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武侠仙侠 > 浪迹武侠世界 > 第二十七章 掌旗使之位

  
  光明顶脚下!
  常年的寂静,笼罩着这处山脚……
  某一刻,远外却是一阵风声传来,旋即,只见一道人影,有些急促的闪掠而来;
  身形落于山脚!
  此人便是一抖身后的布袋;
  顿时,布袋便打开一道漆黑大口子,两道人影有些狼狈的从中窜出,然后掉落在地上。
  “你怎么样?”
  楚柏身形一落地,便是发现一旁的厉掌旗使有些踉跄,伸手将其扶住,道。
  “没事!”
  似是体内的伤势爆发,厉掌旗使的额头冒出一大片的冷汗,当即语气有些嘶哑道;
  见此状况!
  说不得也是连忙握住了厉掌旗使的脉门,一番探测之下,脸色却是愈发的难看。
  见到他这副模样,楚柏的心头,微微一沉;
  片刻后!
  饶是说不得脾性颇为和气,眼中也忍不住涌现一抹冷意,寒声道:“好一个灭绝,好一把狠绝的【倚天剑】!”
  “说不得大师!”
  虽然见到说不得,楚柏也是一阵的感谢,但现在却并非是感谢的时候,当务之急,还是厉掌旗使的伤势:
  “厉掌旗使的伤势怎么样了?”
  “剑气入体,体内经脉几乎断尽!”说不得声音低沉的道,平日那张笑眯眯的脸庞,此刻怎么看都是透着一分怒火。
  “好一个【峨眉派】!”
  能够让一贯笑口常开的说不得连说三个好,足以见得,【明教】众人的生死,在其心中的地位,是如何之重!
  “咳…咳…”
  随着说不得话音落下,厉掌旗使本就苍白的脸庞,更是一口血沫吐出;
  身形犹如风中残烛般,摇摇欲坠!
  一旁的楚柏见状,连忙将其扶住,道:“伤势这么重?”
  “哎!”
  望着脸色苍白的厉掌旗使,说不得低叹一声,没有再说话;
  硬抗一位一流高手的剑气,莫说厉掌旗使了,就算是他,恐怕也是得落得这般下场;
  前者能够以二流层次的实力,支撑到现在,已是极为的不易。
  虽然听起来,二流层次似乎与一流层次不过只是相差了一个层次,但这之间的差距,却是犹如天地。
  江湖之中,修成内力即为三流层次;
  而只有凝力成劲,将内力达到内劲的地步,方才可跻身二流层次;
  至于一流层次!
  那非将内劲转化为真气不可成;
  内力!
  内劲!
  真气!
  这便是江湖三个层次的标志!
  似灭绝师太那般,一身修为,轻易便能催动剑气,而其徒静玄师太,施展剑法时,却只能做到剑光乍现;
  再多的剑光,都不及一道剑气来的凌厉……
  这就是最为明显的区别;
  什么是差距?
  这便是差距,难以用数量弥补的差距!
  厉掌旗使能够与同一层次的静玄师太交手,并将其击败,但却很难与踏入了一流层次的灭绝师太相抗衡……
  这就是本质上的差距!
  “不说了,我们还是先回【明教】,我医术不及胡青牛,或许他会有什么办法也不一定!”
  或许是想起胡青牛那号称只要还有一口气,就能把人给救活的医术,说不得的心情,方才是略微缓解了一丝;
  “好!”
  对于说不得的话,楚柏自然没有异议。
  如今之计!
  必须尽快救治厉掌旗使,至于与灭绝师太的恩怨,日后自有机会解决。
  ……
  ……
  约莫半个时辰左右,说不得与楚柏便是带着厉掌旗使,一路赶至光明顶上……
  “你们先回【五行旗】的营地,我去【蝴蝶谷】找胡青牛!”见到那熟悉的景致,说不得松了一口气,转过头,对着楚柏二人道。
  一路上!
  厉掌旗使经过说不得的一番渡气,伤势颇有所好转,对着后者道:“咳……”
  “有劳说不得大师了!”
  “大家同为一教中人,客气什么!”说不得摇了摇头。道。
  “咳…”
  闻言,厉掌旗使笑了笑,道:“倒是我矫情了!”
  “这次还是多亏了你手下的这位分旗使!”
  说不得眼角瞥了一眼楚柏,嘴巴微微蠕动,低不可闻地声音,被其包裹着,悄悄传进了厉掌旗使的耳中。
  “此子年纪轻轻就有这等胆气,好生调教一番,日后必成大器!”
  对此,厉掌旗使也是颇为赞同地点了点头!
  “我先走了!”
  说不得看了一眼身旁地楚柏,冲着他和善地笑了笑,身形一动,便是朝着另一处位置掠去;
  “唰!”
  在说不得离开后不久!
  便有不少人朝着楚柏与厉掌旗使这边方向蜂拥而来,然后出现在二人的面前,仔细一看,这些人赫然是那先行离开的庄铮等人!
  “厉掌旗使,楚旗使!”
  见到来者是楚柏二人,庄铮也是松了一口气,道。
  “咳…咳…”
  心知自身情况,厉掌旗使并没有浪费丝毫时间,挥了挥手,吩咐道:“召集副掌旗使,以及一众分掌旗使,我有事宣布!”
