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武侠仙侠 > 报告皇叔,皇妃要爬墙 > 第五百七十七章 我要走了
    三皇叔抬手捧住了我的脸颊,低头在我的鼻尖上轻轻蹭了蹭,如同往常的语气,淡淡道:“本皇无碍,只是刚才一下子急火攻心,有些血气翻涌了!”
  
      不对,这不过是三皇叔的借口,他的武功或者身体,又或者意志一定出了什么问题。
  
      我伸手想要捏住他的手腕,却被他拒绝了,我严肃道:“给我,我要给你把脉!”
  
      三皇叔却突然将我打横抱了起来:“奔波了那么久,又受了惊吓,该好好把脉的是你,不是本皇!这里风太大了,本皇抱你回去!”
  
      他又扭头看向站在不远处的二十九,二十九立即跪在地上道:“马车已经在来的路上了,属下这就去接应!”
  
      二十九低着头闪身离开了,我看向一旁的金子,金子也是满脸担忧地看了一眼三皇叔,但在对上我的视线的时候,金子的眼神却是很开心的。
  
      她快步上前将自己的披风脱下,盖在了我的身上道:“皇妃,属下一听说你出事了,吓得魂都快丢了!幸好主子英明,没有中那个臭女人的调虎离山之计,否则我们都要危险了!”
  
      我没有搭话,我满脑子都是金子担忧的神情,金子和二十九两人是三皇叔的左臂右膀,他们比我更清楚三皇叔的状况。
  
      是不是他们都现了不对劲,却都选择了对我隐瞒?
  
      我静静盯着金子看了一会儿,金子有些受不了我打量的视线,低头道:“属下护送神医过去诊断沈云汐的情况,沈云汐这个女人诡计多端,主子顾虑得对,还是不得不防的,万一炸死就不好了!”
  
      说着金子便扭头去搀扶神医,神医看向五王爷伤心欲绝的模样,蹙了蹙眉。
  
      他叹了口气问道:“一定要现在去看吗?”
  
      金子也有些于心不忍,他们同时转头看向三皇叔,三皇叔一边抱着我大步朝前走去,一边坚定不移地点了点头。
  
      神医和金子对视一眼,只能硬着头皮走上了前,然而两人还没有靠近沈云汐,就引来了五王爷的尖叫声:“不要碰她,都给本王滚开!”
  
      神医和五王爷的交情还算不错,他缓缓蹲下身子,平心静气地说道:“五王爷……一直以来你都知道的,你是留不住沈姑娘的……不如就让老夫看看她吧,也好早些安葬她!”
  
      五王爷听到神医的话哭得更加大声:“本王知道,本王一直都知道她有野心,她想要权势,她想要做人上人!本王也想过要满足她,可本王从来没有想过她会走到今天这个地步!神医,本王不想杀她的,可是为什么她非要逼本王在她和皇婶之间选择一个呢?皇叔苦了那么多年,好不容易盼来了皇婶,现在还有了孩子,本王怎么能让他们骨肉分离呢?怎么能?”
  
      金子听到五王爷痛苦的嘶吼声,无比动容地跪在了地上道:“五王爷,属下替凌皇府谢谢您!”
  
      “谢?”五王爷闭上眼睛,眼泪不停地从眼角落下,“你拿什么谢?本王想要的已经没有了,这辈子,再也没有了……”
  
      金子和神医都是垂下头长长叹了口气,郎有情,可妾无意,终究是一段无法得到回应的感情,可惜五王爷陷得太深太深了。
  
      五王爷哭了好一会儿才颤颤巍巍地抬手合上了沈云汐的眼睛,他合了好几次才将沈云汐的眼睛合上,然后他轻轻地,如获珍宝般地抱起了沈云汐。
  
      他的脸上绽放了一个甜蜜的笑容:“云汐,本王带你离开这里好不好?本王买了一个山头,建了你喜欢的房子,我们去哪里看山水,游戏人间,好不好?”
  
      金子和神医的脸上都流露出了惋惜之情,五王爷在走过神医的时候,神医仔细地看了一眼沈云汐的面部表情,然后轻声对金子说:“已经死了!”
  
      金子又是长长叹了口气,两人默默地跟在五王爷的身后朝着断头崖的下面走去。
  
      路过黑骑的时候,黑骑本来是想要放行的,可是却被三皇叔清冷的声音制止了:“你要带她去哪儿?”
  
      因为马车还没来,我和三皇叔暂时躲在一块凸出的石头后面避风,五王爷扭头看向我们,视线落在了我的小腹上。
  
      我下意识地往三皇叔的身后躲去,三皇叔挡在我的面前,他静静盯着五王爷的眼睛,五王爷面无表情地看着他道:“皇叔,我要走了,带着云汐一起,去过我们的生活!”
  
