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都市修仙 > 第三十五章 吴大师的傲慢

  祁师傅从怀中掏出一个古旧的罗盘,然后拿着罗盘绕着盒子来回走了三圈,口中念念叨叨,看着很严肃的样子。
  大家一时也都不说话了,目光死死地盯着他。
  只有郑老眯着眼睛笑道:
  “祁师傅是我们楚州近几十年有名的风水大师,只要是风水法器、开光佛宝、香火道器,没有能瞒得过他的眼。”
  他这话一说,在座的楚州诸多大老板都纷纷点头称是。
  对面的邢忠却不同意了,轻蔑一笑。
  “他算什么东西,比起我们吴大师来说差远了。”
  邢忠此言一出,在场诸人都脸色微变,祁师傅更是哼了声,收回罗盘道:
  “我法力微末,只能看出这件宝物不凡,但不凡在何处却不得而知。”
  “不如劳请这位吴大师给我们指点一下!”
  那位仙风道骨的吴大师此时才缓缓睁开眼,扫了祁师傅一眼,不屑的摇了摇头,把祁师傅气得脸都红了。
  “也罢,你道行确实低微,能看出不凡算不错了。”
  他一张嘴,口气甚大,楚州众富豪听了脸上都不好看。祁师傅是代表他们的,结果却被人这样打脸。
  只有祁师傅负手冷笑,等着看吴大师怎么出丑。
  他刚才用祖传法门借用罗盘推算,勉强测出这是一件很强大的风水法器,但如何使用或激活,他却不得而知。自己数十年修为都只能做到这一步,就不信那个装腔作势的吴大师能比他更强?
  在众人不善的目光下,吴大师缓缓起身,走到八卦盘前停下,双目微闭,手捏法诀。
  这时,众人惊骇的发现,吴大师的衣袖竟然无风自动,慢慢向外鼓起,就如同内部有个鼓风机。
  “这是?”祁师傅顿时脸色大变,不可思议的看着银发老者,“入道?”
  “咄!”
  吴大师猛地一跺脚,吐气发声,如同响雷炸开,把在座的众人都惊了一跳。
  只见他一个剑指遥遥指向八卦盘,口中吐出一口白气喷在八卦盘上,那八卦盘竟然嗡嗡嗡的震动起来,隐约有八道符咒在盘上浮现。
  这八道符咒一出,整个大厅内顿时一片清爽,凉风吹拂,仿佛不是秋老虎横行的九月,而是回到春天般。
  “这.....这。”
  厅内众人仿佛眼睛都要瞪出来,死死盯着那个不断震动的八卦盘。
  “法器!真正的法器啊!”
  之前出声的那个纺织集团的颜老板颤声道。
  魏老三更是猛拍大腿,两眼就如同见到绝世美女般,一刻都不愿从八卦盘上移开。
  连城府最深的郑老都不由手抖了一下,脸上流露出贪婪的神色。
  吴大师见众人狂喜,眼中不由闪过一丝莫名的嘲讽。他收了法诀,负手回坐,那八卦盘的颤动才逐渐停了下来。
  而大厅内的温度也渐渐升高,回归炎热。
  “怎么样?知道什么叫真正的大师了吧。”邢忠得意笑道。
  楚州的几位富豪这时才勉强镇定下来,看着邢忠和吴大师的眼神顿时不一样了,有几个甚至打定主意回头就要好好结识一下这位吴大师。
  这是有真材实料的,比那个祁师傅高不知道哪去了。
  果然祁师傅苦笑一声,起身恭敬的拱手道:
  “没想到有入了道的高人当面,是我班门弄斧,贻笑大家了。”
  吴大师坐回座位后,又恢复半眯不合的状态,闻言才微微睁眼,轻咦一声。
  “你还知道‘入道’,看来终究几十年没白活。”
  祁师傅闻言只能苦笑连连,人家技高一筹,再怎么训斥自己也只能受着。他叹了口气坐回座位,仿佛衰老了几十岁。经此一役,他在楚州数十年建立的名声算都付之东流了。
  陈凡在吴大师出手那一刻就眼中精光大盛,终于确定了某些猜测。
  “这个人体内竟然拥有法力?”
  “虽然法力很少,而且质量也不高,但比起武者的内劲来说已经高一个层次。按照境界算,他也应该有筑基中期了,难道这就是华夏的修道之人?”
  陈凡心中颇为惊讶。
  不过吴大师的筑基中期和他的筑基中期完全是两个概念。
  如果说武者是职校生的话,那吴大师只相当于专科或三本,真正的修仙者才是一本大学。而陈凡这样修仙者中最顶尖的存在,那就是顶级学府,甚至高考状元!
