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历史军事 > 说春秋之二·秦晋恩怨 > 第四十二章 发财捷径二:出卖朋友
    “大王,我们还是跟齐国讲和吧。如果齐国不同意,其余各国一定不满,联合国军的士气就会受挫,那时我们再与他们决一死战不迟。”子文向楚成王建议。
      “那好,尽快吧。”楚成王早就在这地方待腻了。
      子文再次派出屈完,这次给了充分授权:向周王室进贡的事情你可以答应齐国。但是,割让土地没门,寸土不让。
      就这样,屈完坐上小船,去了对岸。
      五项基本原则
      谈判非常顺利,齐桓公让易牙弄了一桌大餐款待屈完,大家边吃边谈,这大概就是最早的在酒桌上谈生意了。
      屈完转达了楚成王和子文总理对齐桓公和管仲总理的问候,随后提出楚国的和平共处五项基本原则:第一,楚国认错,愿意向周王室进贡茅草十车,以示楚国是周朝不可分割的一个部分;第二,南联盟愿意与联合国签署互不侵犯条约,永保和平大业,楚国愿意成为联合国观察员;第三,希望联合国军队后退三十里,表达诚意;第四,在楚国交验茅草贡品之后,联合国军队撤军;第五,楚国停止侵略郑国并归还郑国被俘人员,齐国也撤出蔡国,蔡国国君认错后回到本国。
      为什么进贡茅草?因为在楚国最早建国的时候,周王室祭祀祖先酿酒用的茅草都是楚国提供的。
      齐桓公看了管仲一眼,管仲点点头,齐桓公于是一拍桌子:“成,就这样了。”
      屈完吃完了红烧狮子头,又大赞一番易牙的手艺,坐着小船过去对岸了。
      “仲父啊,就这么爽快答应他们的条件,太便宜他们了吧?”齐桓公虽说同意了五项基本原则,心里还是不大愿意,大老远跑来,一支箭也没放就回去了,太没面子。
      “主公,楚国和山戎不同。当初北伐,就是要灭了山戎,所以穷追到沙漠。而讨伐楚国,不是要灭了他们,而只是要他们臣服,承认一个中国原则,向王室进贡。如今他们也认错了,也要进贡了,也就等于承认我们联合国盟主的地位了,我们的目的已经达到了,难道非要打仗吗?”管仲这么说,前因后果,说得清清楚楚。
      齐桓公听着有理,于是下令联合国军拔寨都起,后撤三十里下寨。
      “什么?这么爽快就同意了?”楚成王有些诧异,他以为怎么着齐国也该提点类似以女人换和平之类的要求呢。这下倒好,连讨价还价都免了。
      楚成王有点后悔,早知道这么简单,根本就不派人去谈判了。
      “子文,看这样子,齐国人是害怕我们,我们不跟他们签和平协议,立马渡江,与他们决战,你看如何?”条约还没签,楚成王就准备撕毁。
      “大王,不妥吧?咱也是泱泱大国,不能说了不算吧?”屈完当场反对,楚成王这样做,自己今后还怎么在江湖上混?
