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武侠仙侠 > 狂妃嫁到:皇上请翻牌 > 第192章 机会难得
    宫中。
  
      夜幕降临,宫灯点燃。
  
      凤瑾倚在美人榻上,怔怔的望着窗外黑沉沉的夜。
  
      今天十五了,无名还不回来,他出事了吗?
  
      他答应过自己的事,绝不会食言,难道是他出事了?
  
      “陛下,该用晚膳了。”
  
      钟姑姑走了进来,轻声说道,凤瑾依然目光发直的望着窗外的夜,直到钟姑姑一连唤了三声,她才回过神来,轻声道,“朕没什么胃口,撤了。”
  
      见凤瑾情绪低落,绿衣和钟姑姑交换了一个担心的眼,钟姑姑想了想,说道。“陛下若是不想吃什么,不如喝碗汤?今儿御膳房送来的是人参乌鸡汤,最是补气补血,陛下不如喝上一碗?”
  
      凤瑾沉默不语,见她如此,钟姑姑哪还有什么不懂的。叹息一声,“陛下这般不爱惜自己的身子,无名大人在外面也不安心呢,就算是为了无名大人,陛下也该好好照顾自己才是。”
  
      听了钟姑姑的话,凤瑾眸光微微一闪,良久之后,轻声道,“端来。”
  
      绿衣欢天喜地的端了汤来,香气扑鼻,热气袅袅。
  
      凤瑾逼着自己喝了一盅汤,又吃了小半碗米饭和一些菜肴,才让宫人撤了膳食。
  
      “把馥郁和沈文卿都叫来!”
  
      无名不在,她的鬼气发作,身边不能没有人,馥郁和沈文卿是她最信任的人。
  
      很快,馥郁和沈文卿都来了,凤瑾看了钟姑姑一眼。钟姑姑带着宫人们低着头退下,细心的把门拉上,守在门口。
  
      凤瑾把无名还没回来的事说了,沈文卿立即懂了,“陛下放心,文卿马上去安排。”
  
      无名走之前曾说过,他不在时,沈文卿有调动暗卫的权力。
  
      暗卫们里三层外三层的保护着整座寝宫,任何的角落都不放过,全都安排了人。
  
      馥郁跟着他,与他一同安排防卫事宜。
  
      “馥郁姑娘,你看这样安排,是否万无一失?”
  
      沈文卿有些不安的说道,月圆之夜,女皇没有保护自己的能力,安防问题必须加重又加重。
  
      “绝大部分行刺都能挡得住,只是……”
  
      馥郁欲言又止,沈文卿眸光一闪,连忙问道,“只是什么?”
  
      “只是挡不住门主。”
  
      馥郁如实答道。
  
      沈文卿脸一变,上次的经历还历历在目,门主善用毒,令人防不胜防,武功再高。防卫再森严,也挡不住门主的**散。
  
      上次之后,他找了张太医研制**散的解药,张太医直接告诉他,无解,除了等着药性过去。别无他法。
  
      **散还是好的,只是让人睡上一两个时辰,到时间就醒了,就怕门主放毒烟,毒倒一片。
  
      沈文卿忧心忡忡的望了馥郁一眼,“他才回去没几天,该不会这么快又来?”
  
      馥郁沉默不语,门主性情怪异,行事无章法,随性而为,谁知道他什么时候心血来潮又跑来皇宫?
  
      见馥郁沉默,沈文卿心里也很没底。但仍然心存侥幸,“就那么一个时辰,他就算要来,也不会那么巧?”
  
      馥郁望着苍茫的夜空,幽幽道,“希望。”
  
      就在沈文卿担心门主突然杀到皇宫的时候。门主正在刚建好的摘星楼里饮酒作乐。
  
      危楼高百尺,手可摘星辰。
  
      这是摘星楼名字的由来,摘星楼的顶层楼阁里,门外就贴着这句诗做成的对联。
  
      门主慵懒的坐在狐皮地毯上,右手撑在一张小几上,左手拿了酒壶直接往嘴里灌酒。琥珀的酒液顺着嘴角流了出来,一路往下,流过他白皙精致的锁骨上,再往下,流在半敞露的雪白胸膛上。
  
      修罗女和苏晚一左一右的站在边上,看到这一幕,修罗女眸中闪过一丝狂热的光芒。
  
      舞姬们在跳舞,歌姬们在弹着琵琶唱着小曲,无数的媚眼秋波不停的飞向门主,门主却像全都没看见似的,专心致志的饮着酒,酒液弄湿了他的红袍。湿湿的粘在身上。
  
      门主的脸上已经有了醉意,眸光迷离,波光潋滟。
  
      修罗女眸中的光芒更盛,她清了清嗓子,看了苏晚一眼,“你退下。这里有我保护门主就行了。”
  
