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历史军事 > 说春秋之三·晋楚争雄 > 第一〇七章 邲之战
    士气高昂,杀气腾腾,红了眼的楚军杀奔晋军大营。
      赵旃刚刚回营,还没有来得及喘息,楚军已经杀到,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撞破晋军大营的-网营门,杀了进来。
      荀林父叹了一口气,这一天终于到了。这仗还有办法打吗?逃吧。
      荀林父站在高处,使劲地擂鼓,让身边卫士高呼:“快跑,先渡河者有赏。”
      晋军本来还想抵挡一番,如今主帅的命令下来了:逃得快的有赏。既然如此,谁还抵抗?
      晋国中军崩溃了。
      作为中军主帅,荀林父怎么命令大家逃命?说起来,原因很简单。荀林父所能号令的是他的部下,让自己的部下逃命,其意图是让先縠的部属在这里被宰。
      那么,先縠的部属奋起抵抗了吗?谁抵抗谁傻瓜,别看先縠叫打仗叫得最凶,敌人来了,他是第一个逃命的,连号召大家逃命都顾不上了。
      先跑跑,先縠就是先跑跑。
      晋军崩溃
      黄河岸边,赵婴齐按照荀林父的部署安排了船只。等看到溃败的晋军跑来的时候,赵婴齐对自己的部属下令:“快,我们先过河。”
      得,赵婴齐的队伍跑了,剩下不多的船在岸边,给剩下的大部队的兄弟们去争夺了。
      中军的兄弟们分成了荀林父和先縠两派人马,为了渡船争夺起来。正在争吵不休,下军的兄弟们也来了。下军其实并没有受到攻击,不过赵朔和栾书还是决定走为上计。
      现在好了,三股力量在争夺不多的渡船,晋国人也不认晋国人了。先上船的急着要走,后来的则抓住船帮不让走,于是船上的兄弟们一通乱砍。《左传》记载:“中军下军争舟,舟中之指可掬也。”
      船上的指头多得可以用手捧起来。
      中军崩溃,下军奔逃,上军呢?
      那帮兄弟根本不是来打仗的,他们是来阶级斗争的。而士会不是,他是来打仗的。
      当中军崩溃的同时,楚军的左军来攻击晋军的上军。
      “主帅,我们要抗击敌人吗?”郤克的儿子郤锜问士会,上军是做了严密准备的,完全可以一战。
      “不,楚军士气正盛,而且已经击溃了我们的中军,如果我们与他们交战,最终就是他们的全部兵力来包围我们,我们就会全军覆没。”士会冷静地分析了形势,决定撤退。
      士会命令郤克率军撤退,他自己则在最后压阵。利用地形,士会命令后队布置埋伏,设置障碍,轮番后撤。
      楚军左军完全没有办法发动有效攻击,眼睁睁看着晋军上军全军而撤。
      晋国三军,唯一没有损失的就是上军。
      晋军损失最惨重的是中军,完全是被楚军狼入羊群一般屠杀。
      赵旃逃回晋军大营的时候,意外地发现自己的战车也回来了。原来,赵旃跳车之后,楚国人只顾抓他,倒把他的战车放走了。于是,赵旃跳上自己的车,继续逃命。
      晋军哭爹喊娘,一片狼藉。赵旃正在没命奔逃,猛地看见一辆车几乎跑不动了,定睛一看,还是亲戚,谁啊?自己的叔父和哥哥,两人在一辆车上,但是他们的马不行了。
      “叔父,哥哥,你们上我的车。”别说,赵旃虽然浑了点,还挺讲义气,挺讲亲情。
      叔父和哥哥也没客气,下了自己的车,跳上赵旃的车,这才发现,赵旃没地方了。
      “兄弟,我们用了你的车,你怎么办?”哥哥问他。
      “嗨,我还没办法?别管了,赶快逃命吧。”赵旃在马屁股上拍了一巴掌,把车赶走了。
      现在,赵旃成了步行,好在身上穿得不厚,跑得还算快。
      跑了一程,眼看跑不动了,而后面尘土大起,楚国人追过来了。
      就在这个时候,赵旃发现前面有一乘战车也在逃命,定睛去看,发现是逢大夫和他的两个儿子。
      “老逢,逢大夫。”赵旗在后面喊。
      其实,逢大夫早就看见了赵旃,可是他假装没看见。如今听到赵旃在后面喊,逢大夫假装没听见,还低声对两个儿子说:“谁也不许回头。”
      两个儿子比较缺心眼,老爹说了不许回头,他们偏偏要回头,然后还告诉自己的老爹:“爹,是赵旃啊。”
