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历史军事 > 说春秋之三·晋楚争雄 > 第九十九章 楚庄王动手了
    公子宋的威胁很快见效了。
      说起来,公子宋跟郑灵公的关系远比公子归生跟郑灵公的关系要近。“吃肉门事件”之后,郑灵公基本上就忘了这件事情,公子宋主动去承认了错误,两人于是重归于好。
      “主公啊,你要当心子家这个人。”公子宋说。
      “怎么?他不是挺老实吗?”郑灵公问,他对公子归生的印象一直不错。
      “老实?装的,你知道那天他从这里走之后,到我那里说什么了吗?”
      “说什么了?”
      “唉,你自己问他吧,我要揭发出来,就不够兄弟意气了,请主公体谅。”
      公子宋卖了个关子,走了。
      冤死了
      郑灵公左思右想,还是想不通公子归生会对公子宋说了什么。可是越想不通,就越想知道。
      “来人,把公子归生给我叫来。”郑灵公下令。他一定要知道公子归生到底对公子宋讲了些什么。
      公子归生急急忙忙来了,路上还想“是不是又要吃鳖了”之类,到了才发现,就自己一个人。想想看,自己在所有公子中地位基本最低,人缘也就一般,郑灵公急急忙忙把自己叫来,肯定不是什么好事。
      果然,他猜对了。
      “子家,据说,吃鳖的那天,你离开这里,去了公子宋的家里,是吗?”郑灵公问。
      公子归生开始头大了,他不知道郑灵公究竟问这个干什么。
      “是,我、我去开导他。”
      “怎么开导的?”
      公子归生在那一刻有些发呆,什么话能说,什么话不能说,他心里完全没有谱。
      支支吾吾,有一句没一句的,公子归生回忆那天晚上的对话。当然,他是绝对不敢说公子宋要杀郑灵公的那些话的。
      郑灵公原本心里就有点想不通,看公子归生这个样子,就觉得这小子心里一定有鬼。
      郑灵公再三盘问,公子归生翻来覆去也就那么几句话。
      “算了算了,别说了,你走吧。”郑灵公听得有气,又不好发作,干脆让公子归生走了。
      公子归生现在想不通啊,越想不通还就越想,就更想不通。最后,他决定去找公子宋请教。
      “主公今天找我去了,问我那天找你干什么,我猜想,主公是怀疑我们要造反了。”公子归生把事情经过大概说了一遍。
      “别介,不是怀疑我们造反,是怀疑你造反。”公子宋挺直率,把自己怎么说公子归生的坏话也说了一遍,最后说,“看见没有,我不是吓唬你吧?要不,你跟我联手杀了主公;要不,我再去主公面前说你的坏话,让主公杀了你。现在两条道路你自己选择,不是你死,就是他死。”
      公子归生目瞪口呆啊,就像路上被强盗抢了,去警察局报案,却发现警察局就是个土匪窝。怎么办?公子归生盘算了一下。
      如果不答应公子宋,再被他说几次坏话,自己基本上离被砍也就不远了。能不能去郑灵公那里揭发公子宋呢?俗话说:疏不间亲,到时候弄不好被公子宋倒打一耙,给自己扣个挑http://拨离间的大帽子,那是贼咬一口,入木三分,只怕死得更难看。
      “不是我死,就是主公死,那合着是我跟主公有仇了,你反而成局外人了?”公子归生算来算去,觉得自己够冤的。
      “别说废话,赶快决定。”公子宋不耐烦了。
      “唉。”公子归生叹了一口气,谁会选择自己死呢?
