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历史军事 > 说春秋之三·晋楚争雄 > 第一〇三章 美女的诱惑
    转眼又过了两年,陈灵公哥三个明显衰老了许多,可是,夏姬的容颜一点也没有变,而床上的功夫却更加厉害了。
      再这么下去,陈灵公哥三个也要成药渣了。可是,他们愿意,他们心甘情愿。
      陈灵公不仅为夏家修建了陈国最豪华的高尚住宅,而且爱屋及乌,对夏姬的儿子夏征舒也很好,一步步提拔,到现在夏征舒才十八岁就已经是陈国的卿,主管军队了。
      想想看,就算夏姬十六岁生夏征舒,如今也已经三十四岁。别的女人到这个年纪,也就是徐娘半老,风韵犹存而已,可是夏姬还在风华正茂。
      美女的礼物
      那一天,陈灵公从株林回来,不知道哪根筋动,竟然上朝了。陈灵公一个月也不一定上一次朝,所以,每次上朝,基本上没人来。
      这天上朝,只有孔宁和仪行父来了,因为只有这哥俩知道陈灵公的行程安排。
      既然没有外人,哥三个自然而然说起黄段子来了。说着说着黄段子,自然而然就说到夏姬身上了。
      “你们猜猜,咱们三人当中,夏姬究竟最爱谁?”陈灵公抛出这么个问题来。
      “还用说,最爱我。”仪行父很有自信。
      “吹罢,凭什么说最爱你?”孔宁不服气。
      “对啊,我还说最爱我呢,你说最爱你,你有什么证据啊?”陈灵公也不服气。
      仪行父笑了,他没说什么,三下五除二脱了衣服,贴身看见一个肚兜。
      “看见没有,夏姬赠送我一个肚兜,说只给我一个人,你们有吗?”仪行父说得十分得意。
      陈灵公还没有说话,只见孔宁也开始脱衣服,三下两下之后,只剩下一条内裤,花里胡哨。
      “你那算什么?看见我这内裤没有?这是夏姬送给我的。”孔宁更加得意,他这礼物更珍贵些。
      仪行父傻眼了。
      陈灵公也开始脱衣服,只剩下一身睡衣。
      “哪,这是夏姬送给我的,不瞒两位,这件睡衣,夏姬用了许多年,如今上面都是夏姬的体香,闻起来那个醉人啊,啊!”陈灵公把自己都给说陶醉了。
      哥三个就在朝廷上攀比起夏姬赠送的礼物来了,都说自己的好。
      哥三个说得正欢的时候,有人来了。
      来人名叫泄冶,是陈国的大夫,也不知道哪根筋动,想起来今天上朝,还真就撞上了。
      “嗯,运气不错,运气不错。”泄冶心里还挺高兴。
      可是,进到朝堂,泄冶傻眼了。只见眼前三个男人穿着女人的衣服在那里嘻嘻哈哈,定睛一看,一个是国君,另外两个是卿。泄冶忍不住了,他是有正义感的人。
      “你们这是在干什么?流氓啊?我们难道是流氓国家吗?太不要脸了。公卿公开淫乱,老百姓纷纷效仿,这个国家不是要完蛋了?”泄冶不知哪里来的勇气,竟然大骂起来。
      孔宁和仪行父看见了,赶紧穿上衣服,溜了出去。尽管职位上他们更高,可是太没面子了。
      陈灵公也穿好衣服,想要发怒,可是找不到发怒的理由,没办法,陈灵公认错了:“我改,我改还不行吗?”
      陈灵公一认错,泄冶也不好再发火了,于是讲了一通色字头上一把刀之类的道理,走了。
      泄冶一走,那哥俩回来了。
      “老大,认错了?以后不去了?”孔宁问。
      “你们还去不去?”陈灵公反问。
      “我们去,老大放心,以前你干的活,我们会帮你完成的。”仪行父说。
      “嘿嘿,我还是自己去完成吧。”陈灵公怎么舍得夏姬呢?
