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历史军事 > 说春秋之二·秦晋恩怨 > 第四十一章 发财捷径一:出卖国家
    战争,通常是为了女人。
      如果不是为了女人,往往就是因为女人。
      如果不是因为女人,也要把它说成是因为女人。
      战争让女人走开吗?错。没有女人的战争就不是一场完整的战争。
      破坏盟主婚姻,拐卖良家妇女,公开勾结楚国。
      基本上,以上就是蔡穆公的罪名了,也就是齐国讨伐蔡国的理由。
      这个罪名是站得住脚的,当初齐桓公赶回蔡姬,并没有写下休书,《史记》上的说法是“归蔡女而不绝也”,也就是说,送回娘家,但是没有离婚。这就对了,既然没有离婚,那就还是齐桓公的老婆,你把人家齐桓公的老婆给了楚成王做老婆,以上三条罪名还不同时成立?
      蔡姬,一个女人,一个无足轻重的女人,却在无意中成了一场战争的导火索。
      听说是打蔡国,中原各国都踊跃响应号召参加联合国军,这样一盘小菜,谁不想去锦上添花?
      八国联军
      各国均是国君亲自带兵,他们是盟主齐桓公,鲁僖公、宋桓公、陈宣公、曹昭公、卫文公、许穆公,就连郑文公也带兵加盟。联合国军队合共八国,简称八国联军。此外,燕国、邾国、徐国等国家也都申请加入,出于路程太远、实力太差等原因,管仲婉言谢绝了他们。
      齐军作为主力,出战车三百乘,带甲战士两万人,由管仲担任主帅。其余七国均出战车一百乘,加上齐军,合计一千乘战车。其中,卫国的战车和战士都是齐国支援的,不过来凑个数。
      齐国此时的总兵力为战车八百乘,带甲战士六万人。由于西面还要防着北戎,再加上打一个小小的蔡国如果出动太多兵力,必然引起楚国怀疑,打草惊蛇。因此,齐国只出三百乘战车,但是,都是精锐部队。
      第一次南北战争拉开了序幕,参战双方是以齐国为首的北方联合国军队和以楚国为核心的南方的南联盟。这将是春秋以来最大规模的一场战争。
      齐桓公三十年(前656年)春天,齐国军队誓师南征,同时约好各国在蔡国取齐。
      竖貂请求出任先锋,管仲给了他这个面子。管仲难道不知道这个宦官不会打仗吗?当然知道。管仲之所以同意,一来根本就没有准备拿下蔡国;二来让竖貂当先锋,也显得齐军南征没什么大的志向,可以麻痹楚国人。
      “记住,只许挑战,不许攻城。”管仲给竖貂下了命令。
      可是,管仲没有想到的是,这一次,他错了。
      管仲犯错的时候不多,算上当初没有射死公子小白,这应该是第二次。
      竖貂的算盘
      这是竖貂第一次担任这样的独立指挥官,他耀武扬威地率领战车一百乘出发了,直抵蔡国都城上蔡。
      为什么竖貂请求担任前锋?第一,蔡国就是白菜,这一仗没什么风险;第二,嘿嘿,到了就知道了。
      齐国军队抵达城下,扎好营盘,城上看见,急忙关上城门,全城动员防御。
      竖貂并不攻城,而是派心腹手下进城,说是齐国来使。
      竖貂派人去干什么?
      “齐国大军随后就到,到时候攻破城门,玉石俱焚,识相的,出点血,我家先锋给你们求求情。”竖貂派去的人就这样对蔡穆公直接点出来。蔡穆公吓得个半死,一听有这个门路,急急忙忙从国库里收拾了一车金银财宝给送去,表示愿意投降,同时表示愿意把另一个妹妹嫁给齐桓公,算是给补一个。
      竖貂一看,高兴坏了,这仗还没打,就又发财又立功了,这个差事真好。
      收了一车金银财宝,竖貂派人向齐桓公汇报,说是蔡穆公看见齐军如此威武,直接就要投降,请指示。
      齐桓公一想,管仲不是总说能不动手就不动手吗,那就准他们投降吧。可是,他没想到,管仲这一回不同意了。
      “不接受投降,蔡侯罪大恶极,不可饶恕。”管仲当场否决。
      “为什么?”
