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历史军事 > 说春秋之三·晋楚争雄 > 第八十四章 城濮大战
    一切都在计划之中,一切都在掌控之中。
      先轸知道,胜利已经在望。但是他或许不知道,这将不是一场寻常的战斗,这将是一场意义深远的,影响整个中国军事历史乃至世界军事历史的完美战例。
      “开始吧。”先轸下令。
      精兵出击
      晋国人的战鼓率先响起,晋国左军发起冲锋。
      下军一半的兵力就敢冲锋?
      对于成得臣把陈蔡两国军队放在右军,先轸几乎要笑出来。如果是他,宁可让这两国军队上山头去当拉拉队,这也是先轸不用齐秦两国军队的原因,尽管齐秦两国军队比陈蔡两国军队的战斗力要强很多。
      “成事不足,败事有余。”这是先轸对陈蔡两军的定义,这样的军队,一个冲锋就能击溃。
      胥臣额外为陈蔡军队准备了一份礼物,以保证两军还没有交手就让陈蔡军队崩溃。
      记得当年鲁国公子偃大破宋国南宫长万的那场战斗吗?胥臣博学多才,他决定照方抓药。晋军前排战车上,每匹马都披上虎皮。
      披着虎皮的马是忽悠不了人的,但是可以忽悠马。
      晋军的“马虎”冲锋,对面陈蔡军队的战马就开始哆嗦了。国家弱小,连马的胆子也小。陈蔡军队的马要逃命,马车上的人更想逃命。原本还不敢逃,怕秋后算账,现在有借口了:不是我要跑,是马要跑。
      只见陈蔡两国军队瞬间乱了营,大家都是拨转车头逃命,谁还有心思打仗?
      “陈、蔡奔,楚右师溃。”《左传》如此记载,一个“奔”字,无比传神。什么是奔?就是没命一般地逃跑,根本不回头。
      陈蔡崩溃,连累楚军东宫部队。东宫部队除了被陈蔡战车撞翻和压死的之外,其余战士誓死不退,被晋国左军一通横扫,十死七八,斗勃拼死杀出,率领残军逃命。
      第一战,叫做以我之长击敌之短,率先突破敌人的薄弱点。
      后来《孙子兵法》中有一句话叫做“乱军引胜”,其原理就来自这里。
      歼灭战
      楚军左军战鼓响起,楚军冲锋。
      晋军二狐的上军旗号混乱,呼兄唤弟,看上去,狐家兄弟根本不是统军的材料。楚军开始冲锋之后,晋军后队变前队,立即逃命,比楚军右军的崩溃还要快。
      斗宜申有点不敢相信,晋军这也太离谱了吧?狐偃难道就是个南郭先生,平时吹牛一套一套,真要上阵就原形毕露了?莫不是晋国人有什么诡计?
      斗宜申急忙传令停止前进,楚军将士一片哗然,晋国人逃跑了,为什么不追?
      斗宜申在观察,他要确认敌人是诱敌还是真的逃跑。很快,他得出了结论:晋国人逃跑了。结论怎样得出呢?二狐的队伍逃下了山坡,已经看不见他们。但是很快,更远处灰尘大起,说明晋国人没命在逃,已经逃了很远。
      “全速追击。”斗宜申下令。
      “楚军驰之。”《左传》如此记载,真要佩服古人用词的精到了,一个“驰”字,把楚国人以轻快的步伐全速追击晋国人的场景表现得淋漓尽致。
      可是,楚国人没有能够“驰”太久,很快他们就“驰”不动了。
      楚军以加速度冲下山坡之后,从他们的右翼杀出一支军队来,这支军队的彪悍程度即便在楚军中都是顶级的。只见大旗飘飘,上面写着一个“郤”字,原来,这是中军佐郤溱率公族部队拦腰杀来。当先一员大将,正是魏犨。魏犨的勇猛楚国人是知道的,看见他,楚军士兵不战而怯,无人敢挡。
      此战之后,楚国人把不知死活的行为称为“找魏犨”,后简化为“找犨”,这就是当今“找抽”这个词的来源,此是后话。
      当时楚军被冲成两段,紧接着,左后方杀出一路大军,正是晋军上军,楚军后段正当其冲。楚军前部正要回头助战,谁知前方又杀出一路晋军,帅旗上大写一个“栾”字,原来,是下军主帅栾枝率领一半下军杀到。
      现在,楚军左军实际上遭到晋军上中下三军的夹击。楚军被冲成两段包围,晋军人数占据绝对优势。这一仗打得是昏天黑地,日月无光。楚军有史以来都是拿别人开宰,什么时候当过被聚歼的对象?当时杀得楚军哭爹喊娘,呼兄唤弟,不死即伤。斗宜申在亲随卫队保护下,拼了老命撞开重重包围,车也不要了,翻山越岭而逃。计点手下逃出的人马,只剩两成上下。
      《左传》记载:“楚左师溃。”
      现在来看看先轸的部署。
      二狐的上军故意乱打旗号,迷惑楚军。待楚军进攻,晋军上军后撤,下坡之后向左,在一片山丘后埋伏。栾枝率领下军一半人马在正后方的树林后埋伏,预先砍伐树枝,待上军撤下山坡并埋伏好之后,用马拖着树枝来回跑动,激起灰尘,造成晋国上军已经逃跑到这个位置的假象,引诱楚军追击。栾枝的这一招,后世广泛应用,《三国演义》中张飞在当阳桥就曾经用来欺骗曹操。
      楚军果然上当,全速追击,这个时候,中军公族杀出,上军下军前后夹击,消灭楚军。
      第二战,叫做集中优势兵力打歼灭战。毛泽东的战术思想,就来自先轸这里。
      春秋以前,两军交锋以击溃对方为目的;春秋以后,常常以歼灭对手为目标。这样的改变,就是出自先轸。
      楚军左右两军惨败,中军怎么样?