      三人哈哈大笑。
      “老大,这个泄冶很讨厌,据说他到处说我们的坏话,还把我们的事编成歌,我看,这人要不得,咔嚓,怎样?”孔宁提个建议,要杀了泄冶。
      “这事别问我,你们想怎样就怎样,我只管女人不管男人。”陈灵公基本同意。藏书网
      两天之后,孔宁派人假扮强盗,把泄冶给暗杀了。
      一场春梦
      这一天,陈灵公哥三个忍不住又来到株林。这一次,哥三个搞了个连床大会,三英战夏姬。
      折腾够了,哥三个搂着夏姬,一边吃喝,一边讲黄段子起来。
      “夏姬,你说实话,征舒高大魁梧,一点也不像夏御叔,他究竟是谁的孩子?”孔宁坏坏地问。
      “嗯,孔大夫,你真坏。”夏姬嗲嗲地说。
      “我觉得,征舒像行父。”陈灵公说。
      “像我?我觉得像老大。”仪行父说。
      “哈哈哈哈。”大家都笑了。
      “嗯,你们男人真坏。我要是给征舒生个弟弟出来,你们可要认账啊。”夏姬说。说来也奇怪了,跟这三人混了这么多年了,竟然没有生个孩子下来,可见古人的避孕措施还是做得不错的。
      “我一定认,你们也要认啊,一个孩子三个爹,多好啊,哈哈哈哈。”陈灵公大笑,其余人也跟着笑。
      俗话说,隔墙有耳。
      夏征舒的父亲到底是谁?谁也不知道,他娘或许也不知道。夏征舒小的时候,就看见娘整天跟不同的男人混。有点懂事之后,看见别的男人来,夏征舒就会躲得远远的。再大一些之后,做了官,在城里有了官邸,基本上他就很少回来,眼不见为净了。
      这一天,夏征舒恰好有事回来。到家之后,要先去给母亲请安,于是来到母亲的屋外。谁知到了门口,就听见里面几个男人在说话。
      原本,夏征舒转头就要走,可是这时候听到里面说自己的名字,于是停下来偷听,结果就把刚才的一段对话都听到耳朵里了。
      十八岁啊,正是血气方刚容易冲动的时候。夏征舒当时怒火中烧,压抑了许多年的屈辱和愤怒就要爆发出来。
      “妈的,老子宰了你们。”夏征舒在瞬间下了决心,一转身,回自己的卧房去,跨上短刀,提着弓箭,就要来杀人。
      一个人能杀三个人?没问题,那三个都已经快成药渣了。
      屋里,四个人全然没有想到危险就在眼前,还在那里开着淫荡玩笑。
      “嗯,我去撒个尿。”陈灵公说。说完,光着屁股就起来了,推门出去,就要在墙下撒尿。
      尿还没出来,就看见那边夏征舒气势汹汹,满脸杀气大步走来。看见陈灵公,夏征舒拔出刀来。
      陈灵公不是傻瓜,看这气势,就知道大事不妙。大事不妙怎么办?跑啊。
      陈灵公怪叫一声,光着屁股,撒腿就跑。夏征舒一看,大喊一声“哪里走”,抬腿就追。别说,逃命的人往往跑得快,别看陈灵公快成药渣了,也别看他光着屁股,生死关头,跑得贼快,夏征舒竟然追不上他。
      可是,人跑得再快,也没有箭飞得快。陈灵公一路狂奔,逃到了马厩。身后,夏征舒懒得追了,张弓搭箭,瞄准陈灵公的白屁股,一箭出去,略高了一些,正中陈灵公后心。
      “啊!”一声惨叫,陈灵公就这样死了,也算是死得其所。
      杀了陈灵公,夏征舒提着刀,回头再来杀孔宁和仪行父。那哥俩当然不会傻到等你来杀,早就跑了。不仅跑了,而且跑得很远,一直跑到了楚国,因为他们知道,兵权在夏征舒的手里,既然他杀了陈灵公,就一定不会放过自己的,所以,干脆跑远一点。
      夏征舒一不做二不休,索性自命为陈侯,做了陈国的国君。
      而陈灵公的太子公子午出逃,跑到晋国避难去了。
