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历史军事 > 说春秋之三·晋楚争雄 > 第九十八章 问鼎
    晋国,赵盾一统江湖。楚国呢?
      楚国的斗争也已经渐入佳境,摊牌的日子越来越近了。
      楚国也有权力斗争?
      有人的地方,就有斗争。
      楚庄王的计谋
      楚国有赵盾吗?有。
      楚国的赵盾就是斗越椒。
      楚国有晋灵公吗?没有,楚国有楚庄王。
      如果以为楚庄王三年淫乐仅仅是因为肾上腺太过发达,那就太天真了。那么,三年淫乐的背后是什么?我们来看看背景材料。
      楚庄王的爷爷的爷爷的爷爷,也就是他的八辈祖宗的儿子叫做若敖,若敖薨了之后,传位给霄敖,于是一直传下来,就到了庄王。若敖还有一个儿子,至于叫什么,已经不可考证。不过这个儿子大致是封在了斗这个地方,于是子孙就姓了斗,这个家族就称为若敖氏也就是若敖家族。
      若敖家族人才辈出,世世代代掌管楚国的大权,特别是兵权。前面说到的斗伯比、子文斗谷于菟、子玉成得臣、斗勃和现在的令尹斗越椒就都是这个家族的。
      庄王刚登基的时候遭遇公子燮和斗克叛乱,当时斗克就曾经对他说:“你牛什么?我们若敖家族动一根手指头就能捏死你。”
      对那句话,楚庄王印象深刻。他知道,自从成得臣开始,若敖家族对于王室已经是不满加不服了,表面上两家还能维持,但是撕破脸皮将是迟早的事情。不幸的是,现在王室的力量确实远远不如若敖家族。
      而且,斗越椒这个人是个有野心的人。
      斗越椒有什么样的野心呢?他的野心非常著名,我们来看看他的故事。
      斗越椒的父亲是子文的弟弟子良。
      当初,斗越椒出生的时候,子文就劝子良说:“兄弟,这孩子摔死算了,有野心啊,今后会连累整个家族的。”原话在《左传》中是这样的:“必杀之。是子也,熊虎之状,而豺狼之声,弗杀,必灭若敖氏-网矣。谚曰:‘狼子野心,是乃狼也,其可畜乎?’”
      啥意思?一定要杀了他。这小子长得粗壮得像熊虎,发出的哭声跟狼噑一样。不杀,我们整个家族都要完蛋。俗话说了“狼子野心”,这小子就是一匹狼,不能养啊。
      “狼子野心”这个成语,就来自这里。
      子良一听不高兴了,当时就翻了脸:“哥哥,不是你的孩子,你当然不心疼了。长得壮说明身体好,声音不好听,那是嗓子有痰。要摔死他,除非先摔死我。”
      就这样,为了斗越椒,子文和子良哥两个闹翻了。
      临死的时候,子文召集了全家人来说遗嘱:“大家听好了,如果有一天斗越椒当了令尹,你们就逃命去吧,不要等着受连累。”
      斗越椒长大之后,对子文一家恨之入骨。子文死后,子文的儿子斗般做了令尹,斗越椒想尽办法在穆王面前说他坏话,最终把斗般害死,他当上了令尹。
      对于这段历史,楚庄王是知道的。
      在综合考虑之后,楚庄王决定,表面上荒淫无度,迷惑斗越椒,暗地里洞察形势,制定对付斗越椒和整个若敖家族的策略。
      登基三年之后,庄王终于开始动手,他拉拢潘家、屈家等家族,培植自己的势力,削弱斗越椒在军队中的影响力。等到斗越椒明白过来的时候,他已经错过了铲除庄王的最佳时机。
      楚庄王间鼎
      楚庄王时刻在关注着北面的事态发展,赵盾的一举一动都有楚国地下办事处工作人员及时汇报给楚庄王。
      “赵盾,厉害。”楚庄王情不自禁发出感慨,之后他想起自己的国家,“还好,斗越椒不是赵盾。还好,老子也不是晋灵公。”
      楚庄王八年(前606年),也就是晋灵公被杀的第二年,庄王决定进行一次综合行动——亲自率军讨伐陆浑戎。为什么是综合行动?因为这一次行动可以达到几个目的。
      首先,陆浑戎在今天河南嵩县和伊川境内,与楚国并不接壤,但是长期以来骚扰周王室的地盘。楚国如果扫除陆浑戎,就等于替中原华族出头,也就等于宣示中原老大是楚国,而不是晋国。其次,此次出兵将经过周王室的地盘,到时候可以耀武扬威。
      当然,最重要的一点,是庄王借此机会牢牢掌握军权。其实,前几次出兵之所以不用斗越椒,就是要趁机培植自己的势力。
      楚军浩浩荡荡北上了,楚庄王特地派人先去周王室借路,说是帮助你去讨伐陆浑戎。周王室敢不借路?路当然要借,周王还挺高兴,毕竟人家楚国给了面子。
      楚军经过洛水之滨,离洛邑不远的地方,楚庄王下令:“扎寨,阅兵。”
      于是,楚国大军就在周王室的地盘上阅兵了,摆明了让你们看看我们的实力。
      楚军演习,周朝老百姓都来看热闹,周定王一看,怎么办?派个人去慰问一下吧,顺便也算监视他们。于是,洛邑城里一面秘密准备守城,防备楚国人突然袭击,一面派人前往演习地点慰问楚王。派谁?王孙满。王孙满是谁?就是当初断言秦军偷袭郑国不会成功的那个小孩。
      小孩厉害啊。
      问题是,长大了怎么样?
