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武侠仙侠 > 浪迹武侠世界 > 第二十九章 匆匆三年

  
  单调的打坐中,乏味仿佛永无止境!
  在这种枯燥的打坐之下,时间也是如同流水一般,飞流而逝;
  眨眼间!
  一个月时间,便是这般悄然而逝!
  这一月中,楚柏每日都会来【碧水寒潭】修炼一段时间;
  也幸得厉掌旗使麾下那位副掌旗使颇具管理能力,因此,才使得楚柏并未过多的操心【锐金旗】内的事宜;
  在观察了几日,确定不会出现什么突发情况后!
  楚柏方才将全部精力放在【九阳神功】上……
  而他这般付出之下!
  收获无疑也是可喜的;
  短短一月时间,已是令楚柏的【九阳神功】精进不少!
  隐隐间!
  楚柏甚至都能感觉到第一卷所载的功夫,被他修成了大半;
  这等进步,足以让他感到惊喜了!
  虽然楚柏依旧没有修成第一卷的迹象,不过其原本未曾参详领悟的地方,如今却逐渐的修成;
  而且!
  【九阳神功】的运转,再也不像以前那般晦涩;
  这一切!
  无不是显示着楚柏第一卷【九阳神功】,正在逐渐的悟透;
  将之修成!
  也仅仅只是时间上的问题而已……
  又是两个月后!
  作为常年无人愿来的寒冷之地,【碧水寒潭】看上去似乎毫无半点生机;
  宛如一滩死水般,不起丝毫波澜!
  “呼!”
  寂静的寒潭中,突然有着一丝微不可闻的声音响起;
  旋即那毫无起伏的寒气,犹如受到了什么催动一般,猛地鼓动了起来;
  而在这些寒气最为激荡的范围之内……
  赫然有着一道身影盘坐其中!
  但见楚柏一副打坐模样,呼吸平和而悠长;
  伴随着他每一次呼吸的吐纳,其周身处,便是会出现一股细微的热感;
  而这些热感一经出现!
  那些寒气便好似遇到什么克星一般,不断地翻腾着;
  安静的打坐!
  足足持续了将近一个时辰,楚柏身上那无风自鼓的衣袍,终是缓缓落下;
  “呼!”
  不多时,一口带着几分浑浊的气息,顺着喉咙,从楚柏嘴中吐出。
  而也就是这时!
  楚柏那紧闭的眸子,终是微微颤抖着睁了开来。
  “三个月的寒气压迫,总算是将【九阳神功】第一卷修成了!”
  感受着体内流转不停的内力,楚柏的嘴角,忍不住的露出一抹笑意。
  如今,他不仅将【九阳神功】第一卷修成,并且体内的九阳内力,也是在这寒气肆虐的【碧水寒潭】中愈发雄浑与精纯;
  按照楚柏自己的猜测……
  现在的他,单从内力上讲,或许已是不比那些跨入三流层次多年的分旗使弱;
  当然!
  花费整整半年时间,方才修成【九阳神功】第一卷,楚柏这速度与张无忌的确是不可同日而语;
  但楚柏却是颇感满意!
  毕竟他没有张无忌那等背景与际遇;
  他所凭的!
  全是自身的努力……
  ……
  ……
  负手而立,楚柏从寒潭旁站起,此时正有一般轻风在寒潭之上刮起;
  顿时!
  四周的寒气,直接从远处扑涌而动,一波接着一波,连绵不尽;
  身处寒潭一侧,楚柏自是能够将这一景观尽收眼底;
  “锵!”
  瞬间,楚柏的手上一动,那斜放在一旁的长剑,便是随他在半空掠起一道弧度,最后稳稳的飞刺向那涌动的寒气之中。
  “来试试这【哀牢山三十六剑】!”长剑在手,楚柏轻声呢喃道。
  这些时日里,楚柏每日除了修炼【九阳神功】外,自然也不会落下那从朱长龄、武烈骗来的四门上乘武学;
  或许因为【兰花拂穴手】同是手法的缘故;
  练成【一阳指】九品之境的楚柏,习练前者来,已是颇为顺手;
  如今楚柏将这两门武功初步习会,自然是将目光望向了【哀牢山三十六剑】这门剑法……
  鲜衣怒马,仗剑江湖!
