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历史军事 > 说春秋之三·晋楚争雄 > 第一一一章 尔虞我诈
    古人有言曰,虽鞭之长,不及马腹,天方授楚,未可与争,虽晋之强,能违天乎?谚曰,高下在心,川泽纳污,山薮藏疾,瑾瑜匿瑕,国君含垢,天之道也,君其待之。
      ——《左传》
      
      鞭长莫及
      “救,还是不救?”在接到宋国特使的求救之后,晋景公紧急召集六卿扩大会议,讨论救宋事宜。
      “倒是救,还是不救?”荀林父反过来问。他没主意,或者说,从心底里,他不愿意救。
      “那究竟是救,还是不救?”所有人都在问。说实话,战败的阴影还在每个人的心中,谁也不愿意在这个时候再去跟楚国人交手。
      晋景公犹豫不决,从情理上说是绝对应该救的,因为宋国是最铁杆的盟友,在盟约上也说到了一方有难对方支援,如今宋国有难,盟主不出手是说不过去的。可是,看眼前的状况,真是没有人愿意去救。
      终于,有人提出看法了,这个人叫伯宗。关于此人的身世,史书上只说是孙伯起的儿子。孙伯起又是谁的儿子?不知道。有说法认为他是宋国公族在晋国的后代,又有说法认为他就是晋国公族。不过综合分析,他似乎应该是晋国公族。理由有两点:第一,晋景公跟他非常亲近;第二,就是因为上面《左传》的那段话了。
      那段话什么意思?
      伯宗那段话很有哲学意味,我们来学习一下:“古人说过,马鞭虽然很长,但是打不到马的肚子。现在上天正在眷顾楚国,不能与他们争夺。我们晋国虽然也很强大,但是能够违背天意吗?俗话说:是屈是伸要心中有数。江河湖泊也要容纳一些污浊之物,山林草莽也要隐藏一些蛇蝎毒虫。作为国君忍受羞辱,那也是合乎天道的。所以啊,忍忍吧,等待时机吧。”
      “鞭长莫及”这个成语,就来自这里。成语的原意不是说鞭子不够长,而是说长也有长的不足,不等于长了就哪里都能打到。
      “藏污纳垢”这个成语也是出自这里。
      弯来绕去,这段话的结论就是:不救。
      “可是,见死不救,说出去不好听啊。”晋景公还是有些犹豫。
      “咱们派人去宋国,就说咱们很快会出兵去救他们,让他们再坚持一段时间。只要他们能坚持,楚国人就会自己撤军了。”郤克出了个主意,藏书网这也是最近这些年来晋国人的惯用手法。
      这不是忽悠人家宋国人吗?
      忽悠宋国人
      派去忽悠宋国人的是解扬。
      解扬不是被楚国人抓走了吗?
      说起来,解扬够倒霉。上一次因为马受惊把自己送到楚军大营,稀里糊涂当了俘虏。后来多亏楚庄王开恩,把他给放回了晋国。如今,这倒霉的差事又派到了他头上。这差事不仅危险,而且今后要挨骂,因为你是去忽悠人家嘛。
      “小解,我们考虑到你在楚国待过,了解楚国人的习惯,还会说楚国话,因此,这个光荣而艰巨的任务非你莫属了,祝你马到成功,平安归来。”荀林父给解扬布置任务,用的是不容商量的口吻。
      没办法,解扬自认倒霉,回家交代了后事,上路了。
      要说一个人倒霉,那叫做喝口凉水都塞牙。想想看,人家宋国的使者都能在楚军的包围圈里出入自由,解扬进去一趟应该是没什么问题的。可是解扬正走在“背”字上,就注定了他完不成任务。
      到了睢阳外围,楚军的包围并不算太严密,解扬瞅个空子,要混到睢阳城下,谁知道恰好过来一队楚军。
      “什么人?”带队的军官喝问。
      “啊,走错路了,走错路了。”解扬急忙说。换了别人,这样说也就行了,可是偏偏解扬不行。
      “你的声音怎么这么熟?哎,你不是解扬吗?”带队军官竟然认出解扬来了。
      解扬定睛去看那人,套用《水浒传》的说法,那叫做:只叫得苦。原来,解扬在楚国的时候,就是这个人负责看管他,两人后来关系混得还不错。
      这下没什么好说了。
      “你就是解扬?嘿嘿,说吧,你到这里来干什么?”楚庄王亲自审问。
      “奉了我国国君的命令,来告诉宋国人,晋国军队已经出发,很快就到,让他们坚持下去。”解扬实话实说了。不过,晋国实际上不会出兵的事情他没有说。
      “你觉得,晋国能打败我们吗?”楚庄王接着问。
      “当然能。”
      “那上次为什么败给了我们?”
