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武侠仙侠 > 浪迹武侠世界 > 第四十章 直面少林

  第四十章直面少林【二更】
  思索中!
  众多帮派首脑皆是悄然对视,而后从彼此目光中看到一抹坚定;
  显然!
  这【屠龙刀】关系着武林至尊之位,就算是张三丰出面,想要他们放弃,也是颇有些难度;
  身为江湖中人,他们骨子的血液永远都充斥着不安分的因子;
  铤而走险的事情,他们也不曾少干!
  否则当初就不会在明知【屠龙刀】人人争夺的情况下,还要为其闻风而动了!
  而且,在他们看来……
  以他们如此之多的帮派齐聚,一旦联手的话,并不惧怕武当的秋后算账!
  因此,他们没有退却的理由!
  “这些江湖中人,果然都是一群不见兔子不撒鹰的主!”
  楚柏微眯着眸子望着目光在隐晦交涉间,有着淡淡凶光逐渐浮现的诸多帮会大派,嘴角也是勾起一抹冷笑……
  就在大厅之内气氛再度变得紧绷起来时!
  “阿弥陀佛!”
  一声佛号清清楚楚的传进众人耳鼓,又清又亮,似是从远处传来,但听来又像发自身旁!
  “少林寺住持空闻,率同师弟空智、空性,暨门下弟子,恭祝张真人千秋长乐……”
  话音一落!
  便是有着三位神僧率领十数名僧人,缓步走到【紫霄宫】前;
  对于【少林】!
  张三丰心中还是颇念一丝香火情谊的,目光投向席位那缓步走来的一众【少林】中人,微微一笑,道:
  “今日武当山上嘉宾云集,老道只不过虚活了一百岁,怎敢劳驾三位神僧?”
  踏入【紫霄宫】,空闻、空性、空智三人也是落入在场众人的眼中!
  只见那空闻大师白眉下垂,直覆到眼上,便似长眉罗汉一般,而空性大师身躯雄伟,貌相威武,最后的空智大师,却是一脸的苦相,嘴角下垂。
  一入大厅!
  空闻也是率先行至张三丰身前,行礼道:“张真人!”
  “老衲等拜寿来迟,实是不恭呐!”
  听得空闻的话,在场诸多帮会首脑也是将一道道目光转向了前者;
  对于与少林与武当的恩怨,他们也都知道,因此,略一思量,便是猜测着少林此行目的;
  越想,诸人各自脸色也越是有些古怪了起来!
  ……
  ……
  【少林】难不成也想借龙门镖局惨案、空见神僧之死与【武当】发难,以求得到【屠龙刀】下落不成?
  想到此处!
  即便他们对【少林】颇为推崇,但心里头还是忍不住的有些疙瘩;
  不过虽然心中这样想着!
  但他们自然不会傻到主动触及眉头,既然【武当】都没因此而发难,他们心中再有点疙瘩,也算不得什么;
  在众人心思翻飞时!
  空闻倒是显得平静,谦然有礼的与一众武林同道打着招呼!
  一番客气之后!
  “张真人!”
  少林方丈空闻深深的看了张三丰一眼,道:
  “贫僧依年纪班辈说,都是你的后辈,今日除了拜寿,原是不该另提别事!”
  说着,空闻话锋一转,道:
  “但贫僧忝为少林派掌门,有几句话要向前辈坦率相陈,还请张真人勿予见怪。”
  “三位高僧,可是为了我这第五弟子张翠山而来么?”张三丰听得空闻之言,心中也是一叹,缓缓地道了一声。
  空闻点点头,而后仿佛在斟酌著语句;
  “重头戏来了!”楚柏轻轻道了一声,眼眸虚眯,面却是没有任何的喜怒表现。
  那身在楚柏之后的几位掌旗使,似也是察觉到空闻或许会拿谢逊打死空见神僧一事,逼张翠山说出谢逊的下落……
  当下脸色逐渐变冷,悄悄的打出一个手势;
  其中一个分旗使见状,连连点头,悄然朝山下行去!
  ……
  ……
  另一边!
  在场之人,大多知晓【少林】【武当】两派之间的矛盾,而两派十年来早已费过不少唇舌;
  眼下瞧的空闻有意再与张三丰重议此事,在场之人皆是抱着看戏的心情,一言不发静静地等待着空闻大师的开口!
  而空闻大师在一番斟酌之后,终是缓缓的开口道:
  “我们有两件事情,要请教张五侠!”
  “第一件,张五侠杀了我少林派的龙门镖局满局七十一口,又击毙了少林僧人六人,这七十七人的性命,该当如何了结?”
  “第二件事,敝师兄空见大师,一生慈悲有德,与人无争,却惨被谢逊恶贼害死,听说张五侠知晓那姓谢的下落,还请张五侠赐示!”
  而对于【少林】诸人的目光注视,张翠山脸上也是一片复杂:
  “空闻大师,龙门镖局和少林僧人这七十七口人命,绝非晚辈所伤!”
  “张翠山一生受恩师训诲,虽然愚庸,却不敢打诳,至于伤这七十七口性命之人是谁,晚辈倒也知晓,可是不愿明言,这是第一件!”
  话至此处,张翠山的情绪似乎有些波动:“至于这第二件事!”
  “空见大师圆寂西归,天下无不痛悼,只是那金毛狮王和晚辈有八拜之交,义结金兰,谢逊身在何处,实不相瞒,晚辈原也知悉,但我武林中人,最重一个【义】字!”
  张三丰双手负于身后,目光偶尔瞥向一脸正气张翠山,亦是时不时的微微点头;
  而或许是情绪涌起!
  最后,张翠山声音中那份决然,即便是张三丰,都为之一震:
  “张翠山头可断,血可溅,但我义兄的下落,我决计不能吐露,各位若欲以死相逼,要杀要剐,便请下手!”
  听得张翠山之言,空闻的眉头紧锁,握杵的手掌,也是愈发紧了;
  他没想到!
  这一向以侠义为本的武当门人,也会有如此刚烈的一面;
  一时想不出如何应对的空闻,只得念了声阿弥陀佛,而后将目光望向张三丰,道:“张真人,今日之事如何了断,还请张真人示下!”
  听得空闻的声音在耳旁响起,张三丰却并没有转头,只是一笑,平静道:
  “此事小徒已经说明,龙门镖局的人命和贵派弟子,不是他伤的,至于谢逊的下落,他是不肯说的,既如此,我亦不会强逼于他!”
  ‘空’字辈三僧之中,空智的脾气最是暴躁!
  本来依他的心性,一见张翠山便要动手,碍于空闻、空性出言制止,他这才强自压抑,这时听得张三丰之言,他哪里还忍得住……
  当即便是大声说道:
  “张真人说得轻巧,令徒区区几句话,难道我少林弟子的性命就可不见,空见师兄的血海沉冤,就可不理么?”
  “张五侠!”
  “龙门镖局之事,我们暂且不问,但那恶贼谢逊的下落,你今日说固然要你说,不说也要你说!”
  随着空智的话语落下,那一旁观望的人群之中,一道声音先是嘿嘿冷笑了两声,接着阴声道:
  “好一个不可不见,不可不理,不可不说!”
  “倘若那【屠龙刀】不在谢逊手中,不知大师还会这般急于寻访他的下落么?”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1759/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