      三皇叔脸上没什么表情,可是放在背后的手却慢慢收拢,我知道三皇叔生气了。
  
      五王爷是他精心培养出来,可以堪当大任的人,结果却颓废在沈云汐这样不男不女的人身上,让他着实恼火。
  
      但他也知道,无论自己怎么说,在这个时候他根本阻止不了五王爷,因为五王爷沉浸在悲痛中,他的心已经死了。
  
      见三皇叔不说话,五王爷继续道:“皇叔放心,我不会和你们作对的,今天我会杀了她,来日也会杀每一个想要对皇叔不利的人!我现在不过是想要和她去过安宁的生活,因为我答应过她,等她静下心来以后,我就会陪着她去看世上的风景……”
  
      五王爷的话还没说完,三皇叔已经打断了她:“沈云汐已经死了,你该醒醒了!老五,你应该知道本皇对你和对别人不同!太子马上就要到北疆了,你该见见他!”
  
      这可以说是三皇叔最后的让步,如果五王爷听不进三皇叔的话,那么他愿意等太子到了,让他们两兄弟好好谈谈。
  
      然而五王爷却是摇头执意道:“皇叔,你让我走吧!没了云汐,我什么也不想要了,我只想离开这里。”
  
      “老五!”三皇叔怒不可遏地皱起了眉头。
  
      他正要说话,我连忙扯了扯他的袖子,我看向五王爷道:“你要去的地方应该很远吧,带着她会不会不太方便?”
  
      五王爷低头看向沈云汐静谧的脸庞,脸上浮现了一丝浅笑:“也许我早就料到了会有这么一天,所以提前准备好了冰棺,现在正好用得上。皇婶放心,本王不会替她报仇,本王注定要让她带着遗憾走了。”
  
      我抿了抿唇道:“世上还有很多好姑娘,王爷该多出去走走才是,或许会遇到不同的人……”
  
      五王爷摇了摇头道:“不管你们怎么看,当本王在边关遇到她的那一刻起,本王便已经认定了她。只是本王没有勇气,如果本王能够像皇叔这样将皇婶拴在身边,或许本王和她不会走到这一步!”
  
      正说话间,二十九赶着马车来了,跟在后面的还有一辆马车,看样子应该是为五王爷准备的。
  
      五王爷也不客气,抱着沈云汐就上了马车,车帘放下的时候,他还在细细地为沈云汐擦拭嘴角边的血迹。
  
      “混账东西!”三皇叔忍不住痛骂了一句。
  
      我看向三皇叔,三皇叔瞳孔的颜色又深了一些,脸上也重新露出了暴怒的神情,似乎是被五王爷气得不轻。
  
      好在神医适时地过来打圆场,并给我把了脉,说我只是受到惊吓,胎儿没事,胎位也正常了,这才让三皇叔的脸色好过了不少。
  
      他抱着我登上马车,将两个小火炉放在了我的脚边,他握着我的手,道:“还冷吗?”
  
      马车里放了不少小火炉,车帘隔断了外间的冷风,车里比外面舒服多了,我摇了摇头道:“好多了!”
  
      三皇叔松了口气,我抬手揉了揉他紧蹙的眉头道:“你真的没事吗?我看你的样子似乎很累,要不要让神医帮你把把脉?”
  
      三皇叔的眉头皱得更紧,语气也有些不耐烦:“本皇已经说了无碍,你又何必多此一举?”
  
      我有些诧异三皇叔的态度,但想到五王爷那令人糟心的经历,便多少能够体会到三皇叔此刻的心情,所以也没有多想,只柔声劝道:“让神医看看我也好放心一些!”
  
      我正要掀开车帘将神医换来,下一秒我的手突然被三皇叔握得格外紧:“为什么要请神医?你不相信本皇?沈云汐,不对,钟杰已经死了,他死了!你现在是不是后悔留在这里了?”
  
      我被三皇叔的话语震撼到了,我下意识地想要将手抽出来,可是却被三皇叔越捏越紧:“你是不是一直以来都不相信本皇?你觉得本皇活不久,或者不能给你幸福对不对?你想离开本皇身边,回到你熟悉的那个时空,是不是?”
  
      “你在胡说什么?”我厉声喝道,“三皇叔,我只是关心你,你是我孩子的父亲,我怎么可能离开你?再说那些所谓的能够回去的方法都是我诓骗沈云汐的,你不是知道吗?为什么你突然会这么说我,你究竟是怎么了?”
  
      三皇叔正要说话,我突然感觉肚子很痛,我立即捂着肚子痛苦地叫了起来,三皇叔慌神地抱着我:“晓晓,你怎么了?本皇不是故意凶你的,本皇只是害怕你会离开本皇!晓晓,你不要吓本皇……”
  
      三皇叔的手掌覆在我的肩膀上,一股暖流从肩膀上传递到了全身,小腹的痛感缓和了不少。
  
      我摆了摆手道:“我没事,应该是孩子连着踢了我好几脚才会这样。”
  
      三皇叔听了我的话并没有松一口气,而是唤来了神医为我把脉,神医说我没有大碍。
  
      在我的再三坚持下,神医也给三皇叔把了脉,他一碰到三皇叔的脉搏便皱紧了眉头,然后下意识地偷偷看了一眼三皇叔。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1688/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