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历史军事 > 说春秋之三·晋楚争雄 > 第九十五章 鸟终于飞了
    俗话说,一个人,忽悠一次容易,忽悠一辈子不容易。
      晋灵公十三年(前608年)秋天,赵盾终于遇上了一件没有办法继续忽悠的事情——楚国人入侵陈国和宋国,两国紧急求援。
      该来的终究还是来了,躲避、退让、推托,其结果只能有一个,那就是众叛亲离,威信扫地,从此失去盟主宝座。
      这一次,硬着头皮也要上了。
      “召集联合国军,围郑救宋。”赵盾发出号令。
      那么,在晋国人忙于内部政治斗争的这段时期,楚国人在干什么?陈国不是归顺了楚国了吗?楚国为什么还要打陈国呢?
      楚国人在行动
      楚国人没有闲着,楚国人当然不会闲着。
      东西南北,北方不好玩,还有三个方向可以玩啊。
      楚穆王先灭了江国(今河南正阳县)。江国后代因此姓江,就是江姓的由来。之后,楚穆王又灭了六国(今安徽省六安市)和蓼国(今河南省固始县)。很奇怪六国的后代可能没有姓六,为什么呢?
      楚穆王八年,也就是晋国赵盾杀萁郑父等人的那一年,趁着晋国内部政治斗争白热化,楚国伐郑,郑国人被迫归顺。之后,楚穆王派公子朱讨伐陈国,结果公子朱竟然战败,被陈国人活捉。楚穆王原本准备亲征,还好陈国看清了国际形势,主动把公子朱给送回来了,并且请求归顺楚国,楚穆王答应了他们。
      楚穆王庄王已经承诺自己要一鸣惊人了。
      可是,事情的进展出乎伍参的意料,几个月过去,楚国灾情越来越重,粮食危机已经发生,西面的蛮人纷纷乘机来攻打楚国,而楚庄王呢?淫乐得比从前变本加厉了。
      “唉,什么一飞冲天?什么一鸣惊人?大王真是个鸟,这个鸟人。”伍参暗地里骂,却不敢再去出谜语了。
      还有人挺身而出吗?
      鸟终于起飞了
      苏从,楚国大夫。
      顺便说说苏姓由来,苏姓出于颛顼,与楚国同源。最早周武王封苏姓先祖在苏国,地点在今天的陕西省。后来苏国被狄人所灭,其后裔就姓苏,迁移各国。最早的苏姓见于晋献公时的史苏,苏从是第二个。因此,苏从几乎可以被认为是苏姓始祖。
      国家危急,苏从急了。备好了遗嘱,他来到了王宫。
      “老苏,来干什么?喝一杯?”楚庄王正在微醉,左边搂着越南妹,右边抱着高丽妞,越玩越国际化了。
      “我来进谏。”苏从直截了当。
      “没看我正乐着呢吗?”楚庄王有点不高兴了。
      “我来进谏。”苏从还是这句话。
      “你不知道我的号令吗?”楚庄王彻底不高兴了。
      “国家都要灭亡了,我死算得了什么?”大义凛然。
      楚庄王推开两个美女,腾地站了起来,左手抓住苏从,右手抽出一把刀来。
      “啊。”尖叫声在整个王宫里回荡,美女们睁大了恐惧的眼睛。
      楚庄王手起刀落,一刀两刀三刀。
      “咣当,噼啪,嘭。”响声再次回荡。
      发生了什么?用《说苑》的说法是“左执苏从手,右抽阴刀,刎钟鼓之悬”。
      楚庄王把挂着乐器的绳子都给砍了,什么乐器?编钟。
      还好,楚庄王砍的是乐器,不是美女。
      “上朝。”楚庄王下令。
      三年了,除了登基仪式之外,楚庄王就没有上过朝。
      百官被紧急通知上朝,一通忙乱,几年没见最高领导了,连穿什么衣服去都快忘了。没办法,一通忙乱,上午通知,两个时辰之后人才凑得个七七八八。
      “开始吧,你先说,你负责什么的?你负责的事情是个什么情况?”楚庄王开始点名,考核政绩。
      三年时间啊,最高领导玩蒸发,大家基本上也算把自己蒸发掉了,如今上来就考核工作,可以想象,大多数高级公务员是两眼一抹黑,要么一问三不知,要么胡编乱造,能说个所以然的是寥寥无几。
      一直到天黑,大夫们坐也坐累了,楚庄王精神头一点也不减。
      “日夜鏖战,三年不死,大王的身体是真好啊。”下面,大夫们都在暗中赞叹。
      楚庄王的身体当然好。
      从那天开始,半个月内,天天上朝听汇报。
      之后,庄王动刀了,这一次,真的动刀了。
      一问三不知的,留职察看,戴罪立功。庄王自己说得好:“我也一问三不知啊,这不能怪他们。”
      胡编乱造的,砍头。庄王说了:“诚信啊,没有能力没关系,没有努力也没关系,你骗人就有问题了。我泡了三年妞,我也没说我在执政为民啊。”
      但凡能对自己的工作了然于胸的,提拔重用。
      《史记》载:“于是罢淫乐,听政,所诛者数百人,所进者数百人。”
      苏从受到重用,伍参则更加亲近。
      鸟,终于起飞了。
      而对于后宫的美女们来说,鸟飞了,好日子过去了。
