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武侠仙侠 > 浪迹武侠世界 > 第三十九章 交手何太冲

  
  “昆仑弟子给我将此人拿下!”
  被楚柏话语一激,何太冲脚步也是一收,厉声喝道。
  “是!”
  何太冲厉喝一落,其身后人影顿时闪掠而出,十余柄长剑便是将楚柏团团围住;
  一声低喝!
  这些人已是同时出手,凌厉的剑风对着楚柏周身要害招呼了过去!
  砰!
  砰!
  剑风闪烁!
  然而还不待临近楚柏身前;
  四道极端凌厉的攻势,便是自楚柏身旁的四位掌旗使处,暴涌而出;
  四人一经出手!
  那剑势凛凛的长剑,直接被其生生折断!
  而那十余道身影,也是如遭重击般的倒飞而出!
  脸庞之上,露出一道道惊骇的目光……
  “哼,四位好身手!”
  何太冲见状,眼中也是有着阴沉升腾起来,而后一声低喝,凌厉的真气涌动,身形也是掠出;
  “【昆仑派】掌教亲自出手了?”
  见到那何太冲身形一动,大厅之内顿时响起阵阵惊叹,没想到,竟然连这位都是忍不住出手了!
  “看来,这何太冲的武功也是一流层次!”
  在那何太冲出手之时,楚柏的眉头也是微微一皱,当下一动,挡于四位掌旗使身前;
  电光火石之间!
  从【昆仑派】与四位掌旗使的出手,再到何太冲的亲自出手,其实也不过是数息之间的事而已;
  “住手!”
  当下宋远桥等人望着下方那满地的断剑,先是一惊,旋即满脸的怒容:
  “今日乃是家师百岁寿宴,诸位太过放肆了!”
  言下之意!
  这里毕竟是他武当的地盘,如今这些人在自己家门口打架,倒也是有些太不给他们武当面子了一些。
  闻言,楚柏笑笑,道:“非是在下不给宋大侠面子,而是这【昆仑派】先出的手!”
  “铁琴先生!”
  惊怒之余,宋远桥等人的目光,也是望向了何太冲:
  “你【昆仑派】与我【武当】关系也算尚佳,今日这番作为,未免太过分了一些!”
  见状!
  何太冲面色一寒,他心思同样极其的广泛,哪里不知楚柏故意将火烧到自己身上?
  但此时他箭在弦上,已不得不发,哪里还能收手!
  “宋大侠见谅!”
  “此事或许我昆仑有错,但这小子伤了我那么多弟子,我却是不能不管!”
  当下朝宋远桥告罪一声,便余势不减的朝楚柏攻去;
  说话间!
  何太冲眼中怒然更甚!
  二话不说,一招【三阴手】掌法,便是对着楚柏打了过去!
  不过!
  对于这位实力已跻身江湖一流层次的昆仑派掌教,楚柏并没有半点的敬畏;
  论起武功,对方比之同为一流层次的灭绝,可差了不止一筹!
  如今的楚柏虽还未跻身一流层次,但以【九阳神功】之玄妙,他根本不惧何太冲这等一流高手;
  掌风扑面而至!
  楚柏也是等候多时,当其掌风袭来之时,直接鼓起体内的九阳内劲,毫不示弱地与后者硬碰在了一起;
  砰!
  双掌对碰,一圈无形的可怕劲风,顿时暴涌而开;
  旋即!
  这道劲风一颤,楚柏与何太冲的身影,也是各自蹬蹬后退了两步……
  嘶!
  望着那同样被楚柏逼退两步的何太冲,在场江湖帮派众人的心头,也是微微一寒;
  这家伙,也太厉害了?
  竟然连昆仑派的掌教亲自出手,都无法将其阻拦下来!
  ……
  ……
  “铁琴先生,这里可是武当!”
  见到那在楚柏手下被逼退两步的何太冲,宋远桥固然是惊讶于前者的实力;
  但同样的,也怒后者不给武当面子!
  在那众多目光的注视下,何太冲也是收起对楚柏的震惊,声音低沉的道:
  “宋大侠,此番前来武当,我并不想惹事,不过……若是有人欺负到我【昆仑派】来,我却也不会善罢甘休!”
  “能让堂堂【昆仑派】掌教认为我是欺负他们,小子与有荣焉!”
