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历史军事 > 说春秋之三·晋楚争雄 > 第九十六章 战争喜剧
    面对陈国和宋国的求援信,赵盾知道,如果给他们也发两封类似“坚持以和平方式解决国际争端”类似的公文,晋国今后就再也没有资格跟楚国平起平坐了,而国内的各种势力就会联合一起对付自己,国人也会推翻自己。所以,出兵是唯一的选择。
      “楚国人攻击我们的盟国陈国和宋国,我们一定要出兵了,可是,具体采用什么策略,各位说一说看法。”六卿会议,赵盾首先表明出兵的决心。
      这个时候,愿意说话的人不多。荀林父知道赵盾不喜欢自己,士会知道赵盾不信任自己,栾盾和胥克知道赵盾不亲近自己,这个时候,说话的就只剩下郤缺一个人。
      “楚军强大,我看最好不要正面冲突。这样,他们攻打陈宋,我们就攻打郑国。他们来救郑国,不就等于解了陈宋之围吗?”郤缺给了一个传统套路。
      “就这样,号令三军,讨伐郑国。”赵盾下令,他喜欢这个主意。
      倒霉的解扬
      那一边,赵盾磨磨蹭蹭,准备出兵。这一边,楚国已经得到了楚国驻晋国地下办事处的线报,说是晋国将尽起三军,由赵盾亲自领军,攻打郑国,解救陈国和宋国。
      “又是这个套路,太没创意了。大王,让我率领大军,与晋国人决一死战。”斗越椒再次请战。
      “令尹,这次我们不过是试探他们的虚实,不劳你了。蒍司马,你走一趟,率领东广部队到郑国阻挡晋国人,随后屈荡会从陈国前来会合你。记住,不要轻易交战。”楚庄王布置任务,条理清晰。
      “大王,赵盾根本不会打仗,我看不如一战击败晋国人。”斗越椒还要争取。
      “还是小心一些好,赵盾虽然不会打仗,晋国人会打仗的还有很多啊。”
      斗越椒不便再争,不过在心里,他觉得庄王有些胆怯。
      庄王真的胆怯吗?
      这一边,蒍贾率领楚军东广部队火速北上郑国,准备迎击晋国人。那一边,赵盾率领着晋国、卫国、宋国、曹国和陈国联军南下。这样,晋楚两军在郑国的北林(今河南新郑境内)相遇。
      两军对垒,却根本就没有人想打仗。北方,赵盾率领晋国三军以及联军,在兵力上占据绝对优势,可是,他无意作战。尽管击败楚国人可以巩固他的地位,但是万一被击败了呢?他不愿意冒这个险。
      蒍贾更不愿意出战,自己的兵力远远少于对方,再加上有庄王的严令,自然不会轻易开战。与此同时,屈荡正率领西广部队从陈国赶来,以备万一开战。
      尽管秋高气爽是个杀人的好季节,可是气氛意外的祥和。唉,浪费了好天气。
      赵盾有些着急,毕竟这样熬下去不是个办法。蒍贾也很着急,这样熬下去也很危险。
      这个时候,发生了一件很可笑的事情。而历史常常因为可笑的事情而改变,这一次就是这样。
      解扬,晋国大夫。
      顺便说说解姓的来历。
      唐叔虞的儿子姬良被封在解这个地方,今天的山西解良就是源于他的名字,他的后代就姓解。
      按照规矩,晋军每天都要安排人做哨探,接近敌营探看情况。这一天就轮到了解扬,于是他驾着战车,离了大营,去探看楚军的情况。那时候,哨探这样的事情是很安全的,双方都会派出哨探,有时候双方遇上,还会打个招呼,互相问候一下,然后各自看完各自回家。
      所以,解扬轻轻松松哼着小调就去了。眼看情况看得差不多,跟往常也没有什么变化,正要掉转车头回去,意外发生了。
      一条野狗不知从哪里钻了出来,“嗖”的一声从解扬的车前蹿了过去。紧接着,又蹿过去一条。解扬吃了一惊,他吃惊也就算了,糟糕的是,战马受惊了。
      四匹马,有受惊的有没受惊的,但是受惊的开始狂奔,没受惊的也就跟着受惊了。受惊的马疯了一般向前跑,御者吓傻了,拽缰绳抽鞭子都不管用,车上的解扬吓得脸色发白,死死抱住马车,一动不敢动。等到马跑累了,停下来的时候,车已经进了楚军大营。
      就这样,解扬成了楚军俘虏。
      蒍贾挺高兴,一仗没打,就抓了一个晋军大夫。
      那边赵盾窝火极了,平白无故被对方抓了一个人,这不是冤死了?赵盾很发愁,人被捉了,是救还是不救?就这么回去,怎么交代?
