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武侠仙侠 > 浪迹武侠世界 > 第二十一章 求是不求饶?!

  第二十一章求是不求饶?!
  虽然刚才被楚柏一掌震飞,但丁敏君却不认为是自己不及对方的缘故;
  在她看来!
  若非是对方的突然出现,使得她无法变招,她决计不会被对方逼退;
  所以,她必须要找回先前失去的面子!
  “就凭你?”
  望着丁敏君的攻势朝自己打来,楚柏的双眸之中,却是闪烁着冰冷寒意。
  前者的武功!
  对于身后的【锐金旗】弟子来说,或许是极为厉害;
  但,对于他,还真的不算什么;
  须知,眼前的丁敏君,放至江湖,最多不过修成内力的三流层次而已;
  似朱长龄那般介于三流层次与二流层次之间的对手,楚柏都敢撩其虎须,更别说如今他已将【一阳指】练至九品境界;
  两者虽同为初成内力的层次,但其间差距,却也颇有距离!
  是以!
  还未交手,结局已然注定!
  “啪!”
  清脆的掌声,陡然在林间响起;
  旋即众人便是见到,丁敏君的身形,倒飞而出,原本一张吹弹可破的俏脸,此刻被一个血红的巴掌印覆盖着;
  一丝丝血迹,挂在嘴角!
  而她的脸上,甚至还残留着无法置信之色。
  “丁师姐!”
  瞧着这一幕,那丁敏君身后的几名峨眉女子也是连忙一动;
  冷冽的目光直接掠过楚柏身后的【锐金旗】弟子,直直锁定着楚柏,手中长剑飞舞而起;
  长剑摆动,数道剑风,自剑上鼓荡而出……
  旋即!
  极为刁钻的对着楚柏狠狠刺去;
  剑风扑面!
  楚柏便感觉到那迎面扑来的淡淡腥风;
  显然,这股腥风,来自于那一柄柄沾满了【锐金旗】弟子鲜血的长剑;
  顿时!
  楚柏的脸色,也是逐渐的转为冷厉之色;
  【一阳指】瞬间施展!
  而楚柏的身形,也是眨眼由极静转化成极动;
  身影连动!
  在众人的注视之下,楚柏直接是与这几名【峨眉女子】猛然交错而过。
  砰!
  砰!
  身形刚刚交错,楚柏便是对着几人连点数处大穴,每点一处大穴便是一般不同手法;
  一出手,便是【一阳指】的点穴之法!
  只见楚柏的点穴手法快似闪电,电光火石之间,已然击中数名峨眉女子;
  而那几名峨眉女子!
  直接是如遭重击,身形剧颤的贴着地面倒射而出……
  噗!
  在倒射之时,其口中,亦是忍不住的鲜血一吐而出。
  “打得好……”
  望着这一幕,不少【锐金旗】弟子都是一愣,旋即回过神后,便是一声狂吼;
  他们可是经历过同伴惨死的模样,此时瞧得那几个女人被楚柏打的口吐鲜血,他们如何不大感畅快?
  至于打女人?
  去他娘的男人不打女人,要不是这些女人,那些教众兄弟也不会惨死;
  而另一旁!
  “嘶!”
  见到楚柏竟然直接将几位峨眉女子打退,并口吐鲜血的模样,那些围观未出手的峨眉女子,都是倒吸了一口凉气;
  这家伙,下手太狠了,竟是丝毫没点怜香惜玉的意思……
  ……
  ……
  楚柏与丁敏君几人的交手,以及到丁敏君几人的吐血倒射,期间不过短短十数息而已……
  而就是这十数息间,高下立分!
  击退丁敏君几人,楚柏也并未立刻出手,好整以暇的看着前者再度被扶起,方才冲着前者冷笑道:
  “我道你有何本事杀我,原来也不过是土鸡瓦狗之辈而已!”
  “哼!”
  被两名峨眉女子扶起,丁敏君望着那一脸冷笑的楚柏,鼻尖传出一道低哼之声;
  自从今日跟楚柏碰见以来,她还是第一次尝得这种滋味!
  “魔教贼子休得猖狂,你若有胆,可敢与我师傅一战?”丁敏君紧咬着银牙,道。
  那副模样,当真是恨不得扑过来,将楚柏狠狠削上十刀八刀!