      楚成王没理他,等子文的意见。
      “大王,屈大夫说得有理。第一,齐国以讲信用著称,也因此让诸侯信服。如今他们是七个国君在这里,我们去了一个大夫,人家七个国君没有欺骗我们一个大夫,我们却要欺骗人家。虽说我们是南蛮子,这点信用还是应该讲的。第二,管仲是什么人?那是圣人哪,等我们渡江的时候,他们来个半渡而击,那我们不是自找没趣?我看,这个协议就这么签了,咱们也不损失什么,无非是十车草而已。”子文的分析很有道理,楚成王听了,点头称是。
      既然想通了,楚成王索性表现得更大度一些。
      “屈大夫,还是你去一趟,带着一车进贡的茅草给他们验,再带上七车金银财宝,给对面的七个国君一人一车,就说是大家辛苦来一趟,我不能做东,只好赠送车马费。”楚成王够大方,要让联合国军队看看自己的实力。
      屈完又到了北岸。
      上岸之后,屈完驱车向北,十里处见到一座军营,数一数,一百乘齐军战车,战士都是最精猛的。屈完明白,这些齐军一定就是防备楚军渡河的。看来,子文真是料事如神。
      来到联合国军大营,屈完觐见齐桓公,呈上国书,交割了珠宝和进贡用的茅草。
      齐桓公大喜,当场将茅草验明,发还屈完,让他们自己送去周朝王室。七车珠宝中,将六车珠宝分送六路诸侯,剩下一车,令人单独送往许国,齐国分文不取。
      屈完看了,暗中佩服。
      “大夫辛苦啊,稍后请品尝我们做的红烧海参。趁现在空闲,来看看我们的军队。”齐桓公邀请屈完阅兵,要让他看看联合国的军威。
      “荣幸荣幸。”屈完也想看看。
      于是,齐桓公带着屈完来到中军点将台上。一旁,管仲指挥七国军队演练阵形。一时,鼓声大震,号角齐鸣,七国军队喊声阵阵,进退有序,十分威武。屈完注意到,齐国军队始终在南方,他知道,这是要随时提防楚军。
      “我有这样的军队,什么地方不能攻克?什么对手不能战胜?”齐桓公故意这样对屈完说。
      “在下不敢苟同,”屈完是楚国著名的利嘴,当然不会吃亏,他很沉着,“主公代替周王室号令天下,若是以德服人,谁敢违抗?若是想靠武力的话,楚国虽然是偏僻小国,但是以方城山为城墙,以汉水为护城河,就算贵国有百万雄师,有什么用武之地呢?”
      齐桓公一听,这小子嘴挺硬。不过再想想,还真是这么回事。
      “老屈,你真是个人才啊。”齐桓公夸奖屈完,也算给自己一个台阶。
      “主公,承蒙您宽宏大量,原谅了楚国的过失,让我们也有幸加入联合国,我想我们是不是可以签约了?”屈完给了齐桓公一个下不来台,现在赶紧拍拍马屁。
      齐桓公果然又高兴了。
      签约仪式也就是歃血为盟的仪式,联合国都是君主出席,楚国则是屈完代表楚成王。从内容来说,楚国处于下风,因为内容就是楚国承认齐国的领导地位,承认楚国是周朝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但是从形式来说,楚国又占了上风,因为人家都是国君,楚国则连总理都没有来。
      好在大家心照不宣。
      第一次南北战争,浩浩荡荡,双方纠集了两千乘战车,十余万士兵,从春天对峙到夏天,最终未动一刀一枪,和平收场。
      总体来看,以齐国为首的联合国军以微弱优势得分。从那之后,到管仲去世,楚国没有侵犯中原诸侯,中原各国获得了长达十三年的和平时期。
      楚国如约向周王室进贡祭祀用茅草十车,并且称臣,周王室回赠祭祀用猪肉一块,再次任命楚国为南联盟盟主,主管南方。
      忽悠齐桓公
      和平协议签署了,联合国军队的任务也就完成了。
      大吃一顿,各自回家。
      七国当中,齐、鲁、卫三国军队同行。按最近的路线,就要穿过陈国。这个时候,陈国总理辕涛涂打起小算盘了。说起辕涛涂,那是陈国公族,也是袁姓的得姓始祖。
      辕总理想,你三个国家一共五百乘战车,人数四万多人,从我陈国经过,那得多少粮草才够啊?你们走一趟,我那一车珠宝就算花得差不多了,不行,我要想办法。
      所以,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国家多了,打小算盘的就多了。
      怎么办?辕总理跟郑国总理申侯关系很好,于是来找他讨教。两人关系好,也不用拐弯抹角,直截了当就把事情说了。
      “好办,你去找齐侯,就说中原一带都是联合国的地盘,三国军队不如绕道走沿海,顺便在那些小国那里宣示联合国的力量,也算劳而有功,来回都不浪费。”申侯出了个主意,看来他也考虑过这个问题。
      辕总理一听,好主意啊,谢过了申侯,去忽悠齐桓公。
      别说,申侯的主意真不错,辕总理把申侯的话对齐桓公一说,还即兴发挥一把,把齐军绕道的意义说得跟奥运圣火在全世界传递一样伟大,把齐桓公忽悠得二五二五的,好像恍然大悟一般。
      “好啊,这个主意真好,你太有才了。”齐桓公很高兴,连管仲也觉得这个主意出得好。
      辕总理高高兴兴走了,齐军大营之外,一个人看着他的背影远去,嘿嘿一笑,去找齐桓公了。这个人是谁?申侯。
      鸟大了,什么林子都有。
      申侯找齐桓公干什么?举报。
      “盟主,吃了吗?刚才辕涛涂找您了吧?”申侯说话,带着一脸媚笑。
      “申总理,刚才辕总理是来过。”
      “他是不是建议您走沿海?”