      晋国出兵流产
      公子午逃到了晋国,请求晋国出兵,讨伐夏征舒。
      “公子,这事你要等一等,为什么要等一等呢?我告诉你。去年,联合国在扈地召开大会,结果大家都去了,就你爹没去,只顾跟夏姬鬼混。那次,我本来率军讨伐陈国的,恰好我国晋成公薨了,这才放过了你爹。所以,你爹死有余辜,没什么值得我们为他报仇的,这是其一。其二,我们现在正跟北狄建立友好关系,精力都在这边,顾不上别的。所以,你要等等,北边的事情安顿了,自然会帮你夺回君位的。”郤缺把事情说得很清楚,你的事情要管,但不是现在管。
      没办法,公子午住下来了,等。
      基本上,郤缺也并不是忽悠他。第二年上半年,晋国就忙着跟北面的狄国们沟通。最后,除了赤狄,所有的狄国都愿意顺从晋国。就这样,赤狄之外的狄都成了晋国的保护国,这为此后晋国吞并北狄打下了基础。
      因此,郤缺在晋国向北扩张的进程中是有很大贡献的。
      另一边,孔宁和仪行父逃到了楚国。哥俩一通忽悠,把陈灵公几个跟夏姬淫乱的事情都略过去了,只说夏征舒怎么狼子野心,残忍杀害国君,等等。
      “大王啊,夏征舒就是陈国的斗越椒啊,请大王出兵灭了他。”哭哭啼啼,孔宁和仪行父请求楚庄王出兵。
      “嗯,你们先歇着,我这里正要攻打郑国和宋国呢,打完他们,再商量你们的事情。”楚庄王也没有当时决定出兵。
      没办法,孔宁和仪行父也住下来了,等。
      基本上,楚庄王也没有忽悠他们,确实在第二年攻打郑国和宋国了。郑国当即投降,签署了友好条约,宋国怎么也不投降,楚国夺了几座城回来算是交代。
      到了秋天,有一个国家准备出兵了。哪个国家?晋国。
      郤缺搞定了北方,决定出兵陈国,把公子午送回去。公子午高兴啊,这下轮到自己当国君了。
      可是,人算不如天算。出兵前三天,郤缺死了。于是,出兵泡汤。
      郤缺死了,谁来出任中军帅?
      当时的排位是:郤缺、荀林父、士会、先縠、赵朔和栾书。因为栾盾已经死了,儿子栾书接任。那么,按照这样的排序,应该是荀林父接任中军帅。
      可是,郤缺的临终安排是先縠接任中军帅,又是一个超拔,荀林父又没戏。这样的安排,保证了郤赵先的三家联盟轮流执掌晋国政权。
      想法挺好,可是郤缺不是赵盾,晋成公的儿子晋景公比他爹又要强硬得多。所以,事情已经很难按照郤缺的设想去进行了。
      “这不是欺负老实人吗?你以为这个国家是谁的?”晋景公拍桌子了,反正郤缺已经死了,也不用怕他。
      晋景公没管那么多,当即任命荀林父为中军帅。不过随后还是给了郤缺的面子,当然也是顾虑到三家的势力,因此,先縠跳一级为中军佐,士会原地不动,依然是上军帅,郤缺的儿子郤克直接担任上军佐,面子给足。赵朔任下军帅,栾书为下军佐,都是原地不动。
      这样,晋国权力重新布局。
      美女的处置
      同样是秋天,楚庄王也准备出兵了。
      楚国大军在秋收之后集结,浩浩荡荡,向陈国进发。
      夏征舒在干什么呢?自从占领了后宫,也跟陈灵公一样了,整天忙着淫乱去了。没办法,在这样的国家长大,也不会别的。
      楚国大军长驱直入,占领陈国,楚庄王向陈国人民发出号令:“无惊,吾诛征舒而已。”(《史记》)意思就是:别害怕,我们楚军只是要讨伐夏征舒而已。
      陈国人民怕也好不怕也好,反正人人都知道楚军来了谁也抵挡不住。夏征舒还在宫里淫乐呢,楚国大军到了都不知道,哪还跑得了?
