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历史军事 > 说春秋之三·晋楚争雄 > 第八十二章 挖祖坟和纵火案
    楚军没有进入晋军的包围圈就撤退了,这多少让晋国人有些失望。不过,这更增强了晋国战胜楚国的信心。尽管楚国人因此而逃脱,却也暴露出楚国人从内心对晋国的畏惧。
      “主公,我们怕楚军。可是,楚军也怕我们。两军*网交战,勇者胜。虽然晋楚还没有交手,已经算我们胜了一仗。”狐偃对晋文公说。他知道晋文公对楚军的战斗力非常畏惧,如今正好给他打打气。
      “下一步怎么办?”晋文公问。
      “按既定方针办。”
      按照既定方针,既然楚国不救卫,晋军下一步就要拿下曹国,进一步刺激楚国人的神经。穿过卫国,晋军挺进曹国,卫国则交给齐国军队驻守。
      对待曹国和对待卫国,方法是不一样的。对卫国,纯粹是要诱使楚军北上。对曹国,则是坚决拿下,加大对楚国人的刺激力度。
      “让他偷窥,这次我要让他看个够。”晋文公想起往事,恨恨地说。
      “主公,小小陶丘,何劳大军,给我三百人,我拿下陶丘等主公驾临。”说话的是谁?天下武林第一高手勃鞮是也。
      “好。”晋文公同意了。
      于是,勃鞮率领三十乘战车先行,要一举拿下陶丘。
      那么,武林第一高手能行吗?
      第一高手栽了
      勃鞮是一个急性子,总是急于立功的那种。从前这样,现在还这样。三百人小分队早早出发了,说实话,狐偃和先轸对这个大内高手都不是太放心,单打独斗没得说,可是带兵打仗是另一回事啊,不过既然晋文公答应了他,也不好说什么。好在只有三百人,即使出了差错,也不会太严重。
      赶到陶丘,恰好是中午。
      “兄弟们,进城吃中午饭啊。”勃鞮说。他根本不担心自己拿不下陶丘。他已经计划好了,速战速决,自己人少,正好出其不意。
      可是到了城门外,勃鞮发现,连速战速决都免了。
      原来,陶丘城城门大开,不仅没人看守城门,城头上甚至没有守城官兵。
      “哈哈哈哈,曹国人一定是听说晋军来了,弃城逃命了,兄弟们,进城。”勃鞮高兴坏了,他觉得自己最近的运气好得惊人,上次出使卫国也是,自己还没弄明白怎么回事就立了一功。现在呢,一座空城等着自己。
      三百晋军溜溜达达就进了陶丘,哥几个还在讨论是不是先去抢点什么呢。进城一看,果然城里空无一人,大家心情都很放松。
      突然,只听得“咣当”一声,身后的城门关上了,三百晋军都被关在了城里。
      “不妙。”勃鞮叫了一声,这个时候才知道不妙,晚了。
      大路两旁,城墙之上,突然冒出数千名曹军,更不打话,一个个手持弓箭,只听得一声喊——喊什么?喊勃鞮这辈子最不愿意听到的那个字。
      “射。”随着这一声喊,万箭齐发夸张了点,但是两三千箭没有问题。随后,又是一轮。
      三百晋军,没有一个人逃生,包括武功天下第一的勃鞮。
      武功再高,也躲不过乱箭。自古以来,天下第一高手往往都死得不明不白。
      “士可杀不可辱,该死的曹国人,为什么要污辱我?”勃鞮用最后一口气说了这句话。
      晋文公大军抵达陶丘已经是第二天,眼前的一幕令他大吃一惊。
      陶丘城头,三百名晋军尸体悬挂着,其中一具尸体被剥得精光,不用看脸,就知道那是勃鞮。
      别说晋文公吃惊,所有晋军士兵都大吃一惊。
      “气死人了,给我拿下曹国。”晋文公大怒,就要下令攻城。
      “主公,且慢。曹国人这种做法,对我们的军心是个打击。贸然攻城,只怕伤亡很大。先扎下大营,找更好的办法。”元帅先轸急忙阻止。元帅发了话,晋文公只得忍一忍。
      晋军扎了大营,晋文公亲自和先轸来看城,只见城上的曹军一个个十分得意,对着晋军尸体指指点点,似乎很有信心。
