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历史军事 > 说春秋之三·晋楚争雄 > 第八十六章 结巴老头大忽悠
    烛之武是一个忽悠大师,一辈子忽悠了不知道多少人,可是,忽悠诸侯这样的事情还是第一次干,有把握吗?他不怕忽悠不成,被秦国人砍了吗?
      “忽悠的最高境界是什么?是忽悠自己。如果被秦国人砍了,那我不就是忽悠了自己吗?那不是死得很值吗?”在忽悠秦国之前,烛之武先这样忽悠自己。
      结巴老头忽悠秦国人
      当天晚土,烛之武出了城,一步一颠,直奔秦军大营而去。
      秦穆公正和百里奚、公孙枝等人研讨攻城策略,突然守营军士来报,说是捉了一个郑国奸细,该奸细口口声声说有大事要找秦伯。
      奸细被押了上来,秦穆公一看,什么奸细,就一个干瘦老头。不用说了,就是烛之武。
      “你是干什么的?到我军大营来干什么?”秦穆公喝问。
      “我是郑、郑、郑伯……”干瘦老头说。秦穆公一听,什么,你是郑伯?你是郑伯他爹还差不多,刚要发话,谁知老头刚才的话没说完,接着说:“派、派来的使臣,我叫烛、烛之武。”
      这个大喘气,一下子把秦穆公等人都给逗乐了。
      “你连话都说不利索,还当使者?”秦穆公笑着问。
      “我说话不利、利索,可是我心眼利、利索。不像君侯您,说话利、利索,可是缺心眼。”烛之武结结巴巴,竟然开骂秦穆公。看来,当年宁戚的套路大家都学到了。
      秦穆公一愣,勃然大怒,这个结巴老头竟然敢羞辱自己。
      “你活、活腻了,我杀、杀了你。”秦穆公一急,把自己也给急结巴了。旁边人看了想笑,又不敢笑。
      百里奚在一旁看着,他知道这个老头一定不是个寻常人,一个结巴老头,孤身一人,半夜来骂秦穆公,一定有他不可告人的秘密。
      “烛之武,你说我家主公缺心眼,有什么证据?”百里奚问。
      烛之武结结巴巴,开始了一次历史上著名的忽悠,为阅读方便,不再用结巴语言:“秦晋两国围攻郑国,郑国一定会被灭掉。可是秦国和郑国之间隔着晋国,所以郑国一定被晋国吞并,秦国不过是个抬轿的角色。晋国更加强大了,对秦国是好事吗?晋国下一步一定会吞并秦国。别以为你们对晋国有恩,这年头流行白眼狼。你们还记得晋惠公父子吗?晋国人都是忘恩负义的,楚王当初对晋国人多好,落得个被晋国人骑在脖子上拉屎的结果。秦伯啊,你是被人家卖了还给人家做广告啊,你不缺心眼,谁缺心眼?”
      一番话,说得秦国君臣目瞪口呆。
      “我靠,这话虽然结巴,可是理不结巴呀,我们还真是缺心眼啊。”秦穆公和百里奚几个倒吸一口凉气,庆幸在这样一个没有月光的晚上遇上了这样一个明白人。
      烛之武一看,自己这番话挺管用,于是又加了几句话:“若舍郑以为东道主,行李之往来,共其乏困,君亦无所害。”(《左传》)意思是:如果放弃攻打郑国,那么郑国可以作为贵国东道上的主人,今后贵国使者来往,我们也能提供食宿什么的,对你们不是也没有坏处吗?