      “上次不是楚国击败了我们,是内讧使得我们自己击败了自己。如今我们在我国国君的英明领导下,三军在荀林父的指挥下团结一心,所以,我们能够击败楚国。”
      几句对话之后,楚庄王挺喜欢解扬,觉得这个人挺直爽而且挺硬气。_网
      “兄弟,投靠我吧,怎么样?让你做上大夫,怎样?”
      “不感兴趣。”
      “当官没兴趣?发财有兴趣吧?”楚庄王命令手下拿来许多金银财宝,放在解扬的面前。
      解扬没有说话。
      “怎么样?只要你到城边上对宋国人喊,就说晋国不来救他们了,这些金银财宝就都是你的。”楚庄王以为解扬动了心,于是开出了条件。
      “不行。”
      “如果你不答应我,我就杀了你,然后号令在军前,让宋国人看看晋国特使已经被我们杀了。”
      “这……”
      “干不干?”
      解扬在那一刻进行了激烈的思想斗争。他知道,如果按照楚庄王的话去做,那就是背叛了祖国,可是却是在说实话。能够背叛祖国吗?不能。可是,如果不答应楚庄王的条件,自己就会被杀,就完不成忽悠宋国人民的任务。要完成忽悠宋国人民的任务,只有一个办法:忽悠楚庄王。
      “好吧。”解扬答应了。
      为了完成一个忽悠,而不得不先进行一次忽悠,这就是忽悠的最高境界吗?
      解扬登上了楚军的楼车,然后一直推进到了城边。
      城头上,宋军准备好了弓弩,他们以为楚军要攻城。
      “宋国的兄弟们,别射我,我是晋国特使解扬。”解扬大声喊起来。城头上的宋国人都有些吃惊,怎么晋国特使上了楚国的楼车?
      “我被楚军给抓住了,我特地来告诉大家,晋国军队已经出发了,你们要顶住,胜利一定是我们的,世界和平一定能够实现。”解扬继续喊。
      宋国人高兴了,兴奋地欢呼起来。他们不知道,他们被忽悠了。
      同时被忽悠的还有楚庄王,他一点也不兴奋,他要杀人。
      “你忽悠我,你不讲信用,我要杀了你。”楚庄王对解扬说。
      “我对你讲信用,就必然对我的国君不讲信用。我虽然死了,却完成了我的任务,死得也值啊。可是大王你呢?你竟然贿赂我,太不高尚了吧?这是大国君主的风范吗?来吧,砍了我吧。”解扬玩起了视死如归,继续忽悠。
      楚庄王想了想,解扬虽然忽悠了自己,可是人家是为了国家利益,不是为了自己啊。这样的忽悠难道不是高尚的忽悠吗?如果不是自己试图贿赂人家,人家又怎么能够忽悠自己?所以,说来说去,是自己错了。
      楚庄王这人就这个特点,喜欢反思,喜欢找自己的不足。
      “算了,我敬你是一条好汉,你走吧,我放你了。”楚庄王放走了解扬,还赠送了礼物。
      这就是解扬的故事了,忽悠了敌人,也忽悠了朋友,完成了任务,还能活着回去,还有礼品。
      这样的忽悠,有理有礼有节,还有盈余。
      忽悠,自古以来就是一门学问。
      宋国人又来了精神,被忽悠之后的精神力量不可低估。而楚军因为担心晋军到来,也加紧了围城。
      从二月到五月,转眼又是三个月过去。这三个月,楚军把睢阳围得水泄不通。
      宋国军民盼星星盼月亮,就是盼不到晋国大哥的援军。城中早就没有了粮食,能吃的都吃完了,甚至有吃人的事情发生了。即便这样,宋国人还是在死扛,他们要跟楚国人比耐心。
      楚庄王决定撤军了,像上一次围困郑国一样,楚庄王认栽了。
      “大王,信用啊!我爹为了完成对大王的信用,宁可被杀也要出使齐国。大王既然答应了为我爹报仇,怎么能不讲信用呢?”申犀听说要撤军,直接来找楚庄王论理了。
      楚庄王无言以对,他是一个很看重信用的人,否则也不会被解扬感动而放了他。问题是,大军已经在这里待了足足八个月,再待下去,怕是大家都要疯了。就在两天前,两个士兵因为睡觉打呼噜的小事大闹军营,大打出手,最终一死一伤,受伤的士兵被处死之前甚至露出了解脱的笑容。
      “老申,怎么办哪?”楚庄王愁死了,向申叔时问计。
      “大王,其实这事情也简单。现在看来,晋国人显然忽悠了宋国人,他们根本不会救宋国人。宋国人之所以还不投降,就是赌我们熬不过他们。如果我们现在开始造房,把逃走的农民招回来耕地,以此显示我们准备常驻下去,宋国人恐怕立即会投降了。”申叔时还真有主意,这个主意还真正点。
      “老申,这么好的主意,你怎么不早说?”楚庄王大喜。
      “不是我不想说,是我弄不懂大王的算盘啊。”申叔时说。他说的是实话,楚晋大战就完全是楚庄王一个人在操控,谁知道这一次他是不是也故意不拿下宋国呢?
