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历史军事 > 说春秋之三·晋楚争雄 > 第八十八章 战神之死
    秦国三帅回到雍城的时候,秦穆公亲自率领群臣到郊外迎接,倒好像是迎接获胜而归的英雄。
      蹇叔和百里奚看到各自的儿子捡了一条命回来,百感交集,痛哭失声。
      “主公,这三人全军覆没回来,为什么不杀他们?”有人问秦穆公。
      “为什么要杀他们呢?当初是我不听蹇叔的劝告,让他们去的,都是我的过错啊。他们有什么过错呢?不能以一眚(音省)掩大德。”秦穆公说。他是一个勇于认错的人。
      “不以一眚掩大德”,成语,发明者秦穆公,意思是,不因为一件过错而抹杀从前的功劳。
      孟明视、白乙丙和西乞术不仅没有受到处罚,反而得到一笔安慰金,同时,官复原职,继续统领秦军。
      秦穆公,一个厚道人。
      春秋的君主,普遍有一种反省的精神。
      这一点,是后世的君主们所不具备的。
      秦军全军覆没,三帅不能说没有责任,至少他们的警惕性就成问题,对于地形也缺乏判断。这样的过错,砍了他们并不冤枉。可是,秦穆公把责任都揽到了自己的身上。
      敢于承认错误、承担责任,这是秦穆公能够率领秦国走向强大的根本。
      而晋襄公的宽厚绝不在秦穆公之下,知错就改本身就很难得,更难得的是他能够不计较手下的过激之举。在被先轸吐口水之后,晋襄公并没有记恨先轸。
      “先元帅都是为了国家,为了我。”晋襄公表示。
      通常,领导人越大度,手下就越是反思。
      先轸之死
      跑了秦国三帅,先轸很郁闷了几天,等到他冷静下来,觉得很不安。自古以来,敢把吐沫吐到国君脸上的,似乎自己是第一个人,自己为什么这么冲动呢?自己凭什么这么牛呢?先轸认真地思考了一遍,最终他想明白了。
      先轸这一拨留齐派的兄弟跟晋文公在骨子里根本就是兄弟,而不是正经八百的君臣。流亡十_网不到一年半的时候,来报仇了。
      如果先轸还在,什么也不用说,一定是出兵迎战。话说回来,如果先轸还在,孟明视他们也不敢来了。如今先轸不在了,晋襄公还真有点心里没底。
      “怎么办?”襄公问大家。
      “打回去。”赵衰回答,于是大家都不说话了。赵衰认为要打,谁敢说不打?
      晋国第一代领导团队现在只剩下三个人,谁?赵衰、栾枝和胥臣。而栾枝和胥臣都处于半退休状态,一个得了帕金森氏综合症,一个有些老年痴呆的状况了。没办法,栾枝这样的猛将通常都会患帕金森氏综合症,而胥臣这样的高级学者一般会得老年痴呆,其原因很简单,什么东西用得过度了,最后都会出问题。
      只有赵衰的腰板还行,在先轸死后,重新回到一线撑持着晋国的霸业。
      论辈分,赵衰还是晋文公的师傅,那就是晋襄公的师爷。虽然赵衰为人低调,后辈们对他是敬畏有加。
      于是,晋襄公亲自领军,中军元帅为先且居,赵衰为中军佐。
      两国军队在晋国彭衙相遇,一场大战就要打响。
      先且居对这场战斗没有把握,他可不像老爹那样经历过大风大浪,他是第一次作为统帅指挥军队打仗。非常不利的是,秦军一个个都是红了眼的,他们是来报仇的,而晋军并没有这样不胜无归的士气。
      实际上,晋军高层都有些心里打鼓。可是,事已至此,不打也不行了,硬着头皮也要打了。
      两军对圆,没什么话可说。
      孟明视咬牙切齿,总算找到了报仇的机会。正要下令擂鼓冲锋,突然,看见对面晋国军中杀出七八乘战车,后面跟随着一百多人,直奔秦军大阵而来。
      “哎,晋国人没有擂鼓呢,怎么就有人冲过来了?难道是来投降的?”孟明视有点糊涂了,打这么多年仗,这样的事情头一回见到。
      孟明视愣住了,整个秦军大营都愣住了。别说秦军大营,对面的晋军阵地也是鸦雀无声。
      在所有人的注视下,那一队晋军冲到了秦军跟前。直到这个时候,孟明视才明白这些晋国人不是来投降的,因为他们并没有减速。
      晋军小分队大喊着撞进了秦军阵地,一阵狂砍。回过神来的*网秦军连忙围拢过来,要全歼来犯之敌。可是他们发现,要消灭这些晋国人并不容易,因为这一队晋国人也是红了眼的,而且比秦国人的眼睛还要红。
      晋军小分队在秦军阵地左冲右突,把个秦军大阵搅得一塌糊涂。等到秦军费了-网冲了过去,抢在褒蛮子之前抓住了那口刀,之后一边起身一边迎着褒蛮子的胸口挥刀。
      刀光闪过,一道血光。褒蛮子闷哼一声,仰面摔倒在地。