      “东道主”这个词,这个如今被用烂了的词,就来自这里。
      紧急磋商,秦国君臣紧急磋商之后,决定明天早晨就撤军,去他妈的战略合作伙伴。秦穆公还不过瘾,他觉得不仅不能攻打郑国,而且要保卫郑国。于是,秦穆公命令杞子、逢孙、杨孙三员大将率两千士卒,协同郑国守城,就算是秦国志愿军。
      “老、老师,跟我回秦国、国吧。”秦穆公盛情邀请烛之武,称他为老师,别的没学到,先把结巴学到了。
      “等、等到祖国安定了,我还没、没有死的话,我一定去。”烛之武婉拒了秦穆公的邀请。
      结巴老头忽悠晋国
      晋军大营。
      秦军私自撤军的消息传来,晋文公君臣先是惊讶,后是愤怒。
      “该死的秦伯,被一个结巴老头给忽悠了,缺心眼啊。主公,秦国撤军,士兵一定急于回家,我们从后追杀,一定大胜。”狐偃气得差点吐血,一辈子忽悠人,这回被这缺心眼的给忽悠了。
      元帅先轸以下,包括赵衰在内,一致要求追杀秦国人。
      晋文公沉吟片刻,缓缓说道:“算了,如果没有秦伯,哪里有我们的今天?他们也就是缺心眼罢了,没有恶劣到该被追杀的地步。”
      有恩必报,晋文公是个厚道人。
      现在,盟军跑了,是继续打,还是也撤军,商量了一阵,没有结果。晋文公的意思,撤军算了,可是大家都觉得就这样撤军太没面子,何况不用秦军,晋军也能拿下郑国。
      谁都没有想到的是,结巴老头能忽悠走秦国人,同样也能忽悠走晋国人。
      又是夜里,又是没有月光,又是一个结巴老头,又是被晋军守营军士捉到了主帅大营。一句话,又是烛之武来了。
      “你是什么人?”晋文公喝问。
      “我是郑、郑、郑伯……”烛之武又搞了一次大喘气,这次把晋国人也给乐得够呛。这是烛之武的固定套路,他有很多类似这样的套路,通常都能把正常人忽悠得晕头转向。
      气氛轻松了,说话也就好说多了。
      “你是怎么把秦国人忽悠走的?”狐偃问,他很感兴趣。
      “我跟他们说,郑国准备接、接受晋国的条、条件了,你们在这里是多余、余的。所以,他们就走、走了。”烛之武说。
      “什么条件?我们有什么条件?”狐偃挺奇怪,他自己都不知道晋国有什么条件。
      “我听、听说公子兰在晋侯身、身边,晋侯攻打郑国就是想让公子兰回来继、继位。我家主公愿意听、听从贵国的命令,立公子兰为太、太子,今后世世代代跟着晋国干、干。”话虽结巴,理却不结巴。
      公子兰是谁?郑文公的儿子,当初被郑文公从郑国赶到了晋国,晋文公很喜欢他,把他带在自己的身边。此次攻打郑国,确实有让公子兰取代郑文公的意思。而公子兰拒绝随同晋军来攻打郑国,他说不管怎样都不应当攻打自己的祖国,因此他留在了晋国边界。而正因为这样,晋文公更喜欢他了。
      大家都看着晋文公,每个人都知道这是一个台阶,如果要撤军,没有比这更好的台阶了。
      “好,就这么办、办了。”晋文公表态了,也学到了烛之武的结巴。
      第二天,郑国派出石甲父、侯宣多两个大夫随同晋军前往晋国,迎请公子兰回国。
      烛之武,一个结巴老头,忽悠了秦国,又忽悠了晋国。
      千万不要轻视结巴老头。
      —代霸主鞠躬尽瘁
      天下太平,讨无可讨。
      晋文公九年春天,楚成王派斗章前来晋国,请求建立友好关系。晋文公非常高兴,派阳处父前往楚国问候楚成王,并签署晋楚友好和谅解备忘录。这标志着,楚国承认了现有的势力版图,承认了晋国的霸主地位。
      当所有这些事情都办好之后,晋文公突然发现自己没什么事情可做了,自己闲下来了。不仅晋文公,狐偃也觉得很无聊了,魏犨也觉得有劲没地方使了。
      人间没事干,活着干什么?
      狐毛、狐偃兄弟二人率先离开了人世,狐偃享年六十六岁,魏犨大醉之后坠车归天,只有五十一岁。
      到了冬天,晋文公知道自己看不到明年的春花了。
      晋文公九年冬(前628年),春秋第二霸晋文公溘然长逝,在位九年,享年四十五岁,英年早逝。公子欢继位,就是晋襄公。
      晋文公,生的伟大,死的冷静。为什么这样说?
      在晋文公知道自己将要鞠躬尽瘁之后,将自己在身边的四个儿子做了妥善安排。大儿子公子欢是太子,准备继位。其余三个儿子,公子雍送去秦国,在秦国当大夫;公子乐送去陈国,担任陈国大夫;小儿子黑臀送去周王室的首都洛邑,担任王室的大夫。
      从此之后,这成为晋国不成文的规矩。除了太子,所有公子都送去国外。历史证明,这有效地防止了骨肉相残,也为异姓人才提供了上升的通道。
      但是,这也必然产生了一个严重的后果。什么后果?