      “对啊,你怎么知道?”齐桓公有些奇怪。
      “盟主啊,您千万不能听他的,他是在忽悠您啊,听他的就麻烦了。昨天晚上他找我商量,说是怕齐军经过陈国要消耗他们的粮草,因此要诱骗您走沿海。您想想,这沿海道路不是泥泞不堪就是山峦不断,两个月也走不回去啊。我当时就说这个主意太缺德,告诫他不要这样干。谁知,唉,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想不到这个辕涛涂竟然是这样的龌龊小人。”申侯把辕涛涂一通臭骂,分明是自己出的坏主意,都推到辕涛涂身上。
      “我靠。”齐桓公这才如梦方醒,这才知道辕涛涂貌似忠诚,实际上没安好心。
      齐桓公很恼火,管仲也很恼火。山戎灭了,楚国服了,想不到差一点被陈国的辕涛涂给忽悠了。
      辕涛涂被捕了,罪名是忽悠盟主。齐桓公下令,砍了。
      陈宣公一看,这高高兴兴跟着齐国来打仗,一路上都挺好,怎么这回凯旋了,自己总理倒要被砍了,这太没面子了吧?当时也顾不得什么了,赶紧去求情。齐桓公气得够戗,还不给面子,最后还是管仲给了个台阶:死罪免过,活罪不饶,押回齐国当三个月义工再说,具体工作就是去国家大妓院扫大街。
      没办法,别人高高兴兴回去了,辕涛涂去齐国当义工了。
      揭发坏人的申侯受到齐桓公的表扬,并且当场要求郑文公把虎牢城封给申侯。
      这一趟下来,有两个人是发了财的,一个是竖貂,挣了蔡国的银子;另一个是申侯,弄了一座城。
      看来,自古以来,发财的捷径有两条:要么出卖国家,要么出卖朋友。
      干涉王室家务
      联合国大军凯旋,各自回国。
      齐桓公派隰朋前往洛邑,向周惠王报捷。
      就在隰朋来之前,屈完刚走,周惠王的心情正好。
      隰朋把联合国军南征的过程汇报了一遍,又把齐桓公和管仲好好吹捧了一遍,最后提出一个要求:想见见太子王子郑。
      周惠王有些不高兴,心说你齐国仗着自己实力强,到这里来充大了。凭什么你就要见太子?虽然想是这么想,不能这么说,这么多年以来,还就是人家齐国给你面子。
      周惠王把王子郑叫出来,顺道还叫了小儿子王子带。两个王子跟隰朋互致问候,算是认识了,之后的情节倒有些尴尬,周惠王父子三人似乎都不想说话。
      隰朋是个什么人物?职业外交家。一看这情形,心里什么都明白了。
      回到齐国,隰朋向齐桓公和管仲报告了这一行的过程,之后说:“主公,现在有个机会,能保齐国一直称霸下去。”
      “什么机会?”齐桓公问。
      “我打听到的消息,现在的太子是王子郑,可是周王更喜欢王子带,那天三个人见我,看上去都很尴尬,王子郑还有些惶恐的样子,看这样子太子的位置是悬了。”
      “这是什么机会?人家那是王室自己的家务事啊。”齐桓公没弄明白。
      “不然,如果我们能够帮助王子郑保住太子位置,他岂不是要对我们感恩戴德,今后他登基做了周王,不是要对我们言听计从?”隰朋看得够远。
      什么是职业外交官?不是会两三门外语那么简单,像隰朋这样的才算。
      说是这么说,可是怎么样帮王子郑,隰朋就没有主意了。这个时候,还要看管仲的。
      “这样,我们在明年夏天召开联合国大会,就请王子郑出席,这样,就等于向天下宣告王子郑是太子,也等于我们表态力挺王子郑,周王也就没有办法改变主意了。”管仲果然有主意。
      第二年春天,齐桓公遍发英雄帖,在卫国的首止(今河南省睢县东南)召开联合国大会。同时,派隰朋去洛邑,邀请王子郑代表周王前往主持。
      齐桓公三十一年(前655年)夏天,齐、鲁、宋、郑、卫、陈、许、曹等八国诸侯到齐,王子郑也代表王室出席。
      王子郑也不是傻瓜,好不容易来到这里,正好是公关的好机会,放下王子的架子,四处拜访到会诸侯,让大家都感觉这个人很不错。
      按理说,大家天也聊过了,酒也喝过了,沙龙也开过了,该干的都干完了,就该歃血为盟,然后各自回家,该干什么干什么了。可是,事情不是这样。
      “王子啊,你看,你来这一趟也不容易,大家都喜欢你。再说,我家主公也答应了帮你保住太子的位置,也就别急着回去了,再住一段时间,等秋天凉快了再回去。”管仲出这么个主意,意思是给周惠王看看,看看王子郑跟联合国的关系有多硬。
      王子郑当然愿意,诸侯们尽管不愿意,也不敢说。就这么着,八个诸侯就在这里住下来了,歃血为盟的事情暂时不提,每天就*网是喝酒聊天胡吃海塞。
      周王妙计
      管仲这么做,有两个人是很不满的。谁?
