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历史军事 > 说春秋之三·晋楚争雄 > 第八十一章 重回五鹿
    晋文公五年正月(前632年),晋楚争霸拉开了序幕。
      晋国三军齐发,一路东进。晋文公亲自统军,荀林父担任御者,魏犨出任车右。大司马赵衰,掌管三军的赏罚。三军帅佐统领各自的队伍,中军和下军都是四十多岁的帅佐,再看上军,两个六十多岁白发老头领军。
      第一个目标,曹国。
      为什么打曹国?两个原因。
      对外公开说的原因是,当年晋文公路过曹国,遭遇曹共公性骚扰,严重走光。
      真实的原因是,曹国去年刚刚投靠了楚国,讨伐曹国,楚国不得不来救。
      这就是狐偃和先轸的妙计吗?是。但是,这仅仅是个开头。下棋看三步,狐偃是个超级高手,他不仅仅看了三步,他看了十三步,已经把结果看到了。
      借道卫国
      在晋国攻打曹国之前,抓紧时间介绍曹国的历史。
      尽管曹姓起源略为复杂,不过我们基本上可以认为曹姓主要起源于曹国。
      周灭商之后,周武王封十三弟姬振铎在曹邑,也就是今天的山东菏泽、定陶、曹县一带,伯爵。由于地盘不大并且经营不好,曹国始终是一个小国,夹在卫宋之间,春秋时期主要投靠宋国。公元前485年,曹伯阳被宋国俘虏,曹国被宋国所灭,这是后话。
      看看地图,晋国与曹国并不接壤,要讨伐曹国,必须借道郑国或者卫国。向谁借道?来看看具体情况。
      郑国,楚国的保护国,楚成王是郑文公的大舅子。
      卫国,卫文公三年前鞠躬尽瘁了,儿子卫成公继位,卫成公一年前把妹妹嫁给了楚成王,现在是楚成王的大舅子。
      两个国家,两条裙带。
      狐偃选择了向卫国借道,因为向郑国借道是不可能得到同意的,那么只能直接攻打郑国。而郑国紧邻楚国,楚国势必出兵救援,于是,晋国从一开始就要与楚国决战。
      不好玩,游戏结束得太快,没劲。所以,狐偃决定向卫国借道。
      卫成公刚刚送走楚国特使。楚国特使前来,是要求卫国出兵,从北面进攻宋国,配合楚国大军围攻宋国首都睢阳。
      卫成公没有办法拒绝这样的要求,他答应尽快出兵。
      这个时候,晋国特使到了。
      “请问,贵国有何见教?”卫成公接见了晋国特使,还算客气。不过,他瞧着晋国特使特别别扭,不知道什么原因。
      “借道,我国要攻打曹国,借个道使使。”晋国特使说话的声音阴恻恻,还有些尖利。卫成公恍然大悟:哦,这是个死太监,怪不得看着别扭,没胡子。
      晋国特使是谁啊?勃鞮。
      卫成公很恼火,你晋国派个死太监过来做特使,明摆着瞧不起人啊。再说了,什么叫借个道使使?连句客气话也没有,借你妈个头啊。
      “不借,朝别人借去。”卫成公一时火起,当场拒绝。
      “哎,别后悔?”勃鞮一听,什么?屁大的国家,跟你借道你不借?当时歪着脖子就问了。
      “嗯,你威胁我?来人,赶出去。”卫成公火更大了,这死太监竟然还威胁自己,要不是看在晋国是个大国的分上,直接砍了。
      好在卫成公没让人砍勃鞮,否则,勃鞮动起手来,先死的恐怕就是卫成公了。
      勃鞮被赶了出去,一路上骂骂咧咧,离开卫国,路上还担心:没完成任务,回去会不会被扣年终奖?
      勃鞮不知道的是,他的任务完成得很好。派他去,要的就是这个效果。
      如果真想借路,那就应该派职业外交官胥臣去了。派勃鞮去,一来是故意要羞辱卫成公;二来呢,勃鞮就一太监,懂什么?