      正在发愁的时候,救星来了。
      两个坏消息从不同的方向传来。
      第一个坏消息,楚国大夫屈荡已经率领攻打陈国的楚军前来增援蒍贾,很快就会达到。
      第二个坏消息,晋国驻秦国地下办事处传来的,说是秦国正在谋划乘虚偷袭晋国。
      赵盾笑了,为什么听到坏消息反而高兴?
      如果想跟楚军对决,这当然是两个坏消息。可是,如果想撤军,这还是坏消息吗?
      “看见没有,我们的策略已经成功,楚国人解除了对陈国的包围和对宋国的威胁。这证明,我们的决策是正确的。与此同时,秦国人亡我之心不死,蠢蠢欲动,正准备趁机偷袭我国。因此我决定,立即回师,准备迎击秦国人。”赵盾宣布撤军,理由充分,而且很有面子。
      就这样,赵盾撤了。
      既然晋国人走了,蒍贾也没有理由留下去,于是带着解扬,南下回国了。
      昂贵的羊肉
      第一次试探,成功。
      楚庄王决定,再作第二次试探。怎么试探?
      “蒍司马,还是你走一趟,让郑国出兵讨伐宋国,我要看看晋国人怎么反应。”楚庄王下令,这一次楚国不出兵,郑国出兵,看你晋国怎么办。
      下面,让我们来看看历史上最搞笑的一场战争。
      郑国接到了楚国的命令,打不打?当然要打。对于郑国来说,打宋国历来是一种娱乐。
      郑国派出公子归生,率领四百乘战车讨伐宋国。
      宋国得知郑国前来讨伐,十分气愤,宋文公当时就火了:“奶奶的,楚国人欺负我们也就算了,你屁大的郑国也敢自己来?就不怕回不去?”
      “就是,楚国人也没能把我们怎么样,郑国人来了,怕他们个球。”右师华元也很气愤,现在他是宋国执政。
      于是,宋国人决定主动出击,让郑国人有来无回。
      可是,宋国人忘了,他们守城有一套,正面作战,他们的战绩凄惨得很。
      宋国军队由右师华元和司寇乐吕统领,五百乘战车浩浩荡荡挺进到宋国的大棘(今河南省睢县南),恰好遇上郑国军队,于是下寨扎营,准备决战。
      说到乐吕,顺便说一说乐姓的由来。宋戴公的儿子名叫公子衎,字乐父,他的孙子夷父须就以先祖字中的“乐”为姓,称为乐氏。乐吕,就是乐姓正宗传人。
      战前,华元决定做一个战前动员,他召集了全军,在精神和物质两方面进行激励。他首先回顾了宋国历年来与郑国之间的深仇大恨,之后,每人发了一块羊肉。
      吃到羊肉,大家都很高兴。不管打仗是不是能打赢,至少羊肉是很真实地吃到了嘴里。吃到羊肉的固然高兴,没吃到的呢?有没吃到的吗?还真有,有一个人没分到。华元本应该第一个分给他,可是他忘了。
      一块羊肉很重要吗?
      宋郑两军对垒,士气上,宋军还要高一些,毕竟吃了羊肉。再加上宋军几年来几乎年年打仗,比郑军的实战能力强一些。即便算上郑军的心理优势,双方也应该是势均力敌的。
      然而,一个意外发生了。
      宋军主帅华元下令:“擂鼓!”
      宋军开始擂鼓,鼓声之中,只见元帅的战车开始冲锋了。大家有点发愣,元帅难道学先轸了?学战术就行了,怎么连自杀也学?
