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历史军事 > 说春秋之三·晋楚争雄 > 第一〇五章 大战前戏
    每个人有每个人的心眼,每个国家也有每个国家的想法。
      晋国人是主帅不想打,可是有人想打;想打的也未必就是真的想打,他们真正想的是要跟主帅过不去。楚国人是有人想打有人不想打,楚庄王想不想打没人知道,基本上是表面上不想打,实际上却在向北进发。
      那么,郑国人呢?
      苦大仇深的郑国人认为机会来了。什么机会?报复的机会。就像一个弱女子总是被老张和老李强奸,现在弱女子终于等到老张和老李火并的机会了。“该死的,让你们打,让你们两败俱伤。”基本上,这就是郑国人现在的想法。
      两头忽悠
      基于以上想法,郑襄公分别派了公子偃和皇戌去楚军和晋军。去干什么?煽风点火,或者叫忽悠。
      公子偃来到了楚军大营,求见楚庄王。
      “大王啊,求求您一定要打败晋国啊,否则你们一走,晋国人又要包围我们了。你们围了三个月,要是再让晋国人围三个月,我们恐怕就变干尸了。”公子偃忽悠楚庄王,顺便拍了一顿马屁。
      楚庄王笑了,他知道郑国人的算盘。
      “你放心吧,我们不会抛弃郑国的。”楚庄王表态。
      公子偃也笑了,他高高兴兴回去汇报了。
      就在公子偃去楚军大营的同时,皇戌也到了晋军大营。
      晋军中军帐里乱糟糟一团,什么人都可以进进出出。
      “荀元帅,郑国投降楚国实在是迫不得已啊,我们在内心还是向着晋国的。我们盼星星盼月亮总算是把你们给盼来了,你们可不要轻易放走楚国鬼子啊。”皇戌先套了一把近乎,顺便把郑国投降的责任推掉。
      “那,据你所知,楚国那边的情况怎么样?”荀林父问他。
      “这么说吧,战胜了我们,楚国人很骄傲,得意忘形了;出兵三个多月,楚国士兵都想回家了,所以呢,士气很低落。这样的军队,那简直就是豆腐渣军队啊,只要晋国军队进攻,他们不溃败的话,我把自己的这个皇字倒过来写。等到楚军一溃败,我们郑国军队从后截击,哈哈,看他们往哪里跑?”皇戌继续忽悠。
      荀林父点点头,尽管不想打仗,他还是觉得皇戌的话有些道理。
      先縠兴奋起来,似乎楚国人已经束手就擒。
      “是到了一举击败楚国人,拯救郑国兄弟的时候了,干掉楚国人。”先縠握着拳头说,恨不能立即就出发。
      栾书瞪了他一眼,心说这个蠢货,郑国人显然是来忽悠我们的,连这都看不出来,打什么仗?
      “事情怕是没有你想的那么简单,自从楚王任用孙叔敖以来,楚国已经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了。在楚国战胜庸国之后,楚王就经常告诫自己国家还很贫穷,战争随时会降临。他们还用祖先的事迹来进行爱国主义教育,随时提高警惕。所以,说他们骄傲是没有道理的。狐偃曾经说过:师出有名则理直气壮,无名则理屈气衰。我们比楚国人更有理由出兵吗?我听说楚王很勤勉,他把自己的卫队分成东西两广,毎天全天防备,以防意外,他们怎么会懈怠呢?郑国人来说这些,无非就是希望挑起战争,他们好投靠胜者。”栾书算是看得很清楚了,尽管他也不愿意得罪先郤赵三家联盟,此时此刻,还是忍不住要说句明白话。
      先縠有些意外,他没有想到栾书竟然敢跟自己做对。他正要呵斥栾书,赵括先说话了。
      “老栾,你这不是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吗?国家养我们干什么?不就是为国征战吗?强敌在前,怎么能够后退呢?我们支持先縠,就算为国牺牲,我们也在所不辞。”
      “说大话谁不会说?但是凡事要先从国家利益的角度出发吧?”荀首反驳赵括。
      “哎,荀二,你是男人吗?你怎么畏敌如虎呢?”赵同说话也不客气,他们说话都是指名道姓,明显盛气凌人。
      “不过我觉得,栾书说得也有道理。”赵朔说话了,赵朔的性格不大像他父亲,倒更像赵衰,他不像其他赵家人那么嚣张,说话要客观得多。
      晋国的将军们一通争吵,不了了之。
      皇戌摇摇头,告辞回去了。
      “俗话说,不怕杀错人,就怕站错队。两位,赶紧分析下,这晋楚两国到底会不会打,如果打,谁胜谁败。事关国家存亡啊,要是分析得不准,站错了队,到时候再玩肉袒可就不灵了。”郑襄公对公子偃和皇戌说,忽悠完了,现在又面临站队的问题。http://