      “如果不打楚国,就准他们投降,大军就不用去了。如今要打楚国,如果蔡国投降了,我们就没有理由在蔡国集结重兵了,那么一旦八国联军在蔡国集结,楚国人一定会发现我们要打他们。到时候他们提前防御,我们就难办了。”管仲分析得头头是道。
      于是,桓公传令,不接受投降,一定要打下蔡国。
      竖貂有点藏书网傻眼,拿人钱财,为人消灾啊。人家的金银财宝已经收了,可是上面不准蔡穆公投降,这可怎么办?吃进来的还能吐出去?那绝对不干。
      竖貂又派了心腹进到城里,把齐桓公拒绝投降的事情通报了蔡穆公。
      “这,这怎么可能?这不是老齐的风格啊。”蔡穆公有些惊讶,还有点怀疑,怀疑竖貂根本没给使劲。
      到了这个时候,竖貂的心腹只能说实话了。
      “蔡侯啊,实话跟你说吧。不是我家貂爷拿钱不出力,也不是我家貂爷在齐侯面前没面子,这个事情有内情。”竖貂的心腹说。这人来之前,竖貂就这么交代的,说实在不行就说实话。
      “什么内情?”
      “你说你一个小小蔡国,齐侯派我家貂爷率领一百乘战车来就解决了,为什么这么大动干戈?实话告诉你吧,你别跟别人说。齐侯此次攻打蔡国是幌子,真实的目的是借这个幌子偷袭楚国。你说,要是准你投降了,联合国大军还有什么理由在这里集结?那不是等于告诉楚国我们要打他们吗?”为了那一车财宝,什么实话都说了。
      蔡穆公听得目瞪口呆,仔细想想,自己这只小鸡确实够不上联合国军这把牛刀的。
      “那,那我该怎么办?”蔡穆公没了主意,哪里还有心思去想把那车金银财宝要回来的事情。
      “我要是你,今天晚上就跑了,傻瓜才在这里等死。”
      当天晚上,蔡侯收拾了宫里的金银财宝,带上老婆孩子,连夜出逃,投奔楚国去了。
      竖貂高兴了,这下放心了,他就担心蔡穆公被齐国抓住之后,会把自己索贿受贿的事情捅出来,所以才出主意让他跑。如今蔡穆公跑了,谁知道自己收了他的金银财宝?
      军机泄漏
      蔡穆公逃跑,蔡国都城上蔡陷入混乱,卿大夫们想要投降,又听说齐桓公不接受投降,怎么办?没办法,有的逃出城去,到乡下躲避,有的就住在城里,赌管仲不会乱杀人。守城军士听说最高领导跑了,其他领导躲了,谁还傻卖命?