      夏征舒被五马分尸,可怜啊。
      现在,需要处置两件事情。
      第一件,夏姬怎么处置?全世界都知道,陈国有今天,就是因为国君跟夏姬乱搞造成的。按照规矩,作为祸国殃民的红颜祸水,毫无疑问要咔嚓掉。
      第二件,陈国怎么办?按照当时的规矩,楚国的出兵是为了讨伐轼君的夏征舒。那么,在逆贼被杀之后,应该扶立新的国君。_网
      可是,楚庄王不准备按照惯例进行。
      第一件事开始了。
      庄王在陈国的朝廷上开庭了,夏姬被押了上来。
      鸦雀无声,因为夏姬的美貌震惊了所有人。
      “哎呀妈呀,我要是陈灵公,我也愿意为她死啊。”有人这么想。
      “啊,她有三十六了?十八岁吧?”有人这么想。
      夏姬面带微笑,毫无畏惧,因为她知道,只要是男人,只要是真的男人,没有人可以抗拒她的魅力。
      “嗯,嗯,这个。”楚庄王有点傻眼,咽了咽口水,迅速地转动着头脑。原本,他的讲话提纲大概是“淫妇误国,推出砍头”,可是,现在他的脑子一片混乱,不过,最后他还是厚着脸皮说了他想说的话:“夏姬,老公死了,儿子也死了,一个多么可怜的女人,啊,这个,我看,就送回去到我后宫当个妃子吧。”
      楚庄王这话说出来,好像夏姬的儿子是被强盗杀死的,而自己是个很有同情心的人。
      楚庄王想要这个女人,大家都只好咽口水了,谁敢反对?可是,有人反对。谁?申公屈巫,又叫巫臣。巫臣此人十分聪明,而且见多识广,颇受楚王的重用。
      “大王,这样不太好啊。您想啊,您亲自率领大军讨伐陈国,是为了伸张正义,讨伐罪人啊。如今您要是收纳了夏姬,那说明您的动机不纯,知道的说您是怜香惜玉什么的,不知道的还不要说您是贪恋美色?那您跟陈灵公还有什么区别?那您不是成了一个淫乱的国君了?再说了,夏姬是个破鞋啊,多少人穿过?大王,身份哪,您不能捡别人的衣服穿吧?”巫臣一张嘴说出话来毫不客气,本来楚庄王就有些不好意思,如今被他一说,还怎么坚持呢?