      到夏天的时候,公子宋和公子归生找了个机会,真的把郑灵公给杀了。于是,郑国人立郑灵公的弟弟公子坚为国君,就是郑襄公。
      当初好心好意请大家吃鳖,结果弄到自己被杀,郑襄公基本上算是死得最冤的人之一了。两个教训,第一,有好吃的不要随便请人来吃,难保会有吃多的吃少的,最后还得罪人;第二,别在众人面前开别人的玩笑,被人记恨比欠人家钱更可怕。
      『权力斗争金科玉律第十二条:为了一时恩怨而报复别人,即便很成功,那也算不上权力斗争。』
      风遗尘整理制作。
      逼反斗越椒
      晋灵公被杀、郑灵公被杀,两个灵公的死让楚庄王坐不住了,他有理由怀疑,如果自己再不采取果断行动,自己就会成为楚灵公。
      楚庄王开始调动军队,准备铲除斗越椒。
      斗越椒也不是省油的灯,在政治斗争这个方面,他虽然不如赵盾那么果断,但是警惕性是有的,几年来楚庄王处处提防自己、限制自己,这些他都看在眼里。而现在他感到形势已经很严峻,宫内的卧底也透露出一些不利的信息来。
      当斗越椒确信楚庄王就要动手的时候,他决定逃跑。于是,斗越椒在一个星月满天的夜晚离开了首都,奔往自己的封邑,只留下一张病假条,让手下第二天交到庄王的手中。
      “跑了。”楚庄王倒并没有吃惊,这在他的意料之中,而且在某种程度来说,这也是他所希望的。
      楚庄王知道,杀斗越椒未必很难,但是,要找一个适合的罪名并不容易。这一点很像当初狐偃杀郤芮、吕省,最好的办法就是让他们自己忍不住跳出来。
      可是跑了并不能说明太多问题,这不是一个够分量的罪名,甚至算不上罪名。
      “蒍贾,斗越椒身体不好,回家休养了。现在我任命你为令尹,麻烦你走一趟,去斗越椒那里替我慰问他,顺便也看看他的身体怎么样了。”楚庄王直接任命蒍贾为令尹,还让蒍贾去慰问斗越椒,实际上就是要羞辱他,因为蒍贾一直以来都是斗越椒的下级。
      蒍贾一百个不愿意去,他早就看出形势来了。可是他不能不去,去有死的可能,不去则是必死无疑。
      写了遗嘱,蒍贾上路了。
      斗越椒回到自己的地盘,心里踏实了许多,他甚至相信,尽管自己家族的兵力比楚王的兵力要少,战斗力却绝对不比楚王的兵力差。
      几天之后,蒍贾来了。
      “你来干什么?”斗越椒问,他始终瞧不起蒍贾。
      “奉大王的命令来看望你,顺便告诉你,大王让你安心养病,我担任令尹。”蒍贾说。
      “你?哈哈哈哈。”斗越椒笑了。
      在斗越椒看来,蒍贾就是楚庄王的宣战使者。而且,蒍贾夺取了自己的职位,就是自己的敌人。
      “来人,砍了。”斗越椒根本没有犹豫。
      蒍贾就这样被杀了。
      难道楚庄王想不到斗越椒会杀蒍贾?他当然想到了。那么,难道楚庄王就是让蒍贾去送死?不错,楚庄王就是要让蒍贾去送死。
      原来,当年斗越椒害死斗般,蒍贾就是帮凶。所以,楚庄王心里也瞧不起他,这次正好让他死在斗越椒的手中,也算是罪有应得。
      秋天的造反
      秋收的时候,斗越椒造反了。
      斗家是楚国第一世家,以家族实力而言,斗家不仅是楚国第一,甚至是世界第一。所以,斗越椒有这个底气跟楚庄王决一死战。而且在斗越椒的头脑里,斗家是为楚国做出了巨大的贡献的,如今完全是被逼造反。
      斗越椒杀害令尹,公然造反,消息传到郢都,整个朝廷都炸了窝。
      楚庄王急忙召开卿大夫会议,讨论当前的形势。虽然所有的人都谴责斗越椒的公然背叛,但是,说起讨伐斗越椒,并没有多少人响应。为什么?一来,斗家实力强大,真要交锋起来,胜负难料;二来,斗越椒造反确实有被逼的意思,尽管斗家一向有些跋扈。
      “这样吧,再怎么说,斗家也是楚国的世家,为国家做出了巨大的贡献,我们还是给他一个悔改的机会吧。”楚庄王看出来了,现在讨伐斗越椒不是最佳时机。
      第二天,楚王特使前往斗越椒的领地,传达楚王的建议:既往不咎,请斗越椒回来继续担任令尹。
      特使被痛打一顿,赶了回来。
      “看来,斗越椒是担心我秋后算账,自己的安全没有保障。”楚庄王没有生气,反而自我反省。
      第二天,又一个特使前往斗越椒的领地,这一次带去了楚庄王的全新提议:请斗越椒回来担任令尹,同时,庄王派自己的一个叔爷、一个叔叔和一个兄弟去斗越椒的地盘,充当人质。
      特使又被打了一顿,赶了回来。
      “这个斗越椒太过分了。”这一回,没等庄王说话,卿大夫们愤怒了。是啊,大王都这样仁至义尽了,你斗越椒还不肯妥协。如果说从前你还占点理的话,如今你就一点道理都没有了。
      “唉,算了算了。要不,我就流亡到晋国去,或者去吴国吧。我走之后,大家去请斗越椒回来。”庄王不动声色,提出自己的新建议。
      “大王,这怎么行?哪有国君避让反臣的?”大臣们不同意,坚决不同意。
      “那,怎么办?”
