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历史军事 > 说春秋之三·晋楚争雄 > 第九十一章 疯狂的强盗
    夺了狐射姑的权力,而且是以羞辱的方式夺走了狐射姑的权力,阳处父算是出了一口积郁多年的恶气。可是,他觉得这还不够,还要继续羞辱狐射姑。
      赵盾年轻,年轻人有年轻人的冲劲和干劲,这一点,确实是狐射姑不能相比的。执掌国政之后,赵盾立即着手进行改革。改革主要在以下几点:第一,制定规章制度,修订法律条令;第二,清理诉讼积案,督察追捕逃犯;第三,运用契约账簿作为凭据;第四,恢复日益混乱的等级,重建已经废弃的官职,起用屈居下位的贤能。
      改革方案出来之后,阳处父跟赵盾商量,把推行的任务交给了狐射姑。
      狐射姑郁闷啊,被夺权了就已经很痛苦了,如今还要给赵盾和阳处父使唤。
      “我忍。”狐射姑咬牙切齿,他决定继续忍。
      难道狐射姑没有反击的力量?没有,因为对手太强大。我们来看看对手的力量。
      第一次谋杀
      阳处父是晋襄公的师傅,这一层关系就够厉害。同时,阳处父还是本土势力的首领,他背后有一个集团的支持。
      赵盾呢?从个人来说,赵盾本人是没有什么力量的。但是,父亲赵衰给他留下了用之不尽的政治资源。赵衰在世的时候,数次主动让贤,大力推荐新人,而且行事低调,待人和蔼,可以说,满朝文武无论是留齐派后代还是本土势力,没有一个人说他的坏话,而对他感恩戴德者不计其数。
      大致回忆一下,城濮之战前,赵衰曾经把中军帅和中军佐让给郤毂和郤溱,把下军帅和下军佐让给了栾枝和先轸,之后又举荐先轸为中军帅,再次把下军佐让给了胥臣。后来,又多次让贤或者荐贤。
      打个比方,如果说狐射姑和赵盾在朝廷上打起来,一半的人会去帮赵盾,另一半的人会为赵盾加油。
      所以,给别人恩惠,就等于给自己的后代恩惠;你提携别人的同时,你要想到,有一天别人也会提携你的后代。
      在这一点上,狐偃远远没有赵衰那么聪明。
      即便是狐射姑,他对赵衰也同样抱有敬意,延及赵盾的身上,狐射姑认为一切都是阳处父在捣鬼,赵盾并没有多少值得指责的地方。甚至狐射姑也很欣赏赵盾,认为他的改革方案非常好。也正是基于这一层理由,狐射姑在执行赵盾的改革方案时还算尽心尽力。
      『权力斗争金科玉律第三条:给人恩惠,就是在为自己的后人积累政治资本。
      副一条:对人苛刻,就是在为自己的后人树立敌人。』
      谁也没有想到的是,狐射姑与阳处父和赵盾之间的斗争会很快升级。
      八月,晋襄公薨了。这意味着什么?学生死了,师傅的地位就会松动。这还意味着什么?意味着机会来了。谁的机会?寻觅机会的人的机会。
      阳处父有些傻眼,他不是那种很镇定的人。
      “怎,怎么办?”阳处父跟赵盾商量。
      “这个事情要请狐射姑来商量了,毕竟他是老臣,见多识广。”赵盾建议。表面上,他是很尊重狐射姑的。
      阳处父没意见,于是,赵盾派人把狐射姑给请来了。
      “太师,你看在目前的情况下应该怎样做?”赵盾请教,很真诚地。
      “现在的情况是这样的,国际上,楚国一直虎视眈眈,随时可能来报仇;国内呢,主公去世,太子夷皋太小。如果太子继位,国家很可能会动乱。依我看,我们不如从文公的儿子中挑一个来做国君。”别说,到底是见过大风大浪的,狐射姑这个时候很镇定。
      “对对对对。”阳处父点头。
      赵盾偷着乐,他的看法其实与狐射姑一样,只是担心自己提出来,万一被狐射姑反对,那就麻烦了。所以,要让狐射姑来提。
      一个成熟的政治家往往就是这样,自己想的事,自己不提,让别人先提出来。
      “我看,就公子雍吧。”赵盾先发制人,他跟公子雍关系不错,如今是自己提出来把公子雍弄回来的,自己的地位一定更巩固,“公子雍岁数最大,喜欢做善事,能力又强,现在他在秦国做到了亚卿。他要是回来,我们等于又多了秦国这个强援,多好?”
      狐射姑一听,立马就明白了。心说自己真傻,不该藏书网那么快就说出自己的想法的。
      “我看不如公子乐好一些,他的母亲辰嬴曾经是怀公和文公的夫人,百姓一定欢迎他。”狐射姑当然不愿意看到赵盾这么容易就得逞,所以推荐了公子乐。
      “不行,公子乐的母亲嫁了两次,太淫荡。公子乐本人也不行,大国国君的儿子,竟然跑去陈国混日子,有什么出息?”赵盾强烈反对,基本上是强词夺理。想想看,辰嬴改嫁那是辰嬴的问题吗?公子乐被送去陈国的时候不过七八岁,他能决定什么?