      “哎http://哎哎,怎么回事?快停下来!”华元急了,大喊起来。
      华元的御者名叫羊斟,他头也没回,只是在嘴里轻声骂道:“奶奶的,分羊肉的时候你做主。现在,老子做主。”
      原来,唯一没有分到羊肉的就是羊斟。他很生气,觉得很没有面子。
      华元的战车一直就冲进了郑军大阵,公子归生当时就笑了,去年解扬自投罗网的事就让他笑了一个晚上,如今华元竟然也自投罗网来了,真是笑掉大牙。
      华元就这么栽了,仗还没开始打,主帅就给活捉了。
      所以,御者是很重要的。
      只要有一块羊肉,也是该给御者的。
      这也就可以解释,为什么这个时代领导的司机都很吃香。
      主帅眼睁睁被活捉了,宋军立马乱了营。对面的郑军自然不会客气,一通战鼓,全军冲锋。宋军哪里还敢迎敌,要掉转车头是来不及了,于是纷纷跳下战车,扔掉兵器,没命一般奔逃而去。
      有人奋起抵抗吗?真有。乐吕是一个,不过很快被杀掉了。
      狂狡是另一个,他是个勇士,并不惧怕郑国人,他跟一个郑国士兵交手,结果郑国士兵被他打到了一个土井里。
      “兄弟,怕了吧?”狂狡很得意地在井口问。
      “不怕,我要能上去,接着打。”
      “那你上来吧。”
      “井这么高,我上不去。”
      “来,我拉你上来。”狂狡把自己的大戟放到井里拉郑国士兵。
      “别来这套了,你说是拉我,实际上想杀我。”
      “你不信我?这样,换一头吧。”狂狡把大戟换了一个头,自己握住戟尖,把柄放了下去。
      就这样,狂狡把郑国士兵给拉了上来。
      “怎么样?再打?”狂狡笑着问。
      “不许动,动一动,刺死你。”郑国士兵手持大戟喝道。
      狂狡傻眼了,他万万没有想到对方竟然会趁机夺走自己的戟,并且戟尖就正对着自己的胸口。
      宋国勇士就这么被活捉了。
      宋国人太可爱了。
      这一仗,宋国损失惨重。五百乘战车出征,只逃回去二十几乘,除了损坏的,还有四百六十多乘被郑军缴获,不过好在宋军跑得快,阵亡一百多人,被俘两百五十人,其余都平安到家。
      华元被活捉了,不知道怎么回事,羊斟反而跑回家了。
      毕元被捉了,宋文公没办法,派人去郑国探讨赎人事宜,结果达成协议:一百乘战车和四百匹马换一个华元。
      怎么一个华元值这么多钱?因为华家在宋国的势力太大了。
      不过,华元还是为宋国省下来了五十乘战车和两百匹战马,因为送到一半的时候,华元自己逃回来了。
      从郑国逃回来之后,华元一路回到了都城,叫开城门,一进门,正碰上羊斟。
      “喂,那天是不是马惊了?”华元问。他是真不知道。
      “跟马没关系,跟羊有关系。”
      “跟羊有什么关系?”
      “你为什么不给我分羊肉?为什么别人都有,只有我没有?为什么?伤自尊了。”羊斟还在气愤呢。说完,他跑了,再也没有回来。
      直到现在,华元才知道原来一切都是因为一块羊肉。
      羊肉啊,大概这是世界历史上代价最昂贵的一块羊肉了。
      赵穿的妙计
      楚庄王哈哈大笑,郑国和宋国之间的这场战争实在是太搞笑了。说实话,楚庄王都有些喜欢起华元来了。
      “苏大夫,过去这段时间,晋国人有什么动态?”庄王问苏从。
      “大王,说起来,晋国人也够搞笑,他们做了一件跟宋国人可以一比的蠢事。”苏从说,说着笑起来了。
      “说来听听。”
      原来,赵盾撤军回到晋国,觉得很没有面子,而传说秦国要来入侵的事情并没有发生,这让晋国三军都怀疑这是赵盾当初散布的假新闻。
      怎么办?就算是假的,也要弄成真的。
      六卿扩大会议召开了,扩大进来的基本上都是赵盾的亲信。
      “秦国人总是跟我们作对,弄得我们不能专心对付楚国人,各位,怎么办?”赵盾提出会议议题。
      大家都没有什么话说,士会心里想:“这怪谁?怪你自己太缺德了。”
      “士会,你在秦国待过,你说说有什么办法?”赵盾点将了。
      “这个,我觉得,秦国是个大国,要对抗楚国,就要与秦国修好。”既然点到自己头上,士会也只好发言。
      “可是,秦国人对我们恨之入骨,怎么肯跟我们修好呢?”赵盾觉得这很难,那样的深仇大恨,秦国人怎么会善罢甘休?