      第二天,楚庄王命令士兵就地打地基修房,挖坑灌水养鱼,同时出了告示,要这一带逃走的农民回来种地,政策优惠。
      这一招灵不灵?
      可以说:立竿见影。
      华元的妙计
      “华老,怎么办啊?看来楚国人要跟我们耗到底了。”宋文公问华元。到现在,宫里也没粮食了,大家都在啃树皮,连做爱的力气都没有了,看着这么多女人就烦。
      “我也想呢。”华元这个时候很后悔,心想当初要是忍一忍就好了,何至于如此?不过事到如今,后悔也来不及了。
      “投降行吗?肉袒怎么样?”宋文公问。他已经做好了裸奔的思想准备。
      “围了八个月了,这时候再投降行吗?别楚王不高兴,把您直接扔锅里了。”
      “那,那,那怎么办?”宋文公傻眼了。
      想了半天,华元想出来一个很奇怪的招数。
      “主公,我跟楚国的子反挺熟,这样,我半夜出去找他,求他跟楚王说个情,和平解决这个问题。”华元说。这就是他的主意。
      “行吗?”宋文公觉得这个主意很怪,华元跟子反也就是一个熟人而已,连朋友都算不上,两国之间的战争,靠熟人关系就解决了?
      “不行也得行了。”华元也没有别的办法了。
      深夜,小半个月亮,星星点点。这是小偷最喜欢的夜晚,因为这样的夜晚能看见路,但是看不清人。
      城头上悄悄放下一根绳子,一个人顺着绳子溜了下来。谁?宋国第二号人物华元。
      溜下城头,华元迈过了护城河。为什么是迈过?因为护城河早就被楚军给填上了。还好,没有人发现。
      华元小心翼翼地前进,心想要是被楚军捉住,可就糗大了,说不定明天早上就只剩下身子,人头拿去城边展览了。
      还好,一直到了楚营,都没有人发现他。八个月了,楚国人早就没有警惕性了,白天挖坑盖房,累得打雷都吵不醒。
      华元溜进了楚营,子反的帐篷在哪里?正在发愁,出来一个撒尿的士兵,懵里懵懂的。
      “嘿,兄弟,子反将军的帐篷在哪里?”华元急了,索性跟这个士兵打探一下。
      “那边,亮着灯的那个。”士兵指给他看,指完之后,还问了一句:“怎么你是宋国口音啊?”
      华元没理他,走开了。
      士兵撒了泡尿,回去继续睡觉,他做梦也想不到,刚才问路的竟然是宋国右师华元,否则抓住华元,那就升官发财了。
      所以,该你发财的时候,半夜起床撒尿都是机会。不该你发财的时候,撒尿就能得到的机会都抓不住。
      华元顺着灯光,来到子反的帐篷,拉开条缝一看,里面只有子反一个人躺在床上睡觉,五月份天正热,子反脱得赤条条一丝不挂,嘴里还打着均匀的呼噜,卫兵都不知道去了哪里。
      华元掀开了帐篷的门帘,踮着脚来到了子反的床前。
      “子反,子反。”华元小声叫。
      子反没有任何反应,天气热,好不容易凉快点,刚睡着,正睡得熟呢。
      “子反,子反。”华元拍一拍子反的肚子。
      子反身子动了一下,接着睡。
      华元倒有点犯难了,这不是进了洞房却抱不动新娘吗?想要大声喊或者给子反两记耳光,又怕声音太大,被人发现。
      “哎,这个主意好。”华元自言自语,他觉得抓脚板心抠痒痒很灵。
      子反的脚很臭,没法不臭,整个楚营到处都是大便,每天不踩上才是意外。华元顾不上那么多,伸出小指头,用指甲在子反的脚心轻轻地划来划去。
      子反哼了两声,屁股动一动,接着睡。
      华元急了,他觉得很没有面子,连一个人都弄不醒,自己是不是太无能了?
