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历史军事 > 说春秋之三·晋楚争雄 > 第一〇九章 “希望”工程
    公子冯一路顺利,郑国人也没有为难他,他来到了绛。
      晋国人对于公子冯的到来很诧异,不过他们还是很欢迎他,热情接待之外,晋景公也委托他向庄王致意。
      那么,战败之后,晋国发生了什么?问责了吗?荀林父还在主持工作吗?
      老实人被逼急了
      晋军大败,荀林父率领着三军回到了绛。作为败军之帅,荀林父很自觉地上书请求晋景公处死自己。
      古人很自觉,战败了请死,失败了请辞。那么,晋景公同意了吗?
      晋景公不是傻瓜,他仔细地权衡了利弊。
      按照问责制,不管晋军失败的原因是什么,主帅都是第一责任人,更何况这一次荀林父的表现如此糟糕,被处死一点也不冤枉。但是,晋景公现在考虑的不是问责制,而是权力斗争的形势。
      如果杀掉荀林父,等于为先郤赵三家联盟除去了眼中钉,对于晋景公来说,则是失去了盟友。杀掉荀林父,似乎也就同样要杀掉先縠,那么就等于一次性杀掉了排位最靠前的两个卿,不仅失去盟友荀林父,而且要得罪先郤赵三家联盟,更糟糕的是,士会很可能拒绝递补为中军帅,那么中军帅的位置就要被郤克夺得。算起来,实在是没有任何好处。
      所以,晋景公并不愿意答应荀林父的请求。问题是,需要找到一个说得过去的理由。
      晋景公于是找来荀林父的朋友、士会的弟弟士渥浊。这个名字很难听,但是就是这么起的。
      “该不该杀荀林父?”晋景公问。找来士渥浊询问,自然就是不想杀荀林父。
      “当然不能杀啊,荀林父虽然战败了,可是人家公而忘私,忠贞不渝,怎么能杀他呢?当年文公战胜了楚国人,还很担心成得臣,后来成得臣被杀了,文公才高兴啊。成得臣被杀,等于晋国又打了一次胜仗啊。杀了荀林父,等于我们又打了一次败仗啊。”士渥浊极力反对。
      “嗯,我知道了。先縠呢?该不该杀?”
      “该杀,但是,不能杀。因为不杀荀林父,杀先縠就怕有人闹事。”
      “那怎么办?难道打个败仗,没人负责?”
      “主公,何必担心没有机会呢?”
      晋景公笑了,会意地笑了。
      荀林父被特赦,每个人都被特赦。
      荀林父很愧疚,其实每个人都很愧疚。
      荀林父开始反思,他很后怕,他发现自己的软弱实际上正在将自己推向灭亡。
      “看来,赵盾是对的,心慈手软当不了政治家。”荀林父反思的成果出来了。
      第二年秋天,北方的赤狄来侵犯晋国。
      这一次,荀林父汲取教训,率领了半支中军和整支上军与赤狄作战,没有先縠那一帮人捣乱,晋军的战斗力还是不错的,结果在清这个地方击败赤狄人。
      回到绛,荀林父召开六卿会议,请晋景公亲临。
      内阁会议开始了。
      荀林父首先报告了与赤狄交战_网的情况,随后说:“为什么赤狄会无缘无故来侵犯我们?大家知道吗?”
      大眼瞪小眼,没人说话。
      “因为我们有内奸,是内奸勾结他们前来的。”荀林父继续说,很严肃。
      大眼瞪小眼,内奸是谁?
      “这个内奸就在我们这里。”荀林父扫视一遍。
      大眼瞪小眼,谁都怕别人看自己。
      “是谁?”晋景公严厉地问。其实,他知道是谁,因为他知道应该是谁。
      “主公,我们捉到了俘虏,招供了内奸。来人,把俘虏带上来。”荀林父下令。
      不多时,赤狄俘虏被带了上来。
      “说,是谁招你们来的。”荀林父呵问。
      “是,是,是一个叫先縠的,说是要里应外合。”俘虏惊恐地说。
      所有人的眼光都盯在先縠的身上。
      “你,你血口喷人。”先縠慌了,他知道不是自己,但是正因为如此,反而更危险。
      晋景公一拍桌子,站了起来,“先縠,你好大的狗胆,与楚国人作战时破坏军令的罪责还没有追究你,如今又里通外国。是可忍孰不可忍?来人,砍了。”
      先縠还想争辩,荀林父哪里给他机会,示意刀斧手立即动手。
      “我冤枉啊,该死的荀林父公报私仇啊。”凄厉的喊声。
      先縠就这么死了。
      晋景公索性一不做二不休,下令灭族。
      于是,继狐家淡出晋国政治舞台之后,先家被斩草除根了。
      权力斗争就是这样,谁的刀快,谁就能占据主动。
      没有人想到荀林父还有这一招,于是,每个人都老实了。
      老实人被逼急了,也是会下狠手的。
      『权力斗争金科玉律第十六条:欲让你灭亡,先让你猖狂。』
      小试牛刀,大见成效。
      荀林父现在发现,其实只要心够狠,灭掉权力斗争的对手也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困难。不过,灭掉了先家,绝不是从此就可以高枕无忧。相反,可能更加危险。
      按照当时的规矩,灭掉某一家时,每一家都要出兵,这是一种“站队”的方式,也是“用刀投票”的方式。今后如果证明这是一桩冤案,大家都有份,大家都能免责。
      灭先家的时候,各大家族都有出兵,唯有一家例外。谁家?赵家。
      先郤赵三家联盟中,郤克很聪明地跟先家划清了界限,可是赵家没有,甚至赵同、赵括公开为先縠鸣不平。
      “赵家不除,永留后患。”荀林父每天都这么想。可是,有什么办法可以除掉赵家呢?
