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武侠仙侠 > 浪迹武侠世界 > 第十六章 大忽悠对大忽悠

  第十六章大忽悠对大忽悠【二更】
  噗!
  噗!
  随着轻微的破风声响,楚柏蕴含【九阳神功】的掌风,已是招呼而至;
  最后狠狠的拍在了朱长龄地笔身之上!
  朱长龄那支判官笔乃是竹管羊毫,笔锋上沾着半寸墨黑,与武林中用以点穴的纯纲笔大不相同……
  掌风在击打到判官笔笔身之后,忽然便是传出一股至阳的刚猛力道;
  瞬间!
  朱长龄握着笔柄的手掌,察觉到一股凌厉刚猛地感觉,不断的对其涌来;
  面对这等攻势!
  朱长龄的脸色更是微微一变;
  楚柏这说打就打的一番抢攻,而他仓促之下,却是徒然交出了上风;
  无奈之下!
  他只得屈指轻弹,一股指劲猛地自双指处浮现,然后飞快地在笔身之一压,方才将其上的阳刚力道全部消融而去。
  上风被扳回,楚柏也不着恼!
  当下斜身侧步,摇头摆脑,左掌在身前轻掠,迳向朱长龄面门拍去;
  见状,朱长龄也是侧头避开,他见楚柏掌法至阳刚猛,一时也不抢攻,准备先瞧明他武功家数,再定对策;
  虽说刚开始的时候被楚柏一阵抢攻,略有些慌乱;
  但朱长龄终归还是颇有经验,交手数招之后,其之前的慌乱,便是迅速的化解而去;
  而对于朱长龄的变化!
  楚柏双眼也是微眯,这才发现,前者能够在这昆仑山中有着【惊天一笔】的名号,果然是有着它的道理之处。
  不过这对楚柏而言,都不重要!
  因为他从未想过真的与朱长龄打生打死……
  逼他出手!
  也只是为了实现自己的计划而已;
  另一边!
  在交手十余招后,楚柏的武功,朱长龄已是略有所感;
  从内力修为说来,他实则比之楚柏,要高上数分,但奈何后者掌法至阳刚猛,倒也颇为难缠;
  他哪里知道楚柏并非是掌法至阳刚猛,而是催动了【九阳神功】;
  这也不怪他!
  自当年襄阳城破,郭靖夫妇逝去之后,朱子柳便在这昆仑之地建立【红梅山庄】,偏安一隅多年!
  朱长龄虽知不少江湖事,但终归少出昆仑,眼界早已有所限制;
  是以!
  他固然武功高于楚柏,但始终瞧不出后者的门道;
  也正是看出了这一点,楚柏方才故意逼他出手,将其引入自己的计划之中;
  心头一动间!
  一股九阳内力缓缓自楚柏体内运转而出,最后将右掌尽数包裹,旋即身形一闪,朝着朱长龄掠去;
  “接我一招亢龙有悔!”
  一声大喝,楚柏手中掌风带起一股至阳至刚的劲气,直直朝朱长龄压去。
  亢龙有悔?
  亢龙个鬼的有悔!
  这不过是楚柏故意欺骗朱长龄,而使的手段而已;
  反正这朱长龄久居【红梅山庄】,从未见过此掌,楚柏自然是不怕他将其认出;
  言者有心,听者更有心!
  朱长龄在听得楚柏这声【亢龙有悔】之后,心神也是巨震,对于这招,他虽未见过,但却丝毫不陌生;
  作为朱子柳的后人,他又怎会不知昔年郭靖大侠的绝技【降龙十八掌】呢?
  “莫非,这小子使得是【降龙十八掌】里的【亢龙有悔】?”
  脑中念头电光火石般的转过!
  朱长龄手上动作却也丝毫不慢,望着那夹杂着压迫风声而来的刚猛掌力,他的双手打出一道指劲,边回击边道:
  “小兄弟且慢动手!”
  随着朱长龄的指劲点出,瞬间之后,一记【一阳指】便是突兀的在楚柏面前凝结而出;
  “咻!”
  【一阳指】一出,便是瞬间击向了楚柏;
  顿时,楚柏脸色故意猛地一变,朝着朱长龄的大喝一声道:“【一阳指】?你怎会【一阳指】的?”
  言语中,带着一股不可置信!
  楚柏这般表情变化,当然是假装的,作为现代人,他怎么会不知朱长龄会使【一阳指】?
  他先是故意抛出【亢龙有悔】的名头,再是指出朱长龄的武学来源;
  所为的,自然是勾起对方的好奇!
  这样一来!
  作为熟知原著的现代人,楚柏不信朱长龄这样的心思深沉之辈会不上钩;
  一旦上钩!
  那么楚柏就能够凭借自身所知胡吹大气,把这朱长龄耍的一愣一愣的!
  ……
  ……
  果然!
  相比于击退楚柏,那朱长龄自听到后者的话语,脸色更是变幻的厉害;
  此时,他怎么也想不明白……
  为何自己的武功,一眼便被面前的少年识破;
  要知道!
  自己朱氏一脉,昔年再此扎根落户之后,已不在江湖中行走,区区一个少年,怎会一眼识破自己的【一阳指】?
  难道……
  这小子是当年郭靖大侠的后人?