      士会不说话了,他也觉得不可能。
      这个时候,“扩大”进来的赵穿发言了。
      “这有什么难的?崇国是秦国的保护国,咱们攻打崇国,秦国一定会去救援,那时候咱们卖他们个面子,提出来跟他们恢复睦邻友好关系,那不就行了?”这是赵穿的主意。
      “好主意,就派你攻打崇国了。”赵盾高兴啊,他认为这个主意真的很高明。
      第二天,赵穿率领晋军讨伐崇国。可是没有想到的是,秦国人竟然根本不来救援。赵穿一怒之下开始攻城,可是这兄弟确实不是这块材料,攻了半天攻不下来,只好灰溜溜回来了。
      这下,想跟秦国人修好的目的没有达到,反而进一步得罪了秦国人。
      “哈哈哈哈。”楚庄王听了,笑得眼泪都要出来了。
      赵盾的算盘
      转年到了晋灵公十四年(前607年),秦国人出兵攻打晋国的焦(今河南省陕县境内),以报复晋国人入侵崇。赵盾这次真的火了,立马出兵迎战秦国人。而秦国人在晋军来到之前已经撤军,于是赵盾灵机一动,大军东进,讨伐郑国,要为宋国讨个说法。
      郑国听说晋国要来讨伐,立马派人前往楚国求救。
      楚国救不救?当然要救。
      “要当霸主,当然就要保护自己的盟友。”楚庄王态度鲜明,那么,派谁去救?派的人不同,策略是不一样的。派蒍贾,基本上是不准备真打;派屈荡,那是不准备大打;派斗越椒,那是要真打实干。
      斗越椒懒得发言,前几次请战都被拒绝了,这一次估计也没戏。
      “老斗,这次你去。”大家越以为不会发生的,偏偏就发生了。
      为什么派斗越椒去?楚庄王真的认为斗越椒有把握战胜了晋国人了吗?当然不是,楚庄王对斗越椒没有把握,但是,他对赵盾有把握。
      斗越椒率领楚军出发了,他憋着劲要跟赵盾决一死战。
      可是,赵盾没有给他机会。
      晋军刚刚进入郑国境内,线报就来了:“报元帅,斗越椒率领楚军来救郑国,已经出发了。”
      赵盾心里咯噔一下,楚国来救郑国他是想到了的,可是他没有想到会是斗越椒。原本赵盾也不过是来做做样子,但如今斗越椒来了,那可就不是做样子那么简单了。
      “这个,斗越椒呢,斗越椒家族在楚国太张扬了,我们就让他张扬下去吧,他会死得很惨的,啊,我们撤。”赵盾找了这么一个理由给自己下台,之后,晋军在半路上就撤了。
      斗越椒也在进入郑国境内的时候得到了晋军撤退的消息。
      “奶奶的,赵盾,你是个孬种,废物,不要脸的。”斗越椒气得暴跳如雷,没办法,只得气哼哼地回国了。
      楚庄王笑了,一切都在他的意料之中,一切也都在他的掌控之中。
      “赵盾为什么总是避战?”伍参问楚庄王。
      “因为对他来说,斗争比战争更重要。”楚庄王说,他理解赵盾的做法,因为楚国也有斗争。
      几十年前我们曾经有一句标语:有人的地方,就有阶级斗争。
      我们说,有人的地方,就有斗争。
      楚庄王看得很准,说得也很准。
      赵盾真的很怕楚国人吗?未必。他怕什么?他怕身后有人。
      根据最新的线报,晋灵公最近似乎在拉拢胥克,利用胥家对赵盾的不满来培植自己的势力。
      赵盾收兵回国,他知道,现在首先要解决的是斗争问题。
      赵盾找来了士会,他有事情要告诉他。
      “老士啊,主公是越来越不像话了,他整天淫乐,不理朝政,最近还在宫墙里面用弹弓向外面打行人,以此取乐。更过分的是,就因为宫里的厨师炖熊掌没炖烂,竟然被他杀了,太过分了,我想跟你一同去劝谏他。”赵盾把晋灵公的罪行说了一遍,要拉着士会同去。
      “是啊,太过分了。不过,我看我们不要一起去。如果我们一起去,而他并不肯悔改的话,那就没人敢再去了。*网不如我先去,如果不奏效,你再去,你看怎么样?”士会聪明绝顶,给人当枪使的事情绝对不会做的,何况已经上过赵盾一次当了。他明白,如果两人一块去,就等于向全世界宣布自己跟赵盾是一伙的。所以,他巧妙地拒绝了,他知道,卷入权力斗争是非常危险的。
      见士会没有上套,赵盾也只好假意赞同。
      士会做人和生存的原则是:不加入任何帮派。
      『权力斗争金科玉律第十条:如果要独善己身,一定要随时小心,不要稀里糊涂被人拉上贼船。』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1962/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