      赵家的实力远在先家之上,动他们可没有动先家那么简单。
      怎么办?
      让荀林父万万没有想到的是,机会很快自己送上门来了。
      赵家发生了一件离奇的事情。
      占着茅坑不拉屎
      赵家,赵家到底发生了怎样的事情?
      赵家的事情有点复杂,还有点麻烦。
      赵衰一共有四个儿子,他们是赵盾、赵同、赵括和赵婴齐,其中,赵盾是叔隗的儿子,而另外三个都是君姬的儿子,君姬是晋文公的女儿。从血统来说,赵盾的三个弟弟都是晋文公的外孙,血统上更高贵更正宗。只不过,由于君姬的主动谦让,叔隗作了夫人,赵盾成了嫡长子。也正是因为这样,赵同和赵括始终对大哥不服气,认为家族的继承权应该是他们的而不是赵盾的,赵盾这个时候本应该在北面喝羊奶、吃羊肉,浑身羊臊气味的。
      赵盾本身也明白这一点,他对君姬是心怀感激的,对几个弟弟也很关照,想方设法补偿他们。因此,赵盾设法让赵家成为公族,并且让赵括担任公族大夫。赵盾的假公济私是一个方面,另一个方面,出于自感对几个兄弟的亏欠,他对兄弟们的关照又是很真诚的。
      然而,赵同、赵括始终是心怀不满的。怨恨,外加上优越的家族和身世背景,赵同、赵括的心理有些扭曲,他们骄横跋扈,目中无人,惹是生非。在赵盾鞠躬尽瘁之后,这兄弟两个变本加厉,整个晋国,没有人喜欢他们。甚至,在荀林父击败赤狄,派赵同去向周王室献俘的时候,他也表现得非常轻浮不敬,以致周大夫藏书网刘康公断言赵同十年之内必有血光之灾。
      赵盾死后,赵朔继承了家族的领导权,他的个性有些像他的祖父赵衰,他从内心里很讨厌这两个叔叔,就像这两个叔叔讨厌他一样。而小叔叔赵婴齐与赵朔年龄相仿,性格相投,他们是好朋友。这样,赵家内部实际上分成了两派:赵朔、赵婴齐为低调派,赵同、赵括为高调派。
      为了巩固赵家的地位,赵盾为赵朔迎娶了晋成公的姐姐为夫人,也就是晋文公的小女儿。这样,晋文公的大女儿是赵盾的后妈,而小女儿是赵盾的儿媳妇,这叫一个乱。赵同、赵括叫赵朔大侄子,却要叫他老婆为小姨。姐妹嫁给了爷孙,要放在今天,那是头等的八卦新闻。
      因为老妈孕中受寒,赵朔先天不足,后天难补,身体一向不好,性格也比较偏弱,于是就出了两个茅坑和拉屎的问题。第一,在卿的位置上占着茅坑不拉屎;第二,在老公的位置上也是占着茅坑不拉屎。
      一一来说。
      先说第一个茅坑。作为下军主帅,赵朔性格偏软,缺乏主见,基本上可以说完全没有威望。而且他的身体很差,经常请假,人称老病号。
      再说第二个茅坑。赵朔娶了成公的姐姐赵庄姬,按照规矩,同时还有一个公族女子为媵,也就是说,赵朔一次娶了两个老婆。可是,几年过去,两个老婆没有一个生孩子的。怎么回事?谁的问题?赵朔又娶了两个小老婆,结果还是生不出来。到晋景公三年的时候,赵庄姬三十三岁了。就算十八岁嫁给赵朔,造人的时间也已经长达十四年。十四年造不出个人,很明显,赵朔没有生育能力。
      占着茅坑不拉屎,别人肯定会有意见的。
      于是,麻烦来了。
      对于赵朔担任下军主帅,很多人不服,但是出于对赵家的忌惮,也没外人敢说三道四。可是外人不敢说,不等于自家人不敢说。
      赵同、赵括一向就对赵盾父子不满,如今看着赵朔占着茅坑不拉屎,非常气愤:“该死的赵朔,自己不行,让位啊。”
      按照顺序,如果赵朔辞职或者被免职,卿的位置就该轮到中军大夫赵同。
