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历史军事 > 说春秋之三·晋楚争雄 > 第一〇一章 你是神经病
    楚庄王十三年(前601年),楚国讨伐舒国和蓼国(都在今安徽省境内),一举灭了他们,再次扩张土地。
      楚国的内部问题解决了,晋国呢?
      同年,晋国发生了大事,头等大事。什么头等大事?赵盾死了。
      再强的人,再精通权力斗争的人,也不可能斗得过时间。
      这一次,晋国的大夫们都学了个乖,赵盾病重期间,个个都在首都蹲着。就算地震来了,就算禽流感来了,也坚决不走。
      赵盾的死,毫无疑问预示着晋国的权力结构要发生变化。那么,会发生怎样的变化呢?
      顺利交班
      按照晋国原有的六卿排位,赵盾之后是荀林父,荀林父之后是郤缺,那么,赵盾一死,应该是荀林父递补中军帅。
      可是,赵盾会让荀林父接自己的位置吗?绝对不会。
      临死之前,赵盾在床上召集六卿开会,指定了郤缺接任中军帅。有人反对吗?就算有人反对,也没有人敢说。
      等到别人都走之后,赵盾留下了郤缺,他还有话要说。
      “缺,你知道为什么选择了你而没有选择荀林父吗?”赵盾问。
      “啊,请指教。”郤缺其实都知道,他装不知道。
      “荀林父这个人头脑太死了,不行。”赵盾语重心长地说,他看看郤缺,接着说,“不过,他这人还算老实,不用提防他。有一个人必须除掉,那就是胥克,我看这人一直对我们怀恨在心,一定要除掉他。”
      郤缺点点头,说了声“是”。
      “还有,我儿子赵朔就托付给你了,替我照看好他。”赵盾又说,这是他最放心不下的事情。
      “元帅,您放心,我知道该怎么做。”郤缺说。他知道,而且完全知道赵盾想要他做什么。
      赵盾点点头,从郤缺的眼光里,他知道自己可以闭眼了。
      赵盾走了。
      但是,晋国的权力斗争并没有走。
      『权力斗争金科玉律第十四条:一定要把权力接力棒传给自己信得过的人。』
      晋国权力结构的重新布局并没有遇到什么阻力,郤缺唯一的竞争者荀林父选择接受组织安排,他原本就不是一个权力欲很强的人,对权力斗争也不感兴趣。
      现在的六卿排名是:郤缺、荀林父、士会、栾盾、胥克和先縠。先縠是先轸的什么人?按《史记》的说法,他是先轸的儿子。应当是先轸的小儿子,先轸的孙子先克死的时候没有儿子,因此,先家的族长就由他叔叔先縠来递补了。
      赵家被挤出了六卿,或者说,还需要重新排队。
      但是,由赵盾一手提拔起来的郤缺是不会让赵朔等太久的。从另一个角度说,郤赵两家互为支援,尽快把赵朔扶持进六卿也是郤缺自己的利益所在。
      俗话说:一个萝卜一个坑,拔掉萝卜才有坑。
      拔掉哪个萝卜?
      赵盾临终前已经嘱咐过了:拔掉胥克这个萝卜。
      郤缺早就盘算过:荀林父资历老而且人很老实,难以找到他的过错,并且留着他也没有威胁;士会是抢回来的人,名声太好,也不能乱动;栾盾虽然关系比较远,但是栾家家族实力庞大,不好招惹;先縠算是递补先克的,是盟友,更不能动。算来算去,也就是胥克这边最合适。
      按着赵盾的套路,搞掉胥克有两种方式,一种是制造一项罪名,杀掉他或者赶走他;另一种则是老办法——找个强盗干掉他。
      可是,郤缺不能这么干,他有心理障碍。为什么?
      因为郤缺能有今天,能从一个野人重新成为贵族,一切都要感谢当年胥臣的推荐。没有胥臣,他现在什么也不是。
      他能够杀掉胥臣的孙子吗?而且是昧着良心。
      郤缺很发愁,怎么办?
      你是神经病
      就在这个时候,发生了一段很古怪的事情。
      晋国和白狄联合起来攻打秦国,规模不大,也就是边境战争。
      秦国人派了间谍来刺探情报,结果被晋国军民给捉住了。秦国间谍被吊死在城墙上,尸体被扔在东门外示众。
      怪事在六天之后发生了,被吊死的秦国间谍竟然醒过来了。秦国间谍从地上爬了起来,拍了拍身上的土,又摸了摸脖子,扬长而去。
      “拜托,拜托让条路,我要回国了。”秦国间谍大摇大摆走了,围观的群众看得目瞪口呆,谁敢阻拦?
