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历史军事 > 说春秋之三·晋楚争雄 > 第九十七章 权力斗争的最高境界
    晋灵公六岁登基,转眼间也已经是个成年人了。十四年来,晋灵公只是一个摆设而已,内政外政,都是赵盾一手遮天。青春期一过,晋灵公有想法了,理想远不远大不知道,但是肯定还是有一点的。可是,他发现所有的一切都已经掌握在赵盾的手中,自己不过是个木偶。甚至,自己连一个固定的师傅也没有。
      想想看,谁没有师傅?从齐桓公到晋襄公,师傅的作用都是很大的。可是,晋灵公的师傅是谁?
      不仅没有师傅,自己连个亲戚朋友都没有,叔叔们都在国外,兄弟们也都被赵盾赶到了国外,姥姥家秦国跟晋国又是不共戴天的仇人。说起来,国内唯一算得上亲戚的是自己的姐姐,可是姐夫偏偏是赵穿。
      亲戚稀缺,但是“强盗”很多。晋灵公知道,赵盾的手下有很多“强盗”,这些“强盗”是随时都可以杀人的。
      晋灵公足够聪明,他知道自己必须要忍。于是,他选择了楚庄王同样的方式:沉溺淫乐,不问朝政。但是,晋国在国际事务中的节节失利还是让他忍不住了,暗地里,他按捺不住地抱怨赵盾。他太嫩了,他显然没有想到,他所说的每一句话,都会不走样地传到赵盾的耳朵里去。
      逼宫开始了
      士会独自来见晋灵公了,通报之后走了进去。
      晋灵公看见他,却假装没看见。士会明白是怎么回事,很恭敬地行礼,一遍,两遍,三遍。三遍之后,晋灵公终于看见他了。
      “啊,士大夫,你来了。不好意思,刚才没看见。”晋灵公说。他之所以这样做,是要看看士会的态度,以此判断他是不是跟赵盾一伙,当他看到士会很恭敬的时候,他放心了,“你什么也不要说了,我知道你来干什么,我改,我一定改。”
      晋灵公确实很聪明,他知道士会要说什么。
      “人谁无过?过而能改,善莫大焉。”(《左传》)士会还是说话了,一串名言出来,这几句话大家应该很熟了,那就是士会说的。
      士会说了一大堆话,中心意思也就是这些。其实,士会知道这些话不用自己说,可是,他不能不说。说了,算是完成任务;不说,则可能成为赵盾手中的把柄。
      说完,士会走了,他直接找到赵盾汇报了情况,算是交了差。
      赵盾笑了,士会的小算盘在他的眼里,晋灵公的小算盘也在他的眼里。
      “跟我斗,你们还嫩点。”送走了士会,赵盾自言自语。
      晋灵公真的改了吗?《左传》的说法是:“犹不改。”
      怎样个犹不改?《左传》没说。
      从那之后,赵盾三天一小谏,五天一大谏。有时候自己去谏,有时候拉上人一同去谏。
      没多久,全晋国人民都知道了:赵盾忠心耿耿,而晋灵公死不悔改。
      晋灵公很恐慌,他真的很恐慌,赵盾明显是在造势,明显是要让全世界都认为自己是个昏君。哪天赵盾不高兴了,找几个强盗来“为民除害”,自己就会像老鼠一样死得灰头土脸,连哭丧的人都没有。
      怎么办?