      邲之战回来之后,哥俩就几次找赵朔,一开始是劝说,然后是利诱,最后是威胁。干什么?要赵朔主动让贤,把卿的位置让给赵同。
      虽然身子不好,赵朔还没有到脑子不好的地步。他知道两个叔叔没怀什么好心,所以任你怎么忽悠,就是不同意。
      赵同、赵括急了,也管什么面子不面子了,直接找荀林父去了。
      “元帅,我们来反映一个问题。”赵同、赵括来到了元帅府。
      “啊,两位有什么事情?”荀林父不知道他们要搞什么鬼,还有点紧张。
      “元帅,我们大侄子赵朔身体一向不好,可是为了国家拖着身子带病坚持工作。我们当叔叔的看着心疼啊,劝他退休算了,在家里过清闲日子多好?可是他很倔,说是只要国家需要他,他决不退缩。你看,多好的干部啊。对于这样的好干部,我们不应该爱惜他吗?我们来找元帅,就是希望元帅劝说他退下来。实在不行,就勒令他退休,让他好好养身体。”赵同的话说得很漂亮,好像是出于一番好意。
      荀林父一听,差点笑出来,这不是黄鼠狼给鸡拜年吗?不就是想取而代之吗?
      “好,太好了。正愁没办法对付你们呢,最好你们自己内部干起来。”荀林父心中暗喜。他当然不会这么说,他说:“这个,不太好吧?赵衰、赵盾都是对国家有重大贡献的,怎么能随便就把赵朔撤了?再说了,赵朔的职务还是郤缺安排的,我如果随便动他,不就等于否定前任吗?不行。”
      看见荀林父一口拒绝,赵同、赵括急了。
      “元帅,赵朔就是个废人啊,你知道他一天拉多少次屎吗?十五次啊。这样的人担任下军元帅,那不是国家的耻辱吗?我要是他,不等别人说话,早就自己找地方凉快去了。元帅,你一定要撤了他。”赵同一急,把黄鼠狼的真实嘴脸给露出来了。
      “那也不行。”
      “不行?老荀,你要考虑后果啊。”赵括也急了,他说话更硬。
      “这个,两位,都不是外人,咱们打开天窗说亮话吧。我知道你们想当卿,可是,坑少萝卜多,大家都要排队啊。赵同啊,我跟你说实话吧。按照惯例,每个家族只能有一个卿,虽然你现在排在第一候选人的位置,可是你要当卿,除非是赵朔不幸鞠躬尽瘁。”荀林父表面上是交代政策,实际上等于说:不整死赵朔,你这辈子就没戏。
      赵同、赵括一路骂骂咧咧,走了。他们尽管很失望,却也看到了希望:整死赵朔。
      从那之后,赵同、赵括请了巫师作法,每天诅咒赵朔早死。
      也不知道是巫师的诅咒起了作用,还是赵朔本来就该这样,赵朔的身体一天不一天,恐怕熬不到过年了。
      可是,让赵同、赵括有些困惑的是,赵朔和赵庄姬似乎并不伤心,他们反而比从前看起来还要心情愉快。
      “怎么回事?”赵同、赵括决定暗中进行调查。
      调查结果很快出来:赵朔和赵庄姬正在造人,并且把握很大。
      赵朔不是没有造人的能力吗?他怎么造人?
      赵家造人工程
      尽管身体不好,赵朔对一切都很清楚。他清楚什么?
      外部形势,先家被灭,赵家已经是众矢之的,非常危险。
      内部形势,两个叔叔虎视眈眈,恨不得自己早死。而一旦自己死了,家族控制权就落在两个叔叔手中,那时候他们会更加飞扬跋扈,赵家被灭就成了无法避免的事情了。
      要保住家族,唯一的办法就是阻止赵同、赵括接掌家族。而要做到这一点,唯一的办法就是自己生一个儿子。
      可是,自己没有生育能力,怎么办?
