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武侠仙侠 > 浪迹武侠世界 > 第十八章 多谢相送

  第十八章多谢相送【二更】
  作为百年前江湖五绝之一【南帝】的成名武学;
  其弟子武三通的后人,武烈自是与朱长龄一般,其山庄内留有这门武功;
  只不过百余年间,传了几代,两家所学便各有增益变化罢了!
  似朱长龄的朱家,则主要将【一阳指】划入笔法之中,而武烈的武家,武功近于郭靖洪七公一派刚猛的路子;
  所以!
  武烈能拿出【一阳指】,也并不意外;
  而一边听得武烈之言!
  楚柏心头也是一跳,暗道总算骗出来了,不过想到一旁朱长龄未曾出声,他便知还未压榨到极限……
  是以,他依然还是摇头,道:
  “【一阳指】虽好,可武伯伯觉得它比之【降龙十八掌】如何?”
  又摇头?
  武烈的眼角再次急促的跳了跳,即使此刻被楚柏勾起怒意,可他也只得强笑道:“自是不及,可我武家并无可媲美之武学啊!”
  对此!
  楚柏也是装模作样地叹了一口气,挥了挥手,道:“那就恕侄儿无法答应你了……”
  此言一出!
  不论是武烈,还是朱长龄,其心中皆是一沉;
  眼下好不容易骗得对方答应拿出【降龙十八掌】,他们无论如何都是不想半途而废的;
  对于它,二人是抱着真正的必得之心!
  一旁,朱长龄眉头紧皱,片刻后,也是突然道:
  “郭贤侄,不知再加上我朱家的【春秋笔法】以及【哀牢山三十六剑】两门上乘武功,可否使你答应借武兄弟一观?”
  “不……不!”
  瞧得朱长龄眼色,武烈也是一愣,旋即连忙道:“朱大哥,这可如何使得!”
  不愧是数十年的交情,仅仅一个眼色,武烈便是明白朱长龄的意思;
  后者心知,便是加上这两门武功,亦不可能与【降龙十八掌】相比,所以才打出了这等感情功夫;
  以换得楚柏的同情;
  毕竟,绝学之所以成为绝学,乃是当世少有,又岂是几门上乘武学,以数量能相媲美的……
  “这有何使不得的,你我两家共处近百年,如今你为弥补先祖之憾,我岂能袖手旁观?”武烈的话音一落,朱长龄便是一脸义不容辞,道。
  可惜,他们这般一唱一和,又岂知此时楚柏心中已是笑痛肚子;
  但不管怎样,楚柏还是不能表现出来;
  因此,在听闻两人的话语之后,楚柏也是故作迟疑了一阵,缓缓摇头:“抱歉,两位伯伯!”
  ……
  ……
  俗话说,人都有一种赌徒心理,越是踏出第一步,就越容易踏出第二步;
  一步一步,逐渐拉低底线!
  显然,此刻的朱长龄、武烈二人就是这般,本意只想拿【一阳指】作抵,却不曾想一步步跌入楚柏的设计之中;
  一连将【一阳指】、【春秋笔法】、【哀牢山三十六剑】作抵;
  可即便是这样;
  楚柏仍旧是未曾松口,这倒是让朱长龄与武烈,不由得升起一股怒火;
  暗暗决定,一旦【降龙十八掌】到手,就立刻除了对方;
  不过想法归想法!
  眼下【降龙十八掌】还未到手,他们也是不得不压下心中的怒火,继续装作一副亲和的模样;
  “郭贤侄!”
  两人对视一眼后,朱长龄方才缓缓道:“放眼整个江湖,能拿出可以与【降龙十八掌】相当的绝学,几乎凤毛麟角,我们又如何能拿得出来?”
  “你看不如这样,你郭家与我朱、武两家,本就是世交,我们将这四门上乘武学都交予你手,也任你修习!”
  “而你只需将【降龙十八掌】借予武兄弟一观,之后便还于贤侄,如何?”
  朱长龄不愧是只恬不知耻的老狐狸!
  他口中四门上乘武学,竟是连【兰花拂穴手】都算在内,他此举完全是以此衬托数量之多,减少其间差距;
  听得朱长龄这番话,楚柏倒是有些意外的看了他一眼;
  这个老狐狸,果然是有些不简单!
  他竟然还有这等魄力来引诱自己,这家伙怕不是已经打定主意除掉自己?
  显然,楚柏猜的没错!
  朱长龄之所以这么大方,说什么四门武学任楚柏去学……
  的确是因为他已经下定决心,在得到【降龙十八掌】后铲除楚柏,所以才会如此大方;
  虽是这般!
  但这倒也正合楚柏心意,他正愁没有几门拿得出手的武功,眼下朱长龄一口气送出四门上乘绝学,他哪有不接的道理?
  再者!
  楚柏也不傻,眼下朱长龄与武烈,明显已是到了极限,若他还不见好就收,那就有可能得不偿失了;
  当即,楚柏便是装作沉吟了好半晌;
  而后才缓缓开口,道:“作为晚辈,我本不该如此对待两位伯伯,但此事事关重大,小子不得不谨慎一些!”