      “唉。”逢大夫叹了一口气,如果两个儿子不回头,那还可以说是没听见赵旃的喊声,如今两个儿子回头了,再说没看见赵旃就说不过去了。如果赵旃没有被楚国人杀死而回到了晋国,一定会怨恨逢大夫见死不救。到时候,不被赵旃整死就怪了。
      逢大夫停下了车,气哼哼地对两个儿子说:“你们下车去,给赵旃让位。明天早上我到这里来给你们收尸。”
      就这样,赵旃搭上了逢大夫的车,顺利逃命,而逢大夫的两个儿子真的就在这里被楚军射死了。
      所以,逃跑的时候,谁喊也不要回头。
      楚庄王遇险
      是不是所有人都只顾逃命呢?当然不是。
      荀罂是下军大夫荀首的儿子,却在中军效力。他早就看出晋军要败,自己的部属提早作了防备,因此在楚军杀来的时候,荀罂的手下都已经穿盔戴甲,准备迎敌了。大军溃散,荀罂并没有逃。
      楚庄王似乎有些兴奋过头,带着左广卫队在晋军营中左冲右突,奋勇当先。一片混乱之中,庄王的卫队被冲散了,庄王身边仅仅两三乘战车紧随。荀罂远远看见,从装束到战车到气质,他看出来了,那个领军冲杀的人一定就是楚庄王。
      “弟兄们,给我包围那辆车,活捉楚王。”荀罂的判断很准确,决策也很快很坚决。他知道,尽管晋军溃败,但是只要捉住楚王,就能反败为胜。
      荀罂十多乘战车呼啸而上,将楚庄王包围在中间。
      楚庄王正杀得带劲,猛然发现自己被包围了。大的局面自然是楚军追杀晋军,然而在局部却是晋国人包围了楚庄王。
      晋国人的战术素养确实很高,他们似乎总能在逆境中发现机会,总能创造性地应用“擒贼先擒王”的战术方针。想一想,当初秦穆公就差一点被晋国人活捉。
      屈荡抡开大戟,要带着庄王突围,但是荀罂的手下都是晋国的精兵,也不好惹。因此,尽管屈荡勇猛,竟然冲不出去。
      庄王眼看形势危急,不禁仰天长叹:“老天啊,怎么能让我落到晋国人的手中啊?”
      就在庄王万分危急的时候,一乘楚国战车奋勇杀来,车上大将的勇猛见所未见,竟然一路杀到了庄王的车前。庄王一看,正是大夫熊负羁。庄王当时有些奇怪,这熊负羁在楚军将军中算不上出色,平时打仗也算不上勇猛,这回怎么这么玩命?吃药了?
      “大王,跟我来。”熊负羁高喊。喊这话有些缺心眼,因为这让晋军确信这确实就是楚王。
      熊负羁在前,楚庄王在中,后面是另外两乘战车断后。熊负羁又是一路冲杀,杀出包围圈,回头看,庄王没出来。于是又杀进去,又杀出来。一连三次,还是没有把庄王给救出来,而熊负羁身上已经多处受伤。
      熊负羁现在发现了,靠这种办法,一辈子也救不出庄王。而此时如果再去找援兵,已经是来不及了。怎么办?熊负羁用很短的时间思考了一个问题。什么问题?晋国人为什么拼了命也要捉住楚庄王?答案简单:擒贼先擒王。
      想明白了擒贼先擒王的道理,熊负羁眼前一亮。他再次杀了进去,不过这一次不是直奔楚庄王,而是直奔荀罂。荀罂正在那里指挥活捉楚庄王,没料到熊负羁从侧面杀到,当时猝不及防,被熊负羁一戟刺中大腿,翻身落车。
      晋军一看主将折了,无心恋战,纷纷奔逃而去。
      荀罂本来是来捉楚庄王的,谁知自己成了俘虏。
      “熊将军,我问你,你今天为何如此勇猛?我对你也并没有特别的好,你怎么能为我出生入死呢?”楚庄王没有道谢,先问这个问题,他太困惑了。
      “大王,还记得那次庆功宴吗?”
      “哪一次?”
      “灭了斗越椒之后的那一次,中间熄了灯,有一个人乘醉牵了美人的袖子,美人拔了他头盔上的缨,大王随后命令每个人都把头盔上的缨拔下来。”
      “想起来了,难道?”
      “大王,我就是牵美人袖子的人,请大王治罪。”
      “哈哈哈哈,宽容必有善报啊。熊将军,你救我一命,谢你还来不及呢。你浑身是伤,不要再战了。回国之后,我单独请你。”
      楚庄王高兴极了。
      《说苑》这样评论这件事情:“此有阴德者必有阳报也。”
      所以,积点阴德是值得的。宽恕别人,实际上也就是造福自己。
      战斗友谊
      基本上,晋军中军死得很惨。
      那么,下军呢?