      “那,那就算了吧?”楚庄王万分不舍,可是又不得不舍。尽管不得不舍,可还是不舍。
      舍不舍?就在庄王还有些犹豫的时候,有人发言了。
      “大王,这个女人给大王作妃子确实不合适,我看,不如给我做夫人吧。”说话的是子反,又叫公子侧,是庄王的弟弟。
      楚庄王一看,尽管有些犹豫,还是点点头,给自己的老弟做老婆,好歹也算肥水不流外人田。
      子反高兴啊,正要谢恩,巫臣又说话了。
      “不行啊,这个女人不能要。你想想,多少人死在她的裙子下面?最早的公子蛮,之后夏御叔,再之后陈灵公,她还连累夏征舒被杀,孔宁、仪行父光着屁股逃到楚国,公子午逃到晋国,还连累陈国灭亡。这样的女人纯粹是天下第一扫帚星啊,谁娶了她谁倒霉,谁全家死光光。啊,这样的女人你也敢娶?”巫臣这段话说出来,比刚才那一段还要狠。
      子反倒吸一口凉气,美人固然重要,自己这条命也很重要啊。为了爱情而牺牲性命?考虑了一下,子反很庸俗地说:“算了,我退出。”
      巫臣松了一口气,可是,他没有想到的是,他这口气松得太长了一点,以至于还有不要命的抢先说话了。_网
      “大王,这个臭女人给我吧,我老婆刚刚死了,让他给我当老婆吧。”这话说得很粗,因为说话的就是一个粗人。这个人是连尹襄老,就是连这个地方的尹,名叫襄老。
      巫臣没等楚庄王发话,先说上了。
      “老襄啊,你不怕死?你不怕名声不好?”巫臣问他。
      “该死鸟朝天,怕什么?什么名声?我才不要名声呢。”襄老是什么都不在乎。
      巫臣没话说了,万事不可怕,就怕不在乎。
      “好吧,夏姬赏给你做老婆了。”楚庄王咬咬牙,把夏姬赏给了连尹襄老。
      襄老抱着夏姬走了,巫臣在后面看得牙痒痒。
      费了那么多心思和口舌,巫臣其实就是想自己把夏姬给娶回家的。好不容易说得庄王和子反知难而退了,却冒出这么个缺心眼的来抢了。
      还是那句话,太聪明的人,往往栽在缺心眼的人手上。
      不过,巫臣是一个对爱情执著的人,他不会就这样罢手的。
      第二件事开始了。
      “大家看看,陈国现在这个样子纯粹就是无政府状态,官不像官民不像民,他们需要管啊。我看,既然这样,干脆也就不要恢复陈国了,就做我们的一个县吧,就叫陈县。啊,大家有没有意见?”楚庄王决定吞并陈国,其实这是早就预谋好的。
      在女人的问题上,大家难免有点想法,在国家的问题上,谁去想啊?
      没有反对的声音,于是,楚庄王宣布陈国并入楚国。
      “大王英明!”大夫们高声祝贺。
      会议开完,解散。
      人刚走完,又有人来了,谁?楚庄王派去出使齐国的申叔时。
      申叔时汇报了出使齐国的事情,又问了问讨伐陈国的事情,之后没多说话,拍屁股走人。
      “哎,老申,我们吞并了陈国,别的人都纷纷祝贺,你一句话不说就走了,什么意思?”楚庄王叫住申叔时,他有些不高兴了。
      “可以辩解一下吧?”
      “说吧。”
      “大王讨伐陈国,是因为夏征舒有罪。如今杀了夏征舒,那是大王伸张正义啊。我听说啊,如果一个人牵着牛践踏了你的田地,而你因此抢了他的牛,那就是你的不对了。他践踏你的田地固然不对,你抢走他的牛也太过分了。如今为了陈国杀了夏征舒,却把陈国给灭了,怎么能说得过去呢?”原来,申叔时反对吞并陈国。
      楚庄王想了一阵,想明白了。要想占个小便宜,那就吞并了陈国;可是,要想称霸,就不能这么做,就要给全世界诸侯做个样子。
      “好,我听你的。”楚庄王决定了。
      楚庄王命令孔宁和仪行父担任陈国的卿,负责把公子午从晋国请回来。尽管晋国觉得在楚国讨伐陈国这件事情上很没有面子,对于公子午回去担任陈国国君还是很乐意接受的,毕竟公子午是在晋国避难的。
      就这样,公子午在晋国避难,却被楚国人接回了陈国继位,就是陈成公。
      不过,楚庄王也并没有空手而归,他从陈国每乡抽一个人,集中到现在的汉阳地区,称之为夏,意思是这里是夏朝人的后代。后来此处为江夏、夏口,就是源于此。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1962/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