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历史军事 > 说春秋之三·晋楚争雄 > 第八十九章 楚成王之死
    晋国人真正的对手不是秦国人,而是楚国人。
      在先轸战死当年的冬天,楚国人就迫不及待地出动了。令尹斗勃率领楚军讨伐陈国和蔡国,两国立马投降,于是,陈国和蔡国又成了楚国的跟班。随后,楚国人讨伐郑国。这一次,郑国坚决抵抗,竟然让楚国人无功而返。
      卫国趁火打劫,发兵讨伐郑国,夺回了早年被郑国抢夺的三座城池。郑国向晋国求援,晋国出兵夺回了这三座城市。可是,卫国直接进攻晋国。许国又投靠了楚国,鲁国则在暗地里跟楚国勾勾搭搭。
      天下大乱。
      用现代的话来说,要重新瓜分殖民地了。
      冤死的斗勃
      没面子,晋国人感到很没有面子。
      “怎么办?”内阁会议召开了,晋襄公对目前的局面很不满意。
      “我看,我们可以派上军帅阳处父讨伐蔡国。”先且居提出建议,一来蔡国小,二来不要自己出动。
      “也好。”晋襄公同意了。
      阳处父是很不愿意去的,他担心楚国会救蔡国,而与楚国作战他是没有信心的。可是没办法,国君下令了,不去也得去。
      磨磨蹭蹭,慢慢吞吞,晋军进军蔡国了。果不其然,蔡国立即向楚国求援,斗勃立即领军北上,他决心要把当年在先轸手上吃的亏在阳处父的手上捞回来。打先轸打不过,打阳处父还是有信心的。
      晋军有多慢呢?慢到晋军还没到,楚军就先到了。两国军队隔着泜水扎营,遥相对峙,谁也不敢贸然渡河。这大营一扎就是一个多月,看看快过年了。
      与楚军对峙一个多月,阳处父觉得回去已经可以交代了。可是,如果单方面撤军的话,一来名声不好,二来害怕楚国人在后面追。怎么才能体面撤军呢?想了一个晚上,阳处父有主意了。
      第二天,阳处父令人前往河对岸找斗勃下战书,战书这样写道:“既然我们来了,那就只好打了。可是这样耗下去,大家没有好处。如果你是爷们,我后撤三十里,你过河来,早打晚打听你的;否则,让我们过去,休整几天,咱们就决一死战。”
      斗勃一听,谁怕谁啊?你以为你是先轸啊?
      “你们后撤,我们渡河,明天就藏书网打。”斗勃对来使说,他根本没把晋国军队放在眼里。
      成大心急忙拦住了,他说:“老斗,不能这样啊。晋国人不是宋襄公,他们没什么信用的,万一咱们渡河渡到一半,他们半渡而击,咱们不傻眼了?到时候,抹脖子上吊就轮到咱俩了。我看,咱们后撤,让他们渡河。”
      斗勃一听,对啊,这世界上哪有那么多宋襄公啊?
      “那这样,我们后撤三十里,你们渡河。”斗勃心说差点又被晋国人忽悠了。
      原本以为这样就不被忽悠了,可是斗勃万万没有想到,他还是被忽悠了。
      第二天上午,楚军拔营都起,后撤三十里,等晋军过来决战。
      对岸,阳处父哈哈大笑,对晋军官兵说道:“哈哈哈哈,看见没有,楚国人害怕,他们逃了。算了,看在先君和楚王的交情上,放他们一马,兄弟们,咱们回家过年吧。”
      当天,晋军打点行装,回家过年去了。
      斗勃憋足了劲,等了几天,不见晋军渡河,派人过河一看,好嘛,晋军撤离时拉的屎都硬了。
      没办法,敌人都没有了,自己也撤吧。
      就这样,斗勃率领楚军撤回楚国,准备过年去了。
      可是,斗勃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这个年他是过不去了。
      斗勃率领楚军回到楚国,楚军大营在郢都城外,回到大营,斗勃稍事休息,准备去见楚成王。正要动身,楚成王的特使已经到了。
      “令尹,打败晋国人了?”特使问。
      “晋国人逃了。”斗勃说。按照他的想法,虽然没有击败晋国人,但是晋国人逃了,解救蔡国的目的已经达到了,虽然算不上大功,也该算一件功劳。
      “晋国人逃了?可是大王听说是你先逃啊。”特使说话有些阴阳怪气,没办法,一个太监,本来就这样。
      “哈哈,怎么会?我要是逃了,晋国人不是就拿下蔡国了?”斗勃有点恼火。
      “不是这么说吧?记得出兵之前你信誓旦旦要击败晋国人,怎么能让晋国人逃了?”