      晋灵公找来了大夫屠岸贾,屠岸贾是屠岸夷的儿子。整个晋国,晋灵公也就只有屠岸贾算是个朋友。
      “忍,主公,还要忍。”屠岸贾也没有什么好办法。
      “忍到什么时候?刀都架到脖子上了。”
      “那也要忍,主公,现在满朝上下都是赵盾的人,忍一忍,说不定还能过去。要是沉不住气,恐怕更危险。”
      “不行,我不能忍了,我要先下手。”
      “主公,不可。”
      “不,我决心已下。”晋灵公无法再忍了,他要拼死一搏了。
      “强盗”自杀了
      晋灵公有什么办法对付赵盾?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锄麂(音己),今晚上你扮成强盗潜入赵盾家中,把他杀了,我让你做大夫。如果你死了,就让你儿子做大夫。如果你不能杀死赵盾而逃了,不好意思,我杀你全家。”晋灵公找来大内高手锄麂,要暗杀赵盾。
      算起来,这也是跟赵盾学的,也算是被赵盾逼的。除了这个办法,还真是没有别的办法。
      锄麂领命去了,他确实是一个高手。
      可是,晋灵公怎么也想不到的是,锄麂根本上就是赵盾的人,他是赵盾的卧底。
      锄麂很矛盾。
      算起来,他算是赵盾的人,是赵盾帮他找到了这份工作,同时他还承担通风报信的任务。可是,晋灵公对自己也确实不错,一直在拉拢自己。而且,晋灵公是国君,从道义上说,自己应该更忠诚于晋灵公。
      杀赵盾并不容易,即便自己要杀,也未必杀得了他,何况自己本来就是赵盾的人。可是,如果不杀赵盾,自己又违背了君命,而且自己的家人要遭连累。
      怎么办?
      锄麂用了整个晚上来考虑这个问题,天快亮了,锄麂一拍大腿:“奶奶的,没办法,总要顾一头,我杀。”
      就这样,锄麂来到了赵盾家。
      锄麂对赵盾家还是很熟悉的,他跳墙进去,拐弯抹角来到赵盾的卧房。天微微有些亮,赵盾已经起床了,他穿上朝服,坐在书房里在最后打个盹,准备上朝。
      “真是人民的好公仆啊。”锄麂竟然不由自主地这样想,这么早就准备上朝了,可见他是多么的敬业,多么的为国操劳啊。这个时候,锄麂犹豫了,这么好的人民公仆,要是就被自己杀了,岂不是遗臭万年?
      可是,不杀赵盾,就违背了君命,自己全家就要死。
      怎么办?锄麂心潮澎湃,久久不能平静。那一刻,他想了很多,从爷爷想到了儿子。没等他想得太明白,他看见赵盾站了起来,挥挥手,两个卫士过来。锄麂知道,赵盾准备出发了。
      锄麂从赵盾家里跳了出来,现在的形势,杀赵盾已经没有可能了。杀不了赵盾,自己就要死。自己跑了,全家就要死。
      “唉,活着这么累,死了算了。”赵家院子前有一棵大槐树,锄麂助跑、加速,然后以每秒十二米的速度撞了上去。
      头破血流,槐树剧烈地晃动,相撞的地方留下一个深深的印子。
      当天,大内卫士锄麂撞死在赵盾家门口的消息四处流传:无道昏君派锄麂暗杀赵盾,锄麂被赵盾的高尚情操感动,自杀而亡。
      最后的决斗
      偷鸡不成蚀把米。
      晋灵公绝对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他也绝对不会相信锄麂会是自杀,他宁愿相信锄麂是被赵盾手下所杀,然后布置了这样一个现场。
      “客场作战不行,主场行不?”晋灵公决定,这一次不玩派人去暗杀的游戏,这一次把赵盾请来,就在这里动手,不信杀不了赵盾。
      “主公,这不成了孤注一掷了?万一杀不了赵盾,连退路都没有了。”屠岸贾反对。
      “嘿嘿,你以为,现在我还有退路?”晋灵公说。