  楚柏轻轻的声音,让得宋远桥身后的张松溪等人不由得一笑;
  何太冲本意是想表明立场,却不曾想,被这小子打脸上棍,再是羞辱一番,这般滋味,当真有些酸爽!
  “你!”
  果然,遭受这般羞辱,那何太冲浑身也是剧烈的颤抖了一下,怒目相视。
  不过待一想起方才与楚柏的交手,就算是他,眼角都是都是忍不住的抽搐了一下,心中不由得升起一丝忌惮之色;
  在先前的对掌中,他发现,竟然连他都是未曾取得丝毫的上风!
  这说明什么……不言而喻!
  “这小子怎么修炼的,如此年纪便是拥有着这般武功!”
  何太冲脸庞的怒气缓缓的收敛,深深的看了楚柏一眼,后者的武功,就算是比起他们这些成名已久的掌教,都是不遑多让;
  放眼整个江湖,年轻一辈恐怕无人能够胜过他了!
  “铁琴先生,这位小友,你们今日毕竟是在武当,此事或许铁琴先生有不当之处,但这位小友,你也伤了那么多人,这口气应该也出了,不如各自退后一步,如何?”
  此话一出!
  众人也是随之转移视线,最后停在从头至尾都是未曾说过话的张三丰身上!
  只听张三丰声音轻缓,柔中不乏清晰,这等温和之言,令得厅内原本紧绷的气氛,也是悄然的松缓了一点;
  仅是从方才的一些细微之处!
  能够感觉到张三丰那种犹如海纳百川般的包容……
  哪怕是西华子在其寿宴上,公开与武当派为难,张三丰都始终不曾露出半点恼意;
  这着实是一个真正武道大宗师所拥有的气度!
  “张真人都开口,何某又岂会不从?”
  听得张三丰的话语,何太冲虽然怒火难平,但也只能作罢。
  “但凭张真人吩咐!”
  目光平静的望着张三丰,楚柏的声音中,也是噙着丝丝敬意。
  “诸位武林朋友,贫道自知你们来武当,并非单纯为贫道祝寿,你们心中所想,贫道亦是知道!”
  见到何太冲面色缓和,张三丰便是再度出声道:“翠山,你且出来……”
  ……
  ……
  “师父?”
  张翠山从武当六侠中走出,目光转向张三丰,道。
  “我猜,在场的江湖同道齐聚武当,给为师祝寿是其一,但更多的,还是想知道谢逊居士的下落,你可愿说?”
  在那一道道目光注视下,张三丰倒也是从容,淡淡一笑,道。
  所为知子莫若父,同样,知父亦莫若子,对于张三丰话中的意思,师徒情深的张翠山又岂会不知?
  当下,张翠山便是转过头,目光盯着众人沉声说道:
  “师父,恕徒儿不肖,我与谢大哥早有承诺,此生绝不会将其下落告知,如今面对强敌,若是卖其下落以求活命,岂是大丈夫所为?”
  “若各位今日定要逼我张翠山于不义,那张翠山唯有一死而已!”
  在张翠山话语落下之时!
  在场的诸多帮派首领,脸色也是微微有些变化;
  他们此番上武当山的目的,其实已经极为明确,但对方宁死都不愿说出谢逊的下落,这可就有点两头为难的味道了。
  而张三丰却是并未有丝毫意外,微微一笑,好似早就知道其回答一般,
  旋即!
  他那双睿智如海般的双目,犹如看穿了在场无数帮派首脑此刻的心中所想一般,道:“诸位可曾听见小徒所言……”
  “谢逊居士的下落,他是不肯说的!”
  “今日我这小徒已然表明态度,诸位还要往死里逼么?”
  说话间!
  张三丰眼中的波动,也是很快的平定下来,然后轻声道。
  “这……”
  听得张三丰这般言语,在场的诸多帮派之主也是一怔,面色顿时有些阴晴不定起来;
  他们毫不怀疑张翠山以死明志的决心,谢逊的下落的固然重要,可若是把前者给逼死而得罪【武当派】,可就有些不划算了。
  如果得到谢逊的下落还好,可眼下张翠山分明是宁死都不说,那是否还要坚持下去,可就值得考虑了!
  不多时!
  在场的众多帮派之人,都是目光闪烁,一言不发保持着缄默……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1759/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