      这里有一个学术问题需要提出来单独讨论,那就是关于晋文公(重耳)、狐突、狐偃和狐射姑的关系和年龄问题,这是一个千古以来的疑难问题。直到今天,依然争论纷纷。限于篇幅,资料出处在此不一一注明。
      重耳出奔时的年龄有两种说法,《史记》说是四十二岁,《左传》说是十七岁。那么,晋文公去世的年龄就成了七十岁或者四十五岁。而重耳的年龄又影响到狐突、狐偃父子俩的年龄,这就产生了问题。
      如果按《左传》的说法,那么狐突、狐偃父子的年龄是比较合理的,而如果按《史记》的说法,狐偃特别是狐突的年龄就太高寿了,而且七十多岁还能出任申生的“御戎”,那真是牛得一塌糊涂了。不仅狐突、狐偃父子俩的年龄问题难以解释,事实上,整个重耳团队的年龄问题都是难题。
      可是,如果按照《左传》的说法,同样有问题,首先,晋文公死得太年轻了,与《左传》的某些记载有冲突;其次,晋文公的年龄也跟他父亲献公的年龄差距太大,无法解释出逃前的事情。
      综合而论,本书中重耳的年龄以《左传》为准。
      狐射姑是不是狐偃的儿子又有疑问,狐射姑、贾季、贾佗是不是一个人也有诸多不解之处。狐射姑、贾季、贾佗应该就是一个人。那么,狐射姑究竟是不是狐偃的儿子呢?根据推理,应该是。
      按照记载,狐射姑的名声几乎不亚于狐偃,他也是一个非常有才能的人,为什么在晋文公的时代始终无法出头呢?最合理的解释就是,狐偃是他父亲,有这个超级强势的父亲在,没有他发挥的空间。狐偃做到了卿,狐射姑不可能与父亲平起平坐,因为他受到礼法的压制。直到狐偃去世,他才成为卿,才开始进入最高管理层。
      晋文公的一生还要去评判吗?他是一个俗人,一个有血有肉的俗人,一个朋友,一个大哥,这就是对他的最高评价了。
      如果还需要,那么再送一句话:干革命就要跟晋文公这样的人。
      晋文公的团队是一个传奇一般的团队,这不能不说是晋文公的人格魅力。十九年的流亡,如此多的时代精英坚定不移地跟随他,这本身就是一个奇迹。
      狐偃的深谋远虑、随机应变,赵衰的公正无私、明白变通,先轸的运筹帷幄、决胜千里,胥臣的博学多才、机敏善变,这四个人,对于整个春秋的影响都是巨大的。晋文化在整个春秋战国都是强势文化,晋地的人才几乎左右着整个春秋战国史的方向。而这一切,都是晋文公及其团队打下的基础。
      《国语》中有很多关于晋文公的小故事,挑选其中的两个来说说。
      晋文公治国非常勤奋,也很亲民。他的宫室修建得非常简陋,并且下令不得大建楼堂馆所,农忙季节不得征用民工,等等。同时,他还很好学,拜了胥臣为师。
      一天,胥臣向他推荐一个人,此人名叫郤缺。郤缺是谁?郤芮的儿子。郤芮,晋文公的仇人。胥臣推荐郤缺的理由是这样的:胥臣到冀考察工作,恰好看见郤缺在地里干农活,郤缺的老婆给他送饭,结果是“敬,相待如宾”,虽然家道没落了,两口子还是很讲究礼仪和互相敬爱。
      “相敬如宾”这个成语来自这里。
      “这说明郤缺的品德很高尚啊。”胥臣说。
      于是,晋文公任命郤缺为下军大夫。
      还有一次,晋文公对大夫郭偃说:“原先我以为治理国家很容易,可是现在我知道这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
      郭偃回答说:“当您以为容易的时候,困难很快就会来;当您觉得困难的时候,事情就正在变得简单。”原话是这样的:“君以为易,其难也将至矣;君以为难,其易也将至焉。”
      多么富于哲理的对话!
      秦国人在行动
      晋文公去世的前后脚,郑文公也鞠躬尽瘁了,公子兰继位,就是郑穆公。
      两个文公都没有了,有人就有想法了。谁?