  是了,这小子方才明明道出了一声【亢龙有悔】,这至阳刚猛的掌力,除了郭靖大侠的【降龙十八掌】还能有谁?
  也只有这样,以郭家与他们朱家的渊源,才能解释他为何一眼就能看出自己所使的乃是【一阳指】!
  想到这里!
  朱长龄的心里没由来的涌起一股火热;
  【降龙十八掌】!
  那可是名震江湖的盖世绝学!
  “这小子年纪轻轻,想是涉世不深,我稍作哄骗,还怕他不奉上这【降龙十八掌】?”
  “若得此盖世绝学,日后威震江湖,又有何难?”
  如果楚柏此刻有读心术,能听到朱长龄心中所想,绝对会狂笑不止;
  这家伙果然上当了……
  “小兄弟,你是何人,怎会知晓【一阳指】的?”
  脸色变幻间!
  那朱长龄望向楚柏的目光,也是陡然变得亲切了许多,旋即语气立时变缓了下来:
  上钩了!
  楚柏压下心中的狂笑,斜瞥了朱长龄一眼,面上却是冷哼道:“哼!”
  “你先别管我怎么知道的,你告诉我,你是不是姓朱?你祖上可是有位名叫朱子柳的先辈?”
  他竟然还知道我祖上之名?
  那更错不了!
  朱长龄面对楚柏的冷哼,非但没有动怒,反而一脸诚恳的道:“没错,我是姓朱,我祖上也是有一位朱子柳的先辈!”
  “不知这位小兄弟怎会知道?”
  听得朱长龄之言,楚柏的脸色也是变得飞快,全然不复刚才那般怒火冲天的样子,一脸惊喜道:
  “原来你们真的是朱家后人,想不到我竟能遇见你们!”
  闻言!
  朱长龄也是将目光望向楚柏,连忙询问道:“不知小兄弟是?”
  “我姓郭!”
  楚柏的话音一落,朱长龄心中念头也是飞转!
  这一刻!
  他也终于是放下了心中的猜忌;
  能够一连说中自家武学来历,先祖之名,非是渊源极深,定然是不可能办到;
  所以说!
  面前的小子,必是百年前郭氏一脉的后人无疑了;
  如此一来!
  自己可就更不能轻易得罪了,最起码也要从其口中套出【降龙十八掌】再说;
  ……
  ……
  想及此!
  朱长龄瞬间双目流泪,当的一声抛下手中判官笔,一手抓住楚柏的手,声音颇为哽咽,道:
  “你竟是郭家后人,想不到有生之年,我朱长龄竟还能遇上郭家后人!”
  此刻,朱九真脸色也是颇有些发懵!
  明明是已经分出胜负的结果,眼看那欺负自己的小子就要败在爹爹手下,却突然莫名其妙的冒出个郭家后人,这是到底什么情况?
  不管朱九真如何发懵……
  此时的朱长龄,却已是将楚柏认定为郭靖后人!
  不得不说!
  现在的楚柏,可当真是有几分大忽悠的气质;
  一番连篇的鬼话!
  愣是唬的朱长龄再无半点怀疑的念头;
  而在楚柏的胡吹乱说之下,朱长龄更是眼泪汪汪,比之前者,装的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一副恨不得早些遇见楚柏的模样!
  令得楚柏不由得在心里暗道:“要不是我说的那些都是鬼话,说不定我还真就信了!”
  便是这般!
  彼此心怀鬼胎的二人,大有一副相见恨晚的势头;
  “郭贤侄,今日之事,的确是真儿之错,我在此代她向你道歉了!”
  最后,朱长龄有些严厉,又有些尴尬的叹了一口气,沉声道:“倒是让贤侄见笑了,这女儿,老夫日后定会好好管教!”
  对于朱长龄的话,朱九真非常明智得保持了沉默;
  而一旁的楚柏,心知此时朱长龄窥觑自己编造的【降龙十八掌】,哪里会跟他客气?
  当下,便是冷然道:“是得好生管教!”
  “不然她以为有着朱伯伯撑腰,便可肆无忌惮!”
  “江湖中能人辈出,指不定哪天惹到不该惹得人,就算是朱伯伯,也保不了你!”
  楚柏得冷笑声,在雪中回荡着;
  而那朱九真直接是被前者这番有些狂妄得话语,激地欲要暴起发作,但想及爹爹的态度,只得强忍着怒气,一言不发的站在那里;
  反观朱长龄,不愧是颇有城府之人,当下并未因此而有所愤怒,反而是赔笑道:
  “呵呵,郭贤侄说得是,今日回去后,我定会好好得责罚她!”
  话锋一转,朱长龄接口道:
  “郭贤侄,如今你我两家重逢,你可得到朱伯伯的庄子住上段时间!”
  “否则,岂不是寒了你我两家的感情?”
  听得朱长龄那般恬不知耻的话语,楚柏也是哈哈一笑道:“那就打扰朱伯伯了!”
  “呵呵!”
  朱长龄笑道,旋即一拱手,转身在前引路:“郭贤侄请跟我来!”
  对此!
  楚柏也是笑笑;
  他本就有潜进【红梅山庄】的打算,如今朱长龄此举,无疑更是正中下怀,因此,自然不会拒绝;
  最后,楚柏不再言语,朝其跟了上去……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1759/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