      看完城,众人回到大营,召开战前会议。
      “刚才我们看了城,这座城城高墙厚,比一般城池难攻,当初宋军围攻一个月拿不下来。我看,不要急着攻城。我军主要敌人是楚军,不可在这里折了锐气。”元帅先轸率先发言。
      “先元帅说得有理,可是,曹国人将勃鞮等人悬尸城上,还故意扒了他的裤子,是可忍孰不可忍?若不尽快拿下陶丘,对我军士气影响极大。”晋文公发言,他的意思是要尽快攻城。
      于是,帅佐们开始讨论,有支持先轸的,有认为应该立即攻城的。
      狐偃没有发言,他始终没有说话。
      “舅舅,你怎么看?”先轸问。越是有疑难的时候,狐偃就越是有办法。
      “我的上军要移出大营,单独屯扎。”狐偃冒出这么一句来,见大家都不解其意,接着说:“曹国人不仁,我们自然不义。他们悬挂我军士兵的尸体,我们就挖他们的祖坟地。我们把上军直接屯扎到他们的祖坟地,扬言发掘祖坟,焚骨取暖。这样,曹国人必然害怕,不得不交还尸体,那时,我们再想办法破城。”
      狐偃的主意非常阴损,可是没办法,曹国人的做法也很阴损啊。
      主意一出,大家都说好。
      打仗打仗,打成了挖人家祖坟。
      尸体换尸骨计划
      狐偃的主意确实好使,这边晋军上军屯扎到了曹国祖坟地,士兵们开始挥舞铁锹掘墓的时候,城里就乱了营。
      古人对祖先和鬼神都是很敬畏的,不像如今挖祖坟已经成了时尚。那时候祖坟被挖,惊动了祖上的神灵,那是后辈子孙的极大罪孽。如今挖祖坟,是祖上的神灵在叹气:“唉,我造了什么孽?生下这些不肖子孙。”
      曹共公慌了神。羞辱晋军士兵的尸体他可以不在乎,可是老祖宗的遗骨被弄出来当柴火烧,那可受不了。
      “该死的晋国人,咱们还是兄弟啊,挖我的祖坟,不就等于挖你们自己的祖坟吗?”曹共公破口大骂,也不想想晋国人为什么要挖他的祖坟地。
      骂归骂,曹共公还是赶紧派人去晋军大营,提出“以尸体换尸骨”的交换方案,也就是曹国把晋军尸体还给晋军,晋军撤出曹国祖坟地。
      “原本呢,我们非把你们祖坟给挖了,骨头喂狗,头盖骨盛尿。看在祖上还是兄弟的分上,放过你们。不过,三百具晋军尸体被你们晾了这么多天,必须用上好的棺木给装殓了,三天之内送出来。否则,我们还要挖坟。”先轸答应了“以尸体换尸骨”,但是,提出了必须用棺材把尸体运出来的条件。
      到了这个时候,曹国也只好答应了。
      问题是,三百具尸体要用三百副棺材,一时半会儿去哪里弄这么多棺材?当初射杀晋军的时候嫌杀得太少,如今才发觉杀得太多了。
      “能不能两个人一副棺材?”曹共公派人去讨价还价。
      “去你妈的,你们曹国人才两个人一副棺材呢。要是你们棺材不够,我们就从你们祖坟里挖出来给你们用。”先轸强硬地回答。
      没办法了,就是拆门板也要拆了。曹共公发出“实干苦干加巧干,三天造出三百棺”的号召,整个陶丘连续奋战三个昼夜,终于在第三天下午将三百副棺材做好了。
      棺材做好了,将三百具晋军尸首一一装好。每副棺材用一辆车拉着,开了城门,浩浩荡荡拉了出去。
      如果外面的敌人不是晋国人,而是鲁国人或者宋国人,那么,曹国人这样的行动是没有问题的,因为鲁国人和宋国人决不会在两军进行交换的时候动手。
      可惜的是,曹国人面对的是晋国人。
      曹国人的车队刚刚出城不远,就被晋军拦住了。
      “卸车,验尸。”晋国人提出要验尸,没办法,曹国人只好把棺材抬下来,再把棺材打开给晋国人检查。
      前面的车停下来验尸,可是城里的车队依然在向外走。很快,车队拥堵起来,城门挤满了拉棺材的车。
      “咚咚咚,咚咚咚。”鼓声响起,紧接着,晋军从四面八方杀来。
      “关城门,关城门。”守城的曹军急忙要关城门,可是,城门里都是棺材,哪里关得上?