      屠岸贾想想,似乎真是这样。
      晋灵公派人来请客了,说是要请赵盾吃饭,消除彼此之间的误会。
      “大哥,不能去,这是个陷阱。”赵穿阻止,实际上,他是负责朝廷安全的,大内高手们都在他的直接领导下。
      “嘿嘿,赵穿,你知道大哥在北翟的时候干什么吗?打狼。_网再狡猾的狼,也逃不过猎人的眼睛。我去,我一定要去。”赵盾要去,而且他对自己的安全很有信心。
      “既然要去,不如我们趁机杀了这个昏君。”赵穿比较狠,他有这个实力,而且,他比较没有头脑。
      “胡说,那我不是弑君了吗?名声啊,名声很重要啊。”赵盾瞪了赵穿一眼,接着说:“除非我流亡海外了,否则,决不许你轼君。”
      赵穿气哼哼地,没有说话。
      “混账,听明白没有?”赵盾有些生气了,这个赵穿真是个蠢货。
      “我,我听明白了。”赵穿懵懵懂懂地回答,显然他还没有听明白。
      “重复一遍。”
      “除非,除非你流亡海外了,否则,不许弑君。”赵穿说,有些似懂非懂。
      “哼,把我逼急了,我就流亡海外。”
      说完,赵盾出门了。
      赵穿眼前一亮,他终于明白了。
      宴无好宴,杀气弥漫。
      “元帅,辛苦了,干一杯。”灵公敬了赵盾一杯,赵盾毫不畏惧,干了。
      “再来一杯。”灵公再敬,赵盾又干了。
      “再来一杯。”灵公还敬,赵盾还是干了。
      灵公把杯子又端了起来,他在考虑是该继续灌赵盾,还是摔杯为号,大内高手杀出直接宰了赵盾。他觉得事情似乎有些蹊跷,因为赵盾爽快得令人吃惊。
      就在灵公犹豫的时候,赵盾的车右,也就是贴身保镖提弥明上来了。
      “大人,君主敬臣下酒,超过三杯就算非礼了,咱们走吧。”提弥明说完,搀起赵盾就走。
      在国君面前,赵盾的一个保镖就敢如此轻慢。
      灵公有些发呆,他没有想到赵盾竟然敢这样说走就走。酒杯握在手中,灵公竟然忘了摔下去。
      眼看赵盾走到了门口,灵公没有摔杯,埋伏的大内高手们自然不会出来。
      灵公养了一条獒,一条凶狠的大狗。关键时刻,这条大狗蹿了出来,灵公一看,急忙招呼大狗,指了指了赵盾,那条狗蹿了上-网去。
      要说,有的时候,狗比人善解人意。
      赵盾一看,笑了,估计灵公能找到的忠臣也就只有狗了。
      “舍人用犬,虽猛何为?”(《左传》)赵盾笑话灵公。
      提弥明提刀斗狗,狗当然不是高手的对手,三下两下,狗就被杀了。直到这个时候,灵公才想起摔杯子来,杯子一摔,窜出十多个大内高手来。
      赵盾脸色一变,知道这下麻烦了,晋灵公不仅有狗,而且有人。怎么办?跑吧。
      赵盾在前面跑,提弥明在后面抵挡大内高手。一个人当然打不过一群人,也是三下两下,提弥明就跟随狗而去了。
      赵盾能跑过大内高手吗?当然跑不过。
      刚刚跑出内宫,大内高手们就追上来了。
      当先一个大内高手上来,一把搭住了赵盾的肩膀,赵盾心一凉:“完了,这回死定了。”
      “元帅,你快跑,我是您的卧底。”高手在赵盾的耳边低声说了一句,然后一把推开赵盾,手持长戈,转过身来,竟然开始与其他大内高手厮杀起来。
      赵盾大喜过望,原来这是自己的卧底。仔细一看,想起来了,原来,这个高手名叫灵辄,是个光棍士,当年穷得一屁潦倒,多亏赵盾救济他,后来让赵穿把他介绍到了大内做武士,成了赵盾的卧底。
      赵盾撒腿就跑,后面,灵辄一个人对抗一群人。
      车已经停在路边,赵盾上了车,司机一挥鞭子,马车跑起来,赵盾算是脱离危险地带。那么,灵辄呢?