  目光冰冷的望着对面的楚柏,不知是否眼花,她赫然瞧得对方眼中掠过了一抹淡淡嘲讽:“我为何要与你师傅一战?”
  “我只知道,今日你们一个都走不了!”
  而后,话锋一转,继续道:“不过,你们若想活命,只须出声求饶,我也可放你们走!”
  此言一出!
  不管是丁敏君,还是其身后的一众峨眉女子,脸色都是变得异常难看了起来。
  这分明是她们先前对【锐金旗】弟子所说的话……
  此刻这话被对方拿来回敬自己等人,那可就无异于羞辱之意了!
  偏偏她还没实力反驳!
  “这该死的家伙!”
  丁敏君深深地看了楚柏一眼,饶是她,也忍不住嘴角抽搐了一下;
  如果在没与楚柏交手之前,她或许会对此话嗤之以鼻;
  但此时!
  她却无法如此!
  因为她明白,眼前这个一脸冷厉的家伙,真有这个能耐……
  “怎么样?”
  楚柏冷厉的目光,望向对面道:“我也给你们自己选一个!”
  楚柏的声音,在此时也是传了开来,这让得不少峨眉女子眉头都是跳了跳,心中闪过一丝苦涩;
  这风水轮流转似乎也转的太快了点!
  “你……”
  对于楚柏这般羞辱,丁敏君也是只能打碎牙往嘴里咽;
  今日之事!
  她也是知道,有这小子护着那些魔教妖人,她们想要将其剿灭怕是没什么指望了;
  如果对方是正道之人,那倒是好说一些,凭借着师傅灭绝师太的名头,想必即便是一般人,也是要给两分薄面;
  但可惜……
  对方非但不是正导致人,而且还是【魔教】之人!
  “算你狠,我们走!”
  心中固然气急,但丁敏君最后也只能是不甘地狠狠盯了楚柏一眼,吩咐身后师妹撤退;
  ……
  ……
  望着丁敏君试图撤退,楚柏也是一脸平静,轻描淡写的道:“丁女侠似乎是忘记了什么吧?”
  “我说的是出声求饶才放你们走,而非一句算我狠!”
  闻言,不管是丁敏君,还是其身后的一众峨眉弟子,俏脸皆是变得铁青了起来;
  嘎吱!
  玉手握得嘎吱作响,好半晌之后,丁敏君方才从牙缝之中露出几个勉强的字音出来:“莫要欺人太甚了!”
  “辱人者,人恒辱之!”瞥了丁敏君一眼,楚柏的脸色也是瞬间一冷道;
  说话间!
  楚柏的杀意,已然汹涌而起!
  “方才你怎般辱我【明教】兄弟的,此番你通通要给我还回来!”
  “再问一句,求是不求饶?”
  听着楚柏之言,其身后的不少【锐金旗】弟子,也是忍不住有着泪水滚落下来;
  他们身体剧烈的颤抖着,显然是被楚柏这番话语给感到了;
  有分旗使如此,夫复何求?
  而作为【峨眉派】的弟子,丁敏君无疑是高傲的,她此时固然有撤退之心,但又如何肯如楚柏予其选择那般求饶?
  因此!
  那丁敏君的脸色,变得颇有些难看,目光怨毒的盯了前者一眼:“走!”
  语罢!
  她便是身形猛然一拐,迅速带着一众峨眉女子对着身后的方位急撤而去。
  “想走?”
  楚柏那对冷厉双眸中寒芒闪动,指劲猛然一动,一道道凌厉的劲风,陡然暴射而去;
  指劲之中所蕴含的劲气,连风声都是微微震荡了起来;
  感受到身后指劲的暴掠!
  那丁敏君的脸色也是一变,她没想到,楚柏下起手来竟然如此之狠,看这势头,明显就是打算将她们当场击毙。
  不留丝毫余地!
  “哼!”
  就在这数道指劲瞬息而至时,却是突然传出冷哼一声;
  旋即!
  便见一道人影,直接出现在丁敏君等众人的身前;
  手掌长剑狠狠一旋,道道剑光自长剑处暴吐而出,然后对着那数道指劲刺去;
  嗤!
  嗤!
  剑光划过指劲,爆发出一道道嗤嗤声响,同时,四溅而开的残余劲气,鼓荡起漫天的灰尘……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1759/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