      赵朔想起了两个字:借种。
      “小叔叔,赵家很危险了。”赵朔请来赵婴齐,商量眼前的形势。
      “是啊,各家都对他们两人很不满了。”赵婴齐说。赵婴齐是个很随和的人,与各大家族之间都处得不错,他很清楚各大家族的态度。
      “我的身体越来越差,估计活过今年就不错了。我死了,赵家一定落入他们的手中,我们这个家族一定会灭亡的。”
      “唉。”赵婴齐叹了一口气,表示认同,“你要是有儿子就好了。”
      “叔叔,我有个大胆的想法,你坐近一点,我告诉你。”赵朔轻声说。但是他还要更轻声,因为他知道这个家里到处是赵同、赵括的耳目。
      赵婴齐坐近了一些,下意识地向四周望望。
      “叔叔,我知道我是个废人,这辈子也不会有儿子了。所以我想,叔叔帮我个忙,帮我生个儿子。这样,我死之后,我的儿子,实际上是你的儿子,就能接着执掌这个家族,赵家就有可能保存下去。”
      “什么?”赵婴齐大吃一惊,这个想法太疯狂了。
      “小声点,听上去乱伦是吧?但是为了整个赵家,也只能这样了。”
      “不行,真是乱伦了,传出去还怎么混?”
      “叔叔,为了整个家族,做一点牺牲吧。如果家族被灭,我们就什么也没有了,还在乎什么乱伦不乱伦?其实,早就已经乱伦了,你是我的叔叔,可是你又是我老婆的外甥,这还不乱吗?”赵朔耐心地劝说着。
      “可是,可是,就算我想通了,庄姬呢?她同意吗?”
      “我已经跟她商量好了,为了赵家,她已经准备做出牺牲了。”赵朔早已经做通了赵庄姬的思想工作。想想看,从大处想,赵庄姬是为了整个家族做出牺牲;从人性角度说,赵朔是个废人,庄姬是个正常女人,性生活长期不和谐,她也需要一个正常男人的滋润。
      “那,那好吧。”赵婴齐答应了。他知道,如果家族真的归了自己的两个哥哥,自己也没有好果子吃。
      “太好了,我们赵家有希望了。”
      从血统上说,庄姬是赵婴齐的小姨。
      由于这个造人的工程寄托了赵家的希望,我们简称为“希望”工程。
      在赵朔的安排下,赵婴齐和庄姬开始了“希望”工程。
      《左传》记载:“晋赵婴齐通于赵庄姬。”
      这属于偷情,还是通奸?或者是强奸?或者是性交易?都不是,这只是一个工程,一个造人的工程,一个秘密造人的工程。
      造人工程进展顺利,三方都感觉很满意。
      与赵朔相比,赵婴齐强壮、健康、英俊,更重要的是,性能力要强得多。所以,赵庄姬在造人的过程中真的爱上了赵婴齐。而赵婴齐对自己的这个小姨、侄媳妇和情妇三位一体的女人也很来电,他也爱上了她。
      至于赵朔,看着老婆的脸色一天天变得好看,他的内疚得到了释放,他也很高兴。
      “老公,我那个有一个半月没来了。”终于有一天,赵庄姬向赵朔报告喜讯。
      “真的?太好了。不过,保险起见,再接再厉吧。”赵朔挺高兴,但是还不是太放心。
      当天晚上,赵庄姬和赵婴齐再接再厉了。
      他们没有想到,有人就在等他们再接再厉呢。
      赵庄姬和赵婴齐被捉奸在床。
      “赵婴齐,你这个不知廉耻的东西,竟然搞自己的侄媳妇。”赵同大声呵斥。
      “不仅搞自己的侄媳妇,还搞自己的小姨。”赵括加一句。
      两把刀架在脖子上,赵婴齐还能说什么?能把“希望”工程的来龙去脉告诉他们吗?不能。所以,赵婴齐不说话,他宁愿自己背黑锅。
      “你们不要难为他,是我不对。我的男人没有生育能力,我想为你们赵家留后,所以我才勾搭小叔叔的。”庄姬主动承担责任,她依然没有出卖赵朔。
      “哼!”赵同、赵括开始商量怎样处理这对乱伦的男女。
      杀了赵婴齐呢,他们没有这个权力,这个权力在赵朔那里,可是赵朔会杀赵婴齐吗?不会,赵同、赵括已经猜出来这事情赵朔是知情的。
      杀了庄姬呢?那更不行,庄姬是国君的姑姑,谁敢杀?
      就这么放过赵婴齐吗?赵同、赵括又不甘心。
      “你这个不要脸的东西,家族的败类,看在父亲的面子上,我们饶你一条狗命,不过你不能在晋国待下去了,明天就给我们滚蛋,滚得越远越好。”两兄弟商量好了,命令赵婴齐离开晋国。
      “两位哥哥,我不能走。这次是我的错,你们宽恕我吧。我在晋国,栾家、郤家、荀家都会给我面子,如果我不在了,我们赵家就会面临灭顶之灾。”赵婴齐不肯走,他恳求赵同、赵括。
      “臭不要脸,你以为你是谁?好像我们赵家没有你就活不下去了,滚吧!你要是明天不滚蛋,我们就把你的丑事告上朝廷,让你吃不了兜着走。”赵括大骂,他做得出来。
      第二天,赵婴齐逃去了齐国。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1962/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