  这自是所有江湖男儿的追求,而作为穿越者的楚柏,当然也更为向往!
  但见!
  楚柏身体站如利剑般笔直,一股凌厉锋锐之气,悄然散发而出;
  唰!
  唰!
  手中长剑缓缓平抬而起,然后以一个颇为迅猛地速度,在身前劈,撩,挥,扫;
  而随着楚柏手臂的抖动,其挥剑的速度,也是正在急速加快;
  到得最后!
  一片连绵不绝的剑风,也是在楚柏的四周,迅速的蔓延而出;
  长剑振动!
  只听得嗡然声作声,久久不绝;
  接着,楚柏便是连挥长剑,上六剑,下六剑,前六剑,后六剑,左六剑,右六剑……
  道道剑招,将其周身尽数包裹!
  那剑风舞动间,密密麻麻,居然连那密集而来的寒气,都是泼洒不进;
  这般连绵不绝的剑招,当真是令人咂舌!
  楚柏在练成【一阳指】以前,便是从未修习过任何兵器武功;
  应敌之时,大多都是凭借着手上的功夫!
  这也令得他与人交手时,颇有些吃亏,毕竟掌间功夫再高,可抗的住刀剑锋利?
  似灭绝那般,手持【倚天剑】,更是在交手中占尽优势!
  虽说一力破千会!
  但这所谓的一力,必须是武功达到某一种强大地步,方才能够有这般成效;
  但显然,如今的楚柏,并不具备这样的武功!
  若是日后遇见与他实力相仿的对手,赤手空拳与手持兵器之间,这定然是赤手空拳的他要吃不小的亏;
  所以!
  对于这门号称攻势凌厉极强的剑法,楚柏也是颇有兴趣……
  楚柏自然也期望,这门【哀牢山三十六剑】能将他这一弱点彻底弥补而去!
  ……
  ……
  时间如水!
  春去秋来,这【碧水寒潭】的水潭,已是化了又结冰,结冰又化了……
  如此反复,已是三次有余!
  转眼!
  已是三年过去了!
  “呼!”“呼!”“呼!”
  【碧水寒潭】处,鹅毛般的大雪在飘着,那本已化冻的潭水,如今再度结成厚冰,望下去碧沉沉地,深不见底;
  而在雪花越来越多时!
  一道人影却是如同老僧入定一般,盘坐于冰面中心,动也不动;
  此人年约十八九岁,模样或许算不得有多俊逸,但五官放在一起,却是看起来格外的舒服;
  在此人面色平淡间!
  一股股奇异的热感,荡漾在其周身……
  “哗!”
  终于,此人周身的热感好似达到一个临界点,眨眼便是如同实质一般,在其周身停顿一瞬,然后疯狂的对着四周涌荡而去;
  面对着这些涌荡而来的热感!
  那四周绕缭的寒气,仿佛冬逝春至般,悄然解冻!
  伴随着越来越多的热感袭来,那些寒气已是逐渐的远离此人,一尺、两尺、三尺……
  “哗!哗!”
  这股热感不知道持续了多久,终于是逐渐有了减弱的迹象;
  而此时那人的身旁,身体周围已经被热感所缭绕,再无一丝寒气存在;
  远远看去!
  就如同寒冬中火炉一般,充斥着一种烈阳的热感;
  终于!
  这股热感,越来越弱,越来越弱……
  直至噶然而止,方才缓缓收敛!
  而当其收敛到一定程度之时,这股热感便是流转进入了那人的身体之中,最终彻底消失不见。
  在热感消散之后!
  此人那紧闭的双眼,终于是微微抖了抖;
  片刻后,
  一道凌厉的精光,突然一闪而出!
  与此同时!
  一股雄浑的气势,从其体内蔓延而出;
  气势喷涌间!
  此人身下的冰面,好似抵抗不住这股气势,‘擦’的一声轻响,一块不规则的圆冰,便是沉入了潭中;
  对于这等情况!
  此人非但没有半点慌乱,反而懒散的扭动着身形,抓起一旁的长剑,犹似飞鱼出水般,从冰面跃出;
  其时!
  冰上寒风北来,拂动此人的衣衫;
  衣衫飘动,配合着此人周身寒气围绕,倒还真有一副雾中谪仙的味道……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1759/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