      晋军越过棺材,杀进城中。
      战斗很快结束,守城曹军大部投降,其余被歼。自曹共公以下,曹国卿大夫全部被活捉。
      三月八日,晋军攻陷陶丘。
      三八纵火案
      现在,开始报仇。
      曹国国库被搬空,全数运往晋国,后宫美女劳军。
      曹国官员秩序册交到了晋文公手中,一一过目,看看哪些人该杀。看了一遍,发现全部该杀,理由很简单:曹国贤人僖负羁竟然不在这个名单中。一问,原来是僖负羁性格太直,不被曹共公喜欢,因此已经被开除出公务员队伍。
      晋文公把曹共公叫来,痛骂一顿。《左传》记载:“数之,以其不用僖负羁而乘轩者三百也,且日:‘献状。’”什么意思?
      就是斥责曹共公手下有三百个高级公务员,却解雇了僖负羁。乘轩者也就是使用公车者,意思是你曹国狗屁大个国家,竟然有三百辆公车,而其中却没有僖负羁一辆。“献状”是什么意思?就是你不是喜欢看我的排骨吗?这次让你看个够。
      小小曹国三百辆公车啊,可见自古以来,公车数量直接反映政府腐败程度。
      好人被开除,那么*网当官的一定都不是好人。好人没有公车坐,坐公车的一定不是好人。
      这是晋文公的结论,基于这个结论,晋文公下令:凡是坐公车的,杀,抄家。
      三百换三百,公车换棺材。
      你杀我三百人,我杀你三百家。
      仇要报,恩更要报。这是晋文公的做人原则。
      “僖负羁全族受晋军保护,任何人胆敢动僖负羁家一草一木,斩首示众。”晋文公下令,他还记得当初僖负羁送熟食,千里送鸿毛,礼轻情义重啊。报仇,没人反对;报恩,有人不满了。
      魏犨和颠颉是跟随晋文公流亡的,两个人都自我感觉不错,觉得自己功劳不小。可是,论功行赏的时候,哥俩都落在第三档次,两人心中就有些不服。如今看晋文公对僖负羁这么好,不仅下令保护,而且还准备重赏,两人不禁愤愤不平。
      “魏哥,你说咱们出生入死跟着主公,大好青春都耽误了,也不过混个三等功臣。这僖负羁无非就送了两盘羊杂碎,主公就这样优待他,太便宜他了。”颠颉来找魏犨喝酒,喝得半醉,开始发泄心中不满。
      “他奶奶的,你说得对啊。你说咱们兄弟,真刀真枪那么干,脑袋拴在裤腰带上,最后不受待见,僖负羁这种人动动嘴皮子,送几盘羊杂碎,就好像成了大功臣,我想不通。”魏犨听了颠颉的话,也有点不平。
      哥俩你一言我一语,互相拱火,最后一拍大腿:“我们也不动他家什么,我们要烧了他家。”
      俗话说,一个人缺心眼不可怕,可怕的是两个缺心眼碰在一块。
      哥俩商量好了,也不去想后果,趁着酒劲,各带了贴身随从,直奔僖负羁家而去。
      当时已经是半夜,巡街晋军见是魏犨和颠颉,也不敢盘问。两人带着人来到僖负羁家,一人前门一人后门,开始放火。当晚有微风,风助火力,眼看着火势大起。魏犨烧得高兴,忘了危险,结果被一棵横梁掉下来,躲闪不及,砸在胸口。也就是魏犨,换了别人,直接砸死,魏犨只是胸部受伤,倒给砸清醒了,急忙离开火场。
      僖负羁家里人在睡梦中被火烧醒,哭爹喊娘,四处奔逃。
      附近的晋军看见火起,急忙来救。
      僖负羁被困在房内,逃不出来。晋军急忙找工具砸门砸窗,纷纷喊:“有没有锤锤?”“有没有铲铲?”