  “是!”
  作为【明教】最精锐的【五行旗】,其行动力还是颇为快速的,就在厉掌旗使召集所有【锐金旗】旗使后不久……
  众人便是赶到了议事大厅!
  一入大厅!
  在场的众旗使,便是见到了那浑身疲倦的厉掌旗使;
  瞧得后者那衣襟染血,气息残存的模样,众旗使不由得吓了一跳;
  对于后者的武功,他们也是颇有了解的;
  本以为只是下【光明顶】支援教众,却没想到竟是这以般情况回归;
  如此反差,着实有些让他们回不过神来!
  “咳…将大家召集过来,是想跟大家宣布一件事情!”咳嗽了一声,厉掌旗使并未让众人多问,直接开口道。
  “之前本旗使下山救援旗下弟子,不幸碰上了【峨眉派】的灭绝老尼,一番交手,我已身受重伤,无力再掌管【锐金旗】一切事宜……”
  “…咳…”
  说到这里,厉掌旗使再度咳嗽了一声后,方才接口道:
  “自我走后,由楚旗使暂摄掌旗使重任,大家见楚旗使如见我!”
  “诸位必要尽兴辅佐,不得有半点异心!”
  厉掌旗使提及灭绝的语气,虽然显得风轻云淡,但其中那番惊险;
  即便是诸位分旗使,也是能够隐隐有所感觉!
  而再一听闻厉掌旗使竟是将掌旗使的位子,让一个少年担当,他们的脸色顿时有些精彩了……
  ……
  ……
  如果说由原本的副掌旗使暂摄掌旗使之位,那他们或许还不会这般吃惊;
  但让一个数月前才成为分旗使的少年,越过副掌旗使的级别,直接来担任掌旗使,那就颇有些儿戏了……
  因此!
  众位分旗使面面相觑着;
  “掌旗使,倒不是我们不愿接受你的命令!“
  “楚旗使的能力我们并不担心,但其毕竟年纪还小,我们担心难以服众!”
  半晌后,诸人皆是有些尴尬的摇了摇头,而那最为心直口快的刀旗使,更是冲着厉掌旗使讪笑道:
  “再者言,楚旗使才修成内力不久,论武功,还达不到副掌旗使的级别,您将掌旗使的位子由他暂摄,这恐怕不妥吧?”
  “咳…”
  对于刀旗使的这般反应,厉掌旗使也并未动怒,仅仅是询问道:“这是你们的意见?”
  刀旗使身旁的一众分旗使尴尬一笑,不约而同地保持着缄默。
  他们虽未开口!
  但其脸上的表情,已然将其心中所想的意思,展露无遗……
  “我知道你们在想什么!”
  瞧得众位分旗使的沉默,厉掌旗使的眉头微微皱了皱,旋即无奈的一摇头,道:“不过我要说的是……”
  “此次若非没有楚旗使相救,或许我已是毙命于灭绝老尼剑下!”
  闻得厉掌旗使之言!
  刀旗使以及其身旁的诸位分旗使也是一愣,旋即一脸的动容,楚旗使能从灭绝剑下救走厉掌旗使?
  这可就不得不令他们震惊了!
  须知,灭绝老尼作为【峨眉派】的掌教,在江湖中成名已久……
  其武功,决计是一流层次!
  而楚旗使这等修成内力不过数月的人,竟能从灭绝老尼的剑下救走厉掌旗使,这未免也太过骇人听闻了吧?
  若非深知厉掌旗使的性格,知其不会无的放矢,他们决计不敢相信这等事情!
  “咳……”
  望着脸色变幻的诸人,厉掌旗使再度咳嗽一声,对着众人下了最后一记猛药:
  “楚旗使小小年纪,便能与灭绝老尼门下大弟子交手近百招不败,诸位可曾想过,待得三五后,他的武功会否还停留在原地?”
  平淡的声音落下!
  却是令得诸位分旗使猛地抬起了头;
  目光紧紧地盯着那始终一言不发的楚柏,眼中充斥着古怪之色;
  他们方才一味的认定楚柏年纪尚轻,无法担当大任,但却忽略了后者的资质……
  如此年纪,便修成内力,同时能将厉掌旗使从灭绝老尼剑下救走,不管这份战绩是否真实,但也说明了后者的心智如何;
  而且,如今他与自己等人同处三流层次,但三五年之后呢?
  那时楚柏若是跨入江湖二流层次,他们如今这番议论,还有何意义?
  如今厉掌旗使选择让其暂摄掌旗使的位子,除了后者对他有救命之恩,又何尝没有看中其潜力的意思?
  而此刻,他非但没有认同厉掌旗使的想法,反而还想将其推否决……
  这不得不说,是一个颇为不明智的决定!
  抹了一把冷汗!
  片刻后,众人也是逐渐的回过神来,心头一声苦笑;
  单是这份从容,与楚柏相比,他们就已是相差太多了!
  想及此!
  众位分旗使眼中的质疑,终于是缓缓散去,对着厉掌旗使恭声道:“我等谨遵掌旗使之令……”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1759/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