      晋军中军一直没有进攻,成得臣也没有轻举妄动。很快,楚军右路被击溃的消息传来,成得臣担心晋军左路会来夹攻,更加不敢进攻。
      得到左军也溃败的消息之后,成得臣的脑子已经一片空白。
      “完了。”成得臣只有这样的念头。
      “后队变前队,弓箭手押后,撤。”这个时候,好在儿子成大心还算冷静,而且宗族部队强悍而忠诚。
      于是,楚国中军缓缓后撤。
      这个时候,晋文公就在车头看着成得臣逃走。
      “主公,现在我们三面夹击,一定让他们片甲不回。”先轸在下令追击之前,要问一问晋文公。
      “算了,放他们走吧,算是我们回报楚王。”晋文公轻轻地说。他是个知恩必报的人。
      城濮之战,中国历史上著名的城濮之战,交战双方投入了总共超过十万人的兵力,创下了春秋以来的战争人数纪录。其结果以晋国的全面获胜而告终结,此前无敌于天下的楚国损失了几乎一半的精锐部队,元气大伤。以此为标志,春秋进入晋楚争霸的时代。而晋文公也因此登上春秋第二位霸主的宝座,先轸则凭此一战成为一代名将。
      城濮之战,晋国君臣联合策划上演了一出精妙绝伦的战争大戏,这出大戏,对于中国军事思想的发展具有划时代的意义。这场战争,从策划到实施,从谋略、外交到具体的战斗部署,都是一部战争教科书。此后著名的《孙子兵法》,极大地受到这场战争的启发和影响。
      晋文公、狐偃、先轸、赵衰、栾枝、胥臣、魏犨,等等,一个个鲜活的历史人物应该永远被我们记住。而楚成王的远见、成得臣的强横以及楚军的精悍,也同样令人难忘。
      这样一场具有深远历史意义的战争,却是源于三个弱国国君的一次无聊的会见。
      城濮大战,晋国大获全胜。尽管楚军是轻装追到城濮,粮食辎重还是有一些。晋军进驻楚军大营,在里面会餐三天,才把楚军的粮食吃完。然后,能带的辎重带走,带不走的,一把火烧掉。《史记》记载:“火数日不息。”
      战胜楚国,也就意味着天下无敌,可是,晋文公还是忧心忡忡的样子。
      “主公,我们已经战胜了楚国,为什么还要担忧?”众人问。
      “唉,战胜了强敌还能够怡然自得的,那是圣人才能做到的啊。虽然楚军败了,但是成得臣还在,只要他在,我们就过不安生啊。”晋文公说。他了解成得臣,那是一个生命不息战斗不止的战争狂人。
      众人默然,每个人都知道,成得臣是一个难缠的对手。
      郑文公的妙计
      吃饱了喝足了,干什么?