      等到找到锤和铲的时候,已经晚了三秋。
      僖负羁被烟熏死了,而家里也被烧成一片灰烬。
      事后统计,一共二十五人被烧死,七十六人受伤。
      赵衰当晚展开紧急调查,很快确认这是一起人为纵火案。继续调查,发现是那两个二百五干的。
      由于这一起纵火案发生在三月八日晚上,因此我们称之为“三八纵火案”。
      杀一留一
      第二天一早,最高机密会议。
      现在这个会议增加了中军元帅先轸。
      赵衰首先把昨晚发生的事情的经过作了一个简短介绍,并且确认昨晚大火是魏犨和颠颉放的。
      “这项罪名,怎样处置?”听完了汇报,晋文公问赵衰。
      “杀。”
      晋文公一时没有说话,这两个兄弟跟随自己流亡十九藏书网年,要杀他们,真有些下不了手。
      “主公,魏犨为天下第一勇士,楚国人历来怕他,是否可以让他戴罪立功?”于公于私,先轸为魏犨求情。
      “老师,你看呢?”晋文公问赵衰。赵衰是行军司马,赏罚都出于他,所以,晋文公要跟他商量。
      “先轸说的也有道理,还没有跟楚国人开战,先斩两员大将,确乎有损军心。不如我去看看魏犨,据说他昨晚受了伤,如果伤势严重,留着也没有什么用,那就杀他。如果伤势没问题,那就留下他,杀颠颉。”赵衰建议。
      “就这么办。”晋文公同意。
      赵衰是个有原则的人,但也是个灵活的人。
      有原则很可贵,但是有原则而且灵活,就更加可贵了。
      赵衰回去洗了一把脸,撒了一泡尿,又换了一身衣服,然后去看魏犨。
      来到魏犨军帐,守门士兵通报了,魏犨亲自出帐迎接。
      “司马前来,不知有何见教?”魏犨给赵衰看了座,假装不知道赵衰来干什么。想想看,法院院长到你家了,还能有什么事儿?
      “昨晚的大火,据说是你放的,你有什么话说?”赵衰单刀直入。
      “司马,不瞒您说,我也是刚才醒来才知道。昨晚跟颠颉喝酒喝得烂醉,我都不知道自己干了什么。司马,究竟,烧了谁家?”魏犨现在装糊涂了,这时候,除了装疯卖傻,没别的法子。
      赵衰没好意思揭穿他,一起混了这么多年了,魏犨的酒量谁不知道?
      “听说你受伤了,伤势怎样?主公让我来问候你。”赵衰问。其实,这才是他最关心的。
      “嗨,司马,你还不知道我?那点伤,搔痒一样。你坐好了,看我给你比划两下子。”魏犨说。是死是活就靠这两下子了。
      《左传》记载:“距跃三百,曲踊三百。”什么意思?就是魏犨摸爬滚打来了一套魏家拳,打得虎虎生风,威风八面。
      赵衰一看,看来老魏还行。
      赵衰走了,魏犨咕咚倒在床上,干喘气起不来,胸口阵阵剧痛。
      “娘的,多亏了先轸来通风报信,够意思,现在把老赵给忽悠了。”魏犨自言自语。原来,最高机密会议一结束,先轸就派人来给魏犨通风报信,告诉他就是痛死也要打一套魏家拳给赵衰看。性命攸关,魏犨让手下把自己的胸用白布缠好,然后忍着剧痛,若无其事在赵衰面前表演。
      只有一样,魏犨以为自己忽悠了赵衰,其实,赵衰根本没有被忽悠,他之所以磨蹭了一阵才来,就是给先轸通风报信的时间。
      又坚持了原则,又不给别人留下把柄,赵衰也算是个老油条了。
      中军大帐,元帅先轸主持宣判大会。
      “查,颠颉违抗军令,伙同魏犨烧毁僖负羁家,该当何罪?”先元帅大声喝问。
      “报元帅,死罪。”司马赵衰答道。
      “推出,斩首示众。”先轸发令,颠颉还要辩解,刀斧手根本不给机会,直接推出辕门,“咔嚓”一声,脑袋落地,就挂在辕门示众。
      大将违令,照杀不误,这叫做“做法”,也就是杀一个人来明正法令。后来打仗,经常有主帅出师之前故意找人“做法”,就是源于此处。
      “魏犨,饮酒大醉,在不知情情况下协同犯法,该当何罪?”先轸问,算是直接给开脱了。
      记大过?错。
      内部警告?错。
      通报批评?错。
      双规?错。
      “报元帅,革职。”赵衰答道。那年头,还没内部警告、记大过之类的说法。
      “魏犨,革去军中一切职务,戴罪立功之后另行考虑。此外,为严肃法令,禁闭十五天。”先轸下令。禁闭十五天实际上是给他养伤时间。
      魏犨被带走关禁闭去了,晋文公戎右的位置由舟之侨出任。
      此外,僖负羁已死,晋文公下令僖负羁幸存的家人移民晋国,任命僖负羁的儿子为晋国大夫。杀了颠颉,晋文公让颠颉的儿子做了大夫,也算对颠颉有个交代。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1962/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