      公子偃和皇戌对视一眼,公子偃说:“那我先说吧,楚国人肯定是要打的。理由很简单,令尹孙叔敖说不打,嬖人伍参说打,楚王就听了嬖人伍参的话,明摆着嬖人伍参是在替楚王说话的。”
      郑襄公点点头,表示同意。
      “晋国人有想打的,有不想打的,主帅说话都不算数,进也不是,退也不是。不打,算他们好彩;如果打,一触即溃。”皇戌说。对于晋国的权力斗争,他听说过,但是看到之后才发现比自己想象的还要厉害。
      “这么说,我们要坚定地站在楚国一边了?”郑襄公问。
      “不是坚定,是无比坚定。”公子偃说。皇戌点头支持。
      “那好,你去楚军大营,请求出兵与楚军协同作战。”郑襄公做出了决定。
      是郑国人太势利了吗?不是,是晋国人让郑国人太失望。
      自古以来,对于一个大国来说,如果小国纷纷背叛自己,那就应当反思自己是不是权力斗争太过分了。
      庄王继续作秀
      晋楚两军在荥阳以北形成对峙,晋军驻扎在敖、鄗两山之间(今荥阳北),三军各自扎营,荀林父也没有办法。是进是退,没有定论。
      楚军在南面扎营,三军相连,号令统一。
      公子偃前来,找到楚庄王,主动要求协同楚军作战,并且将皇戌在晋军中的所见所闻一一作了汇报。当然,公子偃不傻,他当然不说皇戌是去忽悠晋国人进攻楚国人,而说成是皇戌去劝晋国人撤军。
      “不必了,你们被围三个月,很多事情等着要做呢,我怎么忍心再劳烦你们?”楚庄王婉拒了,把公子偃感动得几乎流出泪来。
      公子偃回去把情况一汇报,郑襄公也感动得差点落泪了。
      “人家这么诚心对待我们,我们还忽悠人家,不应该啊。”郑襄公感慨。
      送走了公子偃,楚庄王心里更有底了。可是,他也知道,晋军不是吃素的,要做到万无一失,还需要更多的准备。
      “召开前敌会议。”楚庄王召集三军将领,继续按照自己的思路进行布置。
      一众将领到齐,楚庄王并没有告诉他们郑国请求协同作战的事情。
      “各位,如今楚晋两军剑拔弩张,大战就在眼前。不过,昨晚我梦见了成得臣,他告诉我说晋军十分勇猛,劝我不要跟晋国人作对,因为我们永远也不能战胜晋国人。我想,干脆我们趁着他们还没有发起进攻,今晚上撤退回去,不知道大家怎么看?”庄王上来这么一段,大家都给听愣了。
      “大王,三军将士憋足了劲要和晋国人大战一场,怎么能逃?”子反第一个反对,不等别人说话,先吼了起来。
      “哎,我也知道你们不服气。想想当年成得臣,那也是百战百胜的名将,可是遇上晋国人,不也被打得满地找牙?如今,先轸、魏犨等人虽然不在了,可是他们的后人还在啊。我看,还是撤军吧。”庄王还是坚持撤军。
      “大王,我们愿与晋国人血战到底。”大夫熊负羁挺身出来,反对撤退。
      “令尹,你看呢?”庄王故意问孙叔敖。
      “我觉得,撤军为上。”孙叔敖回答。
      孙叔敖话音刚落,只见三军将领呼啦啦站起来十多个人。
      “大王,我们请求与晋国人决一死战,报仇雪耻!”大家群情激奋起来,对于先轸、魏犨,大家是认同的,可是对他们的后人,大家不屑一顾。
      “这个……”楚庄王犹豫起来,似乎拿不定主意。
      伍参在一旁看得想笑,他知道该自己主动出场了,这一次不能再让庄王点自己的名字了。
      “大王,我想说两句。”伍参提出请求。
      楚庄王也差点笑出来,他用赞赏的眼神看看伍参,心说这小子太醒目了,做个嬖人太可惜了,回去要提拔他了。
      “你说。”
      “大王,依我看,大家斗志昂扬,就这么撤了,真是太对不起大家。我看,不如咱们先派人去到晋国那边提出一个和平建议。他们要是答应了,咱们也不吃亏。他们要是不答应,那时候正义的一方是我们,咱们再跟他们决战,到时候就拜托各位将军了。”伍参的主意算是个折中。
      “那好,蔡鸠居,你去一趟晋国人那里,请求和平解决。”庄王决定了,将军们还在愤愤不平。
      第一次和平谈判
      晋军大营。
      几天来,三军将领们备战的时间不多,主要的事情是在争论该打还是该和,争论到现在都没有结论。
      这一天争论还在继续,正争得面红耳赤,楚国特使蔡鸠居到了。
      “哎,先听听楚国人怎么说。”晋国人暂时不争了,大家都想看看楚国人想干什么,是下战书?还是求和?
