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历史军事 > 说春秋之三·晋楚争雄 > 第九十三章 赵盾带兵
    秦康公恨死了晋国人,秦国人恨死了晋国人。
      每天早上太阳升起的时候,秦康公都会向着东面恨恨地说:狗日的晋国人,狗日的晋国人。
      先蔑和士会受到重用,特别是士会极有学问,秦康公把他当作自己的老师一样尊重。
      秦康公下了决心要报仇,不过由于秦国元气大伤,也只好忍着,几年间小打小闹了几次,始终不敢出动大军讨伐晋国。到晋灵公六年(前615年),秦康公感觉国力恢复得差不多了。于是,向南联络楚国,向东联络鲁国,要夹击晋国。令他失望的是,楚国和鲁国双双拒绝了秦国的要求。
      “哼,他们怕晋国,老子不怕。”秦康公大怒,决定出兵报仇。
      韩厥
      晋灵公六年冬天,秦国人来了。秦康公亲自领军,五百乘战车杀奔晋国。
      秦国大军浩浩荡荡过了黄河,直逼晋国腹地。
      赵盾的意思,是装聋作哑算了,这几年秦国人也来过几次,每次都是小打小闹,不用管他们,自己就回去了。可是出乎赵盾意料的是,这一次秦国人一战拿下了羁马(今山西永济县),锋芒直逼绛。这下,装聋作哑是混不过去了。
      “哼,欺人太甚。老虎不发威,以为老子是加菲猫。”赵盾没办法了,再不打,只怕国人就要起义了。
      晋国人大起三军,三军帅佐不变。不过,除了帅佐,有两个人要重点提出。
      赵穿,赵盾的从弟,一直嚷嚷着要当卿。为什么他敢跑官要官?因为他有后台,他是晋襄公的女婿,也就是驸马。此次出征,他非要跟着去,赵盾没办法,把他放到上军了。
      韩厥,韩简的孙子,不过不是嫡孙。韩厥从小父母双亡,孤苦伶仃,却在一个偶然的机遇被赵衰碰上了。赵衰将韩厥收养在自己家里,当儿子来养,“你们都不如他”,赵衰常常这样对自己的儿子们说。赵盾也很喜欢韩厥,他觉得韩厥的性格很像自己的父亲,感觉上,好像韩厥是自己父亲的儿子,自己兄弟几个倒像是抱来的。这一次,赵盾向晋灵公推荐了韩厥,录用为大夫,赵盾任命他为中军司马。
      晋国三军一出,秦国人真有点傻眼。要真干,秦国人还真有点心里没底。
      “老士,怎么办?”秦康公问士会,此次出征,专门请他随军出谋划策。
      “撤吧。现在我们在晋国腹地,弄不好腹背受敌,不如撤到河曲,再与晋国人决战。”士会建议。
      于是,秦军主动后撤,一直到河曲,等待晋国军队前来决战。
      看见秦军主动后撤,赵盾放下一点心来。
      “追。”赵盾下令,晋国三军浩浩荡荡,杀奔河曲。
      搞权力斗争,赵盾是一等一的高手。可是,说到打仗,赵盾还真不是那块料。看看晋国大军,人数虽多,但是训练明显不足,就连队列都走得歪歪扭扭。这个时候,赵盾突然想起狐射姑来。
      “老狐要在,打仗一定比我内行啊。唉。”赵盾叹了一口气,他想起狐射姑阅军时的样子,三军整整齐齐,十分威武。阅军之后,狐射姑曾经对赵盾传授秘诀:要想号令统一,三军卖命,最简单也是最有效的办法就是找人来立威,这叫杀鸡儆猴。
      想到这里,赵盾向上军的方向看了看,他看见臾骈,想起那一次狐射姑就是拿臾骈来立威的。
      赵盾再扫视四周,想看看有没有合适的倒霉蛋。结果他很失望,没有人倒霉到该被杀的地步。最后,他收回目光,眼睛自然地落在自己的御者身上。突然,他眼前一亮。
      “没办法,算你倒霉吧。”赵盾暗想。
      韩厥是个聪明人,某种程度上,他比赵盾要聪明。想想看,在别人家里混,而且混得还很讨大家欢心,容易吗?没有超人的智慧行吗?他必须八面玲珑,但是又要不卑不亢,这就要求他考虑问题很全面,很前瞻,很会为别人着想。
      韩厥知道赵盾现在需要什么,而且,他是司马,他完全可以为赵盾完成这个任务。他也在找,可是也找不到合适的倒霉蛋。
      就在韩厥眉头紧锁的时候,一阵马蹄声和惊叫声传了过来。韩厥急忙去看,只见一乘战车从后面疾驶上来,冲乱了队形。
      “该死的,正在找你呢。”韩厥很偾怒,之后暗自高兴,终于有倒霉蛋自己出来了。
      “什么人?敢于在行伍之中横冲直撞,拿下。”中军司马韩厥下令,不多久,那辆肇事车被捉了过来,只有御者,没有乘客。
      看清御者的时候,韩厥吃了一惊。为什么吃惊?因为是熟人。熟人就要吃惊吗?因为不是一般的熟人,是赵家府上的熟人。明白说,就是赵盾的御者。第一,次行使权力就碰上这样的难题,怎么办?杀,还是不杀?
