是很会讨好主子的那一类,把楚文王忽悠得十分舒爽,成了楚文王最宠爱的人,令大家都很嫉妒。
      楚文王鞠躬尽瘁之前,专门把申侯叫来,帮他谋条出路。
      “老申啊,我快不行了,我知道你的人缘很糟糕,因为你很贪,不仅贪,而且贪得无厌。我死之后,你肯定混不下去。所以,你趁现在走吧。”别说,楚文王挺够义气,不仅给申侯出主意,还给了他不少银子。
      就这样,申侯从楚国到了郑国。来到郑国,凭着那张嘴皮子,七扯八扯跟郑侯扯成了亲戚,然后发挥自己的特长,没用多久,又成了郑侯最喜欢的下属了。七混八混,竟然混到了总理的位子上。
      所以,到了这个时候,郑侯自然要派他去楚国,熟门熟路的,熟人也多。
      这样的美差,申侯自然要去。当时申请了一车珍宝就上路了,走到半路上,让手下分了半车下来,运回自己家里去了。_网
      到了楚国,楚成王一看,郑国自己来投诚了,当然高兴,收了礼物,又回赠了一车,让申侯转达楚国欢迎郑国加入南联盟的口信。申侯又去会了老情人,这才赶回郑国。
      到了郑国,又是先分了一半楚国的珠宝回自己家里,剩下的再给郑文公,郑文公一高兴,又赏给他不少银子。这一趟下来,申侯算是发了一笔大财。
      基本上,申侯就该算是贪官的祖师爷了。
      从楚国回来,一个老朋友来探访了。谁?辕涛涂。
      “哎哟,老辕,你怎么来了?稀客稀客。”申侯很热情,似乎根本没有发生过告密事件。
      “老申啊,我特地来感谢你啊。”辕涛涂认真地说。申侯一听,什么?来感谢我?说反话吧。再看辕涛涂的样子,不像在讽刺自己。何况,这是自己的地盘,不怕他来惹事。
      “感谢我什么?”申侯依旧笑呵呵地说。
      辕涛涂开始解释,原来,他被齐桓公带回齐国之后,就被安排去了国家大妓院当清洁工。没干几天,恰好遇上齐桓公来光顾,两人就聊起来了。聊得很开心,最后齐桓公说了:“老辕啊,按理说,你忽悠我是不对的,但是你的出发点是为了自己的国家,这证明你是个忠于国家的人。就凭这个,我佩服你。从今天起,你也别扫大街了,可是我也不能让你出去,这样吧,你就住在国家大妓院,每天愿意嫖谁就嫖谁,国家给你买单。”
      就这样,原本做义工的辕涛涂成了公费嫖客,这三个月过得那叫一个充实,尝遍了天下美色。过了三个月还不想走,最后还是管仲劝他爱惜身体,这才把他劝回来。
      “我这辈子算是没白活了,你说我是不是要谢谢你?”辕涛涂把自己说成了因祸得福,因此来感谢申侯的举报之恩。
      “真的?国家大妓院公费嫖娼?”申侯把眼瞪圆了,早知如此,还不如举报自己呢。
      总之,两个人现在还是朋友。不仅是朋友,而且是更好的朋友。
      申侯邀请辕涛涂参观了齐桓公命令郑文公赏给自己的虎牢城,这可是一座大城。能弄到这座城,除了举报有功之外,与申侯一路上不间断地向齐桓公拍马屁套近乎密不可分。
      辕涛涂一边参观,一边称赞,很是羡慕。
      “老申啊,这座城没得说,别说郑国,就是整个大周也找不到几座。不过呢,恕我直言,城池有点旧了,你看,那个地方应该加固,那边应该粉刷一下,还有那边,怎么弄个亭子装饰一下就协调了。”辕涛涂提建议。申侯不停点头,觉得有道理。
      住了两天,辕涛涂告辞回陈国,临走之前两人约好过三个月再见。
      “再来的时候,希望看到你这里焕然一新啊,哈哈哈哈。”辕涛涂高高兴兴,驱车走了。
      辕涛涂走之后,申侯开始按照辕涛涂的建议修整城墙。
      有人会问:这么说来,辕涛涂不是成了公费嫖娼的祖师爷。错,辕涛涂那是在骗申侯呢。
      实际上,辕涛涂在齐国的义工生涯十分凄惨,打扫垃圾、洗床单、洗衣服、淘粪池什么都得干,看别人嫖自己干着急。那三个月,真是地狱般的煎熬。