      《左传》:“晋人获秦谍,杀诸绛市,六日而苏。”
      算起来,这是晋成公六年的事情,也就是公元前601年,秦国间谍复活比耶稣复活整整早了六百年。
      郤缺听说了,急忙赶往现场。
      现场人山人海,复活的秦国间谍不见了,只看见两个看守尸体的士兵在那里手舞足蹈,狂呼乱叫。
      “怎么回事?”郤缺问。
      “看见死人活了,这两个吓成蛊疾了。”有人报告。什么是蛊疾?按古人的说法,蛊是一种人工培育的毒虫,很多毒虫在一个器皿里互相吞食,最后剩下那个不死的,就叫蛊。蛊可以用来毒害人,放到人的身体里,人就会神志不清,胡说八道,手舞足蹈,等等。说起来,有点生物战或者巫术的意思了。
      说来说去,蛊疾基本上就是神经病,又叫精神错乱,俗话说就是疯了。
      看到两个神经病发作的士兵,郤缺眼前一亮。
      六卿扩大会议,基本上相当于内阁扩大会议。除了六卿,扩大进来的主要就是赵家的人,赵朔、赵括、赵婴齐、赵同、赵穿,还有韩厥。这里面,赵家的人就不用说了,韩厥是赵家死党,先縠和赵家关系密切,栾盾跟赵家关系也不错,士会是个老好人,谁也不得罪,荀林父也是个随大流的人。
      “各位,今天,我们讨论一下胥克的问题。”郤缺开门见山,很严肃地说。
      “我的问题?我什么问题?”胥克感到奇怪。其实,大多数人都觉得奇怪。
      “你得了神经病,要回家休养了。”郤缺依然很严肃。
      “神经病?开玩笑吧。”
      “开什么玩笑?大家都知道你得神经病了。”
      “我得神经病了?我怎么不知道?”
      “得了神经病的,自己都不知道。”
      “我得神经病了吗?”胥克问大家。
      士会闭上眼睛,荀林父则低下头,栾盾假装没听见,而其余的人都很严肃地点点头,然后用看神经病的眼神看着胥克。
      胥克有点慌了,任何人遇到这样的场景都会慌的。
      “我,我没得神经病,我没得神经病。”胥克辩白着。
      “你就是神经病。”赵穿站了起来,指着胥克的鼻子说。
      “我,我不是神经病。”
      “你就是神经病,来人,把神经病送回家去,免去下军帅职务。”郤缺下令。
      卫士们上来,不由分说,把胥克架了起来,就往外拖。
      “我不是神经病,我不是神经病。”胥克大声喊起来,可是,没有人理他。
      胥克被拖了出去,塞进了车里,然后被强行送回家了。
      “我不是神经病,我不是神经病。”凄厉的喊声远远地传来,远远地消失了。
      会议室里,一片寂静。每个人都知道发生了什么,士会的脸色铁青。
      “继续开会。我提议,先縠为下军帅,赵朔递补为下军佐,各位有什么意见?”郤缺继续主持会议。
      谁会有意见?谁敢有意见?
      赵朔,以最快的速度到了卿的位置。
      『权力斗争金科玉律第十五条:权力词典中,没有报恩二字。』
      胥克被强行送回了家,经过一路上的嘶吼,他现在已经开始怀疑自己真的有神经病了。
      “儿子,我没有神经病啊,我真的没有神经病啊。”胥克一把抓住儿子胥童的手,一个劲地说。
      “爹,你当然没有神经病,谁说你有神经病?”胥童急忙安慰父亲,等父亲情绪稳定一点之后,才问他发生了什么事情。
      胥克断断续续地把事情说了一遍,突如其来的“神经病”和失去卿位对他打击太大,他有些神神道道了。
      胥童虽然岁数不大,却比自己的父亲更沉着。
      “爹,事情明摆着的,这是郤缺和赵家勾结,用这个借口把你踢出来,好给赵朔腾位置。这个死郤缺,不是我老爷爷,他现在连狗都不如。如今不报答我们家,反而这样陷害我们,老天有眼的话,一定让他得到报应。”胥童看得清楚,他恨透了郤缺。
      由于受到的刺激太大,胥克从那之后就真有些神经病了。
      没过几年,胥克在郁闷中死去。
      “孩子,你爷爷被赵盾赶走,客死国外;你爹又被郤缺害死,你,你要为你爷爷和你爹报仇啊。”临死之前,胥克这样叮嘱胥童。
      “爹,这个深仇大恨,我一定要报。”胥童在父亲面前发了誓。
      仇恨,已经深深地植入胥童的脑海中。
      夏姬
      晋国和楚国在这些年间的直接冲突非常少,几乎没有。但是,两个国家也没有闲着,他们喜欢做同样的一件事情。什么事情?