      苏晚本来就不想呆这里了,这些个舞姬歌姬衣衫暴露,故作妖娆媚态,看得他不停的拧着眉头。
  
      他喜欢女人,但不喜欢这么露骨的女人。
  
      媚态的最高境界,不在于衣衫暴露,搔首弄姿,而在于光艳妩媚,一个眼波,就能让人心神**,心荡神驰。
  
      就好比……女皇陛下。
  
      她若是有意,什么也不用做。只是一眼,便能叫人魂儿都被勾走了。
  
      苏晚看向门主,见门主没有反对的意思,便低着头退下了。
  
      苏晚的离开,并未造成任何影响。
  
      舞姬依然跳舞,歌姬依然弹唱。至于门主,已有了醉意,微微合上眼皮。
  
      “都退下,门主累了,要安歇了。”
  
      修罗女一声令下,舞姬歌姬们心有不甘的看向门主。却见他毫无反应,只得心不甘情不愿的退下。
  
      很快,摘星楼里只余修罗女和门主两人。
  
      “门主醉了,属下扶门主上榻歇息。”
  
      修罗女轻声说道,门主慢慢睁开眼皮,漫不经心的扫了她一眼,低低嗯了一声。
  
      修罗女妩媚妖娆的笑了笑,扶了他起身,刚把门主扶上榻,修罗女像是站不稳似的,往榻上摔去,好巧不巧的扑在门主身上。
  
      “门主恕罪。属下一时没站稳,才冲撞了门主。”
  
      修罗女咬着唇,一双媚眼不停的往门主身上瞟。
  
      门主脸泛红,大概是酒意上头,眼神愈发的迷离,修罗女见他没有说话。壮着胆子迅速除了衣裳鞋袜便要上榻,可刚挨着边呢,就被门主一脚踹倒在地。
  
      “这是摘星楼!”
  
      门主懒懒的歪在榻上,声音沙哑,透着别样的妖娆风情。
  
      修罗女爬了起来,恭恭敬敬的跪在地上。听了这话,不解的看向门主,“属下知道这是摘星楼。”
  
      “你没有资格在这里,滚出去!”
  
      修罗女脸一白,门主很少喝醉,今日门主喝了不少。明显已经醉了,眼神都发飘了,机会难得,修罗女不想离开,哪怕被门主如此羞辱,她也不想错过这次机会。
  
      “门主醉了,需要人照顾,属下在这里照顾门主。”
  
      门主直勾勾的盯着她看,肌肤雪白,曲线妖娆,腰肢盈盈一握,双腿修长笔直。再加上那张美艳妖媚的脸,难得的尤物一个。
  
      门主下了榻,摇摇晃晃的朝修罗女走来,在她面前站定,居高临下的看着她。
  
      猜不透门主心思的修罗女心中忐忑不安,但仍然抬起美艳的脸庞,做出动人的媚态来。
  
      门主看了她片刻,眸中似乎火星在闪,修罗女最擅长对付男人,门主的反应她全看在眼里,修罗女心中一喜,尽力让自己的身体。以更完美动人的姿态,呈现在门主面前。
  
      她对这具身体自信得很,从没有男人不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
  
      她相信门主也一样。
  
      门主眼里的火燃烧起来,猛地把修罗女推倒在地上,动作之粗暴,让修罗女的膝盖撞在地板上。淤青一片,她顾不得疼,乖乖的按门主的要求跪在地上。
  
      “门主,这里不是有榻吗?为何不上榻?”
  
      “你不配!”
  
      修罗女心唰的沉了下去,她当然知道摘星楼是为谁建的,也知道摘星楼里的一切,包括墙壁上镶嵌的无数夜明珠,珍宝阁里的无数奇珍异宝,都是为谁准备的。
  
      她不配?对!她是不配!
  
      可那又怎样,门主心心念念的那个女人看不上门主,她照样成为第一个在摘星楼里被门主宠幸的女人!
  
      她这个身体,是用了无数媚药调理过的,只要是男人,一碰就会上瘾。
  
      门主也逃不过!
  
      就在门主抓着修罗女的纤腰要攻城掠地时,他突然停了下来,怔怔的望着窗台上那轮圆月,问道,“今天初几?”...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1692/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