      辕涛涂发誓要报仇,在冥思苦想之后,他想出了这个办法,他要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他要忽悠申侯,然后出卖他,最后要他的命。
      申侯之死
      转眼之间第二年夏天到了。
      该来的终究是要来的。
      齐桓公三十二年(前654年),以齐国为首的联合国军队讨伐郑国。
      郑文侯一面死守,一面派申侯前往楚国求救。
      申侯去了楚国,而另一个人偷偷去找郑文公了。谁?辕涛涂。
      辕涛涂来干什么?举报。
      “主公,你要当心申侯啊,你看他又是修城,又是跑楚国跑这么勤快,他对主公您有很多怨言,说虎牢是齐侯赏给他的,他的功劳那么大,您却一点赏赐也没有。您当心吧,我听说他想借着楚国的力量强占郑国呢。”辕涛涂就这么说,也不管郑文公信不信。他知道,这样的话,郑文公就算不全信,也会信一部分。
      郑文公嘴上不信,心里很是怀疑。
      那一边,申侯到了楚国求救。
      楚国君臣一商量,子文出了个主意,什么主意?攻打许国。这样,联合国军队必然救许国,郑国之围也就解了。
      楚国军队立马出发,攻打许国。联合国军队果然去救,于是楚国撤军,联合国军队也不再攻打郑国。
      照理说,申侯算是立了一功,回到郑国,满指望弄点奖赏。谁知郑文公没给什么好脸,说了句辛苦了就算完事。申侯大失所望,不免有些怨言。
      又过一年,又是夏天,齐国军队又来了。
      这一次,齐桓公没有调动联合国军。正因为没有调动联合国军队,郑文公害怕了。通常,联合国军队名义上人多势众,战斗力很一般,主要是用来吓人的。相反,如果是齐国自己出动,那战斗力没得说,目标就是消灭你。齐国来狠的了,而楚国很可能不敢与齐国公开对抗。怎么办?郑文公愁死了。
      这个时候,一封鸡毛信寄到了孔叔的手里。信中写道:“蹿唆郑国背叛齐国的是申侯,帮助郑国与楚国往来的是申侯,窃取虎牢准备造反的还是申侯,而齐国最恨的还是申侯。这样的人为郑国带来了连年战争,为什么不杀了他向齐国谢罪呢?”
      谁写的信?辕涛涂。
      孔叔一向很讨厌申侯,当即把这封信送给了郑文公。郑文公一看,就是这么回事啊,这鸟人自己发财,害大家受苦。于是当即召申侯来见,申侯以为又是派自己去楚国求救,又能发一笔小财了。
      “申侯,你让我们投靠楚国,如今齐国又来了,楚国怎么不来救?没办法,借你的狗头一用。”郑文公说完,连辩解的机会都不给申侯,直接叫人将他拖下去砍了。
      可怜申侯,算计了一辈子,临死连自己被谁算计都没弄明白。
      人头送到了齐军大营,再加上郑文公诚恳的道歉和认错以及孔叔和管仲的交情,齐桓公原谅了郑国,而郑国又重新加入了联合国,回到了组织的怀抱。
      齐桓公托孤
      到了冬天,出大事了。
      周惠王驾崩了。
      王子郑担心王子带趁机搞破坏,于是严密封锁消息,一面派弟弟王子虎前往齐国报丧,请求支持。
      齐桓公一看,好事啊,当即发出联合国维和部队征集令,于是八个联合国成员国各自派遣一名大夫,多的派战车一百乘,少的也有五十乘,浩浩荡荡赶到洛邑。到了这个时候,王子郑才宣布老爹已经过去了,而王子带一看这架势,知道没戏了,老老实实蹲着去了。
      就这样,王子郑成为周襄王。
      齐桓公三十五年(前651年)夏天,齐桓公在葵丘召开联合国大会,算是周襄王登基之后的第一次联合国大会,周襄王派宰孔前往参加。
      每次联合国大会,登坛祭拜,歃血为盟都是固定程序,这一次也一样。大家坐定之后,宰孔掏出两块腊肉来,这是周天子祭祀用的,称为“胙”。这两块腊肉是赐给齐桓公的,别小看这两块肉,这代表了极高的荣誉。
      仪式结束之后,管仲想起一件事情来。