      斗勃一时没话可说,要说是被忽悠了,太没面子;可是要不说是被忽悠了,这个问题还真不好回答。
      没等斗勃想明白怎么回答,特使已经从怀里掏出来一个小瓷瓶。
      “令尹,根据可靠消息,你私下串通晋国人,共同导演了一出撤军的大戏。大王说了,既然你这么喜欢晋国人,就把这件晋国进口的东西赐给你。”特使说着,小瓷瓶递了过来。
      斗勃接过小瓷瓶,只见上面写着:剧毒,请勿服用。
      那年头,大家也都是喜欢进口货。所以,晋国杀人用楚国的毒药,楚国杀人用晋国的毒药。
      “该死的晋国人,该死的阳处父。”斗勃仰天长叹,含恨饮毒自杀了。
      连续两任楚国令尹,竟然都间接死在了晋国人手中。
      那么,是什么人向楚成王提供了所谓的“可靠消息”?
      公子商臣
      一年前,楚成王决定立太子。
      “齐桓公不够聪明,迟迟不立太子,结果最后引起内乱了吧?最后被自己儿子给饿死了吧?哈哈。”楚成王说。前车之覆,后车之鉴。楚成王认真汲取教训,要立大儿子商臣为太子。
      不过,在立太子之前,楚成王还是决定咨询一下令尹斗勃的意见。
      “大王,我看还是等等吧。您岁数还不大,夫人这么多,现在立了太子,到时候想换可就麻烦了。再说,商臣这人,心黑手狠,不适合当国君。”斗勃表示反对。
      “蜂目而豺声,忍人也。”斗勃这样形容商臣的外部特征。什么意思呢?就是眼睛长得像蜜蜂,声音像豺狼,这样的人很残忍。
      楚成王没搭理斗勃,心说这又不是星光大道,还拿长相和嗓子说话?齐桓公不也是一堆老婆,立太子立得晚,怎么样?
      就这样,楚成王立商臣为太子,当时暗暗发誓,就算海枯石烂,也不会废了商臣立别的儿子。
      斗勃没想到的是,商臣在宫里有卧底,所有这些对话都被卧底听到,然后原原本本传到了商臣的耳朵里。
      “奶奶的,不喜欢老子也就罢了,还说什么老子蜂目而豺声,人身攻击啊。你浓眉大眼长得好看是吧?别撞在我手里,否则整死你。”商臣被伤了自尊,对斗勃恨之入骨。
      这一次,斗勃被阳处父给忽悠了,商臣一看,机会来了,于是赶在斗勃没回来之前,去忽悠自己的老爹了。
      基本上,商臣在楚成王面前回顾了斗勃出兵之前如何信誓旦旦要全歼晋国人,强调阳处父是一个怎样的靠拍马屁爬上去的根本不会打仗的蠢材,详细分析了斗勃和阳处父勾结的可能性和可行性,最终得出结论:斗勃勾结阳处父,擅自撤军。
      楚成王被商臣说动了,他认定斗勃是害怕晋国人,因此才找个借口撤军的。
      “斗勃出卖国家,该杀。”商臣建议。
      楚成王点了点头。
      就这样,斗勃没有死在晋国人的刀枪之下,却死在了自己人的谗言之下。
      自古以来,家务事特别是国君的家务事,少管为妙。
      害死了斗勃,商臣只能说是出了一口气,但是还远远没有到松一口气的时候。商臣明白,斗勃对自己父亲说的话其实是有道理的,在父亲咽最后一口气之前,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
      事情很快就发生了,在斗勃死后不久,楚成王答应了公子职的娘,要废了商臣,立公子职为太子。
      什么事情如果让女人知道了,基本上第二天天亮以前所有人都会知道。公子职的老娘第一时间告诉了自己身边的侍女,侍女们第二时间告诉了宫里的其他宫女。想想宫里有多少女人,就知道这个消息泄露得有多快了。
      商臣第三时间就得到了消息,怎么办?他第四时间把自己的师傅潘崇给请来了。
      “师傅,大事不好了,我爹要废了我,立公子职。”商臣有些惊慌失措,赶紧把情况汇报了一遍。
      “公子啊,别急,啊,别急。凡是内幕消息,分成两种。一种是保密工作没做好泄露出来的,另一种是有人故意造谣散布出来的。如果真有这事儿咱们以为没这事,还傻不唧唧不当回事,那就傻帽了;如果没有这事咱们偏偏相信有这事,冒冒失失采取行动了,那就更傻帽了。所以,当前最要紧的,是弄清楚究竟有没有这样的事。”师傅出马,分析得头头是道。
      “可是,会不会没等我们弄明白呢,脑袋就搬家了?”商臣还是不放心。
      “孩子,说了别急啊。你想想,就算老百姓杀头猪,也要找个过年或者娶媳妇这样的借口啊。大王要杀自己的太子,难道说杀就杀?”
