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历史军事 > 说春秋之三·晋楚争雄 > 第一一九章 鄢陵之战
    五月二十_网
      潘党笑了,现在要看养由基的了。
      “靶子目标太大了,看见没有,百步之外正好有柳树,哪个兄弟过去,在树叶上做上记号,我要射树叶。”养由基自己给自己提高了标准,大家一听,都有些不敢相信。
      射柳树叶的难度比射靶子高了许多,一来目标小,基本上就是十环的标准;二来,微风轻吹,树叶随风摆动,还要考虑提前量。
      有人去找了三片树叶,做好了标记。
      养由基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看的人也都屏住了呼吸。
      搭箭,拉弓,射箭。
      第一支箭,准准地射在做了标记的柳叶上。
      “哇。”惊叫声。
      第二支箭,又是准准地射在做了标记的柳叶上。
      “啊。”大家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第三支箭,还是准准地射在做了标记的柳叶上。
      “哗。”一片欢呼声。
      “百步穿杨”这个成语,就来自这里。
      第一个项目,养由基胜出。
      第二个项目,力量。
      还是一百步以外,潘党让人把七层甲捆在一起,吊在树上,一箭出去,射穿七层甲,那支箭就嵌在甲里,只留下一个屁股在外面。
      潘党又笑了。
      养由基也搭上了箭,拉弓,放箭。箭离弦的时候,潘党的脸色就变了,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没有。这支箭离弦的声音就已经告诉了潘党,养由基的力量也比自己大。
      那支箭稳稳地扎进了七层甲,然后穿过甲,落到了地上。
      “佩服佩服,养将军神力,竟然穿过了七层甲。”潘党服了,他一点也不嫉妒,他是真服了。
      “潘将军看错了,是你的箭穿过了七层甲。”养由基说。
      “怎么会?”潘党有点不高兴了,这不是假谦虚吗?这不是在讽刺我吗?
      有人把那七层甲拿了过来,潘党接过了甲,这时候,他的脸色又变了。
      原来,甲上的箭不是潘党的,而是养由基的。那么潘党的箭呢?被养由基的箭生生顶了出去。
      养由基的箭法,又准又狠。
      养由基和潘党比试箭法的消息很快传遍了楚军大营,楚共王也听说了,于是也来看看热闹。
      “大王,你看,我们在百步之外能射穿七层甲,有我们这样的神射手,还怕晋国人吗?”养由基和潘党正在兴奋头上,拿着那七层甲去给楚共王看,以为能够受到好评。
      他们万万没有想到的是,楚共王并没有高兴,他发火了。
      “你们真不要脸,知不知道骄兵必败?知不知道淹死的都是会水的?知不知道山外有山?以为就你们会射箭?你们卖弄箭法吧,明天一定就死在这上面。”楚共王说了一通很有哲理的话,最后一生气,把两个人的箭都给没收了。
      真是热脸贴上了冷屁股,这一通骂,骂得养由基和潘党两个灰头土脸,就连看热闹的也觉得很没趣,一哄而散了。
      共王说的有道理吗?当然有道理。可是,这个道理在这里并不适合。如果因为容易被敌人射死就不敢射箭的话,学射箭干什么?换句话说,射箭的被敌人射死,那就是死得其所,是最正确的死法,有什么好指责的?
      在这一点上,楚共王和士燮一样,他们都很高明,都很懂得道理,可是,道理用错了地方。而道理用错了地方的后果将是很严重的。
      顺便再说说养由基。
      养由基是文字记载的中国历史第一号神射手,第二号才是李广。
      关于养由基还有一个故事,在楚国的荆山有一只老猿,身手十分敏捷,楚国人打猎的时候用箭射它,老猿根本不当回事,闪转腾挪,用手接箭,用尾巴拨箭,等等,那简直是把人不当人看,而是当猴耍。
      人被老猿羞辱得受不了了,于是请养由基出马。老养来到荆山,找到了老猿,然后搭弓上箭。再看老猿,老猿哭了。被射了这么多年了,它也是行家了,一看养由基的弓箭和动作,它知道自己这回算是栽了。
      果然,养由基一箭出去,快如闪电,力大无穷,老猿直接就被干下来了。
      斗法
      叛徒,是很可怕的。
      高级叛徒,更加可怕。
      充满仇恨的高级叛徒,那就是无比可怕了。
      两军阵营各配置了一个叛徒,一个高级叛徒,一个充满仇恨的高级叛徒。
      苗贲皇,斗越椒的儿子,现在官为晋国上大夫,与楚国有杀父灭族之仇。
      伯州犁,伯宗之子,现在担任楚国太宰,与晋国有杀父灭族之仇。
      这一次,两个叛徒都来到了前线,并且,都在各自国君的身边出谋划策。五月二十-网未可知也。”——现在还说不准。
      楚共王:“乘而左右皆下矣。”——又上车了,又下车了。
      伯州犁:“战祷也。”——这是在作战斗前的祈祷。
      除了这些看得到的,伯州犁还把晋厉公亲军的情况作了详细汇报。
      有了伯州犁,楚共王对于晋军的一举一动都很清楚了。
      晋国叛徒在楚军大放异彩,楚国叛徒在晋国就没有表现吗?答案是否定的。
      苗贲皇也没有闲着,他也在晋厉公的身边介绍楚军的情况。在详细介绍了楚共王亲军的情况之后,苗贲皇还提出了非常有价值的建议。
      “主公,楚军一向是把精兵强将集中在中军的。我们不妨以精兵攻击他们的左右两军,然后三面合围他们的中军。这样,他们一定会大败。”苗贲皇的建议非常好,当初先轸就是这样做的。
      “大家怎么看?”晋厉公问。
      “嗯,好主意。”栾书表示赞同。
      主意是个好主意,而且主帅都赞同了,按理说应该没有人反对。可是,郤至又说话了。
      “我看不好,我看应该集中优势兵力攻击对方中军,派少量部队拖住对方左右两军。为什么这样?首先,子重与子反有仇,所以他一定不愿意增援中军。而子辛缺乏作战经验,更不敢轻举妄动;第二,楚军中军号称精锐,实际上是些老弱病残,再加上郑国军队也在中军,指挥混乱,反而降低战斗力。”
      别说,郤至的分析也有道理。
      总的来说,栾书的打法稳重,郤至的打法激进,二者都有可取之处。如果是晋文公,一定按栾书的策略。可是,晋厉公年轻气盛,他觉得郤至的办法更好。
      “好,就按郤至的建议。”晋灵公定了调。
      郤至得意地笑了,他没有注意到,栾书狠狠地瞪了他两眼。
      晋军最后的作战安排是这样的:以上军对抗楚国的左军,因为子重的战力比较强;以郤犨率领新军的一半牵制楚军的右军,其余中军、下军再加上郤至率领新军的一半来攻击楚军的中军。
      不得不承认,晋军的战术意识依然在楚军之上。
      战斗就要打响,让我们来看晋楚之间的第三次战争。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1962/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