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武侠仙侠 > 报告皇叔,皇妃要爬墙 > 第五百七十八章 三皇叔果然出事了
    三皇叔的视线格外冰冷,看着神医的时候仿佛要将他吃了一般,女人天生的敏感让我知道三皇叔的身体一定出了问题。
  
      但我知道神医不敢也不会把实情告诉我,所以我只简单地问了一句:“三皇叔的情况如何了?”
  
      神医接受到三皇叔警告的视线,垂下头细细地思索了片刻,又装模作样地把了会脉才语气轻松地说道:“凌皇无碍,休养几天就好了!”
  
      我顺着神医的话道:“黎族的人虎视眈眈,黎族大长老正在北疆皇宫兴风作浪,我们现在赶回去肯定会遇到他们的伏击,恐怕没有太多的时间休养,不如施针吧,这样也能好得快一点!”
  
      我盯着神医忐忑不安的脸说完了这话,神医下意识地又去看了一眼三皇叔,三皇叔的眉头紧紧蹙了起来。
  
      我抿了抿唇道:“车里的火炉太多了,我拿两个给五王爷吧,他吹了那么久的风,又伤心过度,要是不好好照料,恐怕会生病!”
  
      我拍了拍马车,二十九掀开车帘毕恭毕敬地按照我的吩咐停下了马车,又喝停了五王爷的马车。
  
      金子上前搀扶着我走下马车,顺便将两个小火炉拿了下来,她一手拎着火炉,一手看向神医和三皇叔。
  
      当她对上三皇叔鲜红的眼眸时,忍不住咬了咬牙,她扭头看了我一眼,见我走得远了一些,小声问道:“主子,您还是早点将实情告诉皇妃吧,皇妃那么聪明,早晚会猜到的。等她猜到的时候,恐怕会怨您没有告诉她的……”
  
      金子的话还没说完,三皇叔已经闭上了眼睛靠在后面的车垫上,满脸倦容地挥了挥手道:“本皇自有打算,你们都不必再说!”
  
      金子看到三皇叔的样子,只能叹了口气放下车帘,然后快步追上了我。
  
      我侧头看向她,她的脸上已经没有了刚才的担忧之色,满脸都是微笑:“皇妃,外面风大,属下帮您将披风披上吧。”
  
      我点了点头,金子手脚麻利地将披风罩在了我的身上,我问道:“神医开始施针了吗?”
  
      金子没想到我会问得这么直白,有些不知道应该怎么接嘴,只能硬着头皮假装没听见,然后东拉西扯着其他的事情。
  
      我静静地听她说完,然后看着她的眼睛问道:“你们是不是都知道三皇叔不对劲?”
  
      金子看着我严肃认真的表情,忍不住缩了缩脖子,她摇了摇头道:“属下不知道。”
  
      我上前一步,颇有些咄咄逼人地说道:“不知道?金子,你是个藏不住事的人,你心里想什么,脸上就是什么表情,你瞒不过我的!我问你,你们是不是知道三皇叔不对劲,也知道他因为什么原因不对劲?”
  
      金子受不了我的盘问,咬了咬唇后点头道:“属下也只知道一些皮毛,二十九知道的比属下多,但主子对二十九下了死令,不许他将此事告诉您,为的就是不让您担心!”
  
      我心里的顿时一沉,三皇叔果然出事了!
  
      看着我的脸色明显苍白了一分,金子连忙扶住我的手劝慰道:“皇妃不要担心,主子吉人自有天相,不会有事的!他之所以不告诉你,是因为你怀了身孕,要是天天为他担心,恐怕会对孩子不好!”
  
      金子捏着我的手,将我的手放在了我的小腹上,道:“皇妃要为孩子多想想,主子很在乎你们的孩子,你不要忧思过重了!”
  
      我长长舒了口浊气道:“我问你,他是不是很早之前就不对劲了?”
  
      金子思索了片刻道:“听二十九说有一阵子了,至于具体有多少时间,我们谁也不清楚,就连莫老也说不准。”
  
      “是中毒吗?是不是那个毒气瘴?”我猛地握住金子的手问道,“我们刚来北疆的时候不是经过一个毒气瘴吗?三皇叔是不是毒气入侵,又没有及时排除才会如此?”
  
      金子摇了摇头道:“属下并不清楚,不过皇妃放心,莫老已经在尽全力为主子医治了,现在神医和长毛老者也来了,不管是医术还是巫术,总之一定可以治好主子的!您不要这么忧心,仔细身子啊!”
  
      我咬了咬牙,做了两个深呼吸道:“能治好便好,他既然不想让我知道,我便假装不知道,免得他怕我担心便躲着不肯被医治。”
  
      金子立即点头附和道:“皇妃想的没错,还是放宽心吧!”
  