      果然,勃鞮受到表扬。
      拿下五鹿
      “卫国,当年的国君粗暴拒绝了我国主公的问候,现在的国君不仅粗暴拒绝了我们借道的合理请求,还羞辱我们的特使。是可忍孰不可忍?羞辱特使,就是羞辱晋国国君;羞辱国君,就是羞辱晋国人民。兄弟们,告诉我,我们该怎么办?”出征动员大会上,中军主帅郤毂正在煽情。
      “打这些狂妄之徒!”三军怒吼。
      狐偃笑了,先轸也笑了。
      如果直接打卫国,理由不充分,毕竟当年拒绝他们的卫文公已经不在了。如今这样,理由充分了,士气也鼓起来了。
      晋国军队渡过黄河,杀奔卫国,一路上秋毫无犯,直取五鹿。
      提起五鹿,当年随晋文公流亡齐国的兄弟们就牙痒痒,那是一辈子最饿的时候,如今说起来,还觉得肚子里空空如也。
      “主公,先轸愿为先锋,拿下五鹿。”先轸请战,实际上等于替当年的兄弟们请战。三军六名帅佐,狐家兄弟和先轸是当年流亡的兄弟,而那老哥俩自然不是做先锋的合适人选。
      于是,晋文公派先轸为先锋,魏犨为副将,以两百乘战车,先行出发攻打五鹿。
      五鹿,也算是卫国的边防重镇。
      卫国大将公子休驻守五鹿,由于卫国投靠了楚国,因此加强了五鹿的防守,以对抗齐国。没想到的是,齐国军队没来,晋国军队倒来了。
      怎么办?迎战。卫国从来没有跟晋国交过手,因此也谈不上谁怕谁,既然来了,那就打打看。
      这是先轸第一次带晋军打仗,怎么打?先轸早有成算。对于五鹿的地形,他记得清清楚楚。不仅五鹿,凡是他到过的地方,他都绘有地形图,哪里适合车战,哪里适合步战,哪里可以埋伏,等等,都在他的地形图中。
      而公子休显然没有想到,他将要面对的是春秋第一名将。
      城西三十里,晋卫两军摆好阵势。
      战车,一百乘对一百乘。双方大将,晋国是先轸,卫国是公子休。
      两军对圆,也没什么话说,干吧。
      卫军一通战鼓,按理,晋军也要一通战鼓,双方交战。可是,晋军没有擂鼓。
      卫军再一通战鼓,晋军还是没有动静。
      “嘿,学曹刿啊?”公子休乐了,他掰指头算了算,自己已经两鼓了,再来一鼓那就三鼓,对方来个一鼓作气,自己的队伍不就栽了?
      “你以为就你聪明?”公子休决定,卫军也不擂鼓了,嘿,你等我的三鼓,等死你。
      就这样,两国军队谁也不擂鼓,也不对话,对视了一个时辰,好像比耐心一样。
      最后,卫国人在比耐心的比赛中取得了胜利,因为晋国人先说话了。
      “公子休,投降吧。”先轸大声喊道。
      “哈哈哈哈,先轸,你投降吧。”公子休也喊。
      “你回头看看。”先轸又喊。
      “你也回头看看。”公子休顺口喊道,喊完之后,忍不住还是要回头看看。
      回头一看,公子休傻眼了。
      五鹿城头,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换成了晋军的大旗。现在公子休知道自己被耍了,城池都被人家偷袭了,自己还傻乎乎在这里比耐心呢。
      卫军一阵骚动,大家都慌了手脚。就在这个时候,对面晋军终于擂响了第一通战鼓。公子休总算明白了,晋国人根本就不必等自己的第三通战鼓。
      卫军崩溃,晋军掩杀过来。公子休掉转车头,夺路而逃。刚刚逃过一个山坡,前面闪出一路晋军,为首的大将正是魏犨。原来,在这边比耐心的时候,魏犨率领剩下的一百乘战车,换上卫军的旗帜,大大方方进了五鹿,然后杀散守军,城头上换上晋军大旗。一切妥当,这才率军出来夹击卫军。
      公子休遇上了魏犨,这位可不跟你比耐心,大戟直接刺过来,公子休急忙横戟去挡,哪里挡得住,被魏犨连人带戟挑在空中,当场丧命。
      一月那个野人,晋文公有些失望。之后,大家又去了介子推割肉的地方。晋文公追思介子推,忍不住泪流满面。每个人都被感动了,被介子推,也被晋文公。
      先轸升任元帅
      卫军五鹿守军全军覆没,消息传来,卫国首都楚丘震动。