      两人各执己见,谁也不服谁。
      “别争了,少数服从多数。明天就派人去秦国,迎请公子雍回来,散会。”阳处父当然支持赵盾。
      第二天,阳处父和赵盾派先蔑和士会前往秦国,迎请公子雍回来。
      狐射姑非常恼火,他有一种被忽悠的感觉。他知道,如果公子雍回来,阳处父肯定要借题发挥,去公子雍面前搬弄是非,到时候自己的日子更难过,说不定连这个太师和中军佐的位置都保不住。
      怎么办?先下手为强。
      狐射姑管不了那么多了,悄悄派人前往陈国把公子乐接回来,到时候先占上宝座,那叫生米煮成熟饭,你赵盾和阳处父也只能干瞪眼。
      主意是个好主意,可是保密工作没做好。也不知道是家里出了阳处父和赵盾的卧底,还是路上露了行踪。总之,狐射姑派人去接公子乐的消息很快被赵盾和阳处父知道了。
      “怎么办?”阳处父又傻眼了,秦国虽然近,但是那是大国,不可能偷偷摸摸把公子雍给弄回来,那一定是要轰轰烈烈给送回来的,明年能送过来就不错了。
      赵盾没有说话,只是用手做了一个杀头的动作。
      几天之后,狐射姑派去接公子乐的人哭着就回来了。
      “好说。”狐鞫居二话没说,他也知道,只要阳处父在,自己就没有出头之日。
      第二次谋杀
      《左传》载:“*网,秦国人一门心思办秦穆公的后事,愣是没有顾过来把公子雍给送回来。秦国人不知道,由于他们的磨蹭,事情已经有了变化。
      计划没有变化快
      赵盾后悔了。
      从前,狐射姑和阳处父在,赵盾希望把公子雍接回来,以此壮大自己的力量。可是现在,狐射姑和阳处藏书网父都不在了,自己的需求已经发生了改变。
      公子雍是一个有能力的人,背后还有秦国的支持,对于赵盾来说,这绝对不是一件好事。相反,如果把太子夷皋扶上去,一个小屁孩岂不是很容易对付?
      如果说从前赵盾把狐射姑当作敌人,把公子雍当作盟友的话,那么,在敌人被消灭之后,盟友还有什么用呢?当敌人不复存在,盟友就是下一个敌人。
      赵盾决定,放弃公子雍,扶太子夷皋继位。可是,一个现实的问题摆在面前,从前请公子雍回来也是自己,如今要放弃公子雍也是自己,这不是自己扇自己的耳光?
      赵盾有办法,他有的是办法。
      很快来到了第二年的春天,秦国来通报,说是三月份送公子雍回来继位。而在晋国的朝廷,也多了两个人。
      晋襄公夫人穆赢在春天来到之后开始天天上朝,当然不是坐在国君的宝座上,而是坐在地上。穆赢抱着儿子,每天大臣们上朝议事的时候他们就来了,大臣们不走,他们也就不走。那么,他们去干什么?
      坐地泡。
      穆赢每天都会坐在地上哭诉吵闹,基本内容是:放着太子不立,你们去从外面找人,太不仗义了吧?太残忍了吧?我就是做鬼也不会放过你们所有人祖宗八辈。
      朝廷上闹完了,穆赢又抱着孩子去赵盾家哭闹,基本内容是:我老公把这孩子托付给你了,你却放弃不管,你还算是个人吗?
      基本上,天天是这出,也不知道是谁给出的主意。
      “元帅,办了他们?”先克看不过去了,主动找赵盾请缨。
      “怎么说话的?先主公言犹在耳,怎么能对不起他的老婆孩子?”赵盾严厉地批评了先克。
      先克没有再说话,他知道,该消失的,赵盾一定会让它消失;没有消失的,一定是赵盾不让它消失。
      慢慢地,大臣们给烦得受不了,而且听多了之后,渐渐觉得穆赢的话有些道理,母子俩看上去又很可怜。
      “算了,就让太子继位算了。”有人向赵盾建议,之后,这样看法的人越来越多。
      到了三月份的某一天,赵盾知道秦国人已经派人送公子雍回来了,他知道,最佳机会来了。
      “各位,我思虑再三,觉得还是顺应民意,扶立太子,否则对不起先主公啊。”这一天,赵盾把卿大夫们召集来,商量着要变主意。
      赵盾的话一出,大家开始议论纷纷,多数人支持。其中一部分早就看出了赵盾的意图,另一部分则是同情太子母子。
      “就是就是,孤儿寡母的,怪可怜的。”有人附和。
      “是啊,我们有太子了,何必再从外面请呢?”有人支持。
      基本上,扶立太子成了水到渠成的事情。
      所有人中,荀林父是个最实在的人,虽然他也支持扶立太子,可是毕竟人家秦国已经把公子雍给送回来了,总该给人家一个合理的解释吧?
      “元帅,秦国可是已经把公子雍送回来了,今天就到令狐(晋国地名,今山西临猗县西)了,咱们出尔反尔,怎么跟人家解释呢?”荀林父问。
      其实,大家都有这个问题,大家也都觉得既然忽悠了人家秦国,应该想个稳妥的办法,给人家秦国一个至少说得过去的解释。实在不行,就算赔点银子也行啊。
      赵盾笑了笑,给了大家一个被集体雷倒的答案。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1962/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