  即使两者是同一个境界,战斗力也有天渊之别。
  “看来地球上确实是有过某些修仙者的传承,无论是武者的内劲还是这位吴大师的法力似乎都来自于修仙者的真元功法。只不过他们的传承残缺太多了,只能修成这种山寨版。”
  想到这,陈凡不由暗暗摇头。
  他本以为能遇见一位真正的修仙者,没想到只是些微残留传承罢了。就像原始人捡到了现代人的步枪,将它当做烧火棍用一样,和真正修仙者完全不是一个概念。
  魏老三此时脸色非常难看。
  死对头邢忠竟然请来一位真正的大师!哪怕他吐血争下这件法器,也不懂怎么用啊,到时候恐怕还得求到这位吴大师头上。
  这时古老板发话了。
  “诸位,既然已经见识了我这件宝贝的能耐,那是不是该出价了。”
  他这话一出,那位颜老板迫不及待道:“我出一千万!”
  “我出两千万!”
  “我出两千五百万。”
  在座除了魏老三、郑老、古老板和邢忠之外,还有三四个楚州老板,都是一等一的大富豪,身价数亿甚至过十亿。
  如今见到传说中的法器,那真恨不得用全部身家换下来。
  当然他们的竞价也还是克制的,法器虽好,但终究比不上产业。所以价格到两千五百万之后,就只一百万一百万的往上涨。
  古老板此时笑的眼都被肥肉挤没了。
  魏老三看到大家你挣我夺,心中万分挣扎。他既眼馋法器,又不想被邢忠要挟,真是左右为难。
  “慢着!”
  此时邢忠竟然跳出来打断了竞拍。
  只见他一手指着陈凡道:
  “两位师傅都已经露过一手了,只有我们这位陈大师还一言不发。”
  “要不,我们等陈大师高论之后,再决定这法器的真假如何?”
  他这话一出,众人哗然。
  吴大师都已经把这法器激活了,大家也感受过法器的威能,确实是如沐春风,就如同人泡在温水里面,全身舒爽至极,若是常年在法器形成的力场里,不说延年益寿,起码百病不生吧?
  结果现在却让一个毛头小子来评定法器真假,岂不贻笑大方?
  这时大家的目光都古怪的看着陈凡和魏老三,知道邢忠这一手是为了落魏老三面子。
  魏老三脸色铁青,一言不发。
  “噗嗤。”
  一个站在郑老身后的女子突然笑出声来。
  “小云,怎么了?”郑老皱眉不悦道。
  这是他的远房侄女,之前看她大学毕业因恋爱和父母闹翻,郑老就将她带在身边准备栽培几年,然后下放到分公司当部门主管。
  她平时也挺懂事的,能力不错,从未出错过,怎么会当着这么多大人物的面笑场?
  那女子一身职业女性打扮,赫然是许蓉妃圈子里面的大姐头‘韩云’。
  陈凡刚进来的时候,韩云就心中惊讶。她虽然知道陈凡和魏家有关系,但没想到陈凡竟然以掌眼师傅的身份登场,反差这么大,才不由笑出声来。
  见郑老发问,韩云只能低声解释。
  她声音虽小,但厅堂也不大,大家基本都能听见。
  听到陈凡只是个常青藤中学的学生,还在酒吧打工后,在座诸人眼中都不由流出一丝不屑,邢忠更是哈哈大笑。把魏老三气的眼都红了,狠狠瞪着‘林叔’,怪他怎么找来这样一个活宝。
  “哎,这闹的。”郑老摇头轻叹。
  到了他这个身份,和市长书记都平辈论交。若魏长庚在还得郑重以对,而魏长庚的女儿,就差几个档次了。至于魏长庚女儿的朋友,那算什么东西?
  今天这么郑重的场合,涉及几千万的买卖,竟然让个酒吧打工的来当掌眼师傅,魏老三算是把魏家的脸面都丢尽了。
  ‘恐怕邢忠不会轻易放手的。’郑老暗暗皱眉。
  果然邢忠拍着大腿笑道:
  “谁说酒吧打工的就不能出奇人异士?我看这位陈大师就是高人嘛。”
  “陈大师,你别听他们瞎说,尽管鉴定,咱们看你的手段!”
  他一边说着,脸上还压抑不住的嘲讽,旁边的楚州富豪更是又气又笑。这次魏老三不止自己丢脸,让楚州上层圈也跟着脸上无光。
  只有韩云心中后悔。
  自己将陈凡底细透露,不止让他当众出丑,恐怕连魏家人从此都不待见他。
  面对着众人的轻视和嘲笑,此时的陈凡却似笑非笑地看着邢忠。
  “你确信让我鉴定这法器真假?”
  PS:谢谢纸上的轮廓、交个知己、最伤心的王的1888,谢谢正小柚、心殇丶何人的588,谢谢金俊赫、黄埔君兰、妖心丿、阴阳修理者、老衲法号口味重的打赏,如有遗漏,万分抱歉。非常感谢大家的支持。O(∩_∩)O。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17/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