      现在卫成公知道了,跟晋国对抗,基本上相当于鸡蛋碰石头。如果说现在还有两条路可以选择的话,那么第一是求和,第二是投降。当然,还有一条偷偷摸摸走的路,就是派人去楚国紧急求援。
      卫成公派大夫宁俞前往五鹿,向晋国求和。
      “我们请求和平谈判,晋卫两国,一衣带水,血浓于水,世世代代要友好下去。”宁俞专拣好听的说,一边说一边偷看晋文公。
      “宁大夫,别说这些了,早干什么去了?没得谈。”晋文公对宁俞还挺客气,不过态度很坚决。
      “这,我们投降行不行?”宁俞摊了底牌,平起平坐谈判没资格的话,投降也行,这是来的时候卫成公交代好的。
      “不行,不接受投降。”晋文公够狠,投降都不接受。
      宁俞哭着回去了。
      不谈判,而且不接受投降,晋文公想干什么?攻破楚丘,灭了卫国吗?否。
      晋国军队停在了五鹿,并没有进攻楚丘。他们在干什么?他们在等。
      按照计划,第一步顺利攻占五鹿之后,军事行动暂停,下一步的战略部署展开。
      国际形势是这样的,楚国军力强大,所向披靡,导致以鲁国为首的中小国家纷纷投靠楚国。目前,除了被攻打的宋国之外,还没有投靠楚国的就只有秦国和齐国。其中,秦国是晋国的亲戚兼战略合作伙伴,齐国则在不久前刚刚被楚国军队侵略。
      联合齐、秦,共同对付楚国,这就是晋国第一步也是最根本的战略部署。
      晋国特使从五鹿出发,前往齐国和秦国,谋求合作对抗楚国,要求对方派出军队,协同晋军作战。
      很快,齐国和秦国作出正面回复:支持晋国,尽快派兵。其中,齐国还提出建立战略合作伙伴关系,齐国国君齐昭公将亲自来五鹿歃血为盟。
      齐国国君不是齐孝公吗?原来,自从被鲁国忽悠之后,齐孝公气愤不过,把自己给活活气死了。原本是儿子继位,谁知儿子太小,被齐孝公的弟弟公子潘杀死,公子潘就当了齐昭公,公子开方位居上卿。就在等待齐昭公来到的时候,晋军发生了一件很不幸的事情:中军元帅郤毂在军中去世,享年五十六岁。
      中军元帅死了,谁来继任?
      最高机密会议。
      “舅舅,老师,你们认为谁比较合适?”晋文公问。
      “先轸。”狐偃和赵衰对视一眼,一起说道。
      “那就是他了。”晋文公一拍桌子,其实,他也认为应该是先轸。
      下军佐先轸,现在是中军元帅,地位仅次于晋文公。胥臣替补为下军佐。
      狐偃和赵衰,觉悟咋就那么高呢?
      晋齐结盟
      二月,齐昭公和公子开方来到卫国的敛盂(今河南省濮阳县),晋文公已经等候多时。两国国君共同追忆了齐桓公的丰功伟业,重温了两国之间从周武王和姜太公开始的长达数百年的裙带关系,两国国君主表示:南蛮楚国侵犯中原,必须要痛打。
      两国元首签署了战略合作伙伴备忘录,歃血为盟。
      最后,晋文公表示,晋国政府支持齐国收回谷城的*网合理要求。而齐昭公表示,打击楚国侵略者是天下人共同的责任,为此,齐国将派兵前来协助晋国。
      两国元首会谈期间,卫国元首卫成公数次派人前来,申请加入盟会,重回中原正统怀抱。
      “没得谈。”晋文公多次断然拒绝。
      卫国大夫宁俞转而求助于公子开方,希望这位卫裔齐国人能够看在血浓于水的分上,为卫国人在晋国人面前求情。
      “不可以,我是齐国人,不是卫国人。”公子开方断然拒绝。
      卫成公绝望了,楚国的援兵还看不到影,而晋国人只要愿意,一个早晨就能拿下楚丘。怎么办?跑吧。
      卫成公把楚丘交给了弟弟叔武和大夫元亘,自己跑到小城襄牛躲起来了。
      晋军随时可以抓捕卫成公,也随时可以攻破楚丘,甚至灭掉卫国。可是,晋文公为什么不动手?因为,晋国人的目的不在这里。
      如果捉住了卫成公或者拿下了楚丘,也就等于晋军控制了卫国,那么,楚军就没有来救卫国的理由了,也就意味着,宋国的包围依然没有解除。
      相反,放着卫成公和楚丘不动,卫国就依然是晋国手中的砝码,依然有利用价值。等到解除了宋国的危机,那时灭掉卫国也不过是顺手之劳。
      就这样,晋国人在卫国等待着楚军北上。而元帅先轸已经布好了陷阱,单等猎物出现。
      楚成王的选择
      楚国会救卫国吗?