      “趁热打铁,趁着大胜的机会,先不要回国,直接朝拜王室,确定霸主地位。”狐偃建议,众人都赞成。于是,三军拔寨都起,向洛邑进军。齐秦两国军队各自回国。
      胥臣作为使者先行,走到半路,遇上了王室派来的王子虎。原来,听说晋军大胜,周襄王高兴,派王子虎前来祝贺。胥臣把晋文公的意思说了,王子虎也高兴,高兴归高兴,心里却有些疙瘩,犹豫了半天,决定实话实说。
      “老胥啊,有句话说出来不怕你笑话。晋侯要来,真是一件大好事。可是有一点,王室现在穷得叮当响,要招待各国诸侯吧,那就是打肿脸充胖子,非砸锅卖铁不可。要不招待吧,那说不过去。我看,干脆贵国就在郑国衡雍的践土(今河南省原阳县境内)修建行宫,到时候贵国做东,天子亲自过来接见大家,一来显示贵国的实力,二来王室不用破费,你看怎么样?”王子虎说来说去,就是不想当东道主。
      “好啊,这个主意好,就这么定了。”胥臣高兴,这样等于晋国是主办国,周王亲自前来证明晋国面子大,其余诸侯来都等于给晋文公当绿叶了。
      两人商量好,胥臣直接回来了,把事情一汇报,大家都夸胥臣行事果断。
      于是,晋文公派出各路特使前往各诸侯国,邀请他们参加周王亲自出席的盟会。除了太远的国家和楚国之外,只有一个国家没有邀请,那就是真正的东道主郑国。
      为什么不邀请郑国?晋文公的意思,在盟会之后,直接灭了郑国。
      郑文公这段时间过得很不舒坦,楚老大被打翻了,马仔当然就很恐慌。在庆幸自己的队伍没有参加城濮之战之余,他必须要考虑今后的前途了。
      干革命要跟对人。
      从前跟楚国也不能说没有跟对人,不跟也不行。可是如今现实问题就在眼前,当年得罪了晋文公的曹国和卫国都处于半亡国状态,晋文公还没有表态是不是让他们存在下去,自己是第三个得罪了晋文公的人,而且又是楚国的头号马仔,怎么办?
      对于郑文公来说,干不干革命不重要,跟对人才重要。什么样的人是对的?谁强就跟谁。没办法,北面是晋国,南面是楚国,谁也得罪不起。
      晋国人在郑国的地盘上开建楼盘,把郑国当透明,郑文公意识到了危险,巨大的危险。郑文公厚着脸皮,派人送鸡送肉给晋军,晋军照单全收,但是一个谢谢也没有,好像就是郑国欠他们的。
      热脸贴上冷屁股,郑文公知道仅靠送肉是不够的。于是,郑文公亲自出马,来到伟大首都洛邑朝见周襄王。好些年没来过了,好在有当年给周襄王送肉的面子,死皮赖脸套上近乎,送上礼物,说些“血浓于水、兄弟情深”一类的套话,算是说动周襄王,答应为他调解。
      周襄王派王子虎陪同郑国大夫子人,以绥四国,纠逖王慝(音特)。’”
      这段话别看字数不多,翻译起来可就多了,所以免了。那么,什么意思呢?
      就是周襄王从国库的箱底弄了一堆礼物给晋文公,然后说:“叔叔啊,从今以后,您就代表我安抚诸侯,讨伐叛逆了。”
      为什么叫叔叔?这是规矩。周王跟诸侯的称呼,同姓的叫叔父,异姓的叫伯舅。
      之后,颁发了“策书”,也就是证书。什么证书?授权证书。
      证书发了,开始盟誓,与会诸侯共推晋文公为盟主。
      因为结盟的地点在践土,此次结盟被称为“践土之盟”。
      现在,晋文公成为继齐桓公之后,第二个名正言顺、实至名归的霸主。
      春秋第二霸,晋文公。
      从齐桓公和管仲到晋文公和狐偃,称霸天下最看重的就是一个“信”字,这不是不约而同,这是真理。而这个“信”字,内涵其实就是法治。取信于民,国家富强;取信于天下,诸侯信服。
      春秋的霸主,绝不仅仅是军事强大这么简单。
      那么,晋文公的“信”与宋襄公的“仁”有什么区别呢?
      “信”是灵活的有具体指向的,譬如晋军对楚军退避三舍,但是对其他国家没有这样的承诺,决不会这样做。说到就做到,做不到就不说,这就是晋文公的原则。“仁”是一种自我约束,对任何人都适用,宋襄公对楚军不肯半渡而击,对任何国家也都如此。“信”是看得见摸得着的东西,而“仁”是一种概念化的东西,所以,“仁”的变种很多,诸如“妇人之仁”、“假仁假义”,等等,而“信”只有一种。时至今日,信用是可以评级的,而仁义则没有办法界定。
      用如今的体育项目来比喻,“信”就是对抗项目,比分决定一切;“仁”就是打分项目,评委决定一切。腐败生于“仁”,而于“信”。
      司马迁写道:“晋文公,古之所谓明君也。”
      孔子评说:“齐桓正而不谲,晋文谲而不正。”哈哈,孔夫子比较不喜欢晋文公。
      至于评点《东周列国志》的蔡元放,对晋文公可以说崇拜得五体投地:五霸之中,当推第一。认为晋文公的人品、学问、见识优于齐桓甚远。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1962/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