      “师傅说的是。”商臣这才安下心来。可是,怎样才能知道是不是真有这事呢?商臣还是没有办法。“师傅,你有什么好办法?”
      潘崇没有说话,他在想。这个办法既要靠谱,又不能被别人看出来自己是在刻意验证。想了一阵,潘崇一拍大腿,有了。
      “公子,大王现在最宠爱的夫人是江芊,什么想法一定都会告诉她。你可以设宴请她,从她嘴里套出实情来。”别说,师傅就是师傅,办法多。
      “师傅,您这主意太好了,就问她,她一定知道。”商臣高兴起来了。
      “别,不能问。你要问她,她一定会告诉大王,到时候反而弄巧成拙了。”
      “不问?不问请她吃饭干什么?”商臣觉得师傅前后矛盾。
      “孩子,很多事情不用问,也能知道答案啊。”
      验证内幕消息
      江芊,来自江国的美女,年轻貌美,深得楚成王的欢心。
      商臣下了些功夫,打探到江国最著名的一味菜叫做回头鱼。回头鱼是一种逆水向上游的鱼,肉味十分鲜美。商臣知道,江芊一定喜欢。
      商臣找了一个楚成王睡觉的时间来到宫里,求见江芊。
      “夫人,我那里最近来了一个江国的厨师,好手艺,特别是回头鱼做得十分鲜美。这样鲜美的美味我不敢一个人享用,特地来请夫人前去品尝。”商臣发出邀请。
      江芊犹豫了一下,她知道这是个敏感时期,干革命不能站错队。可是,万事有不一定,这个时候得罪商臣也绝对不明智。她咽了一口口水,回想起家乡的回头鱼,忍不住又咽了一口口水。
      “这个,不大方便吧。”江芊的意思是说,偷偷溜出宫去不太好。
      “没什么啊,父王过两天要去狩http://猎,那时候我安排好宴席,亲自来接您。”商臣知道江芊没什么借口再推辞了。
      果然,江芊点了点头。
      楚成王去云梦狩猎去了,江芊则来到了太子府赴宴。由此可见春秋时期,偷情其实还是挺容易,只不过这一次是偷吃而已。
      大宴?当然不是,只是小宴。这样的事情只能偷偷摸摸,要是给大王知道,那谁能说得清?
      江国师傅的回头鱼做得果然鲜美,江芊十分高兴,吃得津津有味。
      “好吃,好吃,鲜嫩,鲜嫩。我从小就喜欢,可惜嫁到楚国之后就少有吃到。”江芊夸赞。
      “嘿嘿,我说夫人的皮肤怎么这样鲜嫩,原来是因为吃这样鲜嫩的鱼长大的。”商臣语带调戏,一双色眼在江芊的脸上扫来扫去。
      江芊有些恼火,她一向不喜欢商臣。想想看,一个两眼突出,说话声音跟狼一样的男人,谁会喜欢。可是,江芊忍住了。
      “夫人,你看,多么圆的月亮啊。大王打猎去了,夫人何不在我这里打个野食?”商臣厚着脸皮说,两眼就盯在江芊微露的胸口。如果说刚才那句是调戏,这句就是赤裸裸的勾搭了。
      江芊终于忍不住了,她腾地站了起来。
      “啊呸,不要脸,臭流氓。怪不得你爹想废了你立公子职,你真是活该背时。”江芊涨红了脸,指着商臣的鼻子大骂起来,嘴里没咽下去的回头鱼喷了商臣一脸。
      商臣一点也不生气,他依然面带笑容,得意的笑容。
      “送我走。”江芊说着,转身就走。
      “哎哎,要不,再给你打包两条鱼回去?”商臣笑着说。
      “留着自己吃吧,吃一条少一条了。”
      杀父
      事情已经很清楚了,内幕消息是准确的。事实上,内幕消息历来基本上都是准确的。
      商臣不担心江芊去父亲那里告状,因为江芊根本就不敢说自己偷偷摸摸出宫,否则她比商臣还要死得早。
      “师傅,现在我们怎么办?”商臣问潘崇。
      “孩子,记得我给你讲过的杜原款和申生的故事吗?”