      杞子、逢孙、杨孙从晋文公七年冬天开始留在荥阳守城,转眼过了两年。别人的老婆都生两个了,自己这两年连老婆的屁股都没摸过。几个兄弟很郁闷,想要回国,可是没有最高领导的指示,谁也不敢走。
      郑穆公登基之后,那是死硬的亲晋派,早就看这帮秦国乡巴佬不顺眼,可是又不好明目张胆赶他们走。于是,郑穆公搞了一些小动作来腻歪他们,譬如菜里放死老鼠、军营旁边搞个粪坑之类,总之,就是要让秦国人自己滚蛋。
      哥三个这叫一个郁闷,也不知是谁突然灵光一现,想了一个好主意,对大家一说,大家都说好。于是,驻郑国的秦国人民志愿军打了一个报告给秦穆公。
      秦穆公这两年基本上已经把秦国人民志愿军给忘了,这一天收到秦国人民志愿军的加急密报,这才想起来还有两千多个兄弟在郑国呢。
      打开密报一看,上面写着:郑装虽然穿在身,我心依然是秦国心。如今我三人掌管郑国都城北门,若趁着郑文公、晋文公刚死,两国人心不稳,我国出兵偷袭,我等为卧底,内外结合,可灭郑国。妥否?请指示。
      这就是那三兄弟的主意了,灭郑国事小,关键借这个机会捞一把,然后名正言顺回老家看老婆孩子。
      秦穆公一看,好主意啊。这一回,也不召集大会了,因为这是一件需要保密的事情。秦穆公直接找来大将百里孟明视、西乞术和白乙丙,战车三百乘,点将出发。同时,派人回复那三兄弟,约好了日期。
      百里奚和蹇叔听说了,都来劝秦穆公:“主公,千里偷袭,兵家大忌啊,何况还要经过晋国的地盘,何况在道义上也说不过去,何况……”
      两个老头一大堆何况,听得秦穆公心烦。他知道,人老了,就胆小怕事;人老了,就没上进心了;人老了,就容易老年痴呆了。总之,他就觉得跟眼前这两个八十多岁老头没什么共同语言了。
      其实,秦穆公忘了,自己也五十多岁了,也老了。人老了,就很倔。
      “不行,机不可失,时不再来,这是一个向中原国家宣示实力的机会,一定要干。”秦穆公是下定了决心,内心里,他想当霸主了。
      两个老头说了半天,秦穆公忍不住了,说声送客,直接给赶出来了。
      大军出发,秦国人民像欢送英雄一样欢送他们。当然,没有人傻到告诉大家自己去偷袭别人,公开的说法是秦军前往王室参加联合国军事演习。
      无论是出征的战士,还是送行的群众,都是兴高采烈,好像这是去领奖。只有两个老头哭哭啼啼,泪流满面。哪两个老头?就是百里奚和蹇叔。
      秦穆公的心情原本非常好,可是看见两个眼泪鼻涕横流的老头,美好心情一下子受到了破坏。
      “哎,二位,省省吧,哭什么啊?要哭回家去哭,别在这里惑乱军心。”秦穆公说话也没客气。
      “主公啊,只怕我们能看见他们去,看不见他们回来啊。”蹇叔一边抹眼泪,一边说。
      “你这什么话?你是说你活不了几天了?嘿,老爷子,你算长寿了,要是像常人一样,你现在坟墓上的树都有一抱粗了。”秦穆公更来气了,说话也够阴损。
      正说着,白乙丙过来了。蹇叔将他拉到一边,对他说:“儿啊,你知道你会死在哪里吗?”
      白乙丙一听,爹怎么这个时候说这种丧气话,换了别人,早一拳打翻了。
      “我不知道。”白乙丙说,心说最好死在美女怀里。
      “晋国人一定在崤谷伏击你们,崤谷有两个山头,南面的是夏朝天子皋的坟墓,北面的是周文王当年避雨的地方,你一定会死在这两座山头之间的,到时候我去那里找你的尸骨。”蹇叔说。当年从送过来秦国的时候路过那里,他印象深刻。白乙丙不愿意听了,心说老爷子八成老年痴呆了,要不就是幻想狂了,支吾几句,走了。
      另一边,百里奚比蹇叔稍微乐观一点,他在想万一孩子能活着回来呢?
      “主公,我有个小小请求。”百里奚说。
      “说吧。”
      “如果孟明视能活着回来,请主公赦免他。”
      “赦免?立大功回来,奖励还来不及呢。”
      “不,主公,你要答应我。”
      “好,我答应你。”秦穆公有些不耐烦了,顺口说道。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1962/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