      金子又劝了我好一会儿,说了不少好话,然后才扶着我走向五王爷的马车。
  
      我让金子先敲了敲马车的边框,得到五王爷同意后才缓慢地爬上了马车。
  
      五王爷的马车里没有火炉,里面有些冷,我让金子将两个火炉放在五王爷的脚边。
  
      他怔怔地看着火炉上青色的火苗呆,然后慢慢地说了一声:“谢谢皇婶还惦记着本王!”
  
      五王爷一直抱着沈云汐,他已经细心地将沈云汐脸上的血迹全都擦干净了,他将沈云汐抱在怀里,如同抱着一个婴儿一般。
  
      我看着他失魂落魄的模样,心有不忍,但一时间也找不到安慰他的话,只能静静地坐在马车里陪着他。
  
      气氛一下子到了冰点,金子搓了搓手,轻声问道:“五王爷,您之后有什么打算?”
  
      五王爷没有回答她的问题,其实这个问题他已经说了很多遍,他要带着沈云汐离开这里,去一个可以看到世间美景的地方,只是我们大家都不想他离开而已,所以自动忽略了他的打算。
  
      因为没有得到回答,金子显得有些尴尬,只能轻轻咳嗽一声,求助地看向我。
  
      我叹了口气道:“你知道你这样,你皇叔会伤心的!”
  
      五王爷呆愣的神情有了一丝波澜,我继续道:“你是个心思细腻的人,察言观色比任何人都要厉害,你应该也现三皇叔有点不对劲。你真的要在这个节骨眼上离开我们,去看风景吗?”
  
      五王爷蹙眉抬眸看向我,他的眼神有些涣散,更多的是难过:“皇婶,我现在没有办法面对你们,也没有办法面对自己,我只想抱着云汐安静地待着。你让我自己待着吧,好吗?”
  
      我垂下眸子,咬了咬牙道:“五王爷,你应该知道我是一个高傲的人,我很少求人,但这一次,我想要求你,不要一意孤行!三皇叔的状况不太好,我看着似乎是不能受到刺激,你如果离开的话,他的病情可能会更加反复,所以我希望你留下来!哪怕不和他见面,只静静地待在北疆皇宫的某个地方也好,至少让他知道你没有离开他,好吗?”
  
      五王爷猛地朝我吼道:“皇婶,你为什么要逼我?本王杀了云汐,已经做出了选择,你们为什么非要将本王逼到死胡同里?难道本王一个人带着云汐离开这里也有错吗?会碍着你们的大业吗?本王是人,不是一个能穿上龙袍的傀儡,本王需要时间消化这些,你就不能放过本王吗?”
  
      我没想到五王爷会突然朝我吼,一时间有些呆愣,不知道应该作何反应。
  
      五王爷似乎是吼了两声以后,心里舒畅了很多,脸上的表情也缓和了不少。
  
      他长长吸了口气,又缓缓吐出,然后看着我道:“本王知道你们不喜欢云汐,但云汐已经死了,她应该有个葬礼。本王会将葬礼安排在北疆的冷宫中,你可以将这个消息告诉皇叔,至少这段时间本王不会离开北疆。皇婶,本王能做的只有这么多,其他的,恕本王现在不想做。”
  
      我垂下眸子满脸歉意而又真诚地说道:“谢谢你!”
  
      “你走吧,对皇叔好一点,对皇叔来说,一百个本王也抵不上皇婶的一个笑容!”五王爷挥了挥手将我赶下了马车。
  
      金子扶着我慢慢下马车,我突然想起什么,转头看向五王爷道:“我知道你现在心情很复杂,不知道应该怎么面对我们,但我还是想说,我希望你能回来!凌皇府永远都是你的家,而且我想我的孩子也会很喜欢你的!”
  
      五王爷的视线从我的脸上缓缓移到了我高高隆起的小腹上,他颇为痛苦地闭上了眼睛道:“云汐的孩子没有了……”
  
      我的心里一沉,我正要再说话,五王爷已经将车帘放下了。
  
      金子满脸担忧地看着我道:“皇妃,五王爷什么意思?他不会是将沈云汐失去孩子的事情算到我们头上吧?害得沈云汐流产的不是主子,更不是皇妃,是黎族大长老啊!听影娘说,黎族大长老为了让沈云汐彻底地忠心于他,使了手段,让沈云汐终身不能怀孕啊!五王爷如果揪着此事不放,那就太没道理了!”
  
      金子情绪激动,说话自然而然就很快,语突突的,好像机关枪一般。
  
      我站在一旁,忍不住笑着扯了扯她的脸颊,金子嘟着嘴道:“属下说错了吗?属下的话没毛病啊……”
  
      我叹了口气道:“沈云汐流产的事情,我们要负间接责任。现在五王爷心情不好,我们没有必要和他计较太多。他是个明事理的人,等他自己想通了就好了。”
  
      金子蹙眉,然后扁了扁嘴道:“您说五王爷能想通不?”
  
      她小心翼翼地看了我一眼道:“他应该能想通吧?毕竟他跟了主子那么多年,主子和皇妃的为人,他还是很清楚的,对不对?”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1688/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