      王孙满前去慰问楚王了,楚庄王很高兴,他早就听说过王孙满,两人相见,可以说是相谈甚欢。王孙满首先代表周王对楚庄王和楚国人民诚挚问候,表示希望楚国作为一个大国,能够在国际事务中发挥更大的作用,为世界和平作出贡献,为中华华族作出表率。
      楚庄王听了,笑了,看来周王室终于接受楚国也是华族大家庭一员的现实了。
      “哈哈,终于找到组织了。”楚庄王不是这样说的,大致意思是这样的,就是说我们不是蛮夷了,大家原本还是一家人。随后,楚庄王请王孙满转达自己对周王的敬意,同时表示,楚国人民愿意为整个华族的安全服务,并且希望今后能够加强双边联系,共同发展,等等。
      “兄弟,有件事情我想问问。”客气完了之后,庄王话题一转。
      “请问。”
      “我听说当年大禹铸*网”。商朝灭亡夏朝,九鼎迁于商都朝歌;周朝灭亡商朝,九鼎又迁于周都镐京;周朝迁都,鼎也就搬到了洛邑。
      那么,九州是哪九州?因为就是盈数,最一开始,九州可能只是泛指天下,并没有明确指向。后来,《禹贡》中明确九州为冀州、兖州、青州、徐州、扬州、荆州、豫州、梁州、雍州。
      《周礼·夏官·职方氏》记载:“东南曰扬州,正南曰荆州,河南曰豫州,正东曰青州,河东曰兖州,正西曰雍州,东北曰幽州,河内曰冀州,正北曰并州。”
      《吕氏春秋·有始览·有始》记载:“何谓九州?河、汉之间为豫州,周也。两河之间为冀州,晋也。河、济之间为兖州,卫也。东方为青州,齐也。泗上为徐州,鲁也。东南为扬州,越也。南方为荆州,楚也。西方为雍州,秦也。北方为幽州,燕也。”
      如今中国各省市的简称,主要就是来自九州的名称和春秋的国家了。譬如,河北简称冀,又称燕赵;河南简称豫,山东简称鲁,又叫齐鲁;山西简称晋,陕西简称秦,湖北曾简称荆,又简称楚。
      遗憾的是,九鼎如今已经无迹可寻。关于九鼎的下落,众说纷纭。一种说法是,秦灭周之后,将九鼎搬去咸阳,结果路上掉了一个到河里,秦始皇死后,其余的八鼎被陪葬。另一种说法是,九鼎在东周时被融化掉,做成了铜钱,花掉了。还有一种说法是,在周显王四十二年(前327年),九鼎沉没在彭城(今江苏徐州)泅水之下,后来秦始皇南巡之时,派了几千人在泅水中进行打捞,但无功而返。
      楚国大军讨伐陆浑戎实在是杀鸡用牛刀了,楚军大军一到,三下五除二打得陆浑戎满地找牙。
      楚国带着战利品和俘虏回国了,路过洛邑的时候,分了一些给周王室,说是感谢借路。于是,周定王很高兴,又派王孙满去表示感谢。
      王孙满带着周王的礼物去感谢楚庄王,楚庄王看见王孙满又来了,也很高兴,留下王孙满喝酒,到晚上才放他回去。
      “楚王怎么样?他还有没有问鼎的野心?”周定王问,他关心的是这个。想想看,自己的人马连陆浑戎都打不过,人家楚军一去就打得对方稀里哗啦,那实力相差太远了。
      “我看没有。”王孙满说,他是个聪明人,去这一趟不是光吃饭喝酒了,他察言观色,已经洞悉了一切:“楚王请我吃饭,吃饭的过程中,竟然有三个来自楚国的使者进来报告,可见得他的心思在楚国国内。我听说,此次讨伐陆浑戎,楚王与将领们同吃同住,亲密无间,深得军心。依我看,讨伐陆浑戎不过是个幌子,楚王要借机控制军队,抗衡若敖家族才是真正的目的。”
      王孙满的分析十分有道理,周定王点点头,总算放了心。
      楚庄王回到楚国,现在掌控了军队,底气更足。于是内政事务多半交给蒍贾,外部事务亲自做主,倒把令尹斗越椒给晾起来了。
      直到这个时候,斗越椒才想起来楚庄王荒淫三年原来暗蔵着韬光养晦的目的。“早知道如此,那时候就废了他了。”斗越椒很郁闷很后悔,可是后悔是没意义的。
      没办法,现在轮到斗越椒装孙子了。
      俗话说,问天下英雄,谁不装孙子?