      我们来听听蔡鸠居怎么说。
      “寡君少遭闵凶,不能文。闻二先君之出入此行也,将郑是训定,岂敢求罪于晋?二三子无淹久。”蔡鸠居的话显然是楚庄王教给他的,软中带硬,不卑不亢。什么意思呢?大意如此:我们大王从小遭遇忧患,不太善于辞令。从前我们的先王成王和穆王来往途经这里,都是为了教训和安定郑国而已,我们大王这次来也是这个意思,怎么敢得罪晋国呢?各位,请回去吧。
      从软的角度说,楚国人是主动来表示善意的;从硬的角度说,楚国人是要晋国人回去,也就是说,晋国人没有任何收获。
      荀林父一时不知道怎样回答。就这么回去吧,太没面子;拒绝吧,那就等于宣战,又不是自己的本意。
      “当年周王曾经对我们先君晋文公说过,让我们和郑国一同辅佐王室,如今郑国背抗王命,不跟晋国亲近,我们国君命令我们前来质问郑国,怎么敢劳驾你呢?谨此拜谢楚王的命令。”士会说话了,既客气,也没有示弱。
      说来说去,楚国和晋国都没有错,错的就是郑国。
      弱小就要挨打,而且还要背黑锅。试想一下,如果这个场合郑国人也在,就该郑国人转圈赔礼道歉了。“我们有罪,我们有罪,都怪我们自己做得不好,才害得你们来教训我们,我们是坏人,我们是坏人。”
      基本上,士会的意思跟楚国人的意思一样:我们是来教训郑国人的,不想跟楚国人作对。至于撤不撤军,没说。
      荀林父对这个回答很满意,从外交的角度说,楚国和晋国的话都是废话,但是,至少表达了双方的善意,这为进一步的接触打下了基础。
      蔡鸠居没有说更多的话,他没有得到授权,事实上他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所以,他告辞之后出来了。
      刚才先縠之所以没有说话,是因为他没想好该说什么,并不等于他赞同士会的话,实际上他非常不同意士会的话。看见楚国使者走了,他把赵括拉到了一边。
      “兄弟,士会简直就是软蛋,丧权辱国。你追上楚国使者,表达我们的严正立场。”赵括急忙追出去了。
      蔡鸠居还没有上车,后面赵括追了上来。
      “嘿,楚国来的,等等。”赵括大步追上来,说话一点也不客气。
      蔡鸠居转过身来,看看是什么人这么粗鲁。
      “你谁啊?什么事?”蔡鸠居问,说话也不客气。
      “我赵括,告诉你,刚才士会的话不恰当,我代表晋国三军来警告你们,我们晋国军队来,就是要把你们赶出郑国去,听见了没?告诉你们国君,识相的赶紧自己走。”赵括把自己提升为晋军的发言人了,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最后通牒了。
      蔡鸠居一听,你是个什么鸟啊?你就代表晋国三军了。本来想直接顶回去的,想想来的时候庄王叮嘱过不要多说话,忍住了,转头上车,回楚军大营了。
      第二次和平谈判
      楚军大营。
      蔡鸠居把出使的情况一五一十作了汇报,一个字也没有漏,甚至连晋国人的语气和表情都尽量模仿回来了。
      “该死的晋国人,给脸不要脸,跟他们打。”大家听完之后,都义愤填膺。
      “大家不要急,赵括是个什么东西?他怎么能代表晋军?我看,士会的话才是他们的官方答复。”出人意料的是,庄王并不生气。
      “可是,士会的话都是废话啊,倒是撤还是不撤,他没表态啊。”子重说话了,他对士会的答复也不满意。
      “不能这么说,我们平白无故让人家撤军,人家怎么有面子呢?这样吧,蔡鸠居,还是你去一趟,跟他们商量商量,看看他们需要什么条件才肯撤军,啊,别跟他们争吵啊。”楚庄王又派蔡鸠居去了。大家一看,大王这简直是仁至义尽啊。
      “我们大王对他们的臣子都这样谦虚,都这么客气,如果他们再提什么无理要求,我们就不答应。”将领们议论纷纷,他们已经很愤怒了。
      蔡鸠居又来到了晋军大营。
      “各位,我们大王说了,你们撤军有什么要求,可以提出来。”蔡鸠居开门见山,连外交语言都省了。