      肃静,欢呼。
      “哼。”晋襄公看着呆若木鸡的莱驹,从鼻孔里哼出一声来。
      莱驹被取消了车右资格,并且从此被驱逐出晋国军队。而那个危急关头杀了褒蛮子的士兵被晋襄公提拔为车右,这个士兵,就是狼潭。
      狼潭的事迹迅速传遍了整个晋国,加官晋爵,发房子发地发老婆,就差全国巡回演讲了。亲戚朋友都来祝贺,街坊四邻都来拍马屁。狼潭高兴啊,一时间也分不清东西南北了。
      可是,正在狼潭以为自己一步登天,跑步进入上流社会的时候,一个坏消息传来了。
      元帅先轸免掉了狼潭的晋襄公车右的职务。先轸的做法是有道理的,国君的车右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职务,级别应该是大夫以上,如果不是国家头号勇士,就是重要谋臣,随时能够为国君出谋划策的那种。晋文公的车右就是魏犨,后来是舟之侨,后来是士会。狼潭无论从地位、能力和威望上都不足以作为晋襄公的车右,所以,先轸免去他的职务是正常的。免去狼潭之后,先轸让狐毛的儿子狐鞫居做了晋襄公的车右。
      可是狼潭不这么看,他觉得晋襄公都让自己当车右了,你先轸凭什么给我撤了?这不是太不给我面子了?
      狼潭很郁闷,很愤怒。他曾经想过去找先轸讨说法,可是想来想去,又不敢去。
      “不行,我一定要找机会表现自己,不能让先元帅小看我。”狼潭暗暗发誓。
      到晋军与白狄的萁之战,狼潭曾经请求担任先锋,被先轸一口拒绝。尽管没有说原因,狼潭从先轸的眼神里也能看出对自己的轻视。
      狼潭很恼火,因为自己再一次被轻视。
      那一战,先轸战死了。
      狼潭很伤心,因为再也没有机会在先轸面前证明自己,让先轸承认自己绝不仅仅是个只能杀俘虏的人。
      很长时间里,狼潭过得很不开心。
      直到随晋军迎战秦军,狼潭暗自做出了一个决定,要以死来证明自己是一个真正的勇士的决定。
      于是,就有了令秦晋两军都目瞪口呆的那一幕。
      “死而不义,非勇也。共用之为勇。”在狼潭英勇牺牲之后,狼潭的朋友把他的生前遗言告诉了大家,这两句遗言的意思是:如果不义而死,那不算勇敢。为国捐躯,那才是真的勇士。
      《左传》上“君子”高度评价了狼潭的英雄主义精神:“怒不作乱而从师,可谓君子矣。”啥意思?就是说生气上火了但是不作乱,而是上前线找敌人泄火,这就是君子。
      狼潭,一个小人物,却是一个典型的春秋英雄。他生的或许不够光荣,但死的绝对伟大。到了阴间,先轸一定会对他另眼相看的。
      先轸,即便是死了,秦国人依然败在了他的手下。
      战败之后的秦国人更加愤怒了,现在是恨上加恨。
      第二年,秦穆公亲自领军,讨伐晋国,要报两次战败的深仇大恨。
      秦军渡过黄河,秦穆公下令:“把船烧掉。”
      《左传》记载:“秦伯伐晋,济河焚舟。”由此可见,项羽并不是破釜沉舟的祖师爷,秦穆公才是。
      秦穆公的意思很清楚:奶奶的,这次要是还打不过晋国人,都他娘别回去了。秦穆公没有想到的是,后来项羽用同样的办法把自己的后代的军队打得个落花流水。
      绝了后路的秦军比上一次更加生猛,一鼓作气拿下王官(今山西闻喜县境内)。
      面对来势汹汹的秦国人,晋国人怎么办?
      “算了,冤冤相报_网何时了。再说了,秦军是秦伯亲自领军,怎么说那也是我们的恩人,还是主公的姑父。算了,让他们一次吧,否则,年年来,烦也烦死了。”赵衰的意见是忍了,赵衰都这意思,谁还反对。
      于是,晋军坚守不出。
      晋国人忍了,秦国人就反思了。秦穆公知道这算是赵衰给的个面子,算是给自己个台阶。这个台阶下不下?傻瓜才不下。
      秦穆公是个明白人,自己这次来讨伐,就是为了出一口气。如今对方缩了,自己这口气也就算是出了。要是还不依不饶,人家晋国军队也不是吃素的。
      于是,秦军又从茅津渡过黄河,到崤谷关,收拾了当年在这里阵亡将士的尸骨,下葬树碑,然后回国。
      此后,秦穆公从西戎挖来人才由余,以孟明视为大将,专心向西扩张,终于吞并了整个西戎。
      秦国暂时退出了中原的舞台。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1962/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