      “为何横冲直撞?”韩厥喝问,管他娘,问清楚再说。
      “奉赵元帅之命,去问向导官到了哪里。”御者说,似乎满不在乎。事实上他有充分的理由满不在乎,一来是奉了元帅的命令,二来韩厥也不是外人。
      韩厥远远地望了望赵盾的方向,他迅速地做了判断,然后迅速地做出了决策。他为什么能够如此迅速地做出决定?因为,他太了解赵盾了。
      “按军法,冲乱行伍,当斩。来人,斩首示众。”韩厥下令。
      御者愣了。
      旁边所有的人都愣了:“刚爬上来,就把老大的御者给办了,这小子还想不想混?”
      人们不知道,韩厥才知道,不仅还要混,而且还要混得更好。
      赵盾御者的人头被号令出来,三军震恐。
      大声喧哗的没有了,乱蹦乱窜的没有了,说怪话的没有了。
      晋军,在一瞬间成了一支庄严之旅。
      赵盾笑了,现在他彻底相信,老爹的眼光没错,韩厥这小子,行。
      『权力斗争金科玉律第八条:对自己的亲信,有条件要提拔,没有条件创造条件也要提拔。
      副一条:提拔自己的亲信,也要讲究策略。』
      士会
      晋军来到河曲,就地扎营。
      前敌会议。
      赵盾不会打仗,荀林父不愿意发言,郤缺刻意保持低调,栾盾和胥甲大眼瞪小眼,于是,三军帅佐只有臾骈一个人还算是有想法的人。
      “根据兵法,秦军远来作战,利于速战。我们不妨坚守不出,他们一定坚持不了多久。等他们撤退,我们再从后追击,必能大胜。”臾骈发言,主意够正的。
      大家一听,好主意啊,能不打仗就不打仗,多好?
      “就这样了,三军坚守营垒,擅自出战者,斩。”赵盾下令。
      秦康公等着晋国军队来决战,根据士会提供的内部情报,当今晋国没什么会打仗的人,晋军战斗力严重衰退,只要两军正面交锋,秦军胜面至少六成以上。
      可是,晋国军队似乎根本就不想打仗,整天躲在营里不出来。
      “老师,这是怎么回事?他们到底想不想打仗?”秦康公问士会。
      “主公,据我所知,晋国三军帅佐中,真正会打仗的只有一个人,就是臾骈,一定是他出的主意,要在这里拖着我们,等我们没有粮草撤退的时候,他们来追击我们。”士会猜得很准,说起打仗,现在的晋军没有一个人比他高明的。
      其实,说到这里,士会挺佩服赵盾一点,臾骈这样没什么背景的人能够做到卿,说明赵盾确实很爱才。
      “那,那怎么办?”
      “晋军中还有一个人,名叫赵穿,这人是赵盾的从弟,晋襄公的女婿,狗屁不懂但是心高气傲,自以为很勇猛而且很瞧不起臾骈。如果我们派一点老弱病残去挑战,赵穿一定会不顾号令,杀出来应战的。”士会分析,都被他说对了,有这样一个叛徒在秦国,赵盾怎么能过得踏实?