      “嗯。”荀林父首先吃了一惊,他惊讶于楚庄王的通情达理,这样的国君平生还第一次见到,打仗还要给对方留台阶的。在那一瞬间,他甚至有些感动。
      “士会,楚王这样仁义,士会,你说说吧。”荀林父又把皮球踢给了士会。这么多人当中,从人品和能力的角度来说,他也只能信得过士会了。
      “我看,不如让郑国国君派使者过来,我们再和郑国结盟,也让郑国派一个公子到晋国为人质,这样我们就很有面子了,就可以撤军了。”士会的提议很现实,也很可行。
      现在,士会把球踢还给了楚国人。
      蔡鸠居没有说话,不过他心中还是很佩服士会。
      可是,总有蠢货以为把球握在手里会更爽一些。
      “不行,这是楚国人不把我们放在眼里,凭什么他们给咱们划出道来?他们先撤军,然后再谈。”先縠非常强硬,这一次他要当即表达意见了,他不想再像一个小偷一样派人去追楚国使者。
      “我觉得可以了,人家楚国是国君啊,主动来和我们和谈,我们还有什么可说的?”荀首表态支持士会。
      “不行,就这样回去了,楚国人会瞧不起我们的。”郤克支持先縠。
      晋军将领们开始争吵起来,荀林父几次大声制止,没人理他。
      眼看争吵了半个时辰了,依然没有结果。如果不是有人来紧急报告楚军动态,这场争吵不知道要到什么时候才能结束了。
      楚军什么动态?楚军来挑战了。
      不是在和谈吗?怎么楚军又来挑战?楚庄王出尔反尔了?
      第一次交锋
      蔡鸠居前脚去了晋军大营,楚军将领们就开始议论纷纷,大家一致认为,这一趟蔡鸠居过去,晋国人一定会提出跟郑国结盟以及郑国派公子去晋国做人质的条件,而这个条件是楚庄王无法拒绝的。到时候,两国军队各自撤退,晋国人今后一定会笑话楚国人。
      “奶奶的,就这么回去了,晋国人一定瞧不起我们。不行,就算不打,也要让晋国人见识见识我们的手段。”乐伯是楚军中的勇士,对晋国军队一向就不服气,本来憋着劲要跟晋国人见个高低,如今看见和平在望,失望得不得了。
      “干脆,咱们哥几个去晋军挑战吧。”许伯提出建议。
      “太好了,咱们去吧,杀进敌营,砍翻晋国人,再割几只耳朵回来给大家看看。”摄叔响应。
      这哥三个是一乘战车的组合,许伯是御者,摄叔是车右,乐伯是射。三个人装备好了,杀出楚军大营,直奔晋军大营挑战去了。
      三个二百五。
      三个人的勇气还算不错,一直冲到了晋军中军营前,然后张牙舞爪那么闹了一阵,算是示威。乐伯还脱了裤子,把屁股亮给晋国人看。
      晋国人愤怒了,打这么多年仗,从来没有受过这样的侮辱。
      三军的主要将领都在开会,先縠手下的鲍癸(音鬼)不管那些,带着自己的手下,打开营门,杀了出去。
      “你们,从左边上;你们,跟我从右边追击。”鲍癸布置了分进合击的战术打法,于是,左边三乘车,右边三乘车,晋国人杀了过来。
      乐伯三人原本凭借着一时之勇来示威,如今真的面对人数占绝对优势的晋国人,那还不跑?
      楚国三人组合在前面狂奔,晋国人紧追不舍。
      “看我左边射人。”乐伯的箭术一向不错,一箭射去,射在一个晋军的肩膀上,左边的晋军立即降低了速度。
      “看我右边射马。”乐伯一箭向右边射去,正中一匹马,连带着整辆战车摔倒,右边的晋军也小心翼翼起来。
      乐伯十分得意,一箭接着一箭,晋军小心应对,但是依然紧追不舍。
      射到最后,乐伯一摸箭囊,哎呀妈呀,有点傻眼了,因为只剩下一支箭了。乐伯摸了摸自己的耳朵,今天弄不好自己的耳朵就要归晋国人了。
      正在危急时刻,乐伯看到了救星。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1962/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