      “兄弟们,多多保重,再见了。”灵辄很从容地走了,因为这一帮大内高手中,还有两三个赵盾的卧底,其余的都是见风使舵的,早已经看出了苗头,所以,谁也不会卖命去杀灵辄。为什么他们杀了提弥明呢?刚才,是在内宫里面,在灵公面前还是要争争表现的,如今在外面,灵公也看不见,那当然就要在赵盾面前做做人情了。
      “无道昏君要暗杀赵盾元帅了,无道昏君要暗杀赵盾元帅了。”赵盾的御者一边赶车一边狂呼乱叫,几条主要街道都遛了一圈,整个都城很快就知道灵公要暗杀赵盾的事情了。
      赵盾回到家里,赵穿很快也到了。
      “大哥,没事吧?全城都知道那个昏君要杀你了,杀了他吧?”赵穿建议,现在舆论在他们这边。
      “我要流亡海外了,你自己看着办吧。”赵盾回答。
      就这样,赵盾上车,一直向西奔去,一路上让御者散布自己要出国流亡的消息。另一边,赵穿准备人马,要进宫去杀灵公。
      斗争就要进入大结局。
      赵盾的计划可以说完美无缺,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之中。
      可是,百密一疏。
      当赵盾一路向西来到晋国边境的时候,他发现自己实际上是不可能出国的,因为出了晋国就是秦国。没错,别人都可以去政治避难什么的,可是赵盾借个胆子也不敢去。只要他敢踏进秦国的领土,秦国人非剁了他不可,说什么好听的都没用。
      就这样,赵盾停留在了晋国的西部边境之内。
      不要以为这是个小到可以被忽略的错误,这个错误并不小。
      董狐直笔
      赵穿估摸着时辰,在确信赵盾已经出了晋国之后,开始行动了。
      赵穿带着家族的人马杀到桃园,因为灵公正在那里休息。大内卫队本来就是赵穿的部下,更不要说还有很多赵家的卧底。因此,赵穿杀灵公远比灵公杀赵盾要简单直接得多,不需要一百字就可以说完。《左传》记载只有八个字:“赵穿攻灵公于桃园。”
      一个“攻”字用得十分传神,明目张胆而且实力悬殊。
      这原本就是一场实力悬殊的斗争。
      赵穿杀死了晋灵公,晋国人民拍手称快。不仅晋国人民拍手称快,连后来的史书都认为晋灵公是罪有应得。
      『权力斗争金科玉律第十一条:权力斗争中,利用舆论造势是很重要的。
      副一条:权力斗争的最高境界是不仅消灭对手,还要让人们觉得自己是正义的。』
      杀了小舅子,赵穿派人去请赵盾回来。于是,赵盾回来了。
      灵公死了,难道就没有人出来抱打不平?谁敢?而且,多数人都认为晋灵公死有余辜。
      赵盾在朝廷召集卿大夫大会,讨论善后事宜。
      人刚到齐,还没人发言呢,来了一个人,谁?太史董狐。董狐来干什么?
      董狐手中拿着一片竹简,来到众人面前,高声念道:“赵盾弑其君。”意思是:赵盾杀害了晋灵公。
      赵盾笑了,他早就料到了这一点,他已经做了预备,所以他很镇定地说:“老董,搞错了吧?我可不在场啊,我有不在场的证据。”
      “你是中军元帅,国君被杀了,你能说你没有责任?”董狐反问。
      “不好意思了,我当时不在国内,我流亡去了。出了国,我就不是中军主帅了。”
      “流亡?你根本没有出晋国,怎么能说是流亡?还有,杀人凶手你惩治了吗?没有吧。作为中军元帅,没有保护自己的国君;国君被杀,又不惩治凶手,说你杀害了国君,冤枉你吗?”董狐质问,义正词严。
      赵盾无话可说,他还能说什么?除非他杀掉赵穿。可是,他是绝对不会杀掉赵穿的。那么,杀掉董狐?他不敢,因为他还很在乎名声。
      所以,赵盾很尴尬,然后自嘲道:“呜呼,‘我之怀矣,自诒伊戚’,其我之谓矣。”(《左传》),啥意思?上帝啊,《诗经》说:“因为我眷恋祖国,反而给自己带来灾祸。”这话大概就是说我吧。
      赵盾说完,大家都笑了。
      谁也不是傻傻鸟。
      春秋有很多不畏强权的史官,董狐排名第一。