      想到这里,华元“嚓”一声拔出了刀,再弄不醒,就用刀砍了。
      “啪啪。”华元用刀的侧面在子反的肚子上拍了两下。
      大概是当兵出身,子反对刀的感觉明显不一样,腾地坐了起来。一睁眼,看见一个人就站在自己的床边,手中拎着明晃晃的刀。
      “啊。”子反本能地低声惊叫了一声,任何人在半夜醒来却看见一个人拎着刀在自己的床前都会害怕的。何况,自己还是裸体,想抓个武器都抓不到。
      “嘘,子反,别怕,我是华元啊。”华元说,心说总算把你给弄醒了。
      “华元?啊,对了,华元。你,你来干什么?吃了吗?”子反也不知道说什么了,总之他还是认出了华元。
      “吃?吃什么啊?还有什么可吃的啊?都什么时候了,你还能睡得这么沉?还有心思打呼噜?”华元一紧张,把来的时候准备好的话给忘了,先说几句壮壮胆的话再说。
      “啊,这个,不好意思啊。你,你,有何贵干啊?”子反更加害怕。
      “敝邑易子而食,析骸以爨。虽然,城下之盟,有以国毙,不能从也,去我三十里,唯命是听。”(《左传》)华元终于想起自己要说的话了。大意是:我们里面什么吃的都没有了,只好交换孩子当饭吃,把吃剩下的骨头当柴烧。不过即使这样,我们也不愿意签订城下之盟,宁可与国家同存亡。不过,如果贵军能够后撤三十里,什么都好商量,什么都听你们的。
      “易子而食”、“唯命是听”(唯命是从)这两个成语,就是华元发明的。都没饭吃了还能发明两个成语,不简单吧?
      子反这个时候已经非常清醒了,他简单判断了一下眼前的形势。从大的方面来说,华元是代表宋国来投降的,不过是想有点面子的投降,所以,华元有求于自己;从小的方面说,自己是裸体,人家拿着刀,自己是很不利的。不管怎么说,先保住自己的命再说。
      “老华,有骨气,我好敬佩你。能不能告诉我,城里到底还有多少粮食?”子反问。
      “实话相告,粮食早就没有了,能吃的都吃掉了,也就是坚持明天一天了。”华元说。他说的是实话。
      “你这人太实在了,告诉你吧,楚军日子也不好过,挖坑种地那是忽悠你们,我们也只有两天的粮食了。”子反被华元的诚实感动了,主动说了实话。
      “子反,我就知道你是个实在人,够义气。怎么样,后撤三十里?”华元也挺感动。
      “好,我答应你。不过,我答应你没用,我带你去找大王。”子反说。穿好了衣服,他带着华元去找楚庄王了。
      楚庄王的帐篷离得不远,卫兵们看见子反来,说大王还在睡觉。
      “赶快通报,紧急情况。”子反也不管那么多,让卫兵把楚庄王给弄起来了。
      楚庄王起来之后,洗了一把脸,子反带着华元就进去了。
      楚庄王隐隐约约认得华元,等子反把事情的过程汇报一遍之后,知道这人确实就是华元了。
      “你怎么把咱们的军事秘密告诉他了?”楚庄王质问子反。
      “大王,人家宋国是个小国,都不欺骗咱们;咱们是个大国,难道还欺骗小国?您不是经常教导我们要诚信吗?要有大国风范吗?”子反当时就给顶回去了。
      楚庄王一反思,子反说得对啊。
      “嗯,有道理。”楚庄王自我批评了一下。
      “人家这么诚信,这么有诚意,所以,我就先答应他们了。”子反趁热打铁。
      “好啊,明天后撤三十里。”楚庄王下令。
      华元仍然爬城墙回去,不过这次子反亲自送他到城下。
      第二天,楚军后撤三十里。
      华元再赴楚营,不过这一次不是翻墙,而是走城门。
      楚庄王热情接待了华元,双方在经过亲切交谈之后,决定签署友好条约,那时候叫盟约。盟约由子反和华元签署,上面只有八个大字:我无尔诈,尔无我虞。意思就是:你不要骗我,我也不要骗你。
      “尔虞我诈”,这个著名的成语就来自这里。
      宋国将申无畏的尸体从城外的乱葬岗中挖了出来,用上卿级别的棺材装殓好,送到了楚军大营,并向申犀做出赔偿和表达歉意。
      第二天,楚军撤军,华元作为人质前往楚国。
      八个月的战争就这样草草收场。
      “我讨厌战争。”楚庄王说。他很大度地放过了宋国之后,决定再也不要战争了。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1962/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