      “讨伐斗越椒!讨伐斗越椒!”群情激奋。
      庄王笑了,他知道,时机已经到了。
      『权力斗争金科玉律第十三条:对付强敌,要适时示弱,争取同情票。』
      楚国大军向斗越椒的封地进军,渡过漳水。
      与此同时,斗越椒的军队也开始出发。于是,两军在皋浒(今湖北省襄阳县西)相遇了。相比较,楚王的部队人数占据优势,而斗家的族兵是楚国的锐卒,战斗力超强。
      不过从士气上看,楚军明显更高一些。
      两军列阵,楚庄王远远地看着斗越椒,只见斗越椒在战车上耀武扬威,十分威风。说实话,楚庄王心里还真是有些打鼓。
      “我们人多,利于混战。”楚庄王想到这里,挽好了袖子,抄起鼓槌来,就准备擂鼓冲锋。
      对面的斗越椒远远看过来,发现楚军的士气出乎意料地高,心里也有些打鼓。他猛然看见楚庄王,暗自打定主意:我只要一箭射死楚王,他们不就崩溃了?
      是个好主意。斗越椒打定主意之后,毫不迟疑,抽出一支箭来,力贯双臂,远远瞄着楚庄王,“嗖”一箭射出。
      斗越椒是楚国著名的神射手,他射出的箭既远又准。只见那支箭在空中划出一条漂亮的直线,穿过庄王的车辕,又穿过鼓架,正射在了铜钲上,“仓啷”一声巨响,所有人都能听到。
      射程够远,力量够大,可惜,偏了一点。
      楚庄王吃了一惊,两手一哆嗦,鼓槌差一点掉地上。
      等到楚庄王抬头去看的时候,又吃了一惊,因为又来了一支箭,力道比刚才的还要大。楚庄王要躲,来不及了。只见那支箭又穿过了车辕,“噗”一声,射穿了车盖。
      射程更远,力量更大。可惜,又偏了一点。
      整个楚军都发出惊叫声,大家都很害怕,有人开始后退。
      楚庄王一看,要有麻烦,怎么办?眉头一皱,计上心头。
      “兄、兄弟们,不要怕,当年文王讨伐息国的时候,缴获了三支神箭,后来被斗越椒偷走了两支,就是这两支。射完这两支,他没戏了。”现编现演啊,也亏了庄王急中生智。
      楚军不像刚才那样慌乱了,可还是心怀畏惧。
      总的来说,形势还是不太好,因为斗越椒的第三支箭随时会射过来。
      关键时刻,有人说话了,谁?潘党,潘尪的儿子,楚国第一射手。
      “大王,另外的一支神箭在我这里,看我的。”潘党十分聪明,知道这个时候庄王最需要的是什么。
      只见潘党从箭囊里抽出一支箭来,张弓搭箭,看准了斗越椒,一箭出去。
      斗越椒干什么呢?热身呢。刚才两箭出去都没射中,斗越椒发现自己的状态不是太好,命中率太差,于是放下弓,活动活动膀子,使劲眨眨眼,准备再射。
      俗话说:机会总在一线之间。抓住了,机会属于你;抓不住,机会就收拾你。
      斗越椒活动开了,抬头看庄王是不是躲了起来。可是,等他抬头的时候,他知道没有必要去关心庄王了,因为一支箭已经贴近了自己的脸。斗越椒只来得及惊叫,而他终于没有惊叫出来,因为箭就从他张着的嘴射了进去。
      射程更远,力量更大,而且,准确度更高。
      鼓声,楚庄王亲自擂响的战鼓声。
      战斗才刚刚开始,但是已经结束。
      “鼓而进之,遂灭若敖氏。”《左传》记载。
      宽厚的楚庄王
      斗家的命藏书网运应了子文的预言,整个家族在战斗中灭亡。
      其实,斗家的命运是注定的,并非由于斗越椒而如此。因为斗家的地位注定了他们必将是楚王铲除的对象,只是不幸地被斗越椒遇上了。而这一点将会无数次地被证朋,在春秋,在整个中国历史。
      斗越椒的儿子斗贲皇跑了,他很自然地选择了晋国。在晋国,斗贲皇受到欢迎,谁不欢迎来自敌方的叛徒呢?