      “记得,那两个晋国傻帽。”
      “你想学习申生吗?”
      “我的师傅可不是杜原款。”
      “那我问你,你能够心甘情愿主动让出太子位,今后接受公子职的领导吗?”
      “不能。”商臣的回答十分坚决。
      “你能甘心逃亡国外,做一个外国的大夫吗?”
      “不能。”回答同样果断。
      “那么,你能干掉大王吗?”
      “能。谁不让我好过,我就不让谁好过。”商臣毫不犹豫。
      “蜂目而豺声,忍人也。”还记得斗勃的结论吗?以后遇上这样的人,一定要小心。
      一个月以后,到了十月。
      商臣以东宫也就是太子府的部队包围了王宫。王宫的部队为什么没有抵抗?因为王宫的部队也在商臣的指挥之下。
      楚成王被软禁在了自己的宫里,确切地说是被关押了。
      楚成王傻眼了,现在这个时候,真是呼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一开始几天还好,还有人伺候,有吃有喝。之后,没人伺候了,每天只有稀饭。再之后,连稀饭也没有了。
      “我靠,我怎么跟齐桓公一样了?”楚成王是做梦也没有想到,齐桓公的命运竟然会落在自己的头上。
      想见商臣,可是商臣不见。
      “弟兄们啊,我知道商臣要害死我。死就死吧,我提个最后的请求,能不能给我煮个熊掌,让我饱着肚子去死啊?”楚成王提出最后请求,其实他依然心存侥幸。如果儿子能够答应这个要求,说不定就能放过自己一条老命。
      熊掌没有,绳子有一条。
      就这样,楚成王上吊自杀。
      “斗勃啊,我没脸见你啊。”临上吊,楚成王哀叹道。
      一代雄主,落到如此一个下场。
      那一年,是楚成王四十六年(前626年),楚成王享年五十七岁。
      同样的死法,楚成王和齐桓公犯的却不是同样的错误。齐桓公的错误在于立太子太晚,以至于太多人有想法了;楚成王则是立太子太早,而后来又想换,以至于太子要下毒手。
      自古至今,多少人死在接班人的问题上?
      楚成王原本应该是春秋的第二任霸主,遗憾的是,他遇上了晋文公及其团队。如果没有城濮之战的大败,他绝对是名正言顺的春秋第二霸。
      即便没有成为霸主,楚成王依然是伟大的。在他的英明领导下,楚国不仅在强国的路上继续前行,而且完成了华夏化的进程,这为楚国此后的发展打下了基础。而楚成王具有的霸气和大气,其实并不输于齐桓公和晋文公。
      如此一个伟大的楚成王,却有一个如此凄凉的结局。
      商臣,现在是楚穆王。
      公子职被楚穆王亲手勒死,公子职老妈为楚成王殉葬。至于楚成王的小老婆们,全数被楚穆王接手。
      江芊,楚成王的宠妾,现在成了楚穆王的宠妾。
      不过,江芊还是不喜欢楚穆王,她很忧郁,以至于两年之后就香消玉殒了。楚穆王十分怀念江芊,于是发兵灭了江国,这是后话。
      楚穆王尽管心黑手狠,但是知恩图报。
      楚穆王把自己的太子府整体移交给师傅潘崇,除了自己的孩子和孩子他妈,其余男女老少包括自己的小老婆们一律留给了师傅,而自己净身进王宫,接管父亲的一切。潘崇被任命为太师,主持国政。
      说到潘崇,请全世界潘姓起立致敬。
      潘姓起源其实有些说不清,一种说法是出于姬姓,毕公高的儿子封在潘,后代姓潘;另一种说法是出于芈姓,楚国公族潘崇为潘姓之祖。两种说法都有存疑,没有证据证明潘崇是楚国公族,很可能潘崇就是毕公高的后代。不过不管怎样,潘崇是潘姓最早的名人,也被潘姓广泛接受为始祖。当今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祖籍河南荥阳,当是潘崇后代。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1962/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