      问题是,主动装孙子和被动装孙子,其境界是远远不同的,其结果自然也不可同日而语。
      趁着楚国君臣钩心斗角,还有撕破面皮的这段时间,来看看郑国发生的一件很无聊的事情。事情虽然无聊,但是后果还是很严重,因为出人命了。
      吃肉门
      就在楚国攻打陆浑戎之后不久,郑穆公鞠躬尽瘁了,于是儿子郑灵公继位。
      转眼过了年,一个楚国人不知道从哪里捉了一只大鳖,送来给郑灵公。为什么不送去给楚王呢?因为楚王见得多了,送给楚王给不出好价钱来。
      郑灵公很高兴,打赏了楚国人,命令厨师把大鳖洗干净了,炖来吃掉。要说郑灵公这个人,是个好人,这么大的鳖,那是大补啊,他不舍得一个人吃,于是派人去通知卿大夫们都来,大家分着吃。为了给大家一个惊喜,郑灵公吩咐“别告诉他们来干什么”。
      多好的君主啊。
      公子宋和公子归生结伴前来,两人还猜呢:“叫我们去干什么?晋国人打来了?”
      快进宫的时候,公子宋的右手食指自己跳起来了,公子宋高兴了。
      “子家,快看我的手,我的手每次一跳,就是有好吃的了。这次啊,肯定是请我们来吃饭。”公子宋对公子归生说,子家是公子归生的字。
      两人进了宫,一看,果然连盘子都准备好了,一只大鳖摆在一个大盘子里,厨师正在那儿切肉呢。
      公子宋和公子归生都笑了,而且笑得很得意。郑灵公觉得奇怪,就问他们为什么笑,子家就把刚才的事情说了一遍。
      郑灵公也笑了,不过他有个主意,好玩的主意。
      等到人到齐了,郑灵公命令分肉,每个人都有,唯独公子宋没有。其实呢,郑灵公给他留了一块,只是要逗他玩。
      所有人都笑了,因为公子宋把刚才的事情告诉了大家,现在大家一看,所有人都有吃,唯独你没有,当然要笑他。
      公子宋受不了了,这太没面子了。
      “主公,为什么大家都有,我没有?”公子宋大声喝问,从小到大,没这么没面子过。
      “我不知道啊,你的指头那么灵,问你的指头啊,哈哈哈哈。”郑灵公大笑起来,看着公子宋涨得茄子一般紫的脸,他觉得很有趣。
      哄堂大笑,有的人把嘴里的肉都笑了出来。
      公子宋气得浑身发抖,他腾地站了起来,快步来到煮鳖的鼎前,把右手食指伸了进去,蘸了一点汤,放到嘴里尝了尝,然后迈开大步,扬长而去。
      现在,大家都有点发愣了,公子宋竟然敢在国君面前这样放肆,是大家没有料到的。
      郑灵公过了好一阵才回过神来,当时一拍桌子:“好啊,公子宋目无寡人,反了他了,给我捉回来砍了。”
      原本是一件与民同乐的好事,如今反而要出人命。大家连忙劝解,做和事佬,说是大好的日子,杀自家人不吉利等等。
      “娘的,一点幽默细胞都没有,不就拿他找个乐吗?我还给他留了一块大肉呢。”
      就这样,郑灵公总算消了火,大家也都早早回去了。
      这个事件,简称“吃肉门”。
      郑灵公这边就算没事了,可是公子宋那边还没完。
      “主公很生气,后果很严重啊。”公子归生跟公子宋是好朋友,所以特地来看公子宋,顺便把之后发生的事情告诉他。
      “什么?为了一块肉,他就要杀我?”公子宋听完,前面的火还没消,后面的火又上来了。
      “这不劝住了吗?其实,主公还给你留了一块肉,跟你开玩笑的。”归生连忙劝解。
      “留了一块肉?留着他自己吃的吧?明知道我这人不喜欢开这样的玩笑,非要跟我开这样的玩笑,这不是故意羞辱我吗?好歹说,咱们也是他叔叔啊。”公子宋不听劝解,他这人对面子看得很重,当时是怎么想都想不开,最后一拍桌子,“娘的,他要杀我,老子先杀了他。子家,咱们联手把他干掉怎么样?”
      公子归生一听,傻眼了,心说犯得着吗,不就一块王八肉吗?
      “我看,算了吧。你想想,就算家里养一头畜生,养时间长了,都不好意思杀啊,何况是国君呢?”公子归生劝,劝人的水平确实不高,怎么把国君跟畜生相比呢?《左传》原文是这样的:“畜老,犹惮杀之,而况君乎?”
      不劝也还好些,公子归生这一劝,公子宋更上劲了:“你说得对啊,老畜生还舍不得杀呢,他怎么把千年的老王八给煮吃了?他下得了手,我为什么下不了手?”
      所以,如果不会劝人,千万不要去劝,否则只能火上浇油。
      公子归生一看劝不了,赶紧告辞要走。
      “我问你,跟不跟我干?”公子宋问公子归生。
      “我,我不敢。”公子归生拒绝,不过他一向有些怕公子宋,也不敢大声说不干。原来,公子宋是嫡生,公子归生是庶生,哥俩的地位有差距,实力也不一样。
      “好,算你有种,你等着瞧。”公子宋发出威胁。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1962/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