      从当初立晋灵公到现在杀晋灵公,赵盾应用了同样的手法:先造势,后动手,造成自己是顺应民意、顺势而为的形象。这种手法在后世被屡屡应用,这是后话。
      不管怎样,一片竹简要不了赵盾的命。于是,会议照常进行。
      会议很快有了结果,实际上不用讨论大家也没有更多的选择,最适合继承君位的就是一个人:在周王室担任大夫的晋文公的小儿子公子黑臀。没办法,他的两个哥哥和一个侄子都被赵盾给杀了,只能他来了。
      公子黑臀,因为生下来屁股都是青的,因此叫做黑臀。春秋时期黑臀这个名字很流行,但是没有人叫白臀,倒有些奇怪。
      决议作出,赵盾派遣赵穿前去周王室的伟大首都迎接公子黑臀回来。按理说,迎接国君,应该是派卿前往,为什么派赵穿?因为赵穿是自己人,如果看公子黑臀还行,接回来继位;如果看上去不行,就在路上布置几个强盗,嘿嘿。
      公子黑臀当然不是傻瓜,所以他把自己扮成傻瓜。就这样,他安全回到了祖国。
      现在,公子黑臀是晋成公。
      赤裸裸以权谋私
      晋国的斗争以赵盾完胜而告终结。
      但是,赵盾还有更深远的打算。他在想:“不错,我混得不错,权倾朝野。可是,我死之后,我的后代们呢?他们不是要一代代衰弱下去?不行,我要想个办法。”
      赵盾很快想出了办法,他知道,晋成公是不敢拒绝他的办法的。
      “主公,你看,从献公开始,晋国就废除了公族。可是,这导致我们晋国的凝聚力不足,我看,恢复公族吧。”赵盾来找晋成公商量。
      晋成公一听,非常高兴,从晋灵公的遭遇他就看出来了,没有公族,就没有力量,就会被大臣欺负,所以,一定要有自己的公族,一致对外,才能保证公室的权威。如今赵盾提出这样的建议,看来他并不像传说中那样喜欢专权啊,是个一心为国的好同志啊。
      “元帅啊,你的建议太好了,那就恢复公族。”晋成公慨然允诺,真心的慨然允诺。
      “多谢主公啊。不过,我觉得呢,要让大家都有积极性,而且,大家也确实很辛苦,所以,我建议,就以六卿为公族,享受公族待遇怎样?主公,您不会不同意吧?”赵盾笑着问。
      晋成公愣住了,六卿做公族,这可是从来没有过的事情啊。要知道,公族的待遇与卿大夫的待遇是不同的,公族的嫡长子是具有领地继承权的。也就是说,如果六卿做了公族,那么,领地就可以永久性拥有,而且,嫡长子将无条件成为公族大夫,嫡子担任余子大夫,庶子则担任公行大夫。六卿做公族,从制度上让他们至少子孙两代全家上下吃喝不愁。
      “主公,有问题?”赵盾追问。
      “啊,没,没问题。”晋成公敢说有问题吗?
      就这样,晋国的六卿做了公族。
      自己做了公族,赵盾还不满足。过两天,他又来找晋成公了。
      “主公啊,你说我弟弟赵括啊,他娘是主公的姐姐,他就是主公的亲外甥。当初要不是他娘主动让贤,我娘也不能是第一夫人,我也根本就不可能从狄回来,现在还是个狄呢。你说说,这么伟大的无私的娘的儿子,不让他做公族合适吗?”赵盾说了一通,总之一个要求:让赵括也当公族。
      “那,那行吧。”晋成公还能说什么?
      就这样,赵括也成了公族。为了掩人耳目,赵盾做个姿态,把自己这支公族的公族大夫让给了赵括,也就是说,赵括现在是赵家的族长了。而赵盾本人做了余子大夫。可是问题是,赵盾本人是卿,实际上还是享受公族大夫待遇。
      所以弄来弄去,赵盾把自己家弄了两个公族,一支是赵括,一支是自己。
      要说赵盾,对自己兄弟还真是非常关照。不仅赵括成了公族,另外两个兄弟赵同和赵婴齐也都做了大夫。
      此前,赵盾还为自己的儿子赵朔娶了成公的姐姐庄姬。
      家族势力极大壮大,再加上与国君的裙带关系,赵盾现在算是放心了。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1962/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