      “主公,你看周王室,要不是咱们全力帮助,王子郑和王子带就是你死我活了。也别只看别人,齐国的世子位还是虚的,早点定下来吧,省得大家有想法。”管仲想的是这件事情,确实,自己和齐桓公都岁数大了,继承人的事情已经很紧迫。
      “这事情我不是没想过,你看,王姬没有儿子,所以没有嫡长子。其他的几个夫人共有六个儿子,再有七个儿子是妾生的,就不说了。这六个儿子中,岁数最大的是大卫姬生的无亏,最贤明的是郑姬生的子昭。我私下里已经答应给无亏了,不过还没有最后定,仲父替我考虑考虑。”齐桓公提起这个事情来,有点头痛。
      管仲早就已经想好了,按常理,就该轮到无亏,可是无亏跟竖貂和易牙混在一起,今后他当了国君,这个国家还有好?
      “没有嫡长,就谁贤立谁,公子昭最合适。”管仲看好公子昭。
      “可是,万一无亏不服气,闹事怎么办?”
      “没关系,我们找一个靠得住的诸侯,把公子昭托付给他就行。”管仲早想好了。
      “那找谁?”
      “宋公。”
      “为什么?”
      年初的时候,宋桓公鞠躬尽瘁了。
      世子兹父继位,就是宋襄公,而兹父的哥哥目夷做了总理。有人问,兹父难道不担心目夷篡党夺权?当然不担心,因为他根本就想把位子让给哥哥坐。
      原来,兹父是夫人生的,因此被立为世子,而目夷是他的庶兄。大概是宋桓公教育得当,兄弟两个之间的关系十分好,宋桓公也很爱他们。
      兹父决定把宝座让给哥哥,于是就去找父亲提出请求,宋桓公就问为什么,兹父说:“我娘是卫国人,我跟我舅舅关系很好,常常去串门,我要是当了国君,就不方便来回走动了。”
      宋桓公拒绝了兹父的请求。
      但是,兹父再三请求,宋桓公只好接受。
      “孩子,你弟弟把世子让给你,你做吧。”宋桓公对目夷说。
      “不行,按着规矩,就该是弟弟,这种坏规矩的事情,我不能做。”目夷拒绝了,不仅拒绝了,还跑到卫国去了。
      兹父一看,你跑卫国了,我也跑卫国去吧,结果哥俩都跑卫国了。
      世界上的事情就是这样奇妙,有的国家兄弟残杀争夺国君位置,有的国家兄弟互相谦让,人跟人的境界真是不能相比。
      后来宋桓公病重,派人去招兹父回来,说:“你要不回来,爹就会忧虑而死。”就这样,兹父才回到宋国,宋桓公把他任命为世子。这之后,目夷才回来。宋襄公就是这样一个人,管仲很喜欢他,觉得他靠得住。
      齐桓公和管仲找到宋襄公,寒暄一阵,话进正题。
      “小宋啊,我准备立公子昭为世子,今后若是公子昭有什么难处需要帮忙的,还请你一力主持啊。”齐桓公说,要把公子昭托付给宋襄公。
      “这……这……我哪里有这样的能力?不过盟主看得起,我一定尽力就是。”宋襄公没有一口答应,但是从心里感激齐桓公看得起自己。
      齐桓公要封禅
      做什么事情都会上瘾,有的人洗脚上瘾,有的人打麻将上瘾。
      齐桓公对召集联合国大会上瘾了,他很享受联合国大会上那种众星捧月、众人拍马屁的感觉。
      夏天刚开完,秋天又要开了。
      文山会海的祖师爷就是齐桓公了。
      谁也没有想到加入了组织就这么麻烦,整天开会什么也干不了。大家都不想去,可是不去还不行。没办法只能去,去了都是应付。周襄王也挺烦,也没办法,派了宰孔去应景。
      这一次的盟会比较无聊,人人都提不起劲来,弄得齐桓公也有些没趣。怎么办呢?齐桓公还想弄出个什么热点来。猛然,他有主意了,他要干什么?他宣布他要上泰山封禅。
      从古到今,从黄帝到周成王,都在泰山封禅。因此,封禅历来是帝王的事情。封禅是怎么回事?封禅分为封和禅两个部分:封泰山,在泰山上筑坛祭天,歌颂上天的威力和恩德;禅梁父(泰山下面的小山),在梁父,扫清地面祭地,感谢大地的养育之恩。*网
      如今,齐桓公要封禅,什么意思?