      鸟越飞越高
      危机已经来到,粮食危机,外带外族入侵。
      外族主要是庸国人和麇(音群)国人,分布在今天的湖北省枝江县和石首县一带。他们见楚国闹旱灾,趁机前来进攻,一直打到了阜山,也就是今天的湖北省房县。
      紧急会议。
      “蛮人入侵,声势浩大,建议迁都。”有人提出这样的建议。
      “大家怎么看?”庄王问。
      “不可!我们能迁到哪里,蛮人也就能打到哪里。与其逃走,不如讨伐他们。他们是乌合之众,不耐久战。”司马蒍贾站出来反对。
      “堂堂楚国,华夏大国,岂能被蛮子逼得迁都?”楚庄王发言了。这是楚国人第一次以华夏大国自称,事实上,楚国确实已经是一个华夏国家了,从前他们自称蛮子,现在,这个称号送给了别人。“潘尪(音汪,跛足或胸背弯曲)领军攻打庸人,庸人战败,麇人自然溃逃。蒍贾,你派人分头去秦国和巴国,请他们出兵增援。”
      分派已定,各自行动。
      大王很镇定,所以大家安心了。
      潘尪是潘崇的儿子,生下来是个瘸子,因此就叫潘尪。好在那时候是用战车打仗,瘸一点无所谓。
      潘尪领军西进,来到庐(今湖北省南漳县)的时候,粮食没了。没办法,闹饥荒呢。于是,潘尪下令,所到之处打开官仓,军民同吃,算是解决军粮的同时还赈济百姓。
      从庐向西,一路上都是这样,所以沿途百姓都激动地说:“楚王就是我们的大救星啊。”殊不知,害得他们没粮食吃的也是楚王。
      楚军到达今天的湖北均县,扎下大营。潘尪派庐戢犁率领部分兵力攻打庸军,结果大败而归-网,手下军官子扬窗被俘,三天之后逃回。
      “潘将军,蛮子人数众多,而且很野蛮。我们要打败他们,恐怕不仅要全军出动,还要请大王出动东宫部队。”子扬窗汇报,基本上算做了三天卧底。
      “跟蛮子打仗,不能犯蛮,要动脑。这样,还是你们哥两个再去挑战,许败不许胜,去吧。”潘尪下令,不愧是潘崇的儿子,就是有脑子。
      这一边诱敌,那一边,潘尪派快马赶回都城,请求增兵。
      庐戢犁和子扬窗七战七败,也别说故意被打败,不是故意也打不过。
      庸人瞧不起楚国人,太不经打了。所以,庸人甚至没有全军追杀,只派了几个部落的兄弟,其余的喝酒庆祝去了。他们不知道,追杀楚军的兄弟是回不来了,因为楚庄王连夜率军从郢出发,已经抵达前线,楚军精锐布好了包围圈,等待打歼灭战。
      这真的是一场歼灭战,蛮子军全军覆没。
      此战标志着楚军战略战术水平已经有了飞速提高,在这个层面上已经足以与晋国人抗衡。
      歼灭了追击的蛮子军之后,楚国大军马不停蹄,闪电袭击庸国军队,庸军溃败。此时,前来增援的巴国军队和秦国军队抵达,三国联军扫荡庸国,各路蛮子纷纷投降。
      庸国被楚庄王从地图上抹去了,后人说到庸国时就说:好好日子不过,自己找死,简直是庸人自扰。
      “庸人自扰”这个成语,可能就出自这里。
      庸国被灭之后,麇人主动求和。
      至此,西线无战事。
      楚庄王六年(前608年),也就是晋灵公十三年,经过两年的休养生息,楚庄王决定要重新向北,与晋国争夺霸权。
      高层会议。
      与会人员是:楚庄王、令尹斗越椒(伯棼)、司马蒍贾、大夫潘尪、屈荡、苏从。其中,斗越椒是子文的侄子,蒍贾是蒍吕臣的儿子。
      “各位,自从城濮之战后,晋国人在中原争夺中就占据上风。如今,晋国第一代领导人都没了,第二代领导人不足为惧。我想,我们可以重新开始北上争霸了。”楚庄王开了头,然后看看大家。
      “大王,我早就憋着要出城濮之战的那口恶气呢,什么时候攻打晋国?”斗藏书网越椒第一个响应,城濮之战他参加了,虽然自己在中军没有与晋军交战,但是看着左右两军的兄弟们被残杀,现在想起来还满肚子火。
      “司马,你看呢?”楚庄王问蒍贾。
      “我看,还是谨慎一些,不如先找个小国试探一下。”蒍贾说,他和他父亲一样谨慎。
      “哪个小国比较合适?”
      “陈国。陈国前段时间国君去世,嫌我们派去吊丧的官员在礼节上不够,因此一气之下又投靠了晋国,就打他们。”
      “好主意,屈荡,你走一趟。率领西广部队攻击陈国的同时,可以佯攻宋国。注意,能不能攻下来不重要,我们要的是看晋国的反应。”楚庄王布置了任务。
      “大王,让我去吧。”斗越椒主动请战。
      “不必,杀鸡焉用牛刀。”楚庄王拒绝了。
      就这样,楚国将军屈荡率军讨伐陈国,骚扰宋国。陈宋两国哪里敢对抗楚国,急忙派人前往晋国求援。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1962/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