      楚成王在接到卫国求援之后,有些犹豫。尽管没有和晋军交过手,但是他知道晋文公的团队是什么样的成色。要打,是没有把握取胜的,可是,要是见死不救,今后还怎样号令诸侯?
      “各位,晋军攻击卫国,显然是为解宋国之围,我们救还是不救?”楚军大营,成王召集了各国君主和大将,商讨此事。
      “主公,晋国人忘恩负义,帮助宋国来跟我们捣乱,我们一定要救卫国,给晋国人一点颜色看看。”成得臣第一个发言,他的意见是救。
      “不然,我们打宋国,他们打卫国,各不相干,如果我们去救卫国,那就等于是我们直接挑起了两国之间的战争,道理上说,正义并不在我们这一边啊。依我看,不如遣使往晋国,展开斡旋。”大夫蒍(音伟)吕臣建议。
      一时间,说什么的都有,各有拥趸,也各有道理。
      成王左思右想,与晋国交手他不愿意,可是,就这样放过宋国,他又不甘心。想来想去,最后想到一个办法:“这样,子玉留一半兵力继续攻打睢阳,我亲自率一半人马北上,解卫国之围。”
      就这样,成得臣以一半楚军外加陈、蔡两国军队,原地不动,继续攻城,另一半楚国军队连带郑、许两国军队,随楚成王去救卫国。
      这一边,成得臣加紧攻城,力争拿下睢阳,之后前去增援楚成王。宋国知道晋国军队已经出动,也士气高昂,防守更加卖命。所以,睢阳这里战事与从前差别不大。
      那一边,楚成王率军北上。
      原本,楚成王就有些心里打鼓,虽然决定救卫,但心里始终还是犹豫。大军走得极慢,而且是越走越慢,进入卫国之后,早早扎营,并不向楚丘进军。与此同时,派出间谍前往楚丘及晋军前线打探消息。两天之后,间谍们回来了,带来的消息如下:
      第一,晋军士气高昂,训练水平极高。目前,先轸为元帅。
      楚成王一听,心凉了半截。如果晋军是别的人领军,他还有点底,如今是先轸为元帅,说明晋国人不仅善于用人,而且空前团结,因为如果论资历,根本轮不到先轸,如今狐偃、赵衰他们让贤,晋军是绝对占据“人和”的。先轸他是知道的,早在晋文公在楚国的时候,楚国将军们就说过先轸比他们都强,甚至有人建议把先轸留在楚国。如今先轸执掌晋国军队,从技术上来说,自己这边已经处在下风了。
      第二,齐国军队在国归父、崔夭率领下已经抵达卫国,与晋军协同作战;而秦国军队在小子慭(音印)率领下,也正在向卫国开来。
      这也是个坏消息。如今天下大国不过是楚晋齐秦,这下楚国要独自面对另三个大国的合击,楚成王的心算是彻底凉了。怎么办?楚成王有些发愁。
      “大王,我看,咱们还是趁早撤军吧。”蒍吕臣见楚成王的脸色不对,知道他在犹豫,于是上来劝说。
      “你说说为什么。”楚成王说。冲这语气,就知道想要蒍吕臣找个撤军的借口。
      “大王,你想,晋国军队零伤亡拿下五鹿,之后不许卫国投降,可是又不拿下楚丘。是晋国人拿不下楚丘吗?当然不是,那么他们想干什么呢?他们就是在诱使我们过来。别人不知道,大王还不知道先轸的能力吗?还不知道魏犨的勇猛吗?我们就算全军过来,也不一定能取胜。如今咱们一半的兵力来,面对三个大国,大王啊,风险太大啊。”
      “嗯,有道理。”
      “大王,要撤就赶紧撤。我担心晋国人正准备正面攻过来,而齐国人和秦国人从两肋包抄,那时再撤,可就晚了三秋了。”
      “撤。”
      就这样,楚军迅速撤军。
      《史记》记载:“楚救卫,不卒。”
      楚军撤去了哪里?申。大致是担心被成得臣嘲笑,楚成王的部队并没有回到睢阳前线。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1962/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