  话音到此,楚柏顿了顿,旋即目光望向二人,笑道:
  “既然朱伯伯为弥补武伯伯先祖之憾,连自家武学都可以拿出,那小子又如何能再为难两位伯伯!”
  “我答应两位伯伯就是!”
  而听得楚柏之言!
  朱长龄与武烈二人,也终于是松了一口气……
  当即,便是拿出了【兰花拂穴手】、【春秋笔法】、【哀牢山三十六剑】以及【一阳指】四门武功,交于楚柏;
  朱长龄与武烈之所以这般急忙将武学交于楚柏,自然想早点得到【降龙十八掌】;
  而当楚柏接过这四门上乘武学之后,也是开口道:
  “【降龙十八掌】乃不世绝学,郭家后人历来都是口口相传,两位伯伯稍等数日,待小侄为你写来……”
  对于楚柏的这般话语!
  两人便也是按捺心中激荡,点了点头道:“那这几日,就有劳郭贤侄了!”
  反正对他们而言,楚柏必然要除,早上几日晚上几日,也无大多区别,因此也就应了下来;
  至于已经交出的四门上乘武学!
  不过是用来稳住楚柏,让其安心写下【降龙十八掌】的手段而已;
  待此绝学到手!
  他们杀了楚柏,这四门上乘武学自然又会回到其手中;
  不过!
  武功虽然给了楚柏,但他们也是担心楚柏得了这四门上乘武学,会携其而逃!
  因此,朱长龄与武烈二人,几乎是无时无刻的守在楚柏的房门之外,若是一当楚柏出来,他们便会藏而不见;
  即便偶尔来不及躲藏,也是以看望为名,掩饰过去;
  这点小动作自然是瞒不过楚柏的眼睛,不过他也不曾点破,任其监视;
  以此放松朱长龄与武烈二人的戒心!
  便是这般,时间已过五日!
  朱长龄与武烈虽有武功在身,也耐不住年纪大了,如此没日没夜的监视,他们又岂会不累?
  故此,二人决定轮番监视!
  ……
  ……
  夜幕降临!
  淡淡的月光从天空洒下,将整个【红梅山庄】照耀得分外幽静。
  楚柏所在厢房处!
  一道身影,突然从其内掠出,而后以一种惊人般的速度,掠出院子,直指山庄之外;
  此时已是三更时分!
  几乎可以说是精神最疲乏之际,因此,那守在楚柏厢房外的武烈,也是不可避免的带着些许的迟钝;
  不过虽然迟钝了一点,但他还是有所察觉;
  只见武烈瞬间回过神来,眼神一寒,厉声大喝,道:“郭贤侄,你这是要去哪?”
  寂静的夜里!
  武烈的这道声音,如同引爆火山的引线一般,霎那间,便是惊醒了【红梅山庄】之人;
  而他话音一落后!
  便是施展起轻功,连忙跟上前去……
  对于武烈的叫声,楚柏根本没有丝毫的反应,脚尖轻点一处树枝,身体便是飘逸的落于院外;
  与楚柏相比!
  武烈守在屋外,自是颇为疲惫,哪会像楚柏那般,养精蓄锐许久方才行动;
  因此!
  没过多久,楚柏便是将武烈甩之身后;
  而就在楚柏即将冲出【红梅山庄】时,后方一道极为凌厉的劲风,便是突然闪袭而来。
  “郭贤侄,这么晚了还出去,不好吧?”
  伴随着那道凌厉劲风而来的,还有着朱长龄那隐含怒意的声音;
  “庄子待的闷了些,出去透透气!”
  见到朱长龄的【一阳指】打来,楚柏的身形也是一偏,淡笑着道。
  “哼,既是透气,也不至于选择晚上吧?”
  说话间,朱长龄的判官笔亦是一扫而出:“留下,明日朱伯伯带你好生出庄透透气!”
  见到这家伙近得身来,楚柏眼神也是一冷!
  眼下已经撕破脸皮,他自然也是懒得跟朱长龄虚与委蛇,当下身形一转,强行转身,一记鞭腿轰然飞出!
  这一次,楚柏已是运转【九阳神功】,激荡起浑身内力;
  “给我回来!”
  瞧得楚柏竟然不逃还敢回身,朱长龄也是冷笑一声,判官笔狠狠一勾,准备拉回其腿;
  然而!
  朱长龄脸庞上的冷笑尚还未消散,便是在下一霎那陡然凝固;
  因为他发现,楚柏那一道鞭腿竟是极有力道,不仅逼开他这一笔,并且还余势不减,狠狠的压在其笔身之上。
  不过,朱长龄也不亏是经验老道之人,当即便是一个变招,立时化攻为守;
  砰!
  楚柏一脚踢于笔上,却是瞬间一压,借助朱长龄那股抵御之力,身形便是再度狂掠而出;
  然后将速度施展到极致!
  眨眼,楚柏便是掠出【红梅山庄】,消失在朱长龄的视线之中:“哈哈!”
  “多谢相送!”
  短短四字!
  不知是在多谢朱长龄送他四门上乘武学;
  还是在多谢朱长龄此刻送他离开;
  亦或是……
  两者皆有!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1759/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