      他有更大的野心了。
      每个人都反对,但是,每个人都不敢说。
      “管老,你怎么不劝劝?”宰孔悄悄问管仲。
      “人老了,爱面子,我私下劝他吧。”管仲担心当着许多人劝反而会让齐桓公上驴脾气,到时候不好收拾。
      人老了就是这样,犯糊涂,还倔。
      吃完晚饭,管仲去找齐桓公,准备劝劝他,老了老了,别晚节不保。俗话说:晚节最容易不保。
      “仲父,咱们什么时候封禅?”管仲还没说话,齐桓公说了,他还挺兴奋,觉得自己这个主意挺好,就急着去做。
      “主公,我来就是要说这个事情。”管仲早就想好了怎么说,对付齐桓公,他有的是办法。“从古到今,封禅泰山的据说有七十二家,不过我知道的只有十二家,他们是无怀氏、伏羲、神农、炎帝、黄帝、颛顼、帝喾、尧、舜、禹、汤和成王,不是帝就是王,都是受天之命举行封禅大典的。主公啊,我看,你就省省吧,别操这心了。”
      齐桓公一听,有些意外,没想到管仲会反对。不过,他有自己的理由。
      “仲父啊,你想想,_网咱们这些年来做了多少事业啊?北伐山戎,灭了令支和孤竹,最西到了大夏;南讨楚国,最南到了召陵,楚国臣服。三次组织联合国维和部队,六次召开联合国大会,这叫做九合诸侯,一匡天下,哪个国家敢对抗我们?我们这样的功业,难道不是和夏、商、周一样受命于天吗?”齐桓公振振有词。歌词大意就是:老子天下最强,封个禅怎么啦?
      换了别人,被齐桓公这一通说,立马歇菜。可是,管仲是什么人?
      “主公啊,你的功业那是没得说,刚才你说的只是其中的一小部分,咱们帮助周王室维持稳定,帮助鲁国平定内乱,帮助宋国确定国君,帮助卫国和邢国恢复国家,等等等等,你的威望比周天子还高啊。”管仲先给一堆高帽子戴上,看见齐桓公挺高兴,于是接着说,“可是,你知不知道,帝王们封禅那可不是随便跟抽风一样想起来的,那是有征兆的。封禅当年,一定是黄土高原长出了嘉禾,江淮之间长出了三脊草,然后用嘉禾和三脊草进献上天。同时,西边进贡了比翼鸟,东边进贡了比目鱼。有了这些征兆,才敢封禅。可是你看看咱们,嘉禾不生,蒿草茂密,凤凰麒麟没看见,凶禽恶鸟到处跑。主公你说,咱们能封禅吗?”
      要说管仲,那真是没得说,一番话下来,说得齐桓公目瞪口呆,心服口服。
      “那,那算了,等等再说吧。”
      人老了,跟小孩一样,管仲瞎编一通故事,就能把齐桓公给吓回去。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1963/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