      “回家喽。”士兵们一哄而散,什么都不要了,各自跑回家陪老婆孩子去了。
      城门大开,你不让投降,我们非要投降,生米煮成熟饭,看你们接不接受。
      竖貂不敢进城,一来怕中埋伏,二来上面说了不接受投降,你进城了,等于事实上接受了投降,那是违抗最高指示啊。
      三天之后,齐国大军来到,其余七国诸侯也都前来会师,八国联军就在上蔡城外扎营。
      竖貂把情况作了汇报,齐桓公气得哭笑不得。
      “隰朋,你辛苦一趟。蔡国的卿大夫你最熟,进城去把那没跑的找出来,让他们出来维持城里的秩序。告诉他们,我们大军秋毫无犯,不进城了。”管仲派隰朋去办这个事,隰朋去了。
      齐桓公在齐军大营设宴,款待七路诸侯。
      七个诸侯中,许穆公是抱病前来,宴席上又喝高了,当晚竟然死在营中。也算是为了联合国事业因公殉职。
      管仲下令八国联军哀悼三天,随后令许国军队护送许穆公灵柩回国。
      现在,八国联军变成了七国联军。
      七国联军在哀悼结束之后,挺进楚国。
      七国联军浩浩荡荡,向楚国进发。眼看就要离开蔡国,进入楚国地界。
      这个时候,意外出现了。
      在楚国境内,一辆豪华马车停在路边,豪华马车的旁边,站着一个人。
      那辆车十分扎眼,因为实在是太豪华了。
      “老弟,你看那是什么人?”管仲问季友。季友此次随鲁僖公出征,他和管仲一见如故,因此两人在一辆车上边行边聊。
      “管兄,我看事情有些不妙。你看那辆车,那是鲁国产的鲁庄公二十五型,专供各国公族使用,我记得楚国曾经派人来采购,专供楚国王室使用。你再看那个人,大夫打扮,拱手而立,但是不卑不亢,并无惧怕。依我看,这个人是楚王的特使,在这里专门等待我们。如果我猜得不错,我们的计划已经被楚国识破了。”季友的一番分析,滴水不漏。管仲原本也这样想,听季友这样说,点点头,更加肯定。
      大军前哨越过边界,进入楚国。
      “齐军的弟兄们,远道而来辛苦了,麻烦各位给齐侯传个话,就说楚国使臣屈完在这里恭候多时,请求觐见。”路边的那人高声说道,果然是楚国使者。
      管仲的脸色变得很难看。
      看来,军机泄漏了。怎么泄漏的?管仲不知道,他万万没有想到泄漏军机的就是那个当前锋的宦官竖貂。
      原来,蔡穆公带着一家老小到了楚国,直接投奔楚成王去了。
      “哎哟,来探亲怎么不先通知一下,我们也好布置欢迎啊。”楚成王看见蔡穆公的时候,还开个玩笑呢。联合国军讨伐蔡国的事情他早就知道了,楚国驻齐国的地下办事处随时监控着齐国军队的动向,一有动静,立即派人通报。
      对于联合国军讨伐蔡国,楚成王的态度就是假装不知道。他也知道齐国现在很强大,再加上手中还有个联合国,最好不要跟齐国直接对抗。所以,楚成王没有派兵去救蔡国的想法,甚至根本没有通报蔡国。
      “大王啊,我可不是探亲,是以齐国为首的八国联军讨伐我,我这才逃跑了来投奔大王。”蔡穆公不知道楚成王是在跟他开玩笑,还以为楚成王不知道怎么回事呢。
      “嗨,那你为什么不投降啊?”楚成王笑道。
      “不瞒大王,我是准备投降,可是人家不准我投降。”蔡穆公倒说了大实话。
      “不对啊,我知道管仲从来不拒绝别人投降的,为什么拒绝你?”楚成王有些奇怪了,他怀疑蔡穆公是不是在骗他。
      “大王啊,我这来投奔你,也是来给你通风报信来的。他们不准我投降,是因为打我是幌子,真正的目的是要在蔡国集结,偷袭楚国。大王啊,看来,你还蒙在鼓里呢。”
      楚成王愣了,他笑不出来了。他是个聪明人,不用再问“真的吗”这样的问题。
      “子文?怎么办?”楚成王已经没有心思再开玩笑了,他赶忙问子文。
      “大王,如今之计,紧急调集四百乘战车,准备迎敌,一面派人招斗廉兄弟火速归来,保卫国家。此外,派人去边境迎候齐国军队,代表大王与齐国进行和平谈判,谈得来则谈,谈不来也等于告诉齐国我们有准备了,让他们不敢轻易进攻。”子文比楚成王沉着,当下分派了任务,楚成王这才安心一些。