      说到这里,士会又有些瞧不起赵盾,他太纵容自己子弟了。
      “好。”秦康公决定接受士会的建议。
      秦军来挑战了,因为他们知道赵穿在上军,特地单挑晋国上军。
      “坚守营垒,不许出战。”上军帅郤缺和上军佐臾骈守住营门,禁止任何人出战。
      “我们穿着盔甲,带着粮食,不就是来跟敌人打仗的吗?啊,你们怎么要做缩头乌龟?”赵穿果然按捺不住,要出营迎战。
      “不是不跟他们打,是我们在等待机会。”臾骈耐心解释。他知道自己得罪不起这个人,否则,早就军法处置了。
      “啊呸,胆小鬼。”赵穿骂起来。
      没办法,臾骈假装没听见,管他骂什么,就是不让出去。
      秦军闹哄了半天,看见晋军始终不肯出战,没办法,撤了。
      秦军撤了,郤缺和臾骈也就没有必要再守着营门了。可是他们万万没有想到,赵穿来劲了。
      赵穿率领本部人马开了营门,追击秦军去了。
      郤缺和臾骈傻眼了,怎么办?还是郤缺反应快:赶紧报告赵盾。
      赵盾一听就急了,也不管自己颁布的军令了,也不管藏书网制定的既定方针了,也不知道是因为赵穿是自己的从弟还是因为赵穿是晋襄公的女婿,总之,赵盾一点也没犹豫:“号令三军,立即出击,一定要保住赵穿。”
      晋军全军出动了,追出去不远,就看见秦军正围攻赵穿的人马,眼看就要活捉赵穿。
      晋军的来到救了赵穿,而救了赵穿之后,赵盾想到的就是赶紧回去。
      晋军收队了。
      按理说,两军对决是秦国希望见到的,如今晋军来了,秦军应该咬住不放,毕其功于一役。可是,秦国并没有不依不饶,他们也收兵了。为什么?
      因为士会发现了问题,他发现晋军的战斗力似乎有了成倍的提升,战斗中的纪律性也更好了。依照这样的战斗力,再加上人数优势,秦军是很难击败晋军的。
      “主公,不要打了,晋国人的战斗力出乎我的意料。”士会建议,秦康公也看出不对劲了,因此也收兵回营。
      “晋军吃兴奋剂了?”士会百思不得其解,他哪里知道,这是赵盾牺牲了自己御者的成果。
      胥甲
      到了晚上,晋军再次举行前敌会议,讨论目前的形势。
      “我们依然以坚守为上策,不过,赵穿我们管不了。”臾骈发言。
      “这样,赵穿不要在上军了,到中军来,我亲自看着他。”赵盾发言。韩厥就在旁边,他生怕韩厥发言要军法处置赵穿,那就不好办了,所以要抢先把这话说了。
      韩厥根本没有准备发言,他知道什么时候该发言,什么时候要假装什么都不知道。
      正在这时,秦军使者来到。
      “赵元帅,我家主公派我前来,说今天打得不尽兴,约你们明日上午决战。”使者是来下战书的。
      “对不起,我们要休息两天。”赵盾回答。
      “那,那,随便吧,啊。”使者一边东张西望,一边心不在焉地说。
      秦国使者走了。
      “哼,我们才不跟他们打呢,拖死他们。”赵盾得意地说。
      “哈哈哈哈。”大家都笑了,只有一个人没有笑,那就是臾骈。
      “不,元帅,我们必须跟他们决战,而且要尽快决战。”臾骈说。说得大家都愣住了,拖垮秦国人是他的主意,速战速决怎么也是他的主意?“我注意到秦国使者了,他眼神不定,声音失常,显然他们已经害怕我们。约我们明日作战是为了稳住我们,他们一定在今晚逃走。机不可失,时不再来,我建议,今晚出击,打他们个个措手不及。打得好,甚至可以全歼他们。”
      臾骈的一番话,让大家恍然大悟。
      会打仗的和不会打仗的真的不一样。
      “好主意,通知三军,准备出击。”赵盾下令。
      历史证明,任何时候,都一定会有蠢货。
      历史同样证明,蠢货一般都会成对出现。
      两个蠢货挡在了晋军大营的门口,一个叫赵穿,另一个叫胥甲。
      “受伤的战士还等待救治,你们就要抛下他们不管,还是人吗?还没有到约定的时间,你们就要偷袭别人,太不仁义了,还是人吗?”赵穿和胥甲不知道是哪根神经搭错了线,要不就是宋襄公灵魂附体。总之,他们带着一帮人堵着大门,不许晋军偷袭秦军。
      你说赵穿仗着有赵盾撑腰,胡闹就胡闹吧,你胥甲凑什么热闹啊?