      斗贲皇成为晋国的大夫,因为封邑在苗,改名为苗贲皇。到这里,苗姓的读者请起立,因为苗贲皇就是苗姓的始祖。
      斗越椒做梦也想不到,自己的后代成了晋国人。
      斗家,楚国最大的家族就这样灭亡了;斗姓,楚国第一大姓,不知道如今还有没有姓斗的。
      那么,斗家在楚国消失了吗?没有。
      子文的一个孙子叫做斗克黄的,担任箴尹一职,大致相当于后来的谏臣,现在的体改委主任。斗越椒起义的时候,他正在齐国出访。回国途中在宋国听说了起义失败的消息,手下人就说:“别回去了,逃命吧,就去齐国吧。”
      “不行,任务没完成就跑了,不厚道。回去吧,认命吧。”
      就这样,斗克黄回到了楚国,向楚庄王汇报了出访的情况之后,让人把自己给绑起来,送到法院去了,那时候叫有司败,算是自首。
      “不能让老实人吃亏啊,况且,子文对楚国的功劳那么大,怎么能让他断子绝孙?斗克黄不能杀,官复原职。”楚庄王亲自过问,不仅让斗克黄官复原职,还给他改了个名字叫斗生。
      “大王宽宏大量啊。”楚国的百姓们都在说。
      其实,楚庄王还有一件宽宏大量的事情大家不知道呢。
      讨伐斗越椒回来,楚庄王高兴,于是摆了一个庆功宴,就在宫里,大小将军有一百多号。
      那天下午,楚庄王拿出珍藏八年的好酒,与大家开怀畅饮。说来也是,除掉了斗越椒这个眼中钉,楚庄王终于可以睡个安稳觉了。
      酒一直喝到晚上,大家都喝了不少,吆三喝四的,也不管什么体统不体统了。庄王喝得高兴,一高兴之下,把自己最宠爱的美人许姬叫来助兴,也让大家看看美人有多美。
      看见美人,大家来劲了,本来就喝多了,现在黄段子就上来了,说得大家哈哈大笑。有大胆的,就偷偷地盯着美人看。
      说来也巧,就在大家喝得二五二五的时候,突然来了一阵阴风,把所有的灯都给吹灭了,恰好那天晚上没有月亮,宫里黑得伸手不见五指。说时迟那时快,许姬就发觉有人扯她的袖子,随后,一股酒气扑面而来,热腾腾的一张脸凑了上来。许姬知道,有人要趁黑吃自己的豆腐。
      美人急中生智,一边躲闪,一边伸出手去推那人的脸,谁知没有推到脸,推到了那人的头盔,许姬顺势抓住头盔上的缨,一把拔了下来。那人显然吃了一惊,闪开了。
      “大王,刚才有人要吃我豆腐,我把他头盔上的缨拔下来了,等下点灯之后,一定要把这人抓住。”许姬低声对庄王说。
      就在这个时候,外面吵吵嚷嚷,内侍们拿着火种来了。
      “各位,今天是朋友大会,没大没小,大家都把头盔上的缨拔下来,不醉不休,哈哈哈哈。”黑暗里,楚庄王高声下令。
      一片哄笑声中,所有人都把头盔上的缨拔了下来。等到重新点灯,所有人的头盔上都没有缨了。
      那一天喝得很晚,大家都是扶着回去的。
      “大王,你为什么放过那个人?”许姬陪庄王上床之后,不解地问。
      “我请大家来喝酒,我让大家喝多了,结果人家喝多了失礼了,我却要杀人家,是不是太不厚道?再说,喝多了酒又看见美女,谁不想吃豆腐?人之常情,何必太在意?”
      楚庄王,大度啊。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1962/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