      原来,楚国共有战车一千两百乘,比齐国还要多三百乘,但是,楚国地大,除了前往攻打郑国的四百乘战车之外,一时也就能征召到四百乘。
      至于派去迎候齐国军队的使臣,子文派了大夫屈完。为什么派屈完?一来,屈完是公族,有资格代表成王说话;二来,屈完此前多年在齐国担任地下办事处负责人,能言善辩,精通齐国话。
      风马牛不相及
      就在路边,联军总指挥管仲和楚国使者屈完进行了一段著名的对话,原话十分精彩,照录一遍,然后翻译。
      楚子使与师言曰:“君处北海,寡人处南海,唯是风马牛不相及也。不虞君之涉吾地也,何故?”管仲对曰:“昔召康公命我先君大公曰:‘五侯大家监督批评;孤的意思是很无助,说我这人没什么朋友,恳请大家帮帮忙。楚国还有一个专用的君主自称叫做“不谷”,意思是不善良,也有说是没能力,总之是说我这人不配当君主,希望大家海涵。所以说,秦以前的君主通常很谦虚,也很容易沟通,因为他们的自我定位还是比较准确的。到了秦,秦始皇开始自称朕,这个“朕”字原本就是我的意思,被秦始皇独占之后,老百姓就不能用了。为什么用这个“朕”字?一来念起来有力,二来与“镇”和“震”同音,牛啊。所以,秦朝以后,君主的定位就出了问题,君主就不再是缺德无助没能力了,而是伟大光荣正确、无所不能无所不会、救万民于水火、没有他全中国人民就不会过日子的万岁万万岁了。
      周昭王的事情,交代一下。当初楚国在南面疯狂扩张,周昭王实在看不过去,因此亲自出兵讨伐,结果船漏了,死在汉江里。管仲把这笔账就记在了楚国身上,说起来,昭王是穆王的父亲,管仲是穆王的子孙,管仲也是顺便替祖先讨个公道。不过人家屈完回答得也不差:那不赖我们,他自己掉下去的。
      基本上,第一次会谈就是这样的,大家站着,连座谈也算不上。
      这算什么?算是两个文明人吵了一架。
      屈完的任务完成了,他的任务就是来告诉联合国:我们早就有准备了。
      屈完走了,管仲下令大军继续前进,进入楚国国境,直抵陉山,在汉水北岸扎下大营。
      汉水南岸,楚成王亲率楚国大军,也扎下大营。除了楚国本国的四百乘战车,又从南联盟国家紧急征调两百乘战车,共计六百乘战车,扼守南岸。与此同时,斗廉兄弟正率领四百乘战车火速赶来增援,很快,南联盟就将在战车数量上处于优势。
      南北战争,箭在弦上,一触即发。
      齐桓公和管仲,楚成王和子文,同一个时期最出色的两对搭档。
      齐桓公是准备南渡的,他坚信齐国率领的联合国军所向无敌。南面,楚成王有同样的想法,他认为八百乘战车的楚军不会有对手,对面的齐军虽然生猛,但是算上卫国的战车,齐军只有四百乘战车,其余五个诸侯国的战力不敢恭维,只有郑国军队和鲁国军队还算马马虎虎过得去。
      就在两国君主准备开战的同时,两国总理却不这么想。
      对于管仲来说,偷袭失败实际上就意味着战争结束,现在要做的是如何体面收场。对于从来没有交过手的齐军和楚军来说,谁胜谁负难以预料。楚国地大人多,地形复杂,即使联合国军取胜,也无法消灭楚军;相反,如果战败了,齐国辛辛苦苦建立起来的联合国就会立即崩溃。权衡利弊,管仲决定不冒这个险。
      对于子文来说,齐国是个强大的对手,齐国也远比楚国富庶。如果开战,楚国就算胜了,但是从此结怨齐国,今后必然征战不断,楚国的国力将无法支撑。如果输了呢?联合国军长驱直入,楚国就有亡国的危险。权衡利弊,子文也决定不能打。
      就这样,联合国军和南联盟在汉水两岸值持一个多月,从春天到了夏天。
      “秋天之前一定要结束。”管仲和子文都这样想,看看天气凉起来,士兵们要回家收麦子了。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1963/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