      夹在大国之间是痛苦的,而对这种痛苦体会最深的无过于郑国和陈国了。基本上,过一段时间楚国就会来讨伐他们,然后他们与楚国签署友好条约;随后晋国就会来讨伐他们,于是再跟晋国签署友好条约;然后楚国人再来……
      这两个国家就像两个孤立无援的弱女子,没有尊严,没有主权。
      不过,即便是同样的被不停轮奸,郑国和陈国的感受是不同的。
      郑国非常痛苦,因为他们也不算是个太小的国家,早年也曾经风光过,总是这样两面讨好又两面讨不到好让他们觉得很没有面子。而陈国不太一样,国家太小,就没什么面子问题。所以,陈国军民基本上习惯了不停被强奸的生活,甚至,他们还挺享受这样的日子。
      当强奸不能抗拒的时候,不妨试图去享受这个过程。这,就是陈国军民的现状了。
      自暴自弃,这是陈国这个国家和这个国家的人民的共同写照。荒淫无度,则是这个国家的生活方式。想想也是,既然不可能有尊严地生存下去,既然随时可能被灭掉,那就存在一天乐活一天吧。既然每一天都可能是世界末日,那就干脆把每一天都当成世界末日来过。
      淫乱,绝对的淫乱。
      于是,一段故事发生了。
      这段故事的主人公,最先就是从这两个被不断轮奸的国家来的。
      当年,郑穆公有一个女儿,叫什么名字没有记载,暂时就叫小卉吧。这个小卉长得天仙一般,不仅漂亮,而且天生对男人有一种吸引力。古时就叫骚,现在叫做性感。郑穆公很爱这个女儿,把她看成掌上明珠,直到有一天,郑穆公决定立即把她嫁出去。
      为了什么,郑穆公决定把自己的宝贝女儿嫁出去呢?因为自己的宝贝儿子死了。
      郑穆公的大儿子名叫公子蛮,年方十六岁,是个帅哥,郑穆公也很喜欢他。突然有一天,公子蛮死了。怎么死的?死在了哪里?
      公子蛮死在了小卉的床上,赤身裸体。
      这样的死法,只能是两个原因。第一种,脱阳而死,也就是周星驰常说的“精尽人亡”;第二种,突发性心脏病,因为高潮太高,心脏承受不了。
      不管哪一种死法,都是风流死法。
      谁是那个女的?
      小卉。
      这不是乱伦吗?这不是乱伦是什么?
      郑穆公当时就懵了,冷静下来之后,要想怎样料理后事了。
      首先,家丑不能外扬。也就是说,既不能让外面知道公子蛮是怎么死的,也不能用家法处置小卉。
      之后,要尽快把女儿嫁出去,否则,公子蛮的命运随时可能落在他们兄弟几个的头上。更重要的是,这个女儿不仅可能带来家庭的灾难,甚至会给国家带来灾难。
      郑穆公知道,自己女儿的国色天香如果传扬出去,很快楚国人就会来求亲,晋国人也会来求亲,到时候怎么办?女儿只有一个,可是惹不起的邻居有两个,那时候国家不就要遭殃?