      一个是郑文公,他的国家紧挨着楚国,他怕啊,万一楚国打过来怎么办?
      虽然不满,他不敢说。
      另一个不满的是周惠王,当初隰朋来请王子郑,他就觉得这里有问题。从前联合国签约的时候,都是派个大夫去就行了,如今怎么指名道姓要王子郑?等到王子郑迟迟不回,周惠王就更明白了:你齐国这是做样子给我看,力挺王子郑啊。你当了盟主了,就要管我的家务事了?
      周惠王很恼火,换了谁都会很恼火。周惠王一恼火,憋出一条妙计来,他把总理宰孔叫来了。
      “你看看齐国,自从南征回来,那真是不可一世了,如今这样,那是明摆着做样子给我看,粗暴干涉我们家的内政。你说他们要是真http://的立了多大功,那我也认了。可是他们南征根本就没动人家楚国一根汗毛啊,算什么本事?你看楚国的屈完过来,恭敬有礼,让人看出楚国的诚意来了,你再看看隰朋,挺着个肚子,牛得不知道自己姓什么,还指手画脚。我看啊,你辛苦一趟,去找郑侯,让他联络楚国,从此咱们重点扶植楚国,不尿他齐国这一壶了。”周惠王这个主意想得真绝,就好像雷锋帮你抓了小偷,然后你跟小偷合起来对付雷锋。
      所以,好人难做。你真是帮他,他不感激;你稍稍不如他意,他就恨你。
      宰孔一听,什么?他以为自己的耳朵有问题。等弄明白不是听错了的时候,宰孔当即回绝了:“大王,这样缺德的事别让我干,我干不出来。”
      周惠王一看,更不高兴了,心说“这个王八蛋八成收了齐国的好处了”。
      没办法,周惠王自己派人去了首止,给郑文公带了一封鸡毛信。
      “叔父,齐侯自以为功高,不可一世,竟然要骑在我的头上拉屎,是可忍,孰不可忍!如今我觉得楚国很好,希望叔叔能够摆脱齐国,与楚国建立联系,共同扶助王室,切切,保密。”郑文公念道,这是周惠王给他的信。
      郑文公正不想在这里待着呢,想找借口走又找不到,如今看到这封信,算是给自己找了个借口。
      “看见没有,王室的密令,咱们走吧。”郑文公对随从前来的总理申侯和外交部长孔叔说。
      孔叔一看,心说:“周王是个糊涂蛋,怎么你也跟着糊涂啊。”
      “主公,做人不能这样,人家齐国为了咱们攻打楚国,如今咱们却背弃齐国投靠楚国,太不道义了吧?”孔叔反对。
      “嗨,这年头,还讲什么道义啊?况且,看这样子,齐国比楚国还难伺候,修好楚国,我看行。”申侯支持郑文公。
      一个支持,一个反对,郑文公决定按照自己的想法去做:“齐侯重要还是周王重要?咱们听周王的难道不对?”
      就这样,郑国君臣当天半夜偷偷跑了。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1963/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