      下军的情况要好一些。
      下军的大部分顺利逃到了黄河岸边,只有少数掉队的被楚军追到。不过,楚军的右军不像中军那样痛恨晋国人,因此下手还算客气。
      有三乘晋国战车不幸掉坑里了,偏偏这几个哥们死心眼,舍不得战车,非要把车弄出来。结果耽误时间,被楚国人追上了。
      一队楚军发现了三乘晋国战车和*网襄老,这个够级别了。”魏锜到楚营出使过,认识连尹襄老。
      “好了,就是他了。”荀首张弓搭箭,瞄准了连尹襄老。
      连尹襄老也不是吃素的,他也看到了荀首,他也拿起了弓箭,瞄准了荀首。
      这个时候,谁也没有注意到,还有一个人也端起了弓箭。
      弓弦声响,连尹襄老的箭擦着荀首的耳朵飞了过去。荀首并没有在意,他只关心自己的箭,令他高兴的是,他看见自己的箭稳稳地扎进了连尹襄老的肩膀。
      连尹襄老从车上栽了下去,魏锜急忙驱车过去,荀首不等车停稳,跳了下去,他要活捉连尹襄老。
      可是,荀首失望了,因为连尹襄老已经死了。连尹襄老的肩膀上,是荀首的那支箭,而在他的脖子上,还有一支箭,那支箭从左到右贯穿过去。就是这支箭,要了连尹襄老的命。
      “他死了。”荀首说。
      “怎么会?分明射在肩膀上啊。”魏锜感到奇怪,他也从车上跳下去,可是,当他看到连尹襄老脖子上那支箭的时候,他大惊失色。
      魏锜为什么大惊失色?
      因为,那支箭是他的。
      是谁一箭射死了连尹襄老?
      这个时候,荀首已经没有心思去想这个了。
      “把尸体带回去。”荀首命令手下把连尹襄老的尸体装上车,实在不行,尸体也算是个筹码。
      这个时候,一队楚军杀来,要抢回连尹襄老的尸体。荀首看见其中的一乘战车十分华丽,车上的战将看上去又非常年轻。直觉告诉荀首,这个人够分量。
      荀首重新上了战车,这一次,他不再射人,他射马。一箭过去,那员小将的马就被射倒了,在小将还在发呆时候,荀首已经率领晋军杀了过去。
      这一次,红了眼的是晋国人,楚国人抵挡不住,逃的逃,死的死,小将被荀首生擒活捉。
      这员小将是谁?楚庄王的儿子公子谷臣。
      “撤。”荀首下令,公子谷臣外加连尹襄老的尸体,本钱绰绰有余了。
      战略家楚庄王
      楚庄王下令收兵。
      “大王,晋国人现在都在渡河,无心作战,如果我们乘胜追击,一定能把他们全部赶进水中。”子重建议。
      “不必了,冤冤相报何时休?又何必赶尽杀绝呢?当年城濮之战,晋文公也并没有穷追不舍。”楚庄王坚持。
      于是,楚军收兵。
      整个晚上,晋国军队都在渡河,直到早上,总算逃回了北岸。
      楚军清点人数,死伤极少,但是襄老战死,公子谷臣被活捉。而清点尸体之后,晋军被杀上千人,被俘上千人。楚军完胜。
      因为楚军晚上驻扎在邲(今河南荥阳北部),这一战历史上称为邲之战。
      城濮之战,晋国大胜楚国。邲之战,楚国完胜晋国。
      现在,先来看看楚庄王的战略战术。
      第一步,诱敌。
      围困郑国,引诱晋国来援。晋军远道而来,必然疲惫,楚军正好以逸待劳。这一招,正是城濮之战中先轸用过的招数。
      第二步,示弱。
      这是楚庄王用了一辈子的计谋,对付斗越椒就用了这个办法。示弱的好处在于,一方面让敌人骄傲并失去警惕,另一方面自己的队伍会因此愤怒而求战欲望强烈。此长彼消,战斗力的对比立即发生巨大变化。
      楚庄王两次派使臣去求和,是忽悠晋国人;两次忍让晋国使臣,是激怒楚国人。所有这些,都是基于这样的战术考虑。
      第三步,袭击。
      最后的攻击选择了袭击,时机恰到好处。
      其实,以当事双方的战力和心态,即便是正面交锋,楚国人依然占六成以上的胜算。但是,有了楚庄王的战略战术,楚国人不仅能够战胜晋国人,而且能够完胜。
      可以说,这一战是中国历史上的经典战例,而其中最经典的部分又是心理战。
      如果我们说楚庄王是心理战的祖师爷,应该没有争藏书网议。
      如果说狐偃和先轸导演了晋楚之间的首次大战,那么,第二次大战就完全是楚庄王的设计了。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1962/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