      所以,郑穆公决定在女儿的坏名声和好名声都没有传扬出去之前,把她嫁掉,算是一了百了。
      嫁给谁?郑穆公不敢把女儿嫁给晋国人,怕楚国人不高兴;也不敢嫁给楚国人,怕晋国人不高兴。正在这个时候,陈国的公子夏为儿子公孙御叔来求亲,郑穆公一看,合适,就嫁给他吧。
      就这样,大美女小卉就嫁给了小国大夫公孙御叔了。由于公孙御叔用父亲的名字作姓,因此就姓夏,名叫夏御叔,而小卉就改名叫做夏姬了。那一年,夏姬十五岁。
      淫乱四人组
      夏御叔把夏姬迎娶回家之后,一看这老婆漂亮得无与伦比,骚得闻所未闻,夏御叔高兴得合不拢嘴。“我何德何能,娶了这么个仙女一样的老婆,我,我赚大了。”夏御叔高兴,逢人就说。
      夏御叔真的赚了吗?从某个角度说,是赚了。
      娶回夏姬不到们是四人组嘛。”陈灵公同意,独乐乐不如与人乐乐,三人乐乐不如四人乐乐。
      夏家是一户大家,在城内有房,在城外有庄园。那年头,有钱的人肯定不住在城里,而是住在城外庄园里。夏御叔所住的地方,叫做株林。
      孔宁和仪行父来到了夏御叔的庄园,一通报,知道老夏还活着。不过一见面,还是把两人吓了一跳。
      夏御叔瘦得不成样子了,那时候还不兴抽大麻,否则一定是抽大麻抽的。用皮包骨头形容他比较合适,瘦得眼珠子都快出来了。
      “老夏,你怎么瘦得像个鬼了?”孔宁问。他几乎认不出夏御叔了。
      “瘦吗?我觉得我挺精神啊。”别看瘦,夏御叔还觉得挺好。
      兄弟几个寒暄了,话归正题。
      “兄弟,我们三人在宫里可爽了,老大挺想你,让你也去宫里,咱哥四个一块爽啊。”仪行父向夏御叔发出邀请。
      “不去,我老婆就够了。”
      “哎,家花不如野花香啊,那宫里成群结队的随你挑,你不想?”
      “不想。”
      孔宁和仪行父大眼瞪小眼,愣了半天,孔宁才说:“兄弟,别骗我们了,你是阳痿了吧?”
      “阳痿?嘿嘿,阳痿不阳痿,你嫂子知道。”
      “嫂子?对了,嫂子这么厉害,让我们也看看吧?”
      “好啊,孩子,把你娘叫出来,见见我的两个好兄弟。”夏御叔让自己的儿子夏征舒去叫老婆。那一年,夏征舒已经十二岁了。
      孔宁和仪行父的口水流了出来。什么叫惊为天人?什么叫惊艳?什么叫大脑一片空白?
      夏姬款款而来,看见孔宁和仪行父,淡淡一笑。就是这淡淡一笑,那哥俩已经是魂飞天外了。只见夏姬天生一副媚相,一双媚眼根本不用抛,媚气直接往外冒。哥俩当时就几乎把持不住,软了半截,心说这些年来也算是阅人无数,可是如今见了夏姬,这前半辈子算是白活了。
      “老公。”夏姬叫一声,娇滴滴嗲兮兮,无限娇美,动人心弦。
      现在,孔宁和仪行父终于明白为什么老夏不再跟他们混了。
      夏姬究竟有多美多骚多性感?没人知道。后人只知道,但凡见过她的男人,都愿意心甘情愿死在她的石榴裙下。
      在这里,要引用一段《东周列国志》的描述了:“那夏姬生得蛾眉凤眼,杏脸桃腮,有骊姬、息妫之容貌,兼妲己、文姜之妖淫,见者无不惊魂丧魄,颠之倒之。更有一桩奇事,十五岁时,梦见一伟丈夫,星冠羽服,自称上界天仙,与之交合,教以吸精导气之法。与人交接,曲尽其欢,就中采阳补阴,却老还少,名为‘素女采战之术’。”
      这段话什么意思呢?大致翻译一下。
      说这个夏姬绝顶的风骚,比古代所有风骚的女人加起来还要风骚。男人要是见了她,立马倾倒晕菜。说她十五岁的时候曾经做了一个梦,梦见一个身材魁伟的大帅哥,自称是神仙。神仙哥哥和美女不由分说上了床,并教给她“吸精导气之法”。这个办法能够采阳补阴,就像女妖怪一样,把男人的阳气采过去,补女人的身体,有滋颜美容之奇效,返老还童之神通。整个这一套方法,叫做“素女采战之术”。
      所谓“吸精导气之法”和“素女采战之术”究竟是古老的科学还是纯属迷信呢?这无从查证。但是有一点毋庸置疑,那就是夏姬确实能够童颜常驻,青春不老。这一点,有史为证。
      如果说男人是夏姬的养颜药,夏御叔就很不幸地成了药渣。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1962/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