      事情很快惊动了赵盾,赵盾会怎么http://处置?
      “唉,算了,等明天看看再说吧。”赵盾竟然妥协了,当然他才不会管什么仁义不仁义,他还是怀疑臾骈的判断是不是准确。
      “唉。”臾骈叹了一口气,他有点想念狐射姑了。
      第二天,探马回报,秦军昨晚连夜逃跑了。
      赵盾的脸色很难看,非常难看。他有些后悔,但更多的是恼火和没面子。按照昨晚两个蠢货的表现,如果问韩厥怎么处理,那肯定是杀无赦斩立决的。
      所以,赵盾并没有问韩厥。
      在晋军撤军的路上,赵盾一句话也没有说,他必须尽快想出妥善的解决办法来。
      回到绛,总结大会是要开的,或者叫总结小会。
      大会上,赵盾重点表扬了两个人,一个是提出合理化建议的上军佐臾骈,另一个是严格执法不徇私情的韩厥。
      宣子曰:“我言韩厥于君,言之而不当,必受其刑。今吾车失次而戮之仆,可谓不党矣。是吾言当也。”这段话见于《说苑》,意思就是赵盾当众表扬韩厥:我把韩厥推荐给国君,担心他做得不好,我要受连累。可是这次他表现出色,不畏强权,不看面子,依法杀了我的御者,真是好啊,证明我的推荐是正确的。
      多么赤裸裸的高帽子?通常,高帽子戴上去,也就等于告诉你:后面不要说话了。
      果然,表扬完韩厥之后,高潮才真正来到。
      “这次我们没有全歼秦国人,责任人就是赵穿和胥甲。他们的职业精神我们是可以理解的,但是,他们不应该以个人行为破坏组织行动,因此,必须处罚。胥甲身为下军佐,带头违犯军令,姑念其父亲胥臣于国家有大功劳,死罪饶过,活罪不免。即时赶出晋国,前往卫国安置,永世不许回国,其职位由其子胥克接任。赵穿,年轻气盛,误听别人蹿唆,跟从闹事,本应处罚,念在是襄公女婿,不予处罚,回家反省三天。”
      如此处罚,大致赵盾可以算得上是徇私枉法的祖师爷了。
      经过与秦国的交战,赵盾反省了。反省什么?
      六卿会议召开,除了胥克替补被赶走的老爹之外,其余五人不变。
      “各位,大家知道,流氓不可怕,就怕流氓有文化。秦国和北狄原本都是土包子,不足为虑,可是如今他们有了士会和狐射姑,那就是流氓有文化了,很可怕的。各位,怎么办?”赵盾提出问题,这就是他反省的结果。
      荀林父第一个发言,他属于脑子不太好使的那种人。
      “我觉得应该把狐太师给请回来。他在国际上声望高,又懂得打仗,再加上他父亲还是国家的功臣,应该请他回来。”荀林父建议。
      赵盾瞪他一眼,没说话,心里说:“你缺心眼啊?他回来,我怎么办?”
      郤缺没等赵盾说话,腾地站了起来。
      “老荀,你说话没道理。狐射姑那是畏罪潜逃啊,还喜欢闹事,怎么能让他回来?我看,士会这个人性格温顺,能屈能伸、又没有野心,还足智多谋,把他弄回来还差不多。”郤缺说话没客气,他知道,越是反应激烈,赵盾就会越高兴。
      果然,赵盾用赏识的目光看了郤缺两眼,心说:“人才啊。”
      荀林父不说话了,就算缺心眼,现在也明白怎么回事了。
      于是,会议一致通过把士会弄回来的决议。
      可是,怎么弄,是个问题,照赵盾自己的话说:秦康公那么欣赏他,怎么才能让他回来?
      头脑风暴吧。
      别说,头脑风暴还真有成果。
      “据我所知,士会其实很想回来,毕竟秦国穷乡僻壤,待着没劲。我认识一个人,叫魏寿余,是魏犨的侄子,现在魏这块地就归他。魏寿余跟士会是朋友,我想了一个办法,通过魏寿余,